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覆雨翻云之虛夜月

2014-11-18 古典淫俠小說 激情小說

伴淮樓上,盡管虛夜月在這幾天早將所有的愛轉移到韓柏身上,但是對于自己的初戀情人朱高熾,哪能夠說忘記就忘記,所以當朱高熾質問她時,為了不傷害到這燕王長子,她只得隱瞞了自己對韓柏的情意,推說自己跟韓柏在一起只是因為鬼王的意思。

但是虛夜月卻似乎忘記了一點,盡管韓柏很大度,但是再怎么大度的男人,聽到這話心中也會惱火的吧,因為韓柏在發了一通火后便離開了伴淮樓,隨后便遇到了朱元璋之后更是 媚娘等人大快朵頤,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他這么一走,竟然會給朱高熾趁虛而入,上演了一出讓他后悔不已的肉戲。

〈到那礙事的韓柏發怒離開之后,朱高熾心中大爽,盡管當年因為鬼王的反對,自己沒能和虛夜月在一起,但是看今天這情況,她仍然是愛著自己的,因此他心中立刻有了主意:不如趁今天這個機會,將生米做成熟飯,若是鬼王知道自己已經和虛夜月發生了實質的關系,也許會讓自己娶了她也說不定呢……“夜月,不如我們進包房說話?”朱高熾起身微笑著說道,手卻是不經意間拉向虛夜月的小手。

而虛夜月此刻正處在惶恐和慌張之中,她心中一方面擔心韓柏發怒離開之后,會放棄自己;另一方面卻在思考著如何將自己的真實想法告訴朱高熾,讓他不再糾纏自己,以致她絲毫沒有發覺到朱高熾的陰謀,小手給他拉著,被他給帶了包房。

〈到虛夜月沒有任何反對的任由自己牽著她的手,朱高熾心中暗喜不已,沒想到這個千嬌百媚的大美女,竟然竟然會這么聽話,難道她真的也有意和自己生米煮成熟飯?這樣就再好過了,自己不但能得到這日思夜想的美女,更可藉此得到鬼王的幫助,那么將來自己在父王身邊的地位,將會更高,甚至有可能……想這自己以后的似錦前程,朱高熾再也抑止不住的大笑起來,似乎早已是勝券在握一般。

刺耳的笑聲將虛夜月從沉思中驚醒,她抬頭一看,卻是朱高熾在那大笑不已,雖然心中疑惑他為何如此發笑,但是虛夜月卻更想解決和朱高熾的問題,畢竟,雖然朱高熾是自己的初戀,但是現在她愛的卻是韓柏,以前的種種關系,必須揮劍斬斷,否則自己心中難安,也對不起韓柏。

雖然心中打定主意,但是話到嘴邊,虛夜月卻又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了,直接說出來的話,肯定會傷到朱高熾的,若是旁敲側擊,一時間卻又不知道從何開頭,是以虛夜月的話語結結巴巴起來:“熾哥……我……我……”

但是朱高熾卻理解為這是虛夜月矛盾的表現,一方面,她不能夠違背鬼王的意愿,而另一方面,她還是愛著自己,因此她才會這樣矛盾糾結。而他自己,也有過這樣的經歷,盡管他愛的是虛夜月,但是卻違背了自己的心意娶了那個張氏為妻,他因為這是自己的父王的意愿,他沒有辦法也不敢違背。

所以朱高熾很有感觸的嘆息道:“夜月,我們都是同病相憐,都不能違背父親的意愿,不過沒關系,只要我們真心相愛,相信我們一定能夠克服重重困難,最后一定會在一起的!”不得不說朱高熾很有表演才能,說到動情處他竟然眼圈紅紅的擠下了幾滴眼淚來。

∩是虛夜月卻是哭笑不得,沒想到朱高熾竟然誤會了自己的意思,雖然自己對他還有那么一點余情未了,但是自己最愛的卻是韓柏,他也太自作多情吧?看來必須眷的跟他澄清事實了。

“不!熾哥,雖然我們曾經相愛過……”說道這里,虛夜月的腦海中似乎浮現出了當初自己和朱高熾在一起的日子,但是轉瞬間便被韓柏的身影所替代,那個油嘴滑舌的小子,還有他那在自己身上作怪的大手……“但是現在,我愛的卻是韓柏!”心中最想說的話終于說出口,虛夜月輕舒了口氣,感覺身上的擔子終于卸下,整個人都輕松了。

“甚么?”朱高熾如遭雷擊,失聲驚呼,再想不到虛夜月竟會說出如此絕情的話來,讓他原本火熱的心頓時如墜冰窖,“你……你……竟然……”

“是的,熾哥,先前我說的并不是真的,爹并沒有逼我,其實我早已真的愛上了韓柏,至于先前我那么哦,只是因為怕傷害到你,所以請你原諒,熾哥!”

