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穢聲穢影

2014-11-18 另類變態小說 激情小說

「新產品『萊茵娜』的特色是BBB獨創縫制技巧與嶄新設計的高度配合,此外,在高品質下,為了降低成本……」

略微低沉的性感聲調透過麥克風在會議室回湯。

不過,觀眾席的反應遲鈍。有人瞄著手表、有人想打道回府、甚至有人無聊得大打哈欠。

這些是東遲、仁勢丹等大型百貨公司招待的部長級商品采購負責人。

他們得知BBB要舉行內部的展示會,前來一探究竟,結果產品種類雖然豐富,卻沒有看到形同裸體的模特兒,因此個個興趣缺缺。

連櫥窗模特兒都無法讓他們養眼。

「那么,接下來請看超級三次元縫制的驚奇伸縮效果。」

「子站到伸展臺上。

招待席的幾名來賓皺起眉頭。

離開麥克風后,先前的商業性笑容立刻轉為嫵媚的微笑,性感的金發美女將手放在裙子的環鉤上。

「請大家注意我這里的臀部曲線。」

裙子落在地上。

燈光照出一雙修長的腳、豐滿的大腿、與側腰為細絲帶并且肚臍外露的比基尼內褲。

場內的視線全集中于恥骨的隆起處。

布料隱約刻劃出縱向線條。

現場有人發出低沉的呻吟聲。

「不僅沒有負擔,而且還能維持美麗的曲線,即使做這種激烈的動作也不必擔心……」

有樓兩膝交叉成十字型,張力十足的臀部使勁地搖晃,做出讓人立即聯想到性交的迷人動作。

正因為她的體型大,所以更令人垂涎三尺。

躍動人心的部份不僅僅是下半身。

最前排的中年男子探出身子要求。

「你……可以讓我們看胸罩嗎?」

「當然可以,這也正是我們邀請各位來的目的。」

「子微微一笑,一面煽情地扭腰擺臀,一面解開制服鈕扣,全身都可感覺到色瞇瞇的視線。

室內的溫度開始上升。

丟掉上衣露出93英寸的傲人雙峰后,靖子打開白襯衫的前方。

數十對目光犀利的眼睛陶醉地望著靖子,其中五越的總部長感覺到前所未有的亢奮。

或許粉紅色燈光也是其因素之一。靖子覺得自己并非受到強迫,而是半自發性希望內部展示會成功,因此盡管意氣昂揚,但身體卻無比的放松。

她的一舉手一投足都是眾人矚目的焦點。

大家正在凝視她仿人的肉體。

目光充滿贊美與情欲……

「子似乎可以體會脫衣舞娘的快樂。

炮彈般的乳房一陣搖晃后,襯衫終于離開身體。

「子將襯衫丟向觀眾席。

大會議室的氣氛開始沸騰。

「本商品的特點是它的修正功能。像我這種身材豐滿的人也可以輕松調整乳房,是夏日穿著清涼服裝時值得推薦的產品……」

「子雙臂盤在前方推擠乳房,雪白的乳溝讓人不禁想將勃起物插入。

李準靠近最前排、與奮得直呼過癮的仁勢丹負責人。

仁勢丹集團在百貨業方面雖不及東遲,但復合式企業卻可與五越匹敵,在商界有極大的影響力。

利用M&A來擴大企業規模的方式雖與五越類似,不過主要以資金介入為中心,并不插手收購企業的內部運作,尊重各個企業獨特的經營風格,這點則與五越大不相同。

仁勢丹是BBB大宗客戶的強力候選之一。

李準妄下斷語,他認為公司要是真的發生經營危機,與其落入五越手中,不如讓仁勢丹收購來得有利。

對抗有五越撐腰的副董事長派,這是唯一的途徑。

「還愉快吧?」

「嗯,你是誰?」

「我是第二企劃部科長李準。」

「咦?這是什么?」

仁勢丹百貨負責人用他那布滿欲望血絲的眼睛,望向李準遞出的、類似電視遙控器的物品。

