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女友和她的姐姐

2014-11-18 人妻小說 激情小說

 

李妍是我第一個在她嘴里撒尿的女孩。蒼天啊,大地啊,在女孩的嘴里,竟然可以撒尿!李妍滿足了我全部的為所欲為的幻想。嗯,這幺說也許不合適。我還沒有攻克李妍的屁眼。

在一次做完愛之后,我坐在李妍的背上休息,李妍在我胯下撅著屁股露出屁眼,我用手指玩弄著她的屁眼,想盡力勸說她給我插屁眼。我對她說:「插屁眼其實是很舒服的,開始有一點點痛,但是習慣了就好了。你忘了,我第一次在你嘴里撒尿,你都氣哭了,但是后來不是習慣了?習慣了就好了。」可是不管我怎幺勸說,李妍就是不同意。我就說:「你要是不給我插屁眼,我就找你妹妹了!」李妍急了,警告我說:「你不許碰我妹妹!她還是處女。」

李妍的妹妹叫李芳,比李妍小一歲。我見過李芳幾次,有幾次我和李妍吃飯,李妍帶著她妹妹。李芳比李妍稍微高一點瘦一點,長相屬于中等偏下,比李妍差不少,乳房比李妍的小多了,皮膚也比李妍黑,身材也不怎幺樣,是那種梭子型的身材,唯一的優點是屁股比較大。她們兩個看起來沒有一點相像的地方,性格也完全相反。李妍的性格比較闖蕩,而李芳是離了別人的保護一天也活不下去的那種人。現在李妍充當著保護妹妹的角色。李芳的性格木訥,我和她雖然見過好幾次,但是沒說過幾句話。

李芳是處女,這是肯定的,我一見到她就知道。但是我對處女也沒什幺性趣啊。我對李芳唯一的性趣是她的屁股。有幾次吃飯,李芳背對著我彎腰撿東西的時候,她的屁股顯得格外的又大又圓,我有一點點動心。有的時候我逗李妍:「你要是不給我插屁眼的話,我就去找你妹妹了。」偶爾李妍也會這樣回答:「你要是找我妹妹,那你得娶她。」我暗笑:我就是想玩玩她的屁股而已,還得娶她?

李妍這個人天真的一塌糊涂,她經常會對我說,某某人要帶她去廣西做生意,某某人又給她在四川某辦事處找了個工作等等,叫我給她意見。我經常被她的天真弄得哭笑不得,社會多亂啊,到處都是狼,你這幺聽風就是雨的,不是找死嗎?不過有的時候我實在懶得理她,就說:「你隨便吧。」

后來有一次,她說有人在上海一家出版社給她找了個當翻譯的工作,問我要不要去。我聽這個還算靠譜,就說:「出去闖闖也好。」于是李妍就去了上海。李妍去了那以后也經常給我打電話,匯報上海那邊的情況。

李妍走后大半個月吧,我發現自己寂寞的很,我找誰做愛啊?這時候我就想到了李芳。

我本來以為李芳是很容易上手的,我隨隨便便給她打了一個電話,要她到我這里來玩。電話中我的言語可能比較輕浮,結果李芳推辭了沒來。

晚上李妍從上海打過來電話,劈頭就問:「你是不是想要玩我妹妹?」

我說:「哪有啊?」

李妍說:「那你今天給我妹妹打電話干什幺?」

我一聽,原來她們已經通過氣了,就說:「我就是叫她來玩,沒別的意思。」

李妍說:「到你那里去玩還能有什幺好事嗎?」

我就說:「你放心,你妹妹是處女,我是不敢動處女的,動了處女責任太大了。」

李妍說:「你的花招多了,你可以讓她用嘴。」

我說:「你以為人人都肯象你一樣用嘴為我服務啊?你放心,我真的不會動她的。」

李妍說:「你要是找我妹妹,那你得娶她。」

放下電話之后,我心中升起了一個壞主意,還是李妍提醒了我:「你可以讓她用嘴。」讓李芳用嘴為我服務當然可以,讓她用屁眼不是更好嗎?嗯,我要讓李芳用嘴和屁眼為我服務,而我卻不動她的處女!但是這件事有一定難度,需要一點長遠的計劃。不過我的心中已經有了一個計劃。

處女的屁眼!大家想想,一個處女,一個純潔的處女,陰道還被處女膜封著呢,屁眼就先被插了,還可以一邊插她的屁眼,一邊欣賞她的處女膜。多幺令人性奮啊!跟我玩婚外戀的那個女網友說她的屁眼只有我一個人插過,我打趣她說:「就是說你的屁眼還是處女咯。」不過她只是屁眼的處女,而李芳是處女的屁眼,這不同的!想到這我性奮不已,立刻行動!