“哈哈哈……”朱高熾突然間狂笑起來,“沒想到我竟然是自作多情……可笑我還以為夜月你一直愛的是我……真是太可笑了!”笑聲中似乎藏著無盡的悲涼和痛苦。

朱高熾一邊那么悲涼的笑著,同時伸手一把抓起桌上就酒壺,就那么對著嘴里狂灌起來,“咳咳……”因為喝的太快,朱高熾被嗆得咳嗽不止。

“熾哥,不要喝了……這樣傷身體的……”虛夜月連忙站起身扶著朱高熾,同時在他背上用手輕輕拍著,幫他舒緩。

而就在虛夜月專注的替自己舒緩情緒的時候,朱高熾卻悄悄的用大拇指撬開了酒壺的蓋子,將指甲縫中的白色粉末彈進了酒壺之中……“來,夜月……陪我喝幾杯……”朱高熾將酒壺拿起來塞到了虛夜月的手中,打著酒嗝,“這壺酒歸你了,今天我們不醉不歸!”

“熾哥你醉了!”虛夜月接過酒壺,輕輕的抿了一口。

“沒事,夜月,平時跟著父王,難得有機會喝醉……今天你就讓我醉一次吧……”朱高熾拿起了另一壺酒,將另一只手的大拇指中的藥粉彈進了酒壺之中,又對著嘴里灌了幾口。

朱高熾頹廢的樣子讓虛夜月心中不忍,“也罷,就陪他喝幾杯吧,就當做是訣別酒,反正這點酒不會喝醉。”帶著這樣的心思,虛夜月也就沒再拒絕,一口接一口和朱高熾干杯。

兩人都生活在權貴之家,這點釁自然是不在話下,沒一會兒功夫,兩人就把手中的酒都喝完了。

〈到虛夜月喝光了被自己下藥的酒,朱高熾心中暗喜,而自己的那壺被下藥的酒也喝完了,看來是時候攤牌了,他突然臉色一變,口中驚呼道:“不好,酒里有毒!”

虛夜月也是心中一驚,先是不信,這京城之中,哪個大小勢力會不認識自己和朱高熾?有誰敢如此膽大包天下毒?但是待得她自己暗運內力之時,卻發現丹田中空空如也,一絲內力也提不上來,“這……這是十香軟筋散?”

她忽的站起身來,想要打開包房的門,讓守在外面的朱高熾身邊的侍衛進來,沒想到朱高熾卻突然撲了過來,緊緊的將她抱在懷中,腦袋更是在她身上亂拱不已。

“熾哥?你……”虛夜月正待發火,卻發覺朱高熾的身上滾燙,如同火燒一般,再看看他的臉,紅的像血,“你……你怎么了……”

此時朱高熾心中也暗暗有些后悔,早知道這藥的藥力這么強,就不應該下這么多,現在自己似乎都控制不了自己了,但是面對虛夜月,戲還是要做足的,“夜月……我……我中了……春藥……是……是金風玉露……”

“甚么!”虛夜月也禁不住失聲驚呼,金風玉露可是有著武林之中最邪惡的春藥之稱,中了金風玉露的人,只有與異性交合才能夠解除藥性,其他任何方法都不能解除,若是沒有異性交合,必定會全身血管爆裂而亡,死相極為難看。

“怎么辦?怎么辦?”此時虛夜月心中也慌了,這個時候到哪里去找女的和朱高熾交合呢,在大街上隨便找一個肯定不行,而離這里最近的妓院也得要好幾分鐘才能趕到,但是朱高熾中春藥的事卻是不能夠讓別人知道……虛夜月一邊思考著對策,一邊還得防備朱高熾在她身上亂動,其實這個時候朱高熾也是有苦難言,雖然他給自己下的并不是金風玉露,(開玩笑,這么厲害的春藥,他可不敢對自己下)但是他下的劑量,卻是是大了一些,現在,他已經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行為了,虛夜月身上的幽香,讓他身上的欲望,如同熊熊的火焰一般迅速燃燒起來。

“夜月……我……我快不行了……你……你快走……我……我怕忍不住……忍不住傷害你……”

