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金發女郎內部展示會

2014-11-13 激情小說

公司大型會議室位在去年竣工的辦公大樓深處,如鏡面般的木質辦公桌使營業部門的靖子有一股冰冷的觸感。

這是由于白桃般的雙丘直接與其接觸之故。

「子并非全裸,或許全裸還來得干脆些,因為她有勻稱而修長的四肢,以及B93、W60、H91(三圍)性感傲人的身段。

當然,她也不是暴露狂,不想在愛人以外的對象面前賣弄自己的身體。

尤其是聚集在這間會議室的家伙們……

不過,總比目前的情況好多了。

現在的她簡直騎虎難下。

「你把你那個大臀部稍微抬高好嗎?我想再仔細檢查一下。」

大宗往來客戶總公司的部長發出傲慢無禮的命令聲。

這位頂上無毛、四十出頭、個子矮小的中年男子,寒酸的臉孔充滿著淫念。

「子依照指示抬起腰部,悶不吭聲地張開雙腿,讓好色的視線肆無忌憚地直搗深處。

「這樣嗎?」

「噢噢,角度不錯。難得有這種發表會,我一定要仔細鑒賞你的新作品,看看我們批的貨色如何……」

「請盡情……鑒賞吧……」

「很好、很好,你果然是最棒的銷售女郎。」

中年男子發出下流的笑聲。

一旁的營業課科長也跟著輕笑出聲,他的視線同樣也銳利地刺向自己女下屬的腿間。

「子兩手撐住下半身,活像個脫衣舞娘般毫不知恥地擺出挺腰的姿態。

身上的衣物只剩下胸罩與內褲、吊襪帶與長統絲襪,清一色黑色系將雪白的肌膚襯托得明艷照人。

外行人一看也知道,這是精心挑選素材的高級內衣。

選材方面,充當模特兒的靖子也不落人后。

細長的眉毛、如寶石般的藍色眼眸、高雅尖挺的鼻梁、以及飽滿而性感的嘴唇,這是混血兒特有的細膩美貌。

氣派而濃密的金色卷發流暢地散落在背脊上。

裝飾性高的緊身內衣,突顯那炮彈般刺激雄性本能的乳房、纖細的腰圍、渾圓的豐臀、與女性的完美曲線。

雌性的魅力與貴婦人般的氣質,能有如此高層次的協調感令人難以置信。

個性軟弱的男人或許還來不及興奮之前,便會先感受到一股恐怖的氣氛吧。

不過,這位總公司的部長神經似乎沒那么細膩。

他強烈渴望用手掌把玩那無法一手掌握的乳房、摟住她挑釁般的臀部、讓那性感的肢體不耐地扭動、用淫猥的精液污染她那高雅清秀的臉龐,如此濃厚的情欲全都藉由瞳孔散發出來。

「穿的感覺如何?剛才你們所說的舒適感我還無法充分感受到。」

「那、那是……」

新產品是她專為BBB股份有限公司進軍女性高級內衣市場所開發,況且還是投入獨門新技術的野心作,絕對是無可挑剔。

「子明白部長目的。

「哼哼,光看是不知道好壞的。」

果然不出所料,部長直接動起手來。

他的觸摸出乎意料的輕柔,微微撫摸大腿內側,指尖描繪著內褲陷入柔嫩肌膚中的線條。

「啊……啊啊!」

「子輕叫出聲。

一半是服務性的演技,另一半則是真實感受,這是她熟悉的觸感,平常在公司或許也做類似的事。

部長以碰又不碰的微妙觸感,隔著內褲撫摸肉縫,溫柔而上下地來回勾勒線條。

長年的經驗累積使他精準無比地直搗最敏感的據點,不斷給予壓迫。

「子想阻止性訊息的進一步散播,但中年男子執意不容許她這么做,他在性感帶上短暫停留,有節奏、耐心、緩慢地激起她的性感。

「啊……」

指尖埋入內褲后,靖子不禁發出甜美的叫聲,觸感柔和的布料與肛門前方的凹陷處相互摩擦,身體不由自主地起了反應。

不愧是新開發的素材,真是愉快的刺激。

「如何?舒服嗎?」

「是的……好厲害。」

「有感覺吧?」

「是、是的……」

「說清楚。」

「很……刺激……」

這是她的真心話。

腰部酥麻、洞穴灼熱、愛液也開始分泌。體質敏感的靖子心有不甘地想著。