「請您先按下這個開關,看看那女孩的反應。」

「嗯……」

會意地露出好色的微笑后,仁勢丹負責人一把搶過遙控器,然后按下開關。

「子發出嬌喘,腰部瞬間顫了一下。

她妖媚地瞪了李準一眼,然后若無其事地繼續演出。

「原來如此。」

「她那里裝有可以遠距離遙控的振動按摩棒。」

「嘻嘻……」

仁勢丹負責人彷佛拿到玩具的小孩般開始玩弄了起來。

「這邊即使做這種伸展運動也……呃~嗯嗚……不會移位……既輕便又……嗚啊!」

振動等級突然調到最強,伸展臺上的靖子雙膝忸忸怩怩地相互摩擦,腰部不住顫抖,一副想上廁所的模樣。

她的呼吸開始急促。

濕潤的眼眸,心醉神迷的表情。

「如果您愿意的話,待會兒我們可以私下談談嗎?當然了,那女孩也會一起來--」

「啊,好啊。」

兩人彼此露出志趣相投的微笑。

李準自己也登上伸展臺。

他要做最后的一擊。

「……即使扭動……身體……嗯……也不會有皺紋聚集……嗚……嗯啊……抱、抱歉……嗯!」

臀部在按摩棒的振動下蠢蠢欲動,陰部的肉瓣變得非常敏感,下肢因性欲而一片潮紅。

敏感的觀眾們當然知道發生什么事。

他們個個露出會意而猙獰的笑容。

李準繞到全身彌漫一股動情激素氣味的靖子身后。

「接下來,由我來為各位說明。這件內褲的伸縮性在穿著時也可以發揮其特殊威力,例如像這樣用力往上拉時……」

「……嗚……科長……不行!」

李準抓住內褲的兩側用力拉扯。

內褲浮現出陰部的形狀,往后方一看,按摩棒的把柄像是要刺破布料般地凹起。

「嗚嗚!」

屁股仿佛被男人從后方插入般銷魂地旋轉扭動。

淫穢的液體弄濕了黑色內褲。

「瞧,絕不會破壞臀部的曲線。由于纖維會隨著活動伸縮,因此不會有彈性疲乏的問題。」

「嗚……啊……嗚嗚!」

微弱的振動音開始變化。

按摩棒在陰道開始旋轉。

「不行……要泄了!」

「子的身體后仰弓起,不斷哆嗦。

內展會非常成功。

李準有正中下懷之感。

所謂英雄難過美人關,有此嗜好者更是容易上勾。

管性騷擾招待對像不過是從五越轉移至仁勢丹,但此換湯不換藥的計劃若能成功,李準就可履行與靖子的約定。

此外,對副董事長派也會造成不小的殺傷力。

雖然難免會招來獨斷獨行的責難,不過李準并不以為意,失敗的話大不了卷鋪蓋走路,他沒有任何損失。

「科長……這樣應該可以了吧……」

芙美問。

她的臉紅得像蘋果,手則不自在地活動。

「還不行,手腕的扭動不自然。」

李準擺出一副嚴厲上司的表情。

隔板遮住了其他同仁的視線。這里是二科辦公室的一角,是用來商談的姓間。

「這、這么說我還是不清楚……」

「剛開始誰都是初學者,有耕耘就會有收獲,是你自己拜托我測試樣品的,別一副哭喪臉。」

⊥算陷入沉思一度忘記她的存在,李準也絲毫不露痕跡。他在這方面有職業級水準。

「是,是的。」

芙美閉上烏溜溜的大眼睛開始全神貫注。

這是她努力構想終于試作出來的內衣。靈感來自她喜歡的網球運動,運動時地注意到穿在內褲外的襯裙有濕氣,因此決定開發出不會濕熱的內褲。

她想知道實際測試效果是否一如預期,于是找李準商量雇請工讀生的事宜,然而……

萬萬沒想到事情會演變到如此地步。

「啊……感覺變得好奇怪。」

「這樣就行了,要濕才有意義。」

「可、可是……」

「你注意力好像沒辦法集中,既然如此,我來助你一臂之力吧!」