朱高熾的話讓虛夜月想起來自己也是女人,用自己的身體替他解毒?不,不行,虛夜月馬上否定了這個想法,自己愛的可是韓柏,這么可能再同其他男人發生關系;將朱高熾推開,然后離開伴淮樓?不,這樣也不行,如果自己真的此時離開,朱高熾很有可能欲火焚身而亡,到時候自己會被認為是殺人兇手了……到底該怎么辦呢?虛夜月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到虛夜月沒有選擇離開,朱高熾心中頓時有底了,他知道只要自己再加把火的話,虛夜月一定會主動獻身的,這個時候,他禁不住佩服起自己的聰明才智來。

“夜月……你別管我了……你快走吧……我……我恨我自己……當初如果堅決一點……勇敢一點……我們也就不會分開了……我……我好恨……夜月……我愛你……你快走……我不想傷害你……快走……”朱高熾這時也是強忍住自己的欲火,用莫大的毅力將自己從虛夜月身上推開,按后趴在地上用頭使勁的撞著地面,“快走啊……快走……我……我快忍不住了……”

這個時候虛夜月卻是完全的被朱高熾感動了,沒有想到他在身中金風玉露的情況下,還能夠忍住欲火,不顧他本人的安危,讓自己安全離開,這樣的情懷,讓她情何以堪,如果這個時候自己離開了他,那可真是禽獸不如了。

“二哥,對不起了,請你相信夜月……夜月愛的是你……夜月是迫不得已的……”心中暗暗的對韓柏說了聲對不起,她已經決定用自己的身體替朱高熾解毒了,就當做自己將欠了朱高熾的都還給他好了。

“熾哥……你別擔心……我來救你了……”虛夜月咬咬牙,一雙纖手慢慢行動起來,寬衣解帶,隨著衣物的緩緩褪下,片刻過后,虛夜月已是身無寸縷,潔白無暇的嬌軀彷佛是老天爺最美的杰作,就這么的再次展現出來,唯一的區別是,上次是展現在韓柏眼前,這次,卻是展現在朱高熾的眼前。

望著身前毫無保留的完美嬌軀,朱高熾禁不住接連吞下好幾口唾沫,想不到這等尤物今天終于要被自己得到了,多年的夙愿今天終于可以得償。

“不要……夜月……你不用委屈自己……我沒事的……我忍忍就沒事了……”朱高熾強忍著誘惑,將頭扭過去不看虛夜月的赤裸的嬌軀。

“熾哥,我是心甘情愿的,為了救你,我愿意!”強忍著羞意,虛夜月緩緩蹲下身去,將朱高熾輕輕扶起來,“熾哥,我來幫你寬衣吧。”既然已經決定了,虛夜月也不再矯情了。

而隨著朱高熾衣裳緩緩滑落,兩人終于是裸裎相對了,雖然說兩人小時候相戀,那個時候朱高熾還是蠻英俊挺拔的,但是因為朱高熾喜靜厭動,是以現在他已經逐漸的肥胖起來,這也是后來虛夜月沒有再和他相私會的原因,但是現在,虛夜月卻是被朱高熾先前的那段話所感動,所以才決定用自己的身體替朱高熾解毒,否則,她是絕對不會和朱高熾發生關系的,而朱高熾也正是意識到這一點,這才用上苦肉計讓虛夜月主動獻身的。

管朱高熾肥胖如豬,但是他胯下的那根肉棒規模卻是不小,肥肥壯壯的,竟然有七八寸長,虛夜月看得有些驚心,就是擁有魔種的韓柏,肉棒也和其差不多,而朱高熾這么肥胖的身體,竟然也有這如此粗長的肉棒,這讓她如何不吃驚呢。

見虛夜月呆呆地看著自己胯下的肉棍,朱高熾心中不禁也有些得意,這可是自己長期食用壯陽食物的結果,這可是對付女人的最好本錢了。

“夜月……我……我……”朱高熾這個時候也不想再忍了,其實這個時候他的欲火已經控制不住了,一股股燥熱的感覺漫游全身,讓他感覺自己像要噴出火來,“我……快要爆炸了……受不了了……”說著已是忍受不住的倒在了床上。

朱高熾的手忍不住放在了自己的肉棒之上,使勁的套弄起來,口中恩啊連聲,而和他的套弄,龜頭馬眼處更是汩汩的冒出不少粘液,將整顆龜頭弄得晶瑩一片。

虛夜月急忙將頭反轉過去,但是耳邊卻傳來了朱高熾興奮地呻吟聲,以及他套弄肉棒時所發出的淫聲,這讓她不禁想起了和韓柏的床上顛鸞倒鳳的情形,一股奇特的感覺從內心深處涌現,下身竟然慢慢的濕潤了。