接受愛情洗禮而成長的女性據說都比較的敏感。美國土生土長、雙親早逝的她,在經營大型農場的祖父溺愛下長大成人。

在紐約的大學主修經濟后,追隨藝人母親的后塵,盡管祖父極力反對,她還是毅然決然地進入日本企業就職。

這或許是錯誤的第一步吧……在母親的祖國,美國大學取得的資格完全不被認同。

公司因為她的美貌與身段而錄用她,并將她安插在營業部。

管如此,她還是運用豐富的想像力,打算為自己、也為公司盡一份心力。

事實理應證明她是個內外兼具的優秀職員才對。

結果……

「呼嗚……嗚……啊!」

「跟往常一樣觸感極佳。哼哼,女人的乳房果然還是得這么豐滿才行,吸起來才夠勁。」

「您這么做的話……啊、啊嗚!」

部長進到靖子的兩膝之間,褪去覆上她豐滿果實上的胸罩,吸吮她的乳頭,待乳尖突起后,開始用舌頭彈動。

「啊嗯!」

「哎呀,你怎么沒有像外國人那樣說『Oh!More』呢?」

「Mo……More,Please。」

「子臉頰泛紅,咬著下唇低語。

屈辱的火焰在胸口蔓延。

不過,性愛的愉悅與期待確實也讓她的腿間濕潤,因為男人的手指正貪得無厭地隔著內褲搓揉陰蒂。

刺痛的酥麻感油然而生,勃起的淫核渴望被逗弄,欲火一發不可收拾,看來不達到高潮大概無法平息了。

「子對自己的感覺無法置信,她不過才二十出頭,對男性的理想極高,不可能會對如此丑陋的中年男子有感覺。

對方若非五越百貨公司負責人這個大客戶,她絕不會在公司的逼迫下,在新商品內部展示會上接受這種娼婦般的性騷擾。

泡沫經濟之后,母親的祖國似乎變了個樣。

「子一面忍受不斷席卷而來的愉悅浪潮一面想著。

〈不見遠景的蕭條,BBB股份有限公司已陷入沒有五越百貨公司,便無法生存的窘境。

這號部長級人物,有可能就是抓住這個弱點想趁機揩油。

「子試圖扭轉目前的局勢。

『女職員不需要頭腦,只要臉蛋兒可愛、胸臀豐滿、將身體奉獻給公司就夠了。』蠻不在乎地放話、經常拍上司馬屁、替客戶穿針引線、毫無節操可言的科長一點也靠不住。

不靠女人使無法存活的公司真是可笑。

不過,自己若辭職不干,其他女職員一定會成為下個犧牲品。

這也是顧慮之一。

姑且不論上級的營業方針,靖子對公司優秀的制品有一份熱愛,并且自信滿滿,因此就為了這個原因她才繼續留任。

「像狗那樣四腳著地跪著,屁股朝我這邊。」

已經欲火焚身的靖子依照命令,將沉重的腰朝向五越部長。

布料面積不大的比基尼設計,使屁股幾乎完全暴露在外,雪白雙丘令人不禁垂涎三尺。

內褲被緩緩褪下。

≌氣碰觸到私處。

充血的肉瓣、微微綻開的肉縫、與突出表皮的陰蒂、甚至連肛門的縮緊,都暴露在男人淫穢的視線下。

想到這般情景,靖子整個頭使開始發熱,連腿間都不明所以的熱得發紅。

「好濕喔,陰部都濕答答了……你這女人可真淫蕩,簡直就像發情的母狗一樣,能夠做到這種地步,我對你們的誠意評價很高喔。」

男人的聲音下流而無恥,女方在自己的技巧下發情,讓他有一股深深的自我滿足感。

這位仰仗大公司名義、毫不知恥的部長,是個除了跟老婆性交外,一晚甚至還可以射上三次精的男人,小心又小氣的他據說從未主動以全錢追求過女人。

「……謝謝您的夸獎。」

「子晃動滲著蜜汁的臀部,一股嘔吐感油然而生。

她必須眷逃離如此悲慘的狀況。

一個人的力量太過薄弱,就算必須用身體去勾引,她也要設法找到可用的人材。

突然,她想到最近被派來企劃二科的新任科長。

聽說他工作能力很強,不過也相當好女色。

「說『請插進來』,用英語。」

「是……Fuck Me……Please……」

「如你所愿。」

滋……

男人的手指一口氣整根侵入。

「啊……啊啊啊啊!」

輕微的快感開始蔓延全身。

