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同病相憐的少婦

2014-11-20 人妻小說 古典淫俠小說

〈到龍恒泰離開,余婉霏再次回到包廂,發現李婕語頹然的跪在地上,從表情可以看出她還沒有完全清醒,余婉霏知道,要等藥力完全消除起碼要一個星期的時間,于是趕緊為李婕語披上了一件大衣,并將她攙扶起來。
⊥在李婕語站起身的一剎那,余婉霏發現了地毯上殘留下來的白濁的液體,搖了搖頭,扶著李婕語仍然顫抖著的嬌軀,向門外走去。
一路上,李婕語都將頭靠在一旁的車窗上,雙眼無神的看著遠方。
〈著眼前的情景,余婉霏也只能選擇無奈的沉默。
好不容易挨到了總部,余婉霏立刻蹬掉了自己的高跟鞋并幫李婕語也把鞋脫了下來。
然后,余婉霏扶著李婕語走進浴室。看著面前木然的李婕語,余婉霏輕輕的嘆息了一聲,慢慢的將自己和李婕語禮服上的系帶解開,一黑一黃兩套晚禮服落在了浴室的地上,接著是四條性感的黑色絲襪,在兩條黑色的蕾絲內褲凄然落下后,兩具性感火辣的軀體終于一絲不掛的映在了浴室的鏡子中。
“來,婕語。”
余婉霏牽著李婕語的手,走進了早已吩咐吳媽準備好的充滿熱水的浴缸中。余婉霏打濕了毛巾,輕輕的擦拭著李婕語精致的臉蛋。
“你騙我……”
一直沉默的李婕語突然開口說話。
在短暫的驚訝之后,余婉霏只能報以無奈的苦笑:“婕語,我……”
“我恨你……”
沒等余婉霏說完李婕語就無情的將她的話打斷。
于是,余婉霏也不在說話,靜靜的再將毛巾打濕,準備幫李婕語擦洗著她那誘人的軀體,但李婕語一把將余婉霏的手推開,依舊冷冷的說道:“別碰我。”
∩這次余婉霏并沒有停止,而是繼續的幫李婕語擦洗。“我說你別碰……”
⊥在李婕語要第二次推開余婉霏的時候,余婉霏突然吻住了李婕語性感的小嘴!
李婕語的大腦霎時間一片空白,她原來預想著余婉霏面對自己的話語會有許許多多可能的反應,但是,她卻從來沒有想到余婉霏居然會——吻她……
定睛看去時,李婕語發現余婉霏輕閉著美麗的雙眼,兩行清淚從余婉霏眼角涌出,順著她纖巧的臉頰漸漸滑落。
突然,余婉霏平時看著丈夫兒子照片時的情景一一浮現在李婕語眼前。連李婕語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她發現心中對余婉霏的恨突然被一種無奈的同情所取代。
或許李婕語自己也明白,要說在這個地球上還有一個能夠理解她的人的話,那么這個人就是余婉霏。
一念至此,李婕語再也抑制不住壓抑多時的淚水,和余婉霏忘情的擁吻在一起。
兩個大美人的激情從浴室一直延伸到了床上,余婉霏將李婕語緊緊的壓在了身下而李婕語則抱住了余婉霏性感的后背,兩條靈巧的香舌不斷的纏繞在一起,交換著,品嘗著彼此的瓊漿玉液。
兩人的胸前,兩對雪白的圣峰,四顆雄偉的肉球互相擠壓著,形狀不斷的發生著誘人的改變。峰頂殷紅的仙丹也相互摩擦著,殘余在李婕語體內的藥力再次發作,使她的身體變得異常的敏感,僅僅是摩擦卻也能制造出美妙的快感。
余婉霏靈巧的玉手游走到了李婕語的桃園禁地,憑著女人對自身的了解,不費吹灰之力的找到了那通向天國之點。
李婕語害羞的抵抗著余婉霏的入侵:“啊……不行……婉霏姐,那里是……嗚……”
話沒說完,李婕語的最又被余婉霏的香舌堵上。
“啊……”
在余婉霏的引導下,李婕語的下體不斷的泛濫開來,而余婉霏也適時的放過了李婕語的香唇,漸漸的吻向李婕語的粉頸。
在李婕語高聳的乳房上,余婉霏深情的吸允著李婕語嬌艷的乳頭并不斷的用舌頭挑逗著李婕語的乳尖。
“哦……”
酥麻的感覺使李婕語又不自覺的發出了一聲銷魂的呻吟。
在胸部停留了一陣之后,余婉霏繼續向李婕語的下體進發,李婕語也發現了余婉霏的“企圖”白皙修長的雙手護住了,自己身體的入口:“不行……婉霏姐……那里是……”
“放心吧,都交給我了。”
余婉霏優雅地拿開了李婕語的雙手,凝視著李婕語的禁地,輕輕的嗅了一下,贊嘆道:“婕語,你的陰戶真美。”
李婕語用手蒙住了自己的雙眼,羞怯的回答道:“婉霏姐……不要……不要說這么令人難為情的話……”
余婉霏伸出舌頭,順著李婕語的陰唇輕輕一舔,“啊……”
伴隨著一次全身的顫動,李婕語的叫聲再次響起。
余婉霏索性環抱著李婕語的大腿開始了不斷地舔弄,時而陰唇,時而陰蒂,時而是陰道口的嫩肉。
這個世界上,要說最了解女人的,永遠只能是女人。對于性的需求,同性之間的了解程度和契合度不論何時何地都要遠遠高于異性,因此,也只有同性之間才能夠真正了解對方此刻的心中所想。
余婉霏不斷的刺激著李婕語性器官上的各個敏感帶,使李婕語的快感越來越強烈,而李婕語的叫聲也隨著余婉霏的挑逗越來越大。
“婉霏姐l……快放開我……我……我要來了……我要來了!”