我分析了一下李芳的性格:李芳和她姐姐不一樣,你不跟她談戀愛她是不可能把身體給你的。于是第二天我就給李芳打了電話,約她到一個干凈體面的地方吃飯。上次給李芳打電話是叫她到我家里來,而且有點言語輕薄,所以她拒絕了。這次她當然不會再拒絕了。而且我相信她對我是有好感的。

第二天她如約來吃飯。李芳人長得比較難看,平時也不打扮,以前跟我吃飯都是她姐姐帶她來的。今天一個人來赴約,突然打扮了一下。畫了點淡妝,穿了淑女屋的衣服和裙子,斜挎一個小包。說實話,還是很難看。太隆重了吧?搞得有點象相親。大概是她姐姐給她吹過風了。這樣也好,這就更好辦了。我結結實實地夸了她幾句,聽得她臉紅心跳的,少女的嬌羞全寫在臉上。行了,今天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接下來吃飯的時候我表現得體貼有禮,飯后我打的士送她回她住的地方。

第二次我約李芳是在四、五天之后,我們去了紅樹林公園。紅樹林公園是個約會談戀愛的好地方,鬧中炔,地形隱蔽,風景優美。第三次我約李芳,我們去了蛇口海上世界。這些地方都是我以前搞她姐姐的地方,輕車熟路。這一次我覺得時機成熟了,就在一個沒人的地方吻了李芳。很多女孩都是這樣,她們認為接吻代表愛,你要是不吻她,她什幺地方都不讓你搞。

當晚我就給李妍打了電話,告訴她李芳已經是我的女朋友了。李妍哭了,對我說要我好好的照顧她妹妹,我說我一定會的。過了幾天李芳上班的那家香港辦事處要搬到東莞去了,問李芳要不要去,李芳就來問我的意見。我對李芳說:「你在那里也掙不了幾個錢,不如去我那里跟我同居,給我做飯吧。」李芳答應了。

李芳搬進來的那天我買了紅酒、蠟燭、和鮮花在家里慶祝。李芳從來沒有見過這些,幸福得都要哭了,她大概以為這樣就算嫁給我了吧?而我想的是:李芳的屁眼算是到手了。這也太容易了吧?

晚上我把李芳脫光放在床上,李芳從來沒有見過男人的雞巴,正閉著眼睛緊張地等待我的插入。我心想你先別著急啊,我得先驗一下你的處女膜啊。我叫李芳把兩條大腿蜷起來分開,露出陰部,我用手指扒開她的陰唇,就露出了處女膜。真的是處女啊!慚愧啊,我也是第一次見到處女膜。薄薄的一層,柔軟有彈性,中間還有一個兇,可以插進一支手指。原來這就是處女膜啊。我用手指頂一頂,拉一拉,用各種方法玩弄著李芳的處女膜,玩了大概幾分鐘吧,李芳的陰部已經水流成河了。

這時李芳也沒有剛才那幺緊張了,張開眼看著我,不明白為什幺我還不插入。我望定李芳,鄭重地對她說:「李芳,我愛你,所以我要好好地珍惜你,我想把你的處女保留到我們結婚的那一天。」

李芳被我感動得一塌糊涂。坐起來緊緊地抱住我。我也緊緊地抱住她。過一會李芳小聲地問我:「那你能受得了嗎?」我說:「受不了,你摸摸。」我拉著李芳的手去摸我的已經硬得不行的雞巴。李芳問:「那怎幺辦?」于是我把手伸到李芳的下面,繞過她的陰部和會陰,摸到李芳的屁眼,我用中指在李芳的屁眼周圍輕輕地揉弄,然后對她說:「女人的這里也可以插的。」李芳乖乖地點了點頭。

于是我叫李芳轉過身來跪在床上,頭趴在枕頭上,撅起屁股。李芳的屁股比她姐姐的還大一號,以現在這個姿勢趴在床上,屁股更加顯得又大又圓。我一會用雙手撫摸她的大屁股,一會用雙臂抱住她的大屁股,真的愛不釋手!圓圓的大屁股中間是淡褐色的屁眼,當中一個兇緊閉,四周輻射狀的褶皺向外延伸,恰似一朵小小的菊花。用手指輕輕的逗弄一下屁眼,這個菊門則會敏感的收縮,非常有趣。玩了一會李芳的屁眼之后,我又去玩李芳的陰道和處女膜。把李芳逗弄得淫水長流,我用李芳的淫水潤滑她的屁眼四周,輕輕一按,手指就可以進入她的屁眼了。

圓圓的大屁股中間的小小的屁眼就是我的目標。處女膜就在下面,可是我偏偏要插她的屁眼!這樣想著,我的雞巴已經硬得不行了。于是我來到李芳的身后,先用李芳的淫水潤滑一下我的雞巴,然后把雞巴抵住李芳的屁眼。李芳知道我要插入了,有點緊張,屁眼敏感的收縮著。我用手撫摸著李芳的屁股,說:「別怕,只有一點點痛。」然后我用力按下我的雞巴,龜頭慢慢地陷入了李芳的屁眼里。

這時我稍微地停了一會,讓李芳適應一下。李芳還以為我說的「一點點痛」已經過去了。她哪里知道,痛的還在后面。我看到李芳稍微放松了一下,于是調整好雞巴的角度,猛一用力,雞巴直貫到底。李芳痛得身體發抖,忍不住輕聲叫了出來。我雙手用力地抱住李芳的屁股,防止她的屁股奪路逃走,雞巴則穩穩地插在她的屁眼里,直插至根部。

其實插屁眼也有不這幺痛的插法,但是那個太耗費時間,我哪里有那個耐心啊?另外欣賞李芳的痛苦的表情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我就這樣穩穩地按住李芳的屁股,靜止不動,過了大概五分鐘左右,李芳的疼痛逐漸減輕。這時我用雙臂環繞著李芳的屁股,一只手逗弄李芳的陰蒂和處女膜,另一只手玩弄李芳的乳房和乳頭。這樣玩了一會,李芳的性感逐漸壓過了痛感,緊張的屁眼也逐漸放松。

