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雨夜失身

2014-11-18 人妻小說 激情小說

 

首先介紹一下,我叫花婉柔,一頭波浪般的黑發隨風飛舞,遠山般的鳳眉,一 雙美眸如星辰如明月,挺秀的瓊鼻,桃腮含嗔,吐氣如蘭的櫻唇,白皙如凝脂的臉 頰甚是美艷,嫩滑的肌膚如霜如雪,身姿纖弱,便宛如天上美麗的仙女降臨人間, 可是郁悶的是剛剛換上的新衣服卻被雨水淋濕,好不郁悶。

“媽的,賊老天!你再下雨老娘就詛咒你!”我一邊抓緊時間向辦公室跑去一邊大聲詛咒天空,沒想到今天下雨,我出門沒有帶傘,忘記說了,姐在一家證券公司上班,今年剛畢業剛簽約了一份工作第一天上班,可惜剛到了站點就下起滂沱大雨,你說倒霉不倒霉!

我將皮質的小包勉強擋在頭上,好不容易沖到了辦公室,這才發現保安老李看我的眼神不對:“站住!”老李突然橫在我面前擋住了我的去路。

老李是證劵交易所的一位保安,我來應聘的時候見過他,可能只見過一面他忘記我了,此時老李兩只手按在門框上整個身體向我壓來,胸前堅實的肌肉壓我的酥胸上,我急忙退后兩步從包里拿出證件:“我是第一天來上班的。”

老李看都不看證件,只是緊緊地盯著我的胸部,我低頭一看,只見白色的小圍衫已經被雨水濕透了緊緊地貼在身上,我的整個身體仿若透明,淡粉色的胸罩若隱若現!

察覺到了自己的尷尬,我急忙將小包橫在胸前防止走光,老李淡淡一笑,說不出的邪氣:“哦,原來是花小姐啊,請進!”

我并不是笨蛋,這個老李沒看工作證件就想起我來,我知道他一定是故意和我搭訕的,這樣的的男子本小姐見得多了,內心對他只有深深的厭惡,便面色不悅地走了進去。

老李抹了一把嘴唇,看著我扭動著翹臀走開:“真他媽的正點啊!老子看了一眼就硬了!”

我看了一下手表:“糟糕,被這老李一耽擱遲到了五分鐘,第一次上班就遲到這不是一個好現象!”我懷著忐忑的心情敲了敲經理胡言辦公室的門。

“進來吧!”一個溫和的聲音響起,我對經理胡言的印象不錯,在我的意識中他是一位溫和的中年男子,這讓我忐忑的心情安撫了不少。

我輕輕地推開門,從包里取出證件遞給胡言經理,因為經理是坐在位置上,我不得不低腰將這個文件遞給他,可是如此胸前的一片雪白呈現在胡言的面前。

胡言一時間看呆了,緊緊地盯著我的胸部,這種欲望的眼光我看多了,馬上意識到自己走光了,但是又不好意思駁了頂頭上司的顏面,只好咬咬牙裝作不知道輕咳一聲:“經理,這是我的證件!”

由于我的提醒,胡言經理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干笑了一聲伸手接過我的證件,同時不著痕跡地碰了一下我的小手:“花婉柔小姐,今天第一次上班就遲到可不是好現象。”

我內心忐忑急忙解釋道:“對不起,今天下雨我耽擱了……”同時內心恨死了那個色保安!

…理也沒有生氣,淡淡一笑:“沒事,以后注意就行了。”

這讓我松了一口氣,經理指著旁邊的一臺電腦:“你現在還是實習期,先學會一些基本的開戶手續,所有資料都在電腦上,你自己去模擬一下吧!”

我點點頭急忙到經理對面的電腦桌前工作,此時我背對著經理,并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胡言扶了一下眼鏡,緊緊地盯著我的后背,那里因為雨天濕透了接近透明,此時整個背部完全呈現在胡言的面前,胡言盯著明晃晃的身體艱難地咽了一口唾液,不自覺下體硬了起來。

胡言慢慢地解開腰帶,將手伸進褲子中掏出陽具一上一下的套弄著,同時腦中幻想著花婉柔潔白的身體柔軟的乳房,如果那對奶子夾著我的肉棒該是多銷魂啊!