感覺自己的身體慢慢火熱起來,再加上自己早已打定了主意,所以虛夜月還是慢慢回過頭來,她緩緩朝朱高熾靠近過來,帶著些許的羞意,“熾哥,你還忍受得住么……”

廢話,你這尤物就在我身邊,我怎么能忍受得住?不過心里雖然這么想,但是嘴上可不能這么說,朱高熾只得勉強說道:“我……我還能……哦……還能……忍受……啊啊……”只是他的臉上,卻早已如同豬肝一般通紅,原本的皮膚現在也是一片通紅,春藥的效果現在已經在他的全身爆發開來,再不開始交合的話,雖然不致有生命危險,但是對身體可是有大大的損害了。

不過虛夜月也看出來了,朱高熾確實已經不能再忍了,看他的神色,分明已經是忍道了極點,若不采取措施的話,恐怕他真的會爆體而亡的。

“熾哥……我……我來了……”任是有再大的羞澀,這個時候虛夜月也只得忍著了,畢竟救人要緊,所以她很快的爬上床來,帶著一絲羞澀,帶著一絲無奈,帶著一絲堅決的坐到了朱高熾肥壯的腰胯間。

感受到虛夜月滑膩的肌膚緊貼著自己的皮膚,朱高熾感覺自己的肉棒似乎又硬挺了幾分,“夜月……你……你真美……你簡直……簡直就是天上的仙女……”

贊美的話誰不愛聽?虛夜月的俏臉上似乎多了一絲笑容,“熾哥,你別說話了……讓……讓我來為……為你解毒吧……”

雖然心中打定主意,但是到真正做起來的時候,虛夜月卻遲疑了,小心翼翼地扶著朱高熾的肉棒,虛夜月卻不知道該如何做了,難道,難道真的要讓這肉棒進入到自己的身體?這可不是韓郎的肉棒呢……“夜月……要是你實在不愿意……那就算了吧……就算是死……我也不愿意讓你難做……”看到虛夜月還是遲遲不能下定決心,朱高熾終于拋出了殺手锏,他相信到了這個地步,虛夜月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爆體而亡的,自己的這記殺手锏,一定可以讓虛夜月乖乖獻身的。

果然,在朱高熾說出這番話之后,虛夜月再也沒有遲疑了,一方面她害怕朱高熾真的爆體而亡;另一方面既然已經做到了這一步,就算再怎么難做,眼前的事還是要繼續做下去,既然早做晚做都是做,不如就干脆點,最后一點,她也正是初嘗肉味,如今看到朱高熾這碩大的肉棒,她其實也有些心動了。

扶著朱高熾的肉棒,虛夜月顫顫巍巍的分開了一雙美腿,露出了那神秘的桃源圣地,此時那粉紅的蜜唇上,已是沾染了點點的蜜露。

一只手扶著肉棒,另一只手卻伸到雙腿間,小心的分開了那緊緊閉合的蜜唇,此時虛夜月幾乎能夠聽到自己劇烈的心跳聲,畢竟這是她和韓柏以外的男人,并且是自己主動。

到著一絲絲茫然的心情,虛夜月小心的對準朱高熾的肉棒緩緩坐下,當紅嫩的蜜唇首先接觸到龜頭之時,那股火燙的灼熱感,讓虛夜月忍不住內心顫抖了一下,但隨即,她緩慢而堅定地繼續往下坐去,龜頭的尖端慢慢的朝著蜜穴內鉆進去。

但是虛夜月沒有想到的是,因為蜜穴的緊窄和龜頭的巨大,再加上她自己并沒有用甚么力氣,所以,朱高熾的龜頭始終只能在蜜穴外徘徊,根本不能插進蜜穴;不過朱高熾卻是暗爽不已,龜頭雖然沒能插入蜜穴,但是卻在在虛夜月那嬌嫩的蜜唇上來回摩擦,在蜜液漸漸增多的同時,他能夠感覺到蜜穴深處的火熱和緊窄,所以他更是期待肉棒插入之后的快感。

磨蹭了許久也沒能讓肉棒插入,虛夜月感覺到自己的心里慢慢的產生了變化,火熱的龜頭時不時的在敏感的蜜唇上摩挲,像是一陣陣的電流,麻麻的,癢癢的,蜜穴深處似乎有一種空虛的感覺,雖然這種感覺還不甚明顯,但是卻讓她明顯的感覺到朱高熾的肉棒似乎變得更親切了些。