「不、不用了……呃……可以的話,科長最好不要在場。」

「說什么蠢話,我不檢查的話誰要替你檢查,別盡想些無聊事,快點設法讓自己濕起來。」

「啊嗚嗚!」

濕潤的聲音在四周回蕩。

芙美繼續努力,手指觸摸的地方開始溫熱,內外變得灼熱而苦悶。

指尖因滲出的粘液而滑順,感覺非常舒眼。

最敏感的地方一陣酥麻。

往下一看,那里正充血、彷佛紅寶石般鼓起。

芙美不禁哭哭啼啼。

「科長……這樣……好丟臉喔。」

「那你平時都怎么做?」

「好過份……人家平時才沒有呢。」

李準叫芙美手淫。他要她坐在桌子邊緣,兩腳張到最大限度,用手愛撫自己的私處。

裙子和內褲當然要脫掉。

下半身一絲不掛。

上司認為測試的第一個步驟,必須要先讓部位潮濕,然后再試穿內褲。

她建議使用自來水,但立刻被上司反駁。

理由是,必須是人體分泌出的自然液體才有意義--反駁有理,雖然有點不對勁,但芙美又想不出是哪里有偏差。

「嗯……啊……嗯!」

§感油然而生。

既酥麻又舒服。

或許職業使然,在他人面前暴露內衣褲并不特別感到羞恥,但裸露則另當別論,不過也許要視對像而定--不得而知。

雖然容易和人親近,不過,或許是讀女子學校之故,對性的認識并不深。

因此才不太習慣手淫。

芙美漸漸忽略上司盯視的眼神。

她的性欲開始展露頭角。

「我覺得……好熱。」

「哪里熱?」

「……討厭!人家說不出來。」

小巧的臉龐露出羞恥與情欲交錯的困惑神情,理性猶如短路的燈泡般忽明忽滅。

「洞口一帶嗎?」

「啊……大、大概吧。」

「好像很濕的樣子。」

「是、是的……已經。」

「別停。手指沾上粘液后,試著逗弄上方看看,這樣應該會更濕才對。」

「啊啊啊……真、真的……啊啊嗯!」

芙美果真用沾著蜜汁的指尖刺激陰蒂,于是上半身后仰弓起,腳的角度因這股力道而變得更大,露出耀眼的粉紅色肉門。

溢出的蜜汁讓肉門閃耀著濕潤光澤。

「我想應該可以了?」

「不、不行……停不下來……好舒服喔……嗚、嗚嗚嗚!」

芙美的指尖繼續逗弄可愛的陰唇,勃起的陰蒂已破繭而出,變成肉紅色的鼓起。

洞口綻開,一副渴望男人器官的景象,不過入口非常狹窄,不必查證也知道她是處女之身。

「想去的話就去吧。」

「啊嗚……啊……啊嗚……啊嗚、啊嗚嗚嗚嗚!」

手指的活動越來越激烈。

兩膝像是在忍耐自己的逗弄般抬起并且閉合,不過,從下面可以清楚看到屁股中間的洞穴溢出汁液。

「嗚……啊嗚!」

騰空的腳尖不斷痙攣。

「……嗚……」

櫻桃洶發出高潮的呻吟。

像是在泄洪般手挾在雙腿之間,悶不吭聲痙攣,之后僵硬的身體總算獲得解放,精疲力盡的四肢就此攤開。

李準冷靜地點點頭。

「好,穿上樣品試試看。」

「啊嗚……是。」

芙美眼睛紅潤,嘴唇一面調整氣息,一面服從指令。

她顫抖地把腳伸入了失敗多次的內褲中,余韻似乎尚未退去,腰部仍攤軟無力。

好不容易起身后,臉上露出丟臉的神情。

「有漏尿的感覺,很不舒服。」

「看來是失敗了。」

李準一口咬定。

「……啊嗚嗚嗚嗚!」

芙美做他的部屬已有二個半月。

他們的關系終于發展到這里。

由于她的自覺心不夠,過去多次的性騷擾都胎死腹中。

李準心中感慨萬千。

不過話又說回來,被性騷擾到這種程度她還不自覺--與其說令人泄氣,寧可說她有大將之風,李準也只能望之興嘆。