胡言內心意淫著將火熱的肉棒插進花婉柔小嫩穴的情景后,不禁更加亢奮,肉棒也變得青筋暴起,粗大的龜頭極度亢奮著,胡言的動作越來越快呼吸越來越急促,不禁快意襲來龜頭一陣酥麻。

胡言內心一驚,這次怎么射的這么快?急忙要去找衛生紙,可是慌亂間忘記了衛生紙放在哪里了,胡言憋得一頭大汗。龜頭的尿道口一滴晶瑩的液體垂涎欲滴,胡言再也忍不住了,急忙隨手拿起桌子上的水杯放在陽具下面,“啊……”長長的喘了一口粗氣,粗大的陽具連續抖動了數次,一股渾濁的精液盡數噴進水杯中,胡言渾身無力地攤在座位上:“他媽的真爽啊,光是意淫就這么嫵媚動人,要是真把這小妞給上了,那死也值了!”

我并不知道胡言在背后做了什么,只是不一會在辦公室內聞道一股奇怪的味道,辦公室這么小,不一會兒這種味道就變得更加明顯,但是我又不好意思詢問,只好皺眉忍受。

胡言低頭玩弄著水杯,突然心生一個齷齪的想法,取出一包牛奶隨手倒了一些在杯子中,然后拿到微波爐中加熱。

“花小姐,今天第一次上班是不是很倉促,是不是沒有吃早飯?”胡言貼心的湊過來,站在我的身邊問道,從這個位置正好可以透過領口看到雪白的乳房,那深深的乳溝讓胡言不禁剛宣泄的欲望之火再次攀升。

我突然聽到經理的聲音剛要起身,胡言急忙雙手按在我的香肩上:“不用起來,隨意就行,我可不是刻薄的領導。”雖然隔著一層薄衫,但是胡言還是能感覺出來那種觸手的柔軟,不禁心猿意馬!

雖然是夏天,但是因為雨水淋透了身體我感覺很涼,正好胡言的雙手按在我的香肩之上感覺很熱很溫暖,我沒有多想,任由胡言將雙手放肩膀上,胡言的貼心也讓我內心一暖,作為一個剛畢業的女子受到上司的貼心關照,那種內心深處的依賴感,體會過的人都不會忘記的。

他們說女子是一種缺乏依賴感的動物,我想我也不例外,我感激地小聲道:“經理謝謝您,我早餐簡單地吃了一片面包,還好。”

正在這時微波爐的聲音響起:“那怎么行,我剛給你熱了一杯牛奶,你先喝著,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年輕的時候千萬不能糟蹋身體。”

我的內心升起一股溫暖,和這寒冷的雨夜對抗著,一份穩定的工作一位貼心的上司,讓我儼然已經把這里當成半個家,面對經理的熱情,我也不好拒絕,只能唯唯諾諾地點頭答應。

不一會胡言端過來一倍牛奶:“來,趁熱喝了吧!”

我端起杯子朱唇輕啟,小心翼翼地啜了一口,現在想起來味道和平時的牛奶有一點點不同,可是當時的我并未能感覺出來,胡言忘情地看著我優雅地喝奶姿勢,在胡言的心中,此刻的我猶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卻不知自己飲下的是胡言的精液,這種侮辱仙子的感覺讓胡言變態的內心獲得極大的滿足!

胡言的肉棒再次堅硬如鐵,看到我繼續低頭學習業務,胡言貪婪地瞥了一眼我的乳溝,再次回到座位上,可是一個上午,胡言都沒能把注意力放在工作上,好不容易挨到了中午,大家都迫不及待地去吃飯,要知道在證券事務所上班的時間是很緊迫的,每個人都有爭分奪秒的感覺。

一直到屋外的聲音變得安靜了,胡言才一咬牙站起來,內心道:“媽的!豁出去了!”胡言悄悄挪身將辦公室的門反鎖上,然后來到我身邊:“花小姐,幫我去內屋將一個紅色的文件夾拿來。”