內心的奇特感覺讓虛夜月開始用上了勁,將肉棒對準蜜穴之后,她緩慢而用力的坐了下去,直到感覺龜頭正在慢慢將自己的蜜唇撐開,她咬咬牙,腰臀再次用勁往下一坐,“噗吱”一聲,這一坐就將整顆龜頭給插進了蜜穴之中。

“呀!”虛夜月痛叫一聲,自從將處女身交給了韓柏之后,她并沒有做過幾次,所以這次碩大的龜頭突然全部插入蜜穴,讓她立時感覺到了疼痛,讓她忍不住緊繃著自己的身體,冷汗都冒了出來,她沒敢再往下坐,同時也沒敢讓龜頭抽出。

而朱高熾確實夙愿得償的舒服的喊出聲來,在他的計謀下,終于將自己的肉棒插進了垂涎已久的美女體內,而且是這美女主動將自己的肉棒插進她的蜜穴之中。他感覺到自己的龜頭進入了一個火熱而包緊的洞穴之中,嫩滑的蜜肉將自己的龜頭緊緊包裹,蜜穴的緊窄勝過他干過的任何一名女子,包括處女。這讓他忍不住屁股微微上挺,迫不及待想要品嘗那抽插的快感了。

“別……別動……”感覺到朱高熾的龜頭在蜜穴內動了一動,虛夜月再次感覺到了微微的痛楚,不過這痛楚比起剛剛插入龜頭時的痛楚來,要輕微許多,但是在緊張的狀況下,這絲痛楚被放大了許多。

都到了這個時刻,朱高熾可由不得虛夜月的反對了,他一邊輕輕挺動一面喘著粗氣:“夜月……你……你就忍耐下……我……我知道你已經不是處女了……等……等我多動幾下……你就不會痛了……相反……你會感覺到很舒服的……”

既然肉棒已經插入,就代表著木已成舟,不如就聽從朱高熾的好了,帶著這樣的想法,虛夜月沒有再反對,忍著心中的微微不適和蜜穴內的輕微疼痛,任由朱高熾挺動著他的屁股在她的蜜穴內輕輕抽插。

朱高熾也毫不客氣地抽插起來,好不容易才嘗到的美女,如果不好好享受一番,怎么對得起自己呢。

緊窄的蜜穴給每次抽插都帶來了巨大的阻力,因此朱高熾每一次挺動都要花上不少的力氣,龜頭每往后退出少許,蠕動的肉壁馬上將空隙填補,再加上虛夜月并沒有完全動情,蜜穴內的淫液并不多,所以要花更大的力氣來往里推進。

但是朱高熾卻是越插越興奮,因為越是困難,征服起來就越有滋味,這樣緊窄的蜜穴,代表著虛夜月并未被那個小子開墾多少,雖然被那小子拔得頭籌,但是自己有信心將這美女再次征服。

⊥在朱高熾這么退一進二的抽插下,肉棒緩慢而有力的鑿開了虛夜月的的蜜穴,進入了三分之一左右,而虛夜月也在朱高熾這么鍥而不舍的鑿干下,漸漸地放開了,蜜穴內的那絲難疼痛早已不翼而飛,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難言的酥麻感覺,這股酥麻感覺讓她忍不住輕輕扭動起來,好讓自己更舒服些。

這樣的小動作自然是瞞不過朱高熾的眼睛,不過他也沒有點破,而是慢慢地放緩了抽插的動作,而虛夜月在不知不覺中竟然開始了上下的挺動,她主動地套弄起朱高熾的肉棒來,雖然動作還很輕微,但是朱高熾相信,很快虛夜月將會陷入到自己精心營造的肉欲陷阱之中而不能自拔。

伸出肥胖的雙手,將其放在虛夜月纖細的柳腰之上,朱高熾開始加快了抽插的力道,他已經不滿足于緩慢的抽送了,他想要更加激烈的性交,他想要將肉棒完全的插入虛夜月的蜜穴深處,從而徹底的占有著絕世美女。

“怎么樣……夜月……我說的沒錯吧……是不是很舒服呢……”看著虛夜月微閉著美目,一副享受卻又不好意思說出來的樣子,朱高熾忍不住出言挑逗。

“沒……沒有的事……”虛夜月連忙否認,一副被人發現的難為情的樣子,她也覺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會被朱高熾的肉棒給插到舒服不已。其實這是很正常的,朱高熾本身就是她的初戀,雖然后來兩人分開,但是她卻并不討厭他,而現在呢,卻又是為了救人,而且是她自己主動,所以朱高熾的抽插才能讓她產生快感,這也就是她了,這要換做平常女人的話,這個時候早已放開了情欲,顛鸞倒鳳起來,不過照這么下去,她的淪陷,也是遲早的事。