幾乎可斷言那是生來要接受男人憐愛的肉體。

潔白襯衫配淡紅色套裝,換季制服上亦有清晰的肉感。

「……原來如此,只要按這個鍵,就可以知道去年到今年的銷售成績、以及明年的預估值嗎?真是方便,過去的資料要是夠完整,企劃部做起事來就輕松多了。」

企劃部二科科長李準一面正經八百說話,一面利落地操作電腦滑鼠。

畫面不斷在更換,根據過去資料所做成的模擬預測與調查公司寄來的分析資料,兩者迅速重疊。

然而,他的視線卻緊盯著女職員映照在螢幕上的胸部影像不放。

廣告部的張允兒毫不知情地點著頭,細長清秀的鳳眼中流露出了贊賞的眼神。

「科長理解力很強,我們也輕松不少。」

「我很努力而且一氣呵成,臨時抱佛腳。是我的專長。」

「果然如傳言般能干,電腦初學者是騙人的吧?看來我已無用武之地了。」

「沒這回事,我還有很多地方想向你討教呢。」

李準若無其事地欠身靠近并著椅子坐在一旁的允兒。

「比如說?」

清澈的眼眸突然立起一道防線,因為關于這位三十出頭科長的流言她早有耳聞。

濃密的睫毛、犀利的眼神、高挺的鼻梁、男人喜歡的微翹紅唇,天生一副美人胚子。

及肩的直發覆在她鵝蛋臉的輪廓上。

三圍尺寸經過李準的調查為B89、W59、H90,豐滿而苗條,腰如模特兒般纖細,臀則屬于安產型。

不過,聰明伶俐的舉止、與玲瓏端莊的外表下,似乎又帶點淫蕩的氣質。

不愧是BBB股份有限公司評價最高、也是最為醒目的美女,董事長的秘密愛人、與公司半數的男職員有一腿等,不利的流言與中傷始終不斷,而她也從不否認。

怒目而視的眼神彷佛挑逗的秋波一般。

她就是這類型的女職員。

不過,一流的容貌使她成為首屈一指的廣告女郎也是不爭的事實。

「這個嘛……例如你自己如何?我想跟你成為親密伙伴,向你多方學習。」

「公司性騷擾很要不得喔。」

管反應冷淡,李準還是不以為意繼續說下去。

其他廣告部職員全部離席早在他的算計之內,進展順利的話,或許可以藉由本人默許的性騷擾,痛痛快快地來個職場戀愛。

「還是你已是董事長的人了?像你這樣的美女,我想誰都渴望占為己有吧。」

「我把你的話當做贊美,不過,很遺憾你猜錯了……」

「那么,做我的愛人你看如何?」

「你的薪水可能養不起我喔。」

允兒微微一笑,察覺到后方環過來的手后,用筆尖刺了過去。

千鈞一發躲過攻擊的李準瞬間變換軌道,手滑過女職員的胸部,快速抓住桌上的滑鼠。

「啊……你在點哪里……」

「別這么說嘛,也告訴你的操作方法吧。」

「血型A,生日十一月十一日,興趣是到健身俱樂部、與觀賞電影……知道這些的話,我的機會就更大了。」

允兒將李準握住滑鼠的手從胸部扯下來的同時,順便狠狠在他的手中捏了一下。

李準悶聲不響。

「真是無情,你就不能跟我約一次會嗎?」

「恕難照辦,我沒那個閑工夫跟其他部門敦親睦鄰。」

「的確,看你忙著協商,并親自趕到百貨公司視察我們公司上架的商品,就知道你工作相當認真。」

「那當然,更何況,我對職場戀愛一點興趣也沒有。」

「不是愛人的話,果然還是不行羅?」

這次投過來的眼神既冰冷又忿怒,李準知道自己已經撈過了界。

允兒的個性陰晴不定。

昨天擺出一副主動邀請的態度,今天卻突然拒人于千里之外。

「那么……今天就到此為止,我還有事要忙。」

「哎呀,已經玩完了嗎?」

允兒回應,同時也拋了個媚眼。

瞧,就是這個眼神。李準苦笑了一下。

「下次有空再來。」

「我會的。」

李準算準其他職員回廣告部的時間后,決定帶著殘留在手中的胸部觸感當土產打道回府。

肉球飽滿而豐腴,即使隔著制服依然可以感覺到它的彈性與緊繃。乳頭一定是粉紅色,而且看來似乎很敏感。

李準離去時瞄了允兒一眼。