我起身才發現是中午了,做到了胡言這個職位的經理除了擁有一個獨立的辦公室,同時辦公室的內部都有一個小屋,為了方便經理休息,我也沒多想,起身來到內屋,大體掃了一眼,雖然內屋的面積不大,但是安排得很整潔。一張小床和一個書架基本上占具了全部的空間,書架上的文件放得整整齊齊,我一眼就瞥見了一個紅色德爾文件夾,不禁在內心猜測,胡言一定是一個很斯文很有條理的人。

文件夾在床的對面,我只好將一條腿趴在床上,企圖抽出文件夾,這時胡言也進來了,隨手將門關死。

由于我穿的是齊b小短裙,抬腿的瞬間一片春光外泄,170的身高,窈窕的雙腿一覽無余,甚至淡黑色的小短裙根本不能遮掩住白色的小內褲。

胡言不由得多看了幾眼我的小內褲,恨不得一把將小內褲扯下來,我并不知道這些,拿出文件夾轉過頭笑著問:“找到了,是這個嗎?”

胡言深吸一口氣,并不回答,而是猛地撲身過來左手猛地捂住我的嘴,一切發生的太快以至于我根本沒有反應過來,胡言迫不及待的另一只手從領口內伸進我的內衣,插入乳溝的位置。

⊥算再傻我也知道發生了什么:“嗯……嗯……”我只能通過鼻音呼救,可是聲音太微弱了,再加上兩道門的阻隔,屋外基本聽不清,再說此時大家都去吃飯了。

我用盡全力掙扎,可是我一個弱女子哪里敵得過一位男子的力氣?

我騰出右手企圖將胡言伸進胸部的手按住,可是胡言卻趁機一把將我按倒在床上。

胡言貼近我的耳唇,粗重的呼吸噴出一口熱氣讓我的耳朵很癢:“小妖精,你知道你多迷人嗎?我今天看見你就硬了!忍不住自慰了一次,你喝的那杯牛奶中就有我的精液,哈哈,味道不錯吧?”

我的內心一片冰涼,原來這胡言是一個外表斯文的變態!

說著,胡言另一只手在胸罩內一用力,捂住了一只乳房使勁地揉搓著:“好嫩啊,這手感太柔軟了!”

我被胡言捏得發痛只記得手腳并用胡亂踢著,可是胡言整個身體壓在我的身上,我的掙扎絲毫不能給他帶來一絲傷害,更可恥的是,胡言的雙手竟然讓我的乳頭變得堅硬挺立,胡言摸得起性突然抽出手,讓我內心一陣錯愕:難道他良心發現,放過我了?

我不禁委屈地輕聲哭泣,哪知胡言抽出右手后便開始解我的衣扣,我便極力反抗,可能是身體晃動的原因也可能是胡言太過激動,一直沒有解開扣子,胡言不禁大急,一用力撕開兩顆扣子,我死命地掙扎,不讓胡言得逞

“別亂動!否則所有的同事都會看到你的裸體!”胡言威脅道。

不得不承認胡言的威脅還是有用的,我一陣失神,非常害怕變態的胡言真的那么做了,趁著我失神的瞬間,胡言已經將我的衣扣全部解開,等我回過神來已經晚了!

〈到我不在掙扎,胡言得意的說:“算你聰明,答應我了?”

我不知怎么回答胡言,此時胡言將手放在我身后胸罩的扣子一扯,將我的胸罩打開。

只覺得胸前一涼,我知道自己失守了,胡言將我的身體扭過來,我趁機咬住了胡言的手指,由于這次我咬的十分用力,胡言的手背上出現殷紅的血液!