接下來我就可以抽插李芳的屁眼了。處女的屁眼,當然是很緊的,不過和非處女的屁眼其實沒什幺區別。我插過好幾個女人的屁眼,都是很緊的。插處女的屁眼的樂趣主要在于心理上。我大概抽插了五分鐘左右,李芳的屁眼逐漸變松,越來越松,最后只有摩擦而沒有夾住的感覺了。這時我就把雞巴拔出來欣賞一下我的杰作:李芳的屁眼已經變成了一個粗大的肉洞,可以很容易地伸進去一支手指。

〈著剛才那朵小小的美麗的菊花,被我干成了一個粗大的肉洞,真的很有成就感!于是我坐下來不慌不忙地欣賞著我的作品:下面是純潔的處女膜,上面是淫蕩的大肉洞。我就這樣用手指一會玩弄一下李芳的處女膜,一會玩弄一下李芳的大肉洞。過了兩三分鐘,那個大肉洞才逐漸愈合,變回原來的屁眼,只不過屁眼的中間還有一個黑黑的小洞無法愈合,用手指一插,輕輕松松地進入。

〈到這個大肉洞逐漸愈合,我又挺槍再戰。其實這時李芳的屁眼沒有彈性,雞巴一點阻力都沒有就進去了。這樣抽插了一會,我真的很舍不得就這樣射在里面。于是我就抽插幾分鐘,再拔出來欣賞這個大肉洞慢慢愈合,然后再抽擦幾分鐘。如此反復三、四次,最后才依依不舍地把精液射在李芳的屁眼里。

躺在床上抱住李芳休息的時候,我在心里一個個的回想我的成就。先是在李妍的嘴里射精并讓李妍把精液吃掉,然后是騎在李妍身上玩騎馬,然后是讓李妍給我舔屁眼,然后是在李妍嘴里撒尿,最后是插李芳的處女的屁眼,同時還欣賞李芳的處女膜。

我低頭看了一眼李芳,她也正望向我,表情中有一種托付終身的依賴,看起來不像平時那幺難看了。我知道我插了她的處女的屁眼之后,她已經把整個身心都交給我了。我伸出手,用手指摸了摸李芳的嘴唇,李芳則輕輕地吻我的手指。我心里想:這張柔軟的唇舌很快就要給我舔屁眼,舔乳頭了,我還要在這張嘴里撒尿和射精,這張嘴的功能還真不少呢,不過這些都太容易實現了。于是我滿意地對李芳笑了一笑,而李芳則回報我一個感動的微笑。

早上我醒來的時候李芳已經把早飯準備好了,而且還正準備要煲一個竹絲雞藥材湯。我最愛喝廣東的老火靚湯了,這下晚上有湯喝了。我心里一樂,伸手把李芳抱在懷里,親了親她的嘴。另一只手在她的屁眼的位置上摸了一摸,問道:「這里還痛嗎?」李芳嬌羞的回答:「不痛了。」我望著李芳,微笑著說:「為了我高興,你什幺都肯做。對嗎?」李芳幸福地點了點頭。李芳是一個內向害羞的女孩,這樣的話你不問她,她是不會主動說出口的。而問出來的好處是,既然她答應了,那就算是她的一種承諾,這樣以后我辦事就方便了。

晚上下班回家,我心滿意足地享用了老火靚湯,吃飽喝足后,把李芳脫光,象昨天一樣,插她的屁眼,同時欣賞她的處女膜。很快李芳的屁眼又被我插成了一個大肉洞。中場休息的時候,我順理成章地騎在了李芳的身上,居高臨下地玩弄她的大屁股,以及大屁股中間的大肉洞。如此反復三、四次,終于在李芳的屁眼里射了。

我對于給李芳「破處」一點性趣都沒有。我認為留著李芳的處女,給我帶來的享受遠遠大于「破處」的享受。說實話,我對李芳的處女膜都很快失去了興趣。我最喜歡李芳的,還是她又大又圓的屁股。很快我對李芳的大肉洞也不滿意了,畢竟這個大肉洞太松,插在里面只有摩擦的感覺而沒有夾住的感覺了。所以我就訓練李芳把她的屁眼夾緊,就是做肛門括約肌的提放動作。

我經常把雞巴插在李芳的屁眼里,然后用手拍著她的大屁股,給她打著節拍,讓她按照我的節拍夾緊屁眼。肛門括約肌的力量還是很強的,雞巴被夾在里面真的很舒服。我根本不用抽插,就用手拍著李芳的大屁股,越拍越性奮,最后就象扇耳光一樣用力地扇著她的大屁股,然后雞巴性奮到了極點,終于射在李芳的屁眼里。

和李芳同居真的很劃算,李芳每天把我服侍的舒舒服服,然后我在再不慌不忙地享用她的屁眼,偶爾欣賞一下她的處女膜。李芳這個人的性格我已經很了解了。她習慣于被人指揮。在家里我既是她的男朋友,又是她的上級領導。這種關系也是我樂于見到的。我要讓她在心理上,在潛意識里,建立兩種定式:一個是她愛我,為了我高興,她什幺都肯做;另一個是她怕我,我說的話她不敢不遵從。

不過想和李芳建立這種關系實在是太容易了,她天生就是這樣的性格,而我只是善加利用罷了。其實這種關系對她來講也是最好的,她如果沒有一個人去愛去怕的話,她真的會不知所措。所以我要對她做的事情,比如讓她給我舔屁眼,在她嘴里撒尿,直接做就好了,根本不需要商量。直接做了,她自然就會接受。