允兒雖迅速重拾工作,但手卻輕輕按著李準方才用滑鼠點的胸部,這是正中紅心的鐵證。

「不可能毫無反應……因為我點的位置奇準無比。」

自言自語嘀咕完后,李準的嘴角洋溢好色的笑容。

他回到原來的工作崗位。

《BeSt Beauty Body》BBB股份有限公司。

資本額一億,從業員八百人,擁有出類拔萃的營業能力與卓越出眾的技術,從纖維研發到批發銷售一貫作業。

BBB的前身為當時堪稱年輕有為的董事長馬山聰一郎所創立的商務公司,戰后轉型為內衣制造廠商,后來業績一飛沖天.成為中堅的內衣制造商。

絲綢的花園……

而且也是美女如云的花園。

號稱美女占有率業界首屈一指,據說任用考試中容貌就占了八、九成。

對于為工作與女人而活的新任科長來說,這個職場簡直有如天堂一般。

事實上,李準并非BBB公司的正式職員,他是由一個叫《TempCarrier》的人才派調公司所派任的契約科長。

契約期限是三個月。

時間已過了將近一半。

然而李準一點也不焦急。

雖然這一行他不熟悉,但派遣人員中能力頂尖的他實力卻不容置疑。

剛開始的一個月,他挑選美麗又能干的女職員向她們討教,然后,再日夜猛K,補足欠缺的知識。

與女職員關系熱絡后便能施展工作實力。

這是一石二鳥之計。

拜他所賜,剛上任時還毫無霸氣的企劃部企劃二科,現在績效已大幅提升。

真正的勝負可以說現在才開始。

「科長,科長,你跑到哪里去了?人家一直在找你呢,真是的。請看,這是我新想出來的企劃。」

好不容易在二科辦公室的辦公位置坐定時,一位活力充沛的短發女職員立刻聒噪地跑過來。

是李芙美。

李準的直屬部屬。

「芙美,這里又不是學校,不準在公司里跑來跑去要說幾次才懂?你那么想提水桶在走廊罰站嗎?」

「我又不是在打掃,請仔細看嘛,看嘛,看嘛,看嘛……」

「我覺得和你說話簡直像在對牛彈琴……好吧,你要我看什么?」

李準靜靜嘆了一口氣,投降地問。

他并沒有看到什么企劃書。

「就是這個,這個。」

芙美「哼」的一聲,洋洋得意地挺起胸膛。

「胸部沒什么質量,毫無可引以為仿之處,臀部倒是蠻可愛的,不過,沒有實際瞻仰無法形容它們的狀態。」

李準表情極為認真地點著頭。

「怎么樣,可以脫下來讓我看一下嗎?」

「咦?啊,對喔。」

「『啊,對喔』是什么意思……」

「穿著衣服當然會看不見羅。」

「不……該怎么說呢。」

在更露骨的性騷擾言語出爐之前,芙美突然解開胸前的緞帶與鈕扣,并剝下外套與襯衫露出雙肩的肌膚。

膚色既降又充滿朝氣。

胸罩當然也暴露在外,不過或許是個人氣質所致吧,不可思議的是,居然連一絲猥褻都感覺不到。

李準訝異得瞠目結舌。

芙美是嬌滴滴類型的女職員,肌膚與臉蛋很清秀,可愛的比重比美麗來得多。

此外,表情與行動仍帶有少女的稚嫩,與其說她是「女性」,倒不如說是「女孩」來得貼切。

水汪汪的大眼睛、單薄的眉毛、楚楚可憐的小嘴,盡管身體發育完全,該突則突,該翹則翹,但在美女如云的公司中并非鶴立雞群者。

總之,她是屬于既開朗又大方的個性。

只是,這樣也太大方了吧。

「一般的彈性胸罩,芽在我這種胸部小的女性身上肩帶很容易滑落,一旦把它縮緊……你看,又會在皮膚上烙下痕跡,你說對不對?這個,對膚質敏感的女孩應該會苦惱才對,我認為這個人根本無法輕松穿這一型的胸罩。」

芙美一面極力主張,一面拉下胸翠的肩帶,讓上司瞧瞧肩帶陷入皮膚所烙下的明顯痕跡。

白皙柔嫩的肌膚沒來由地變紅。

色情的線條讓人不由得聯想到性虐待。

李準不禁咽了咽口水。

「可是,可是,這樣不是很可惜嗎?所以我就在想,這里要是能再稍微調整一下就好了……呃,正好在這個地方,你看清楚了嗎,科長?就是這里,這里,從側面加強這里的張力……」