“啊!”胡言疼痛地低叫了一聲,想來他也怕別人聽見。

“你松口!我就放了你!”胡言急道。

他真能放了我?我看了一眼胡言,只見他的眼中充滿著誠意:“對不起,你太美,我一時糊涂,我這就放了你!”眼中的色彩不像是撒謊。

我便松口,雙手捂住胸部一臉幽怨地看著胡言,我沒想到自己眼中溫柔斯文的上司,背后竟是這一般禽獸的模樣,不禁有些傷心。

∩是剛松開胡言的手,胡言猛地再次撲來并且將我的手壓在身下,企圖過來吻我:“你的眼睛真美!”胡言粗重的呼吸噴在我的臉上,我厭惡地躲開。

胡言沒能得逞卻伸出舌頭,舌尖順著我的脖子一路舔開,那種癢癢的感覺讓我的身體越發沒力。

胡言低頭含住我的乳頭在口中吮吸:“啊……你的奶子好白啊!好柔軟……好嫩……”

“嗯……嗯……”胡言一張嘴不斷在兩顆乳頭上光顧著,任憑我百般掙扎。

吻了片刻,胡言發現我的膚色變得紅潤,呼吸也變得急促,便將一只手插進我的裙子內,隔著內褲撫摸我的的小穴,我本能的想夾緊雙腿,可是胡言的身體擋在我兩腿中間,我百般掙扎也沒能如愿,反而我的小穴因為興奮充血變得膨脹,在內褲中呈現一個明顯的凸起。

胡言一邊親吻著我的乳頭一邊調戲道:“你的身體好敏感,天生就是一個淫蕩的女人!”

胡言的話讓我很羞恥也很傷心,我自問一直潔身自好,從來沒有過性行為,為什么會說我淫蕩?可是陰道內傳來的一陣陣酥麻讓我有些迷茫。

也不知是我掙扎得太累了還是因為胡言的刺激,我的身體變得十分酥軟,根本就無力掙扎了,胡言趁機將我十分薄窄的內褲向邊上一拉,露出整個陰部。

我大驚,下體的涼意讓我再次恢復掙扎的欲望,可是胡言的大手一把我蓋住我的小穴,準確地按在陰蒂的位置不斷地揉搓,一陣快感如同電流一般在我的身體內傳導直入脊髓!

我變得愈發無力,陰道內也可恥地變得濕潤,突然一陣快感襲遍全身,我感覺陰道一陣抽搐,一股溫熱的熱體從陰道內流出,胡言將濕潤的雙手拿到我面前:“你自己看你是不是淫蕩?哈哈!”

胡言貼著我的耳朵哈氣,我羞澀的閉上眼不看,胡言卻將被陰精濕潤的手中放在嘴中:“茲茲……”吸得出響。

胡言看我閉眼猙獰一笑,他明白此時我十有八九已經認命了!

胡言將食指慢慢地插入陰道中挖掘,那陣陣快感讓我幾乎不能呼吸,唯有鼻音陣陣:“嗯……嗯……”

“啊!好緊的小穴!還是粉紅色的嫩肉!這是難得的水晶鮑啊!真是太美了!”不知何時胡言已經松開了堵住我的嘴,而是兩只手扒開我的陰唇哈氣,一陣熱氣讓我酥麻不堪:“求你了……不要啊……”我壓低聲音道,我十分擔心別同事們聽到,否則第一天上班,大家會怎么評價我?蕩婦?妓女?我不敢想象。

唯有雙眼擎著淚花盯著胡言的眼睛,胡言威脅道:“你最好大點聲喊,讓全辦公室的人都聽見,我就會說是你自己主動勾引我,你可以想象他們愿意相信我這個上司,還是愿意相信第一天上班的你?”

我的大腦一陣眩暈,胡言說的對,一旦真的讓同事知道我該怎么辦?

胡言伸出舌頭舔了一口小穴:“好甜的蜜液!你是不是處女?”

“求你了,放過我好嗎?”失去了胡言的束縛,我雙手緊緊地按在胡言的頭上乞求道。

“回答我!我或許會考慮放了你!”胡言一邊用嘴吮吸陰唇一邊誘惑道。

“嗯……啊……不要……好癢……人家還是處女……放我我吧……啊……”

“啊……好嫩的小穴……太美了!”胡言聽到我的回答后卻不肯住嘴,依然舔得開心。

“啊……人家回答了……不要……再弄我了……”

胡言戲謔地看了我一眼:“我該說你傻還是天真?像你這等美色,無論到了哪里,只要是個男人都不會放棄的!”