這已經是一種才能。

最近,不知何故,芙美似乎也欣然接受上司對她的性干涉。

不行,他沒時間煩這個,還有更重要的事要辦。

因為董監事會的日子迫在眼前。

「如何?老鼠落網了嗎?」

「啊,李科長……就快鎖定了。」

李準深夜進入辦公室,越過美莎的肩凝視螢幕,他的手習慣性地觸摸她豐滿的胸部。

美莎眼里浮起色彩,但表情毫無任何變化。

她已習以為常。

「這就是使用高價處理器的監視系統?」

「是啊,拜它所賜,我們才能神不知鬼不覺地監視回路,另外,由于完全獨立作業,因此能夠不扯上伺服器而監視所有回路……逮捕聰明的老鼠。」

「這是重點。」

兩人竊竊私語。

李準向公司申請加班,而美莎則依舊瞞過保全系統偷偷潛入。被逼出技術開發部之后,這里已成為她的禁地。

電子音輕輕響著。

「太棒了。」

美莎的表情閃閃發光,聲音無比興奮。

「怎么了?」

「入侵路線搜尋成功。如此一來,犯人使用的終端機、使用者的身份……」

「是誰?」

波霸OL的臉為之凍結。

「……騙人……不會吧,我不相信。」

「快說,到底是誰?」

「終端機屬于企劃部企劃管理室所有,最近一次的入侵,是在昨天清晨二點三十分起一個小時,而開鎖的人是……」

「吳京嗎?」

「你怎么……知道?」

「是直覺,繼續。」

「是、是的……吳京科長使用的存取密碼安全等級為AAA,一般的掃瞄器無法追蹤。」

「是董監事本身才有的特殊密碼嗎?原來如此。不過,那一定非吳京所有,是哪位董監事的?」

「識別記號是AAA25X,所有權是……副董事長。」

美莎回頭看李準,一臉茫然。

「怎么回事?」

她露出無法置信的表情。這也難怪,盡管被逐出師門,但不久之前她還是副董事長派的人。

「就是這么回事。只要是AAA級,就可以存取公司內部的所有資料嗎?」

「原、原則上是如此。」

「想看資料的話,一般存取便可辦到,然而他卻用非法的方式存取……」

「這表示他不想留下登錄的痕跡?」

「正確答案。可以順便用這部機器調查吳京的銀行戶頭嗎?」

「只要有管理級的密碼就通行無阻。」

「用我的吧!密碼是66AZP35153201,我要你將那家家伙戶頭中BBB以外的大宗匯款一字不漏地記錄下來。」

「……為什么?」

美莎邊問邊鍵個密碼。

「因為他高價出賣機密,不過,這還只是小兒科,據我所知,副董事長派和五越串謀進行M&A,董事長被蒙在鼓里。」

「也就是說,我們開發的技術被他們拿來做交易材料?極機密的情報就這樣拱手讓人?怎么會……怎么有這種事!」

「很可惡吧?令人發指對不對?好啦,你是要袒護吳京繼續助紂為虐?還是要為BBB著想而告發他們?你還有選擇的空間喔。」

李準沒有硬要她加入董事長派。

她比誰都愛BBB的產品與技術,但并不表示對公司有忠誠度。

「我要告發他們。」

美莎的聲音沒有半點猶豫。

她很快便從打擊中振作,雙眼燃著熊熊怒火,彷佛一只失去孩子的雌虎般。

顯示在螢幕上一筆接著一筆的資料,似乎讓她的決心更為堅定。

李準非常滿意。

現在的美莎不再為罪惡感聽命行事,而是真心愿意助他一臂之力。

「紀錄完畢。」

她站起身,以堅定的眼神凝視李準,接著用沙啞的聲音低語。

「科長……你可以抱我嗎?」

說完,美莎羞澀但毫不遲疑地脫去身上的衣物。

「美紗……」

李準看到新設計的胸罩和內褲。