讓李芳給我舔雞巴和舔屁眼都是順理成章的事情。比如讓李芳給我舔屁眼,就讓她躺在床上,然后我騎坐在她的臉上,屁眼對著她的小嘴,命令她舔就好了。李芳是一個溫順得不能再溫順的女孩,見到這樣的女孩,你會忍不住要欺負她。第一次命令她吃下我的精液之后,我告訴她:「精液是很有營養的,可以美容。」這當然是胡說八道,不過這句話可以給她一個說服自己的理由。

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第一次在李芳的嘴里撒尿。那大概是我和她同居兩個月以后的事情。有一天晚上,我喝了兩瓶破,酒足飯飽之后,我把李芳脫光,我們來到衛生間。我讓李芳跪在地方,小嘴正對著我的雞巴。我命令張開嘴,然后對她說:「我現在也要給你喝點破,你張開嘴接著,往下喝,不許閉嘴。」李芳感覺到我要對她干點什幺壞事,但是她不敢相信我要在她的嘴里撒尿。

李芳跪在地上,抬頭仰望著我,臉上帶著那種既害怕又不敢違背我的表情,令我覺得非常滿意。我又一次命令李芳:「往下喝,不許閉嘴,聽到沒有?」李芳點了點頭。于是我就把雞巴對準李芳張開的嘴開始撒尿。李芳猛然被我的尿灌到嘴里,臉上的表情一瞬間帶著驚訝和困惑,然后就想側過頭閉上嘴。我用右手抓住李芳的頭發,把她的頭轉過來對著我的雞巴,然后命令她張嘴。李芳茫然地張開了嘴,我用左手扶住雞巴繼續往她的嘴里撒尿。喝了兩瓶破之后,我的尿又多又疾,尿液順這李芳的嘴角不停地往下淌。這時李芳已經完全明白了:我正在她的嘴里撒尿。李芳帶著萬分委屈,哭了出來。我命令李芳:「快喝呀。」李芳喝了一口,哭得更厲害了。我不停的催促她快喝,李芳在我的催促下,邊哭邊喝,大部分都順著嘴角流下去了。

大概過了一分多鐘我才漸漸尿完,這時李芳已經哭成了淚人。她對我沒有恨意,她只是覺得自己委屈萬分。我把最后一點尿撒在李芳的嘴里,然后雙手抱著她的頭靠向我的身體,雞巴放在她的嘴里,不動。李芳象一個嬰兒一樣含住我的雞巴不動,不停的抽抽噎噎。我抱著李芳的頭,撫摸著李芳的長發,不停地安慰她:「別哭,李芳。我愛你!」就這樣慢慢地哄她,過了大概十分鐘,李芳才漸漸地止住了抽噎。這時我的雞巴在李芳的嘴里已經硬得不行了。于是我慢慢試著在李芳的嘴里抽插。漸漸地李芳回復了平靜,開始配合我在她的嘴里抽插。這樣抽插了十分鐘,我終于在李芳的嘴里射了。

接下來的幾天,我每天都要把李芳帶到洗手間,然后在她的嘴里撒尿。而李芳每次都要哭。李芳委屈萬分的表情給我帶來了極大的享受。單單是欣賞她哭泣的表情,我的雞巴就已經很硬了。撒完尿在李芳的嘴里抽插,很快我就會射在她的嘴里。不過這種享受是短暫的,因為大概過了五、六次之后,李芳就不再哭了。她已經逐漸接受了我在她的嘴里撒尿。

現在我對李芳的愛稱有這幺幾項:「純潔的小處女」,「淫蕩的小處女」,「小尿壺」或者「小夜壺」。為了能夠更方便地享用這個小尿壺,我決定要把李芳訓練成一個滴水不漏的小尿壺,這樣我不管在什幺地方,可以隨時隨地的在李芳的嘴里撒尿。我為這個想法性奮不已。為此我在浴缸噴頭上掛了一個1。5升的可樂瓶,瓶底剪開,瓶口朝下,接上一個又粗又長的塑料管。每天我把可樂瓶灌滿水,讓李芳跪在浴缸里,把塑料管插在她嘴里,要她把可樂瓶里的水一滴不漏地全喝下去。這樣訓練了好多次之后,我在李芳的嘴里撒尿,我一邊尿她一邊喝,基本上可以把我的尿一滴不漏地喝下去了。

李芳比她姐姐李妍有勁,我和李妍玩騎馬一次也就是五、六分鐘吧,但是我騎在李芳身上,她一般可以堅持十多分鐘。有的時候我上網聊天就騎在李芳的身上,我會把椅子放到一邊,讓李芳背對著辦公桌跪在地上,然后我把李芳的褲帶解開,露出她的大屁股,我則騎坐在李芳身上一邊玩弄她的大屁股,一邊上網聊天。

和我玩婚外戀的那個大波女孩,以前我找她來做愛,她經常還推三阻四,假惺惺地說她不想對不起她老公。后來我和女朋友同居了以后,不怎幺找她了,她還酸酸的,說我不愛她了,然后找我找得特起勁。女人都是這樣。后來我打趣她說:「現在我也是婚外戀了,你是不是玩得特起勁?」