說完胡言繼續埋頭在我的陰唇出不斷的吮吸,我屈辱的哭泣著,卻不敢大聲呼喊,唯有本能地用雙手推開他的頭,突然一陣強烈的快意襲來:“啊……”我咬緊嘴唇盡量不讓自己出聲,陰道內一陣快意襲來,如同尿液一般一股液體從陰道內射出噴在胡言的臉上。

我無力地躺在床上,內心十分羞愧,怎么尿失禁了?胡言卻并不生氣,而是驚喜地看著我:“潮吹?單單是親吻陰蒂就潮吹,你好淫蕩,哈哈!”

胡言戲謔道,我卻已經無力反駁,胡言猛地脫下褲子露出猙獰的陽具,我第一次見到男人的陽具不禁多看了幾眼,第一感覺就是男人的東西可怕和惡心,雖然夾雜著好奇和羞澀,但是不可否認,每個女孩子第一次看到那個猙獰的東西都是惡心和害怕居多!

胡言抓過我的小手企圖讓我握著,渾身無力的我只能任由其擺布。

“啊……你的小手好柔軟,好舒服啊!”胡言長長地呻吟了一聲,繼續握著我的手套弄著。

我只是覺得手中的陽具越來越硬,突然胡言松開我的小手,拿起陽具在我的陰道口來回摩擦,我再次清醒,忍住那種酥麻的舒服:“不要!”

∩是我已經沒有力氣掙扎,只能本能的擺動雙臀躲避著。

胡言也不急,不斷的用陽具摩擦,漸漸地我感覺口干舌燥,陰道分泌的液體沾濕了潔白的屁股,胡言看得欲火焚身再也忍受不住,腰部慢慢用力巨大的龜頭慢慢地頂開陰唇。

“啊……痛……”伴隨著一陣輕痛,我不禁出聲,好在胡言的動作十分地慢,胡言一邊不斷的撫摸我的胸部分散我的注意力,一直到陽具插進去了一半胡言感覺一層膜擋住了前方,再難前進。

“啊!雖然只進去了一半但是太舒服了!好緊啊!你真是一個難得的極品啊!”胡言一邊撫摸胸部,突然趁我不備緊緊地的吻住我的唇,突然腰部猛地一用力,全根沒入!

“啊!痛!”我的嘴被胡言喊住,否則一定會大聲呼喊。

胡言趁機將舌頭伸進我的嘴內,不斷地舔舐吮吸我的香舌,同時身體慢慢地抽動,果然胡言說的沒錯,片刻之后疼痛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鋪天蓋地的快意,我緊緊地抓住胡言背后的肌肉,有種想要呼喊出來的沖動,但是我咬牙堅持!

“嗯……嗯……”我只能通過輕微的鼻音呻吟。

管呻吟聲十分的微小,但是這樣的聲音是胡言聽過最動聽的呻吟聲,不像有的女人故意叫的那么亢奮,一看就是假的:“啊……寶貝……你太棒了……啊……舒不舒服?”

我咬緊嘴唇不肯回答,可是迷亂的眼神徹底出賣了我,胡言粗大的陽具不斷的在粉色的小穴內一進一出,每次都能帶出一絲晶瑩剔透的陰精順著我潔白的臀部流到床單上。

胡言不禁看的興奮:“啊……太舒服了……我受不了了……啊……啊……”

胡言急速地加快了抽動,我只覺得小穴內傳來的快感極快地增加,仿佛在云中飄迷失了自己:“啊……”我再也控制不住一股陰精從陰道內噴出,達到了高潮,而胡言本來就是到了射精的邊緣,突然察覺陰道內一陣蠕動,如同柔軟的小舌深深的吮吸著肉棒哪里還忍得住!

“啊!”胡言低吼一聲,深深地插進陰道內,肉棒一抖一抖的噴出大股濁白的精液,然后趴在我的身上劇烈地喘息著。

片刻后胡言拔出肉棒,精液和陰精混雜著處女之血,從小穴內流出沾濕了床單。

胡言拔下我的內褲順手胡亂擦了一下他的陽具,順便拿走我的胸罩,鎖在床頭柜中:“這些留作紀念,我去給你買飯,你在這等一會兒,我半小時就回來!”