“夜月……你就別不好意思了……”虛夜月害羞的樣子讓朱高熾越看越愛,挺腰的動作也越來越劇烈,難為他這么肥胖的身體,還能做出如此激烈的動作,這個時候朱高熾的肚皮在劇烈的動作下,就像是一陣一陣的波浪,而騎在他身上的虛夜月,則像是一葉小舟,在波浪中起伏上下。

一個是滿身肥肉的胖子,一個卻是國色天香的美女,絕色美女此刻正坐騎在那肥胖的男人的身上,一根粗長的肉棒將兩人的身體緊緊相連,那根肉棒卻在那美女的身體中抽插不止,時隱時現,時不時的帶出些許水花,將男人的肚皮涂抹的一片晶瑩濕潤。

而在外面的侍衛卻是看得如癡如醉,自己的主子果然將那鬼王的女兒給弄上了手,看看如同凝脂一般的雪白柔滑肌膚,如同跳躍的小白兔一般的嬌美雙乳,還有那蜂腰翹臀,修長美腿,還有面泛桃花的絕美容顏,不愧是京城第一美女。

不過這些侍衛的目光卻是死死地盯著兩人下體的交接之處,肥壯的肉棒在粉嫩的蜜穴中來回抽插,嬌嫩的蜜唇被抽動的肉棒帶動著翻進翻出,鮮紅的蜜肉時不時被帶了出來,夾雜著陣陣的水聲,肉聲,呻吟聲,這些偷看的侍衛都忍不住掏出肉棒自慰起來。

“夜月……我的好夜月……你真是太美了……不但人美……下面的蜜穴更是美……我……我愛死你了……我要為你瘋狂了……”看著虛夜月被自己干的嬌喘微微,嬌吟不已,朱高熾心中頗為自豪,他看著自己的肉棒在蜜穴處來回進出,帶出朵朵水花,這些水花如同露珠一般撒在兩人交接的陰毛之上,更有不少滴在了自己的睪丸和肚皮之上,濕淋淋的異常淫靡,再加上那不是被自己干翻的蜜肉,不住翻卷的蜜唇,這一切的一切,都征兆這自己已經真正干到了這絕色的美女,并且讓她沉醉在自己的肏干之中。

“熾哥……你……你別……那么快……”盡管身上已是快感連連,蜜穴內更是泛濫成災,但是虛夜月仍然沒有放開,她不停地對自己說,這僅僅只是為了救人,只是連她自己也沒辦法否認,此刻她已經被朱高熾給干到動情了,每當朱高熾的肉棒插進蜜穴時,心中便充滿了充實的感覺,而當肉棒抽出時,內心卻感覺到空虛不已,這樣一陣陣抽插間,充實與空虛的快感交替傳來,讓她早已不能自已。

管嘴上說著別那么快,但是虛夜月的嬌軀卻是忍不住配合起朱高熾的抽插來,每當朱高熾向上挺動屁股之時,她也會將腰臀往下坐,而朱高熾下腰之時,她便會向上提臀,就像是商量好似地,兩人竟然配合的極為親密。

“哼……女人都是嘴上說不要……骨子里卻是更加想要……尤其是美女……”朱高熾心中暗笑,抽插的動作卻是一點兒也沒有慢下來,他隱隱的感覺到,自己的肉棒似乎快要探到虛夜月的花心了。帶著這樣的感覺,朱高熾一鼓作氣,接連重重地向上狂頂數十下,然后他便感覺到龜頭突破了重重阻礙,陷入了一團又軟又膩的嫩肉之中,憑著多年的花叢經驗,他知道,這便是虛夜月的花心了。

花心驟然被采,虛夜月“呃”一聲嬌呼,嬌軀連連顫抖不已,最后軟倒在朱高熾的上半身。

而朱高熾則是突然間感覺到虛夜月的花心正如同八爪魚一般緊緊吸附在自己的龜頭馬眼處,如同嬰兒的小嘴一般吮吸不止,接著花心處一陣張合,一股溫熱的陰精便淋在了龜頭馬眼之上,這股突如其來的刺激讓朱高熾大呼叫爽,他強忍住射精的沖動,將龜頭死死地頂住花心,享受著美女高潮時帶給自己的快感。