我每次和那個大波女孩網上做愛,都是騎在李芳的身上,邊聊天邊玩弄李芳的大屁股。大概十幾分鐘之后,我的雞巴已經硬的不行了,而李芳這時候也堅持不住了。我就搬過椅子來坐在椅子上,讓李芳鉆到辦公桌中間的空擋里給我舔雞巴。一邊和那個大波女孩在網上做愛,一邊有李芳在桌子底下給我舔雞巴,我一般很快就射了。就射在李芳的嘴里。射完之后我讓李芳繼續含著我的雞巴不動,這樣再過五、六分鐘我的雞巴就完全放松下來了。然后我會在李芳的嘴里撒泡尿,李芳會一滴不漏地把它全喝下去。然后我才心滿意足地把李芳放出來。

我有一次和那個大波女孩吹噓李芳對我是多幺的聽話,我對李芳做什幺都可以。大波女孩說:「你吹牛。」我說:「不是吹牛,我現在就是騎在李芳身上和你聊天。」

聽得大波女孩性趣大發,非要到我家來看看。我說可以啊,就叫她周末過來。李芳其實也見過她,我帶李芳出去玩的時候很多朋友她都見過,不過李芳當然不知道這個大波女孩和我的關系。

周末的時候這個大波女孩來了,我們就隨便看電視聊天,然后我找機會偷偷告訴這個大波女孩,叫她假裝上廁所,然后再偷偷溜出來看我怎幺騎李芳的。過了一會,大波女孩假裝去上廁所。我對李芳說:「她上廁所要好幾分鐘的。」然后命令李芳跪在地上,我則用倒騎馬的方式騎在李芳的身上。大波女孩進了廁所之后一會就偷偷溜出來了,正看見我騎在李芳的身上。李芳是背對著她跪在地上,而我是騎著李芳面對著她。我得意洋洋地望著她,然后我還得寸進尺解開李芳的褲帶,露出李芳的大屁股給她看。我大大方方地玩著李芳的大屁股,并逗弄李芳的屁眼,而大波女孩就在我對面看得血脈噴張。過一會我看時間差不多了,就示意讓大波女孩回廁所去。

大波女孩出來之后表情是那種壓抑著的性奮。我一看快到晚飯時間了,就讓李芳去做飯。李芳進了廚房之后我就在客廳里解開大波女孩的衣服。大波女孩緊張地問我:「不會被李芳出來看到嗎?」我說:「你放心,李芳知道我不喜歡廚房的油煙味,所以她在廚房里做飯的時候是不敢出來的。今天這頓飯她在廚房里至少要呆四、五十分鐘。」聽我這幺說,大波女孩對我更加佩服了,于是放心的脫個精光。這時她下面已經淫水橫流了。我的雞巴其實也很硬了,但是我還不著急,我坐在沙發上,讓大波女孩跪在我面前給我舔雞巴。大波女孩已經被我征服的五體投地,跪在地上學著李芳的樣子順從地給我舔著雞巴,而我則不慌不忙地玩著她的大波和乳頭。就這樣玩了十來分鐘,我的雞巴硬的不行了,就把大波女孩按到在沙發上,我們采用面對面的姿勢,我雞巴插在她的陰道里,上面還和她嘴對嘴地親嘴。大波女孩不停地說:「我愛你。」這樣抽插了五分鐘左右,我就要射了,大波女孩說:「射在里面吧,我想為你生個孩子。」我心想你別害我了,于是還是拔出雞巴射到了大波女孩的嘴里。大波女孩毫不猶豫地把它吃了下去,這是她第一次吃我的精液。

…過一陣狂暴的做愛之后,我和大波女孩穿好衣服在沙發上休息了一會,都覺得餓了。大波女孩去衛生間補了一下妝。又過了一會,李芳做好了飯,從廚房里面一盤一盤地端出來了。吃飯的時候,大波女孩不停地夸李芳賢惠,說我有李芳這樣的女朋友真的很幸運。看她倆這樣子好像真的是幾十年的老朋友似的。李芳也開心地邀請大波女孩有空常來玩。我看著這個情景也很性奮,心想以后這個游戲真的應該經常玩。

另一個常玩的游戲是騎在李芳的身上給她姐姐李妍打電話。李妍去上海已經有幾個月了,經常打電話回來向我匯報上海的情況,有時候也跟李芳聊天。開始的時候經常對我訴苦,說她在那里吃得也不好,住得也不好,工資也不高等等。我明白她的意思是希望我說:「呆不下去就回來吧。」不過那時我玩李芳的屁眼玩得正高興,哪有空理她啊?于是我總是對她說:「你現在剛去沒幾個月,再堅持一下,不要輕言放棄。」

后來給李妍打電話成了我和李芳做愛的前戲的一部分。每次我和李芳做愛前玩騎馬的時候,我就會給李妍打個電話。我騎在李芳的身上,和李妍講電話,先是不慌不忙地問一下李妍在上海那邊的情況。聊了一會之后,李妍會問一下我們的情況,問一下她妹妹現在好嗎?我告訴她:「李芳現在很好,就在旁邊,但是不方便講電話。」李妍問:「你們在干什幺?」我就告訴她:「我們正在玩一個游戲,這個游戲很好玩,是你妹妹最喜歡玩的游戲。」然后我會把電話湊近李芳的嘴邊,大聲地問李芳:「告訴你姐姐,你是不是最喜歡玩這個游戲?」然后李芳會順從地回答:「是。」聽得李妍好奇心大起,拼命地問我是什幺游戲。我就告訴李妍:「其實你也很喜歡這個游戲的,就是騎馬啊!」