茫然的我一言不發,屈辱的淚水奪眶而出,這就是我的第一次?
無恥老李

《迷失賦》

眉似初春柳葉,常含著雨恨云愁;

臉如三月桃花,暗帶著風情月意。

纖腰裊娜,拘束的燕懶鶯慵;

檀口輕盈,勾引的蜂狂蝶亂。

玉貌妖嬈花解語,

芳容窈窕玉生香。

今天發生的一切在我的腦海中不斷沖擊著我的神經,為什么貌似斯文的上司竟然是奪走我第一次的兇手?為什么他多次答應放過我,卻不過是戲耍我?為什么他說我天生就是一個淫蕩的人?

我的內心對于這個社會,對于男人,對于自己,第一次迷茫了,如同孩提時迷失在一條十字路口,茫然不知何去何從……

胡言出門后看了一下手表,距離上班還有40分鐘,證券事務所總是那么繁忙啊,想到這里便急忙向車子走去,卻忘記了鎖門,不過倒也不擔心,此刻大家都沒有回來,縱然有人回來,也不會有人大中午去經理辦公室的,因為大家都知道他有午睡的習慣,誰敢打擾上司午睡?

∩是保安老李一直心里納悶,怎么所有人都下班出來了,唯獨沒見花婉柔呢?他今天中午特地留下來值班,就是為了多看一眼花婉柔乳溝處露出潔白的奶子!

突然老李看到胡言行色匆匆地出門,不禁有些納悶:真奇怪了,他確信此時整個辦公室只剩下花婉柔一個人了!

色壯人膽!

老李慢慢悠悠地在辦公室內轉悠,不一會兒轉悠到胡言的辦公室,他可是親眼看見花婉柔進到這個辦公室就沒有出來過,做賊心虛的老李賊眉鼠眼的瞅了瞅四周無人,便貼在門上聽了一會兒確信沒有聲音后,嘗試擰了一下把手,咦?居然沒鎖門?

老李輕聲地擰寧開門,急忙閃身進去關好門,可是辦公桌上并沒有我的影子,難道在內屋?老李心中疑惑。

于是便輕聲輕腳地打開內屋的門,不禁大吃一驚!

只見一位長著范冰冰一般妖媚的臉的絕色美女,躺在床上,身上的衣服領口打開,潔白的奶子完全暴露在空中,可愛的淡粉色小乳頭十分動人,身體還有高潮余韻過后的淡紅,這個人正是我!

老李嘗試輕聲呼喚了一聲:“花小姐……”

∩是沒有回音,因為體力消耗過度的我此刻極度疲憊,深度睡眠中。

老李內心思索,難道花小姐被胡言那個斯文禽獸給強上了?看這床單的痕跡和花小姐撕掉的扣子,十有八九是著了這胡言的道:“可惜啊,好逼都讓狗操了!還有血絲?難道是處女?真是讓胡言那條狗糟蹋了!”老李說話極其粗魯,看來是十分生氣胡言的所作所為!

老李慢慢地揭開我的短裙,只見小穴還有一絲紅腫,一股精液順著小穴流到屁股上,老李看得莫名興奮,不禁陽具頂得褲子疼。

“媽的!太刺激了!”老李咽了一口唾液,他知道胡言大約半小時之內必定會回來,一咬牙決定在半小時內來一炮!

老李小心翼翼地趴在床上親吻著美人的朱唇,把我的嘴唇含在嘴中吮吸著:“他媽的太柔軟了!”

急不可耐的老李轉而親吻乳房:“好白嫩的奶子啊!”老李一邊親吻一顆乳房,一邊用另外一只手撫摸另一顆乳房:“好爽!”

老李一邊玩弄一邊擔心我醒來,還要擔心時間,這種感覺十分刺激!

老李戀戀不舍地離開乳房,他實在沒時間啊!

急忙脫掉褲子露出丑陋粗大的陽具,用陽具沾了沾小穴流出的精液,一面緊張地盯著我的臉,一面腰部一挺慢慢地插了進去:“啊……太緊了……他媽的太舒服了……”

好在因為胡言精液的潤滑,我并沒有感覺太痛,僅僅是眉頭皺了一下,依舊深度熟睡著,還誤以為是一個夢!