他恍然大悟。

「這是我們最后打算共同開發的產品……從上次的紛爭后,我以為已經中止了。」

「我做了樣品。」

「原來……」

「不喜歡嗎?」

「不,很喜歡。」

「啊……」

李準伸手抓住胸部,美莎因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輕叫出聲。

排球般的乳房無法一手掌握,連手腕似乎都得派上用場。乳房無比柔軟,并且彈性適中。

李準將美莎摟過來親吻。

她的唇嬌艷、可愛、又小巧。

李準將舌頭擠入,美莎的肩驚訝地僵直。李準不予理會,舌頭開始在她的口腔內肆虐。

「嗯……嗯啊……嗯。」

她的舌頭也開始戰戰兢兢地與李準交纏,彼此的唾液相互結合,兩人輕吐著甜蜜的氣息。

一陣熱吻后,分離的唇牽引出一條唾液的絲線。

美莎被吻得心醉神迷。

李準取下她的眼鏡置于桌上。

「藏起來太可惜了。」

「因為……男人太麻煩了……我想全心全意工作。」

「所以才帶古板的眼鏡嗎?不過,今晚它有點礙事。」

李準舔著美莎面紅耳赤的耳朵低語,手接著拉下胸罩肩帶。

「這個也很礙事。」

重量十足的乳房開始滾動,那是未經日曬的雪白肌膚,膚質宛如十幾歲少女般細膩。

李準彷佛要測量重量般兩手捧起后,舌頭立刻湊上前去。

「嗚……嗚……嗚嗚!」

№廣的表面無法一次舔完,李準像狗一樣一陣胡亂舔舐后,光滑的肌膚沾滿了唾液。

李準用牙齒輕咬。球形的脂肪塊因緊張而波動。李準接著大口吸吮。

「啊……啊嗚!」

美莎默默承受李準對乳房的執著,陶醉地享受他的愛撫。

吻痕如櫻花辦般擴散開來。

李準的唇開始移向頂端。

乳輪不需刺激便自動隆起,乳腺清晰可見。

李準的舌頭開始卷住乳頭吸吮、轉動、并用唇辦夾住,另一只乳房則用手指揉弄。

「嗚、嗚……啊!」

乳頭老實地硬起,一副幾乎要綻開的緊繃模樣。

「可以用你傲人的雙峰玩我的陰莖嗎?」

「可、可以。」

美莎雙手顫抖地解開李準的皮帶,歷經多次失敗好不容易脫下長褲后,雙手不禁捂住眼睛。

紅黑色腫脹的龜頭從男用比基尼內褲中探出頭來,這是勃起躍出的證明。

「你應該不是第一次看到才對,蹲下來好好的瞧瞧,然后趕快用乳房夾住摩擦。」

「……知道了……」

「不熟的話就好好學,將來BBB或許也會推出男性用品,趁現在事先實際體驗一下。」

美莎雙膝觸地,咽下口水后褪去男性內褲,兇猛的陰莖彷佛恭候多時般,不耐朝她的喉嚨推擠。

十紗生澀地捧起乳房將陰莖收進乳溝。

「好、好熱!」

「很硬對不對?這樣非常麻煩,因為穿上內褲的話必須將它靠向一邊,明白嗎?好好記住它的形狀。」

「好厲害……好硬……熱得燙人!」

美莎表情認真地低語,她搖動乳房感覺雙峰間的物體。

「了解形狀后,這次是功能。夾著它上下摩擦。」

「……是。」

對李準而言,這是無比幸福的一刻,趾高氣昂的美莎正跪在他面前進行片面的口交。

令人興奮的征服感。

美莎有節奏地搖動上半身逗弄陰莖。李準感覺到一股肌膚摩擦陰莖粘膜的快感,硬挺的乳尖碰到腹部時的哆嗦也讓他非常愉悅。

美莎的乳房越看越美。俯視時更體會到它的巨大。

乳房的波浪已完全吞噬李準的陰莖,紅黑色的頂端時而在海面上浮浮沉沉,肌膚表面滲出汗水,每當她利用膝蓋的彈力上下摩擦時,脂肪的水面便掀起一陣陣的波動。真是魄力十足的乳交。或許比一般的性交還舒服。