聽著李婕語高潮前的囈語,余婉霏并沒有松開,相反她卻更加賣力的刺激著李婕語。
“啊……”
在高潮的刺激下,李婕語的纖腰仿佛收到了牽引般向上拱起,形成了一個誘人的弧度。面對李婕語高潮時噴出的體液,余婉霏絲毫沒有回避,任憑液體射在自己秀美的臉上。高潮之后的李婕語無力的躺在床上,余婉霏也回到了她的身邊。
“婕語,你還在恨我嗎?”
“我……我不知道……”
“唉……婕語……這都是命啊……”
“婉霏姐……這……我懂……”
〈著余婉霏,李婕語突然感到了心中的內疚,其實,她知道,自從被恒泰盯上,自己的命運就已經掌握在了惡魔的手中,而自己所受的屈辱都將是注定的,絲毫不關余婉霏的事。而余婉霏只不過是在聽從他們的安排罷了。
而自己的恨,多半也是因為自己的無能,其實和余婉霏并沒有多大的關系。
說到底,李婕語的心中其實并不是真正恨余婉霏。
“婉霏姐……對不起……”
說完,李婕語向余婉霏送去了一個滿是歉意的香吻。
“婉霏姐……你的嘴怎么感覺有點咸啊?”
余婉霏無奈的說道:“傻妹妹,你忘了么?這可是你剛才高潮是噴出的愛液啊。”
“啊!”
聽完余婉霏的解釋,李婕語一聲嬌嗔,害羞的將頭低低的埋進余婉霏雄偉的胸間。枕著余婉霏碩大的乳房,李婕語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舒適與安全。
“婉霏姐……”
“嗯?”
“能給我講講你的事嗎?”
房間里一陣沉默,就在李婕語剛要說出“如果不方便的話就不要了”這句話的時候,余婉霏開口了:“我原本有著一個幸福的家庭。”
這是李婕語第一次發現余婉霏的表情變得很凝重,仿佛是在回憶著一件痛苦的往事:“我的丈夫,原來是一家投資公司的董事長,而我原來也是一名音樂學院的鋼琴教師。后來,我的丈夫因為一次投資的失敗,欠下了巨額債務,而債主就是……”
“恒泰國際?”
余婉霏輕輕的點了點頭,接著說道:“然后,他們找到了我,并威脅如果不滿足他們的要求,就以商業欺詐罪起訴我的丈夫,將他投入監獄。為了丈夫和兒子,我別無選擇,只能聽從他們的安排。為了讓我安心,他們還為我的丈夫和兒子辦了移民手續,而把我獨自留在了國內。只是,我沒想到,這泥潭我一陷就是十年……”
“十年……”
李婕語凝視著余婉霏,發現她的眼中滿是無奈。
而看著李婕語,余婉霏也仿佛看到了當年的自己。余婉霏的遭遇讓李婕語感同身受,李婕語感到她們的遭遇是何其的相似,原本同樣幸福的家庭,有同樣是因為自己深愛的人不得不跳入火坑。
同樣的無奈,同樣的悲哀,強烈的共鳴使得兩個女人又緊緊擁吻了一起,許久才不舍的分開,而一絲晶瑩的唾液卻仍然聯系著兩個少婦的香唇。
李婕語臉上露出了調皮的笑容:“婉霏姐,剛剛你欺負了我這么久,現在該輪到我了。”
余婉霏并沒有說話,只是淺淺的笑了一下,然后優雅的打開了修長性感的大腿。
〈著李婕語將臻首埋到了自己的胯間,余婉霏輕輕的閉上了眼睛。李婕語努力的回憶著剛才余婉霏的技巧,同時根據余婉霏的反應探索著余婉霏性器官上的敏感帶,但顯然,余婉霏的陰蒂十分的顯而易見,因為在余婉霏的陰蒂上畢竟穿著一個金色的淫環。
“這個淫環估計也有許多的故事吧……”
李婕語心中默默的想著,輕輕的要弄著這個金色的小環,經過上次的偷窺,李婕語知道任何對這個淫環的牽扯都能夠引發余婉霏巨大的快感和反應。于是李婕語便將進攻的重點放在了這個充滿了墮落和淫欲的金色淫環上,時而輕咬,時而舔弄,時而用修長的秀美的手指輕輕的拉扯,這個策略果然奏效,很快的,余婉霏的喘息聲就變得越來越急促。
“婕語……快……別弄了……來……我們一起高潮……”
“一起高潮?”