這次她開始挪開覆蓋在胸部上的布料,讓彈性有佳、看起來美味可口的鼓起暴露而出。

李準感到一陣頭暈目眩。

芙美對企劃的解說太過熱衷,似乎一點也沒有注意到自己的上半身幾乎完全裸露。

讓她負責新內衣企劃的人,正是李準自己。

少根筋但卻有無人能及的創意,這是李準之所以提拔她的原因。

芙美似乎也討厭企劃二科比一課更死氣沉沉的氣氛,所以才會如此干勁十足的購思企劃。

李準果然沒有看走眼。

雖沒看走眼……但有時也會有誤差。

干勁十足是好事,不過如此忘我的個性卻出乎意料。待價而沽的女兒接下來有可能會脫掉胸罩裸裎相對。

李準環顧四周。

辦公室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

其他部門的職員經過時也順道聚集了過來。

女職員們個個一副想阻止的眼神。

李準嘟著嘴苦惱不已。

(我想要的只是正常的性騷擾啊……

一定是偏差了。

問題到底出在哪里……

最大的問題點不在遲鈍,亦不在出身,而是芙美沒有羞恥心,不,也不盡然,只不過是偏離主題罷了。

過于熱衷的結果,不知不覺會將羞恥心拋在腦后。

對他人的惡意毫無戒心的她,不論李準做出多露骨的性騷擾舉動,她一點也不在意,只是一笑置之。

到二科就任后,短短一個禮拜便有《性騷擾之王》封號的李準,這個事態已經嚴重影響到他的自尊。

「原來如此,以感同身受為著眼點,非常不錯的企劃,我會原封不動的提出去。」

「是,謝謝科長。」

「還有……」

「什么事?」

「你這樣子會感冒喔。」

「咦?」

被明示后,芙美好不容易才注意到自己的半裸狀態,也察覺到周圍人士的異樣眼光。

她的羞恥心似乎覺醒了。

「哇、哇啊啊啊啊F長,你怎么不早點告訴我呢,好丟臉喔,啊嗚嗚嗚嗚嗚……」

滿臉通紅的芙美趕緊穿好衣服,同時白了李準一眼。

瞪視的眼神充滿著怨恨。

(嗯,時機正好。

李準滿意地點點頭。

所謂性騷擾的醍醐味,就是指在被討厭的同時,亦把對方逼入無法拒絕的狀況中,在動搖其自尊心的同時,亦使其徘徊在抗拒或誘惑的拉鋸戰中,然后再慢慢擄獲獵物的過程。

這女人有調教的價值。李準心中默默燃起了斗志。

「別這樣……科長……啊嗯!」

「真不知道自己在摸什么?到處都軟綿綿的,太大也是一種罪過喔。」

「你好壞……」

藏身在走廊陰暗處刻意避開人群的李準,兩手從身材惹火出名的金發OL背后,捧住她巨大的乳房,并在衣服上揉捏,享受乳房沉重的質感。

「是這個吧?」

「啊……不!」

OL纖細的肩膀一陣顫動。

吐出的氣息也銷魂難耐。

「挺起來了,圓呼呼的,觸感真棒。」

「討厭,別老是想歪了……你有仔細在參考嗎?」

「當然。」

李準進一步用手指逗弄乳頭試探情況,同時厚顏無恥地回應。

「以前我一直對像你這種大尺寸胸罩不受到重視而忿忿不平,其實我很希望大胸脯的人也能穿得漂漂亮亮的,價格要是大眾化的話就更理想了。」

「你是認真的嗎……」

「我向來都很認真,對性也毫不馬虎喔。」

「而且手指的功夫也很厲害。」

「是嗎?」

「不過,還是住手吧,再玩下去的話……可能就會失控了。」

「真可惜,難得如此興致。」

OL眼睛濕潤地回顧,紅唇甜蜜地輕聲細語。

「科長,今天晚上要不要去小酌一番?」

「我……還有工作要做。」

李準皺著眉頭,相當苦惱地婉拒,真的苦惱極了。眼前豐滿的胸部對他是一大誘惑,不過,他想起自己待會兒還有事找公司首屈一指的波霸商量。

他沒有跟著起舞。

管以前他就一直盼望能在走廊碰見花枝招展的營業部女職員.欣賞地們豐滿的乳溝并將她們拉到隱蔽處……倘若不加班,便可一較高下。

〈了看時鐘,時間早已過八點。