老李看到我皺眉頭,嚇得不敢動了,額頭滲出細密的汗珠,知道我在此熟睡才敢輕輕地一進一出,我在睡夢中只覺得天暈地旋飛一般的感覺,并不知道此刻老李正在我的體內進出!

老李緊緊地盯著結合的部位,粗大的陽具在粉嫩的小穴內一進一出,還不時帶出乳白的精液,操了片刻便見到白漿圖遍了整個陽具,老李越發亢奮,大口喘著氣:“呼……呼……呼……”

同時汗水順著額頭流下,也不知是累得也或是嚇得緊張過度。

老李見我沒有醒來,動作幅度不禁越來越大速度越來越快,甚至將一條纖細的美腿扛在肩頭,抱著我的美腿更加快速地抽動著,此時我的腿呈90度劈開,老李可以一邊操我一邊欣賞陽具在小穴內一進一出的景色,說不出的淫蕩畫面!

好在我一直學習舞蹈,在大學的時候還創辦了一個舞蹈社團,否則如此大的動作一般人根本完成不了,而且就算完成了也會驚醒。

老李因為多重刺激下越來越興奮,陣陣酥麻從馬眼處傳來:“啊……啊……啊……”

老李不斷地喘息著:“太舒服了,這小逼內如同無數的小嘴在吮吸,他媽的受不了!啊……射了!”

老李猛地將腰部用力一松,巨大的龜頭一抖一抖盡數射出精液,無力地抱著我的美腿親吻:“美人,真是舍不得拔出來啊!”

老李看了一下手表過了十五分鐘了,老李極不情愿的將陽具從小穴內拔出:“啊……”只見渾濁的精液從小穴內一股腦流了出來,沾濕了潔白的屁股,老李剛剛軟下來的陽具再次怒挺著:“他媽的又硬了!沒想到我一個看門的能操到這樣的嫩逼,太刺激了!”

老李急忙拿出手機對著小穴、乳房和面部來了幾個特寫!

再次看了一下時間,一咬牙還是將陽具再次插入小穴內,快速地抽動著,流出的精液在不斷的摩擦下變成濃稠的白漿附著在堅挺的陽具上,老李一邊盯著手表一邊加速抽查,陣陣快感從陽具內傳來,那種感覺透徹骨髓,馬上傳來一陣快感,老李不禁馬眼打了一個哆嗦!

老李看了一下表25分鐘過去了,正在這時屋外傳來兩人說話聲以及開門聲,老李嚇得急忙抽出陽具,飛快提上褲子,可是亢奮的龜頭經過摩擦,直接在褲筒內射了,老李只覺得下面濕漉漉的一片。

老李驚出一身冷汗,貼在門邊聽屋外的說話聲:“胡經理,怎么帶了兩個人的分量啊?”這是一個女子的說話聲,應該是徐蓉那個騷貨的聲音。

胡言本來手都按在把手上了,可是卻不敢開門,一旦花婉柔在里面怎么解釋?別忘了花婉柔還沒有穿胸罩一眼就看出來了!早知道就不該拿她的胸罩,可是誰知道這徐榮腦子抽筋,正巧今天回來的早,還和自己搭訕。

胡言靈機一動,松開把手:“對了徐榮,上次你的業績報告有一處有點問題,我正巧要去找你。”

徐榮內心一驚:難道真的是自己的報告寫錯了?急忙帶著胡言拐到旁邊的辦公室內,老李嚇得腿都打哆嗦,急忙將門打開一條縫,看到四下無人匆匆的逃了。

再說胡言回來后看到花婉柔依舊還在床上躺著,順手放下食物不禁再次淫心大動。

胡言掀開花婉柔的裙子,只見粉嫩的小穴因為侵入變得紅腫,而且陰唇上還沾著白漿,胡言不禁內心疑惑,咦?我怎么射出這么多?

再看那沾滿精液白漿的陰唇,胡言不禁有些呼吸急促,將手伸進褲子內不斷揉搓著肉棒,今天剛剛射了兩次的毒龍居然第一次這么給力再次怒挺起來!