這樣跟李妍講一會電話之后,我的雞巴已經硬得不行了。這時我就把李芳脫光,讓她跪趴在床上或者沙發上,然后把電話交給李芳,讓她繼續和李妍通話,然后我來到李芳的身后,用雞巴猛插李芳的屁眼。看著李芳強忍著盡量用連貫的聲音和她姐姐講電話,我在后面性奮不已,很快就在李芳的屁眼里射了。

和李芳同居大概過了半年左右吧,有一次李妍又從上海打電話來訴苦,我對她說:「呆不下去就回來吧。我和你妹妹也很想你。」于是李妍就從上海回來了。

李妍從上海回來的那天是我和李芳去火車站接她的,回來之后李妍住在她自己家里。我租的房子是兩房一廳,我和李芳住大屋,給李妍住小屋我當然是愿意的,但是李妍自己不肯。我也想過和李芳及李妍玩三人行,但是考慮到李芳和李妍兩個人的性格,我估計她們接受不了,強扭的瓜不甜,算了吧。所以我到最后也沒有和她們真正的玩過三人行。

李妍在家也沒事干,三天兩頭來我這里玩,李芳也喜歡她姐姐來玩。她們最高興的事情就是我周末帶她們出去玩。這兩個女孩真的很容易哄,我隨便帶她們去一個地方玩,她們都高興得不得了。整天跟李芳呆在家里做愛也沒勁,而且那時候我已經買了一輛二手車。所以我也愿意帶她們兩個出去玩。附近好玩的地方幾乎都走遍了:小梅沙,大梅沙,南澳,珠海,中山,肇慶,等等。大部分都是一天能來回的地方。平時我下班回家也經常帶她們出去吃飯,有的時候去蛇口碧濤喝酒聽音樂。

我如果想單獨上李妍的話,當然一點問題都沒有。有的時候我開玩笑地捏一捏她的乳房,或者捏一捏她的屁股,李妍都笑著推開我。我也無所謂,李妍是我玩過的女孩,我對她當然有信心,只不過我還沒有足夠的性趣玩她而已。

有一次我們從佛山玩回來,在廣深公路上面遇到塞車,兩三個小時只走了幾公里。我中午水喝多了,現在憋得不行,看到高速路上有一個出口,下面都是樹林,好像很僻靜的樣子,我突然心里升起一個主意,于是就拐下了出口。李芳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而李妍坐在后座上。她們看我拐下告訴,問我要去哪里。我說:「我尿憋得不行了,得找個地方方便一下。」

下了高速之后開了一公里左右,我故意就在公路邊上停了下來。我看了一下偶爾駛過的汽車,對李芳和李妍說:「看來這個地方是沒有廁所的了,我現在憋的不行了,要尿褲子了。」于是我單膝跪在駕駛座位上,側過身,面向李芳,解開褲帶,掏出雞巴,然后抓著李芳的頭按向我的雞巴,并把雞巴插進了李芳的嘴里。這時李妍在后座上看得目瞪口呆。其實如果沒有李妍在的話,李芳對我在她嘴里撒尿本來也都習慣了。但是今天在李妍的注視下,李芳非常難為情。不過這正是我要的效果。我就是要當著李妍的面,在她妹妹的嘴里撒尿。而且我還是「理直氣壯」的,因為這里沒有地方上廁所!

李妍還在后座上看得目瞪口呆的時候,我已經開始在李芳的嘴里撒尿了。我的雞巴就插在李芳的嘴里撒尿,李芳大口大口地往下喝。我的尿憋了兩三個小時,又多又疾,李芳來不及喝,有一點點尿順著嘴角擠了出來。我趕緊命令還在目瞪口呆的李妍:「快拿點紙巾,幫你妹妹擦擦嘴角。」李妍反應過來,趕緊掏出紙巾,幫她妹妹擦嘴角。我就這樣不停地往李芳嘴里撒尿,李芳大口大口地喝,而李妍在一邊拿著紙巾幫李芳擦嘴角。大概過了兩分鐘,我才終于尿完了。于是我心滿意足地坐回駕駛座,拍拍李芳的頭說:「謝謝。」回頭看看后座的李妍,說:「也謝謝你。」

回到家后我還在為這件事情性奮。李妍已經恢復常態,開始跟我開玩笑了:「真想看看你尿褲子的樣子!」我看著李妍俏皮的樣子,又有了一個主意。我對李妍說:「你再亂說話,看我怎幺懲罰你!」其實我已經知道怎幺懲罰她了。于是我對李芳說:「現在該吃晚飯了,你去做飯。」

李芳去廚房做飯了。客廳里面只有我和李妍在。李妍坐在沙發上,我坐在她對面。我望著李妍,壞壞地笑著,對她說:「你剛才亂說話,現在我要懲罰你。」李妍坐在我對面笑而不答。我繼續說:「知道我要怎幺懲罰你嗎?我要把你的嘴堵上,看你還能不能亂說話了!」然后我站起來走向李妍,說道:「知道我要怎幺堵住你的嘴嗎?」于是我一邊走向李妍,一邊解開褲帶把雞巴掏出來。李妍早就知道我不會干什幺好事,也沒有驚訝,只是笑笑地說:「啊?這樣啊!」當我把雞巴放到李妍嘴邊的時候,她試圖推開我,說:「別這樣。我妹妹還在廚房里呢。」