李婕語坐起身子,但還沒等李婕語明白過來怎么回事,余婉霏就把李婕語兩條修長的大腿分開,與自己的性感長腿交叉,然后拉近兩個人的位置,使兩人的陰戶緊緊的貼在了一起。
最初,李婕語對這個姿勢還十分的害羞,但看到余婉霏熱烈的眼神,李婕語也拋開了心中的枷鎖,不斷地挺動著腰枝,回應著余婉霏,上下摩擦著兩人的陰戶。
余婉霏陰蒂上的淫環不但牽引著她的陰蒂,這時,也同樣的摩擦著李婕語的陰蒂,就好似夾在兩人中間的物件一般,同時帶給兩人巨大的快感。
“啊……”
№大的雙人床上,兩個絕色美人同時發出了忘情的呻吟,潔白的床單也被兩人不斷落下的淫水打濕。
“哦……嗯……婕語……加油……再出把力……”
余婉霏一只手臂撐著床,一只手揉搓著自己的豪乳。
“啊……啊……婉……婉霏姐……你……你也用力頂啊……”
李婕語此時已經躺到了床上,一邊忘情的呻吟,一邊用雙手揉捏著自己嬌艷的乳頭。
余婉霏突然用雙手扶著李婕語的腰,向男性一樣的挺動著腰枝,下體不斷的撞擊著李婕語的陰戶。
“啊……啊……”
強烈的撞擊也是李婕語快感倍增。李婕語又坐起了身子,再次和余婉霏擁吻在了一起,準備迎接最后的高潮。
在陰戶又相互摩擦了十幾分鐘后,兩個絕色少婦同時將自己的陰戶緊緊的貼在了對方的陰戶上,“嗯……嗯……嗯!”
伴隨著被熱親的擁吻堵住的小嘴發出的不甚清晰的浪叫,兩道從各自陰道內噴出的淫液交織在了一起,淋在了兩人纏綿的陰唇上……
“婕語,咱們去洗一洗吧。”
在兩人的舌頭好不容易分開后,余婉霏嬌喘著說道。
“嗯……”
說完,余婉霏牽著李婕語的手再次走進了浴室。
“嘩……嘩……”
花灑的水聲不停的響起,余婉霏將洗浴液放在了自己的手上,然后溫柔的揉搓著李婕語的陰部。
〈到余婉霏充滿挑逗的動作,李婕語再次羞紅了俏臉。接著余婉霏拿出了一把剃刀。
“婉霏姐,你這是……”
李婕語嚇了一跳。
“別慌,姐姐幫你剃一剃陰毛,要知道,留著這種雜亂無章的陰毛可是一種非常失禮的事情。”
說完,余婉霏抬起李婕語一只修長的腿,讓她踩在浴缸的邊緣上,然后竟然真的開始仔細的幫李婕語剔除下體的陰毛,想著余婉霏那光潔的陰戶,李婕語害羞的扭過了頭,臉上的紅暈越來越濃,就仿佛隨時會滴出血來一般。
“OK了。”
沒過多久,余婉霏就將李婕語原本那茂盛的“黑森林”剃除得干干凈凈。
自從發育之后,李婕語就再也沒有如此清晰的見過自己的陰戶了,而現在所有的障礙都在余婉霏精心的料理下蕩然無存,李婕語突然覺得自己的陰戶其實也挺漂亮的,雖然不如余婉霏那般的肥美,卻更添了幾分白皙與柔嫩。
〈著自己“許久未見”的生殖器,本來已經熄滅的欲火又在李婕語的心中升騰起來,下體沒有了陰毛的遮掩,流出的晶瑩的淫水變得異常的明顯。
〈著李婕語下體的變化,余婉霏嫵媚的笑道:“怎么了,婕語,好像你又想要了哦。”
“嗯……”
李婕語依然羞怯。
“那就來吧!”
說完余婉霏又把臻首埋進了李婕語誘人的胯下。
“啊……”
銷魂的呻吟聲再一次的響起,而浴室內也再一次春色無邊……
這個晚上,在這個淫靡的房間中,不斷傳出兩個少婦的淫言浪語。
“婉霏姐!我的乳頭好硬啊……你快捏一捏……”
“啊!婕語!這樣你的乳房爽不爽啊……”
“對……婉霏姐……就是那里,用力……用力舔我的陰蒂!”
“婕語……啊……啊!扯我的淫環!啊……”
隨著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兩個人的言語越來越赤裸,越來越放蕩,聲音也越來越高亢。
從浴室到陽臺,從地上到梳妝臺,兩個傾國傾城的絕色佳人肆意的放縱著自己的欲望,用盡各種撩人的姿勢,盡情的享受著引人無限遐想的同性之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