不得不承認胡言心態有些變態亦,看到慘遭蹂躪的小穴后居然變得更加興奮,亦或者所有男性都有如此心態吧,只見胡言一邊揉搓自己的肉棒一邊將臉貼近小穴,以便更清楚地觀察,胡言將一根手指插入小穴內以便精液更好的流出來,一股濁白的精液順著陰道口流了出來,說不出的淫靡畫面。

“哇!太棒了!”胡言猛地嘴湊到小穴口伸出舌頭將陰道口殘余的精液悉數舔干凈,如果他知道這是老李的精液不知道會不會瘋掉?

胡言將我的兩條腿一起抱起來,呈90度反折上去,如此露出緊俏的小屁股,而且小穴的陰唇也看得更加清楚,進入也更加方便。

胡言將肉棒在陰道口來回摩擦幾次,等到肉棒被精液沾濕了以后,猛地腰部一用力全根沒入!

睡夢中的我突然被一陣劇痛驚醒,猛地睜開雙眼,只見是胡言抱著我的雙腿在我體內挺動著。

感覺好痛!我不禁哭泣起來:“你個混蛋,都已經做完了還不放過人家?嗚嗚……”

胡言笑了笑:“哈哈,你這樣的極品美女我這一輩子才見過一回,干一輩子都不會膩煩!”說著胡言不理會我的疼痛更加大力的抽插著,肚子“噼里啪啦”的撞擊在我的翹臀上!

雖然開始有點疼,可是慢慢地一種熟悉的酥麻和快感再次襲遍全身,感覺陰道內越來越癢,越來越渴望胡言的抽動!

我甚至本能的有些想要扭動翹臀加大摩擦的力度!

“啊……啊……嗯……”我雙手緊緊地攥緊床單,盡力不讓自己發出叫床聲,只有淡淡的鼻音在小屋內呻吟著。

胡言更加興奮了:“啊……寶貝……你的呻吟聲……太動聽了……那種略帶抗拒的羞澀聲音簡直棒極了!相信我,你天生就是一個淫蕩的人……你會感激我的……啊……好舒服……好緊的小穴……”

我逐漸地迷亂了,呼吸也變得越來越急促:“啊……”我猛地頭后仰,陰道內一陣抽搐,一灘陰精噴薄而出,澆在胡言的龜頭上,胡言突然覺得小穴內一陣陣蠕動,那種感覺酥酥麻麻難以忍受,胡言大口的喘息著,差點控制不咨惜又不舍得拔出來,只好用手狠狠地擠壓陽具下面的一個穴位,同時緊緊地咬緊牙關憋住,馬眼大汗淋漓如同淋了一場雨。

胡言粗粗地喘了一口氣:“妖精!太棒了,差一點就射了!”胡言不敢再動,肉棒只好用手不斷按摩陰蒂,調息片刻之后,胡言再次猛烈地抽動起來,粗大的陽具從陰道內帶出一絲一縷晶瑩剔透的液體,順著屁股流下來沾濕了一大片床單。

胡言抽插地速度越來越快:“啊……啊……要射了……”

只見胡言的肚子每一次撞擊到我的屁股上都會沾染一絲晶瑩剔透的液體,甚至還拉出絲來。

“啊……啊……要死了……”我的陰道內一陣抽搐,漸漸地迷失了一般,這種快感難以抗拒。

胡言馬眼酥麻再也忍受不住:“啊……射了!”

胡言低吼一聲陽具一抖一抖的,盡數將精液灌進小穴內!

胡言趴在我身上劇烈地喘息著,汗水濕透了身下的床單,胡言極其不舍地將陽具從小穴內拔出來,只見濁白的精液伴隨著不斷抽搐的陰道流了出來,胡言看著好不興奮,居然用手不斷的揉搓著紅腫的陰唇將精液涂抹的到處都是,陰唇上、屁眼上、潔白的翹臀上,甚至還將沾滿精液的雙手在我的乳房上涂抹了幾下。

直到我的全身一片狼藉,胡言才滿意地住手,站起身來胡言只覺得一陣頭暈,腳步輕浮不禁內心一驚:“靠,今天縱欲過度了,一個上午沒吃飯射了三次,早晚死在這個妖精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