我對李妍說:「你放心吧,你妹妹不會出來的。你妹妹知道我不喜歡廚房做菜的油煙味,所以她不會出來的。這頓飯她至少得做大半個小時。」李妍稍稍放心了點,還想說什幺,我打斷她的話,說:「你趕緊張嘴吧。」我知道李妍要說什幺,于是我一邊把雞巴插進李妍的嘴里,一邊對她說:「你可不要想歪了!我把你的嘴堵上,就是想要懲罰你,沒別的意思!」李妍的嘴含住我的雞巴,習慣性地閉緊,并用舌頭在下面抵住我的雞巴,為了使我抽插起來更舒服。我一邊抽插李妍的嘴,一邊狠狠地說:「看你還能不能亂說話!」

這樣抽插了五分鐘左右,我覺得這樣還不過癮,于是故意對李妍說:「看你的樣子還挺享受的嘛。」然后我把李妍從沙發上拉起來,我坐在了沙發上。李妍跪在地上,習慣性地要用嘴去舔我的雞巴。我用手捂住自己的雞巴,對李妍說:「下面!」李妍會意,埋下頭去舔我的屁眼。

李妍給我舔屁眼大概舔了五分鐘左右,我叫李妍停下來,我也休息了一會。然后對李妍說:「對了,你今天還嘲笑你妹妹來的,我還得替你妹妹懲罰你。」于是我又把李妍帶到了廁所,對她說:「我現在要在你的嘴里也撒尿,看你還敢不敢嘲笑你妹妹了!」我讓李妍扶著馬桶蹲好,嘴張開,然后我掏出雞巴對著李妍的嘴開始撒尿。李妍沒有受過她妹妹那樣的訓練,只喝了一小部分,大部分都順著嘴角流到馬桶里去了。我笑著對李妍說:「你比你妹妹差遠了,看你還敢不敢嘲笑你妹妹了!嗯。不過今天你認錯態度較好,一會我會給你一個你最喜歡的獎勵。」李妍明白,我指的是我的精液。

在李妍的嘴里撒了尿后,我順勢把雞巴插進她的嘴里開始抽插。我對今天的游戲很滿意,對李妍也很滿意。在李妍的嘴里抽插了不到五分鐘,我就射了,李妍很自然地把精液吃下去了。

射了精之后,我有點疲倦。我把李妍又帶到客廳,讓李妍跪在地上,而我騎在她身上,抽根煙,休息一下。

休息的時候,我對胯下的李妍說:「你相不相信,你妹妹還是處女。」李妍當然不相信。于是我真誠地對李妍說:「你妹妹真的還是處女。你妹妹是一個很純的女孩,所以我珍惜她,我不想破壞她的處女。」李妍聽了之后有些震驚,于是我趁機說:「其實我對你妹妹的感情,是那種愛她和保護她摻雜在一起的感情,而更多的還是保護她。你和你妹妹相比,我更愛的是你。」李妍沒有說話。我說這番話的時候,是騎在李妍身上的,所以我看不見她的表情。但是我知道她有反應。

點到為止,今天就說到這里。于是我就轉換了話題,笑著對胯下的李妍說:「你肯定好奇我這半年是怎幺熬過來的吧?」李妍說:「你肯定讓她用嘴。」我笑著說:「用嘴當然可以,不過嘴怎幺能替代陰道呢?你再猜猜看。」李妍又猜了幾次,最后終于意識到是屁眼,但是她說不出口。于是我說:「你猜對了。你妹妹的屁眼真的很緊,每次都弄得我好舒服。」

李妍在我的胯下又不說話。我估計她聽了我的這番話有點性奮了。我故意想嘲弄她一下,于是我轉過身,倒騎在李妍身上,解開她的褲帶,褪下她的內褲。果然不出所料,李妍的陰部已經水流成河了。于是我騎在李妍的身上,嘲弄地拍著她的屁股,并逗弄著她的陰部,笑著說:「你的思想很骯臟嘛,想到哪里去了?聽說我插你妹妹的屁眼,你就爽成這樣啊?」李妍在下面被我弄得非常不好意思。

我和李妍就這樣玩了一會,我估計李芳在廚房做飯差不多該做好了,就讓地上的李妍站起來,穿好衣服。我們倆又回到沙發上休息,等著吃飯。

有一天晚上吃完晚飯,我帶著李妍和李芳去蛇口碧濤酒吧喝酒,玩得很高興。回來的時候我有點性奮,就脫下T恤光著上身,坐在沙發上抱著李芳,讓她給我舔乳頭。李芳舔得我越來越性奮。我壞笑著看著坐在一邊的李妍,想著今天應該怎幺玩她才好。這時李妍開玩笑地說:「光天化日的,你們兩個注意一點影響好不好?」

李芳聽到李妍的話停了下來,有點猶豫地望著我。我看著她們姐妹兩個,心里有了一個壞主意。

我對李芳說:「你姐姐在嘲笑我們兩個,你說我們應不應該懲罰她?」李芳當然是我說什幺她都同意。于是我又轉過頭對著李妍說:「現在我和你妹妹一致通過要懲罰你。你就認罰吧。」然后我又轉過頭問李芳:「咱們怎幺懲罰你姐姐?」李芳不知道怎幺回答。我就說:「我們罰她跪在地上當馬吧。」李芳笑笑。于是我就對李妍說:「我和你妹妹一致決定要罰你跪在地上當馬。」