肉棒被蜜穴緊緊的包裹起來,龜頭也正接受者陰精的灌溉,兩人的肌膚緊緊相貼,性器緊緊相連,朱高熾忍不住的坐起身來,翻身將虛夜月壓在自己身下,開始大開大合地勐干起來。

而高潮過后的虛夜月早已沒有了力氣反對,相反,她還隱隱有些期待朱高熾的再次抽插,這個時候,她幾乎已經將韓柏從腦海中忘記了,或者說是不想記起來,現在她只想追求肉欲,追求激情,追求快感的極致,她想好好地放縱一次。

“熾哥……你好厲害……夜月好舒服……”虛夜月一邊將蜜穴向上挺動配合著肉棒的抽插,一邊卻將雙腿緊緊勾著朱高熾的屁股,想讓他的挺動更加有力,肉棒也能插得更深。

察覺到虛夜月迎合的動作,朱高熾也是志得意滿,他伏下身去,將虛夜月的一只美乳含在嘴里吮吸起來,舌頭更是不住撥弄起那凸起的乳頭,“嘖嘖”吮吸有聲,而虛夜月也配合地將乳房上挺,好讓朱高熾更好的吮吸。

“爽……”朱高熾含煳不清的說著,嘴里的美乳香甜可口,美味多滋,蜜穴處更是又緊又窄,將自己的肉棒包裹得沒有絲毫的空隙,更別說那肉壁蜜肉的強烈吸力了,似乎是想讓肉棒插得更深,這樣的激情,這樣的快感,讓朱高熾幾乎是神魂顛倒,恨不得此刻將自己整個人都融化進虛夜月的身體中,就是立刻死了,他也心甘情愿,不,他還不能死,他還沒有在虛夜月的體內播種呢,他要在虛夜月體內永久的留下自己的痕跡,他想要虛夜月懷上自己的種……帶著這樣的想法,朱高熾肉棒抽插如飛,一次次的將肉棒直插進花心深處,龜頭狠狠地頂在花心嫩肉上,然后一陣急促而有力的旋磨,好像要將花心磨出汁來一般,抽出時也連帶著將肉棒如同泥鰍一般左右扭動,讓龜頭能夠旋磨到蜜穴內的其他地方,緊窄的蜜穴在淫液的潤滑下,早已對肉棒毫不設防,是以朱高熾的肉棒來回抽送自如,沒有絲毫的阻礙,無所不到的將蜜穴內的每一處都干了個遍。

“噢……好舒服……”虛夜月終忍不住叫起床來:“太舒服了……好……好厲害……又……又頂到了……哎呀……磨死我了……嗯呀……不行了……爽死了……”

斷斷續續的叫床聲更是刺激了朱高熾,他把虛夜月的一雙美腿高高舉起,架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繼續挺動著肥腰,此刻他已感覺有些吃力了,但是在虛夜月叫床聲的刺激下,他選擇了繼續沖擊,他想要干開虛夜月的花心,然后在她的花宮深處播撒下自己的種子,在她的體內刻上自己的印記。

“怎樣……夜月……我的肉棒大不大……粗不粗……干的你爽不爽……比那小子的肉棒如何……”

一聽到朱高熾提到韓柏,虛夜月的神智似乎清醒了些,但隨即便被洶涌的快感所湮沒,此時此刻,她只想著攀登到快感的頂峰,其他什么也顧不上了,“爽……太爽了……你的肉棒……又粗又大……我愛死了……”不過她并沒有說出韓柏的肉棒如何,想來也是心有愧疚吧。

不過朱高熾現在也顧不上計較了,畢竟虛夜月也承認了自己很厲害了不是?而且自己馬上便能在她的子宮內播種,等到她有了自己的種,那還有什么好計較的?

“哦……夜月……我……我要射了……”朱高熾突然喊道。

“你……你……射吧……”虛夜月想也沒想的便回答道,不過轉瞬間她便像是意識到了什么,改口道:“不……不行……你不能射在里面……”

“真的不行嗎……”朱高熾突然停止了抽插,將肉棒頂著花心不動。

§到頂峰的感覺啞然而止,蜜穴深處的瘙癢如同千百只螞蟻在噬咬一般,空虛的感覺讓虛夜月忍不住出聲求饒:“癢……癢啊……給我……熾哥……快給我……我要……”

“你讓我射進來嗎……或者你主動親我?”朱高熾提出了兩個選擇。

“我……我親你……”

“那你把舌頭伸出來吧……”