「我感覺到……它在里面脈動……啊啊……堅硬的物體在我的乳房間……抽送!」

美莎的聲音無比陶醉。她開始沉醉在自己淫蕩的行為中。

「舒服嗎?」

「嗯,你的乳房真棒。」

「謝謝……」

美莎露出欣喜的表情。

她的動作越來越靈巧,真不愧是理工科出身的技術者,理解力強,很快便領悟到李準的性感穴道,開始細膩而使勁地舞弄。

「嗚!」

李準為這甜美的錯誤呻吟。

再這樣下去,看來還沒奸到重要部位就會射精,必須改變策略才行。

「夠了。」

「可、可是。」

「你坐到那張大桌子上,這次換我來讓你舒服。」

對乳交求知欲正濃的美莎,聽到這句話總算點頭,依依不舍地放開李準。

「這樣……嗎?」

美莎因興奮而呼吸急促,自動擺出大膽的姿勢,欲火似乎已經燃起。

顯少與男人接觸的她,這回恐怕是不到高潮死不休了。

美莎屁股坐在桌上,雙腳張開,一副拍色情片的AV女星模樣,但臉卻轉向一邊,似乎還有一點羞恥心。

李準一口氣剝下她的內褲。

「啊!」

在乳交的刺激下,汁液從洞穴溢出四周一片水鄉澤國,陰毛茂密而漆黑,肉縫處于發情狀態。

美莎兩手掩住雙腿之間,似乎不想讓人直視。

李準分開她的雙膝將腰擠入。

「要我進去嗎?」

「我……」

「很想要吧?」

「啊……」

「要?還是不要?」

「課、科長……」

「不想嘗嘗看這根東西插入你那里的滋味嗎?不想要粗硬的東西嗎?不想要我插到深處攪拌嗎?」

美莎在李準的甜言蜜語攻勢下,緩緩移開捂住腿間的手。

波霸OL的眼眸恍惚而濕潤。

「我、我要……」

「自己說出來。」

「請科長的……插進來。」

「我的什么?」

猶豫了一會兒后,美莎彷佛哪里潰堤般,櫻桃洶終于迸出情欲的話語。

「我要你……把陰莖……插進來……用力攪拌、抽送……侵犯我吧……征服……征服我的陰部吧……」

長期壓抑的性欲爆發了。難以對他人啟齒的妄想排山倒海而來。

頑強的理性剎那間獲得解放。

李準刻不容緩地擠入。

「啊啊啊啊!」

滋的一聲插入后,布滿愛液的肉瓣立刻包住陰莖,陰道因喜悅而蠕動。

此時此刻,兩人變成貪婪的野獸。

李準瘋狂地抽送,美莎在他毫不留情的刺激下全身顫抖。室內響起陣陣「滋滋」的淫穢聲,是翻動肉瓣,逗弄陰莖的聲音。肉與肉相互碰撞,發出激烈的嗚叫聲。

李準抽送的同時,亦揉弄著美莎那不可忽視的乳房,乳房在他不斷扭轉、擠壓下,宛如年糕般變形。

「啊嗯、啊啊啊嗯……捏它……用力一點!」

乳頭被揪住后,美莎忍不住大叫。

李準像是在擠牛奶般用力拉扯后,美莎身上立刻散發出帶有動情激素、味道濃厚的汗水。這是讓雄性發情,進而變成作愛機器的香氣。

李準的腰部有韻律地撞擊后,美莎猥褻的脂肪塊便四下亂晃,閃耀著汗濕的光澤。乳房除了乳芯之外,其他部分皆已變形。

「好棒、好棒喔……讓我發狂……讓我發狂吧!」

美莎極力后仰弓起,像青蛙般張著腳痙攣,腹部開始淫蕩地旋轉。

嚴謹的女性技術者瞬間變成一只發情的母狗。

李準奮不顧身加速前進。

「啊啊、啊嗚、嗚嗚嗯、嗚嗚嗚嗚嗯!」

美莎因銷魂的激情而痛苦不堪,不僅扭動身體想加深結合度,她抱住李準的脖子,手狂亂搔動他的頭發。

陰部已汪洋一片,淫水滴到桌上,屁股將其涂散,讓腰部更容易晃動。

「你太棒了,美紗。」

「啊嗚、啊嗚、啊嗚!」

美莎已聽不進李準的聲音。

她不斷嬌喘,所有神經全集中在性交上,黑發散亂,腰部的感官功能全開,快樂的波潮淹滅了理性,一面哆嗦一面用陰蒂摩擦李準。

辦公室充滿濃厚的性氣味。

「不行、不行、不行、要、要泄了、我、要泄了……」

李準也即將爆發。

陰道強烈的縮緊使陰莖的根部陣陣刺痛,精液裝填完畢,再來便是刺激前列腺從尿道口射出。

「嗚……我也要射了!」

「射出來、射出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美莎在高潮的痙攣中淫叫。

李準也在陰道的收縮下釋放。他一面射精一面胡亂晃腰,然后再使勁拔出陰莖,將剩下的精液射向美莎平坦的腹部。

飛沫甚至到達巨乳。

董監事會的前一天,允兒設下的定時炸彈終于爆炸了。

雜志廣告、電視節目、JR與私營鐵路各線的懸掛招牌--這些廣告清一色全都是企劃二科開發的商品。

一課的商品不見蹤影。

允兒善用她的能力與人脈偷天換日。

這對吳京而言,無疑是一大重擊。

「最毒婦人心……」

李準在二科辦公室聽到芙美傳來的消息后,表面上裝作一副事不關己的表情喃喃自語,心里卻暗自發毛。

由此可知,被強迫離開公司的精英人材在萬念俱灰之下,有可能會干出驚天動地之事。眼前似乎可以看到吳京那張六神無主的瞼。

「可怕,可怕,沒有跟她為敵是正確的。」

李準吃吃地笑著。

芙美歪著頭,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凝視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