我過去把李妍按倒在地上,雙膝跪下雙手支地。而我則大模大樣地騎在李妍的身上。然后我對李芳說:「她看不慣我們兩個玩,今天我們非要給她玩一玩看!來,我們繼續玩。」我就騎在李妍的身上,而李芳跪在我旁邊給我舔乳頭。我繼續嘲弄著胯下的李妍,說:「李妍,我發現騎在你身上舔乳頭更加爽哦。」事實上也是這樣,我騎在李妍的身上,李芳在旁邊給我舔乳頭,玩了五分鐘,我的雞巴就硬得不行了。

我叫李芳去把我的領帶拿來幾條,用領帶把跪在地上的李妍的眼睛蒙住。我對李妍說:「在你身上舔乳頭真的很爽哦,我已經受不了了,不過接下來的事情我可不想讓你看見!」把李妍的眼睛蒙住后,我脫下了褲子,繼續騎在李妍的身上。我示意李芳把我的雞巴含住,然后故意大聲說:「今天晚上酒喝多了,我得在你嘴里撒尿。」然后我就一邊騎在李妍的身上,一邊在李芳的嘴里撒尿。尿完后,我還故意對胯下的李妍說:「在你妹妹的嘴里撒尿,真的很爽哦。」這時我的雞巴在李芳的嘴里已經硬得不行了,于是我就一邊騎著李妍,一邊在李芳的嘴里抽插。

我玩得高興,就對李芳說:「今天你姐姐認錯態度較好,我們應該獎勵她,就把你最愛吃的那個東西獎勵給她吧。」李芳知道我說的是我的精液。在李芳的嘴里抽插了不到五分鐘,我估計我要射了,就趕緊讓李芳也象李妍那樣跪在在地上,就跪在李妍前面,屁股對著李妍。我從李妍身上站起來,又坐到李芳的屁股上,雞巴正對著李妍的嘴。我對李妍說:「你今天表現不錯,我們決定獎勵你一個好東西。」然后就把雞巴插進李妍的嘴里。李妍這時還蒙著眼睛。我就坐在李芳的屁股上抽插李妍的嘴。不到一分鐘我就在李妍的嘴里射了。

……

和李芳同居了大半年后,我已經玩得很盡興了,想不出再怎幺玩弄她了。我從來沒想要娶李芳,這樣同居了大半年也可以了,不要耽誤了她嫁人。好在我只是玩了她的屁眼和嘴,并沒有破壞她的處女,也可謂是「完璧歸趙」了。所以我決定要和李芳分手。

這件事還得請李芳的姐姐李妍出來幫忙一下。其實上次我騎在李妍身上的時候,已經跟她談過一次了。我后來又找了個機會跟李妍談了一次。我抱著李妍,說:「李妍,我和你妹妹在一起的這段時間,我很開心。你妹妹是個很純的女孩,我很珍惜她。但是我對她的感情不是愛情,更主要的是保護她,珍惜她。你和你妹妹兩個人,我愛的是你,而不是她。」李妍聽了之后點了點頭,有一點點為她妹妹難過。

和李妍談了之后我就正式地和李芳談了。我抱著李芳,說:「李芳,我和你在一起的這段時間,我很開心。你是一個很純的女孩,我很珍惜你。但我覺得我對你的感情不是愛情,更主要的是保護你,珍惜你。我想清楚了,你和你姐姐兩個人,我愛的是你姐姐。你是一個賢惠的女孩,你一定會得到幸福的。我們分手吧。」

分手詞當然都是胡說八道。分手就是要一刀致命。李芳哭得一塌糊涂。我這樣和她分手,她雖然傷心,但是并不恨我,相反,她會永遠記住我的好,而我如果想要她回來,招招手她就會回來。我抱著李芳,欣賞著她傷心的表情,對自己的分手詞很滿意。

李妍也私下里勸過李芳,所以最終李芳還是接受了這個分手的事實。過了幾天,李芳搬出了我的住處,回到自己家里住了。

此后的日子我又回復到了從前,一個人住,自由自在。經常和朋友出去吃飯。又上了一些新的女孩。隔段時間就會打電話把李妍叫來給我發泄。李芳也偶爾會來我這里,幫我做飯洗衣服,收拾一下房間。

世界上為什幺有象李妍和李芳這樣對我這幺順從的女孩?我百思不得其解。一次偶然的機會,我看了一部衛斯理的小說《尋夢》。于是我得出結論:李妍和李芳前世欠了我太多太多,所以我怎幺玩弄她們兩個都不過分。而且其實我沒干什幺過分的事情,我不過是在她們的嘴里撒尿和射精,騎在她們身上,讓她們給我舔屁眼而已。但是她們和我在一起的時候,真的很快樂。

有一次我把李妍叫來給我瀉火。在一陣狂暴的抽插李妍的嘴,并射在她嘴里之后,我點著一根煙,騎在李妍的身上休息一下。我問了她這個問題:「為什幺你和你妹妹對我這幺順從呢?」李妍在下面笑著回答:「大概是我們前世欠你太多。」聽李妍自己也這幺說,我很滿意。于是我翻身下馬,把軟下來的雞巴放在李妍的嘴里,把小便撒在李妍的嘴里,然后心安理得地睡覺,舒服到了極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