虛夜月依言伸出了小巧的香舌,朱高熾淫笑著放開肩膀上的美腿,俯下身來,將那粉嫩的小舌頭吃進嘴里,嘖嘖的品嘗起來。同時,他的腰也慢慢的挺動起來。

兩個人一邊唇舌交纏,一邊急挺快迎,而門外的侍衛們見得這淫靡景象卻早已噴發出來,白色的精液將房門搞得一片狼藉。

突然間朱高熾感覺到虛夜月緊緊的吸住了自己的舌頭,同時她的一雙美腿緊緊的勾著他的肥腰,屁股也勐烈地向自己頂來,將兩人的性器死死地頂在一起,這樣激烈的動作讓朱高熾敏銳的知道,虛夜月又要高潮了。

于是他也配合的將自己的屁股往下勐頂,龜頭狠狠地頂著花心,果然片刻之后,虛夜月的花心再次如同八爪魚般吸附住龜頭馬眼,讓他覺得自己的龜頭酥酥麻麻的,他覺得自己也快要忍不住了。

“啊啊……來了……我要來了……”吐出了朱高熾的舌頭,虛夜月無意識的狂呼起來,嬌軀劇烈顫抖起來,雙手死死地抓著床單,雙腿更是緊夾著朱高熾的肥腰,像是要將他的腰部夾斷一般……如同黃河決堤一般,久蓄的快感終于累積成河爆發出來,“啊啊啊……”一股接一股的陰精如潮涌一般,從花心深處噴發出來,直接沖向了朱高熾的龜頭馬眼處。

抽插了這么久,朱高熾的龜頭早已是敏感萬分,現在被這一股股溫熱的陰精這么一淋,他立時感覺到龜頭和嵴椎同時傳來了酸麻的快感,他強忍著泄意,死命地再次狂頂狠插了數十下,抱著虛夜月的翹臀狠命的那么一頂,龜頭竟然沖破了花心,直接插進了子宮深處。

而這時,龜頭的陣陣酥麻快感再次傳來,他再忍耐不住,終于放開精關,整根肉棒以及龜頭頓時劇烈膨脹起來,馬眼瞬間打開……而虛夜月也是敏銳的感覺到了蜜穴內肉棒的變化,她突然像是意識到了什么似地,雙手拼命地揮舞,想要將朱高熾從身上推開,但是中了十香軟筋散的她又這么可能將朱高熾推開?“不……不要……不要射進來……不要呀……求求你了……”

“啊……夜月……我要射了……我要全都射進你的子宮……讓你懷上我的種……你永遠都是我的……”隨著朱高熾歇廝底的狂呼,滾燙的陽精如同火山噴發一般在虛夜月的子宮中噴發開來。

一股,兩股,三股……像是沒有停歇一般,大量的精液如同洪水般從馬眼處奔流涌出,直接傾瀉進虛夜月的子宮深處,它們將會在這里生根發芽,直到讓虛夜月成功受孕。

在又濃又多的強勁精液的噴射下,虛夜月被燙的渾身顫抖不止,子宮內竟然再次涌出一股股的陰精來,她竟然是又一次達到了高潮。

朱高熾足足噴射了幾十下,才停止了射精,而此時虛夜月的小腹,已是微微有些隆起了,朱高熾伸出手來,輕輕的撫摩著虛夜月的小腹,忍不住嘆道:“夜月……你的子宮內都是我的種子呢……這次你真的要替我生個孩子了……”

而這時,高潮過后的虛夜月才漸漸驚醒過來,當她聽到了朱高熾自言自語的話之后,禁不住心中懊悔,自己……自己怎么讓朱高熾給直接射了進來?要是……要是因為懷孕,那可如何是好?

想到這里虛夜月也顧不得其他了,也不知哪里來的力氣,一把將朱高熾從身上推開,匆匆忙忙的穿上衣服,奪門而去。

⊥在回家的路上,虛夜月發現了自己小腹的狀態,她這才記起,似乎朱高熾的精液,還留在自己的子宮內呢,而此時她的功力還沒有回復,想要將精液逼出來根本不可能,所以她左思右想,只得找了個僻靜的莊園,等待自己的功力恢復……等到韓柏從朱元璋處回來,卻并不見虛夜月的身影,這時鬼王告訴他,虛夜月有事出去,要過幾天才回來,這個韓柏更為郁悶,不過他卻不知道虛夜月是為了等待恢復功力逼出精液所以才躲起來的。

當韓柏再次見到虛夜月時,在虛夜月的嬌言軟語下,兩人和好如初,當兩人再次顛鸞倒鳳之時,虛夜月卻在心中暗暗祈禱,希望將來自己這次并沒有懷上朱高熾的孩子……十個月后虛夜月果然生下了一個孩子,而這個孩子,生下來的時候,卻有十斤重,但是韓柏不明白的是,為什么這孩子會這么重……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