李準萬般無奈地放開OL的胸部,不斷說服自己來日方長。

「可惜。」

金發的靖子彷佛鎖定獵物般的雌豹,露出妖艷的笑容目送快速離去的李準。

秦美莎在技術開發部的辦公室。

辦公室內一張張簡單素雅的辦公桌上,陳列著文字處理機與電腦螢幕,室內擺設與其他部門一樣現代化。

商品的樣品與資料零散在桌上。

留下來加班的只有她一人,這是常有的事。除非事態緊急,否則職員們都很準時下班。

美莎并非因為能力差而加班。

相反的,她工作能力很強,認真到幾乎走火入魔的地步。

理工科舉業的她,對新素材的開發非常熱衷,為追求完美的縫制技術,時間對地而言永遠不夠。

全心致力于商品開發的研究,說她是BBB新產品的成敗關鍵一點兒也不為過。

然而連日來的加班,美莎終究體力不支,累得一睡不起。

她坐在極不平穩的椅子上。

四下無人使她肆無忌憚地張開雙腿,制服的短裙向上滑,淡桃紅色內褲可從雙腿之間一覽無遺。

深度的無框眼鏡卡在高挺的鼻梁上。

頭發長及頸項并用發圈利落地套住,臉上未施脂粉,本人似乎無意刻意強調女性美。

管如此,肌膚還是皎潔無瑕,如初雪般白凈,質地也很細嫩。

令人忍不住想一親芳澤般的膚質。

由性格來看,她是屬于拘謹型的女性,倘若在眼鏡上下功夫并好好化妝打扮的話,應該會是個大美人。

知性的唇吐出微微的氣息。

「……嗯……嗚嗯。」

一副呼吸困難的模漾。

有人正小心翼翼且技巧純熟地解開她的蝴蝶結。

〈她仍一副呼及困難狀后,又索性解開襯衫鈕扣,讓與襯衫同色調的胸罩露出,藉以舒坦她的胸部。

乳溝真是壯觀……

值得瞪大眼睛觀賞。

百年難得一見的胸部。

彷佛塞進兩粒西瓜般。

公司第一波霸的封號果然不是浪得虛名。

正是增一分則太肥,減一分則太瘦的秾纖合度。

身為技術者的驕仿與拘謹的外表,使母性光輝般的乳房蒙上了一股情欲的色彩。

男人的手試著捧起一只乳房。

「嗚嗚……這是。」

輕輕捧著的手掌無法完全掌握。

捏住時,肉像是會從指間溢出似的。

只要是男人,誰都渴望一頭栽進去吧。

任乎放肆行動的主人似乎也同樣想法,他的喉嚨發出下流的吞咽聲。

指尖描繪著睡美人的乳房輪廓。

「啊……嗯。」

沒有涂口紅的紅唇無意識地發出喘息聲。

畫著圓圈的指尖逐漸往中央朝某一點逼進。

「就是這里。」

沉著又充滿自信的低語。

中指輕輕地侵入。

「……啊!」

肩膀一陣躍動,乳房在搖晃,眼皮不斷輕顫。

⊥快蘇醒了吧。

男人離手,認為該是出聲的時候。

「美紗、美紗。」

「咦……啊……咦?」

美莎眼睛倏地睜開,驚訝地跳了起來。

「李、李科長。」

「今晚又擅自加班了嗎?看你睡那么沉原本于心不忍,不過,總比被巡邏的警衛叫醒來得好吧?」

有正式理由的話,向上級呈報后可留在公司加班,可是美莎的加班次數早已超過勞動基準法限制的時數。

聲稱自己并非為津貼而加班的美莎如游擊隊般,下班后時常偷偷留在公司。

「我很……抱歉。」

被別人瞧見自己零亂的模樣,美莎蒼白的臉頰倏地羞紅,同時急忙整理胸前的衣著,對于絲帶和鈕扣為何會敞開一事感到不可思議。

公司門禁森嚴,保全系統周全,進出全憑身份證件,事實上,沒有許可地是不可以待在這里的。

雖是駭客入侵的行徑,不過,事到如今狡辯也于事無補。

「不過,你、你為什么加班?」

「當然是工作羅,我可是有據實以報喔。」

「是……嗎?」

「其實我是想跟你一起留下來。」

「請、請別開玩笑。」

腦筋終于清醒,對此偷襲驚慌失措的美莎,目光銳利地瞪著二科科長。

BBB公司上下誰都知道李準喜歡對女職員性騷擾。

不知道的大概只剩絕不會被當作目標的清潔歐巴桑,不過,最近她們也開始對貞操有危機意識。

「為什么?想見你不需要理由的不是嗎?為了你、更為了公司,要我加班也在所不惜。」

「這樣是很好啦,不過,做好自己份內的工作是理所當然的,為什么說是為了我呢?」

「哎呀,別這么鉆牛角尖嘛!」

李準毫不畏懼對方話中帶刺的言語,擅自拉一張椅子在美莎旁邊坐下。

「其實我有公事想請教你,是關于內褲的結構,立體網層的菱形素材部分我還不清楚。」

「你是指新推出來的《Wind Nude》系列吧?或許你會覺得不可思議,不過它的構造可是極標準的立體編織喔。」

由于涉及到技術性話題,美莎立刻抬頭挺胸,在確定自己掌控主導權后,口齒也變得圓滑伶俐。

「我現在也穿著這系列的產品,強調質感的細纖維編織與中央接縫的處理--」

「嗯、嗯。」

「你是真的了解才點頭的嗎?」

專業領域的自負讓她疏于防備。

李準微微一笑。

「我想我應感謝你,托你的福,我現在對你的工作已經了若指掌,比如說,對了--」

李準拿開了電腦螢幕的封套,利落地操作著滑鼠,游標點出現在螢幕的圖形上。

「這是復合人造纖維的數值吧!」

「沒、沒錯。」

「這個圖形是屬性值,然后是陽離子聚酯纖維的百分率……對了對了,這個數值一改變,現在移動的線……單位g/D、強度……還有這邊的數值就會成為摩擦系數,對不對?」

一面哼歌一面說話,同時手還冷不防地環住波霸OL的肩膀讓兩人的身體緊緊貼合。

「我、我已經知道你用功的成果了,所以請你把手……」

「別這樣嘛,看一下這個圖形的曲線……它優雅的彎曲度,跟你的胸部好像喔!」

「課、科長……」

美莎感到有點驚慌失措。

偷襲、趁虛而入……李準接二連三使出不同技倆,這或許是對冷淡、貞操觀念又強的她感到棘手,所以才有備而來的吧。

他在這方面的研究也從不落人后。

技術部的精英想不到竟然如此未經世事。她或許不是處女,不過性經驗大概不怎么豐富,而且看得出她生性容易緊張。

—竅的OL會用夜游或性愛來舒解緊張,但她辦不到。

在某個層面說來,她是很容易應付的對手。

只要釋放出她郁悶的欲望即可。

「怎么臉紅了?發燒了嗎?有責任感是好事,不過最好別太勉強自己,你的乳房這么大,小心肩膀酸痛喔。」

「別、別說了……只要慎選合身的內衣,就不會給肩膀負擔……請你、不要碰那個地方。」

李準從后面環過來的手巧妙地碰觸美莎的乳房。

「好想看喔。」

對耳朵吹氣般的輕聲細語讓美莎的背脊一陣顫栗。

她又陷入李準的圈套里。

身體倏地繃緊。

「看……什么?」

「你說的合身內衣。」

「我手上沒有樣品,若是影像或立體曲面圖,我可以馬上……」

「我想看的,是你身上穿的。」

這次美莎羞得面紅耳赤。

「那、那不重要。」

「怎么?你不讓我看嗎?」

「我、我想聽聽企劃部的意見。」

美莎拚命擠出聲音試著轉換話題。

李準感覺到她的聲音有藏不住的激情,他皺了一下皺頭。

「意見?如果幫得上忙的話,我很樂意效勞。」

「知道無縫胸罩嗎?」

「嗯,是技術部門主導推動的企劃,聽說已經開發出新的縫合技術。」

李準雖然在說話,但注意力卻似乎全放在激情的主體上。

無縫胸罩當初發表時業界一片喝采。盡管構想創新、生產線也一枝獨秀……不過由于制造過程復雜,成本居高不下,因此銷售狀態如預期般不盡理想。

上個禮拜公司內部會議決定暫停制造,將生產線移轉給企劃一課提案的天使之吻《Angle Kiss》系列胸罩。

「我是擬案人,新技術使縫合技巧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我們公司的商品也因此受益良多。可是……為什么上面會突然改變作風呢?」

「冷、冷靜點,美紗。」

李準不知所措。

真是意想不到的反擊。

〈來遷怒的成份大于抱怨。

「雖是技術部門主導,但也不能將業績不好的原因全怪罪到我們頭上……竟然還說我們技術部對新技術自我陶醉,擅自提案使成本高居不下,全都是推托之辭。」

沒錯。

無縫胸罩是行銷上的一大敗筆。

報告指出,原因在于技術部一意孤行,不聽向來重視成本比重的營業部忠告而魯莽行事。

成本確實會影響銷售業績。

「不過,天使之吻胸罩也不錯啊,價格經濟,樣式也多樣化,在年輕族群的銷路很好不是嗎?」

「那是開倒車的作法。簡化舊商品的縫合過程,降低纖維成本,設計多樣化……都走到這個地步了,有必要再以那種低價的量產品為主軸嗎?」

或許是新仇舊恨涌上心頭吧,美莎的情緒越來越激動。

對技術有崇高理想的她,受不了被迫要與利益掛帥的企業理論妥協。

事關技術部的存亡不得不低頭。

然而,事實并不單純,背后有更復雜的問題存在。

李準心知肚明。

「停滯不前的話技術就不會進步。新的運動越來越多,搭配的內衣需求量也會相對增加,紫外線越來越強,開發膚質敏感者可以放心使用的復合纖維……」

「美紗,暫停一下。」

李準低聲喝止。

「……咦?」

「你最好藏在桌子下……警衛好像來巡邏了。」

「是、是的。」

美莎驚訝地回神,迅速依照指示行動。

察覺到有亮燈的房間,走廊的腳步聲逐漸逼近。

不久,門被打開,對方出聲詢問。

「有人留下來加班嗎?」

「啊,你好,辛苦了,我是企劃二科的李準,我來找資料……雖然明天技術部的負責人會拿來,但我就是放心不下。」

「啊,您就是那個新來的科長,幸會幸會,辛苦您了。」

「我還有很多事要學……」

李準和警衛開始話家常。

躲起來的美莎焦躁不安,激憤的情緒早已消失殆盡。現在,她正為瞞騙警衛留在公司而不知所措。

被發現的話,勢必會遭公司處份。

胸口忐忑不安的同時:亦靜待警衛能眷離去。

她就地而坐,為了不使雙腳突出桌外,兩膝被迫屈起,短裙下的內褲也因此而一覽無遺。

兩邊的膝蓋壓向乳牛般的乳房。

「不愧是能力強的人,說的話就是不一樣。」

「不,沒這回事……」

站著的李準一面與警衛侃侃而談,一面將美莎鎖在了桌下,腳尖同時緩緩前進。悄悄脫下鞋子后,朝穿內褲的腿間移動。

這些都看在美莎眼里。

她無處可逃。

一出聲便會被警衛發現。

打從一開始她就處于進退兩難之境。

腳尖開始在穿有長統絲襪的大腿內側游動,美莎想用手推開,但敵不過男人的力氣。

腳尖熟練地在臀部一帶游動。

憤怒與羞愧讓美莎漲紅了瞼。

她咬緊雙唇,忍受非法的性騷擾。

腳尖終于來到雙腿的交接處,正打算跨越內褲的防線。

「李、李科長……啊!」

忍不住想輕聲地抗議時,腳尖彷佛有長眼睛般,不偏不倚地侵入縱向的肉縫中。敏感處受到壓迫,不禁發出甜蜜叫聲的美莎,羞愧地用手掩住自己的口。

「咦?好像有聲音……」

「是你多慮了,我什么也沒聽到啊!」

「是嗎……」

李準不理會對方狐疑的低語,繼續運用巧妙的力道按摩肉縫,淡桃紅色的布抖漸漸陷入秘肉中。

美莎耐不住這異樣的感覺而開始掙扎扭動。

粘膜受到間接摩擦,李準的腳尖正在玩弄她的私處,傳達明顯的性暗示。

恥骨被輕輕撞擊,那股甜蜜的振動延伸至背脊。

「啊……住、住手……不要!」

剛強的面容首次出現脆弱的表情。

美目因過度羞愧而淚水盈眶。

「這么大的公司,警衛的工作應該也不輕松才對,我想絕不會有人偷偷潛進來加班吧……」

李準一面若無其事地交談,一面不斷前后愛撫。

美莎的抵抗在不知不覺中停止,反應也開始轉變。她開始輕輕喘息,腰部緩緩蠕動。

李準的腳尖感到一股濕氣。

偷偷往桌子底下瞄的他,看到一位面紅耳赤、羞得無地自容、并且全身不住顫抖的波霸OL。

「怎么啦?警衛已經走掉了。」

李準感覺到自己有點做過頭。

其實警衛早已離去,方才只是他一個人在唱獨角戲。不過若是據實以報,他有可能會被大卸八塊。

美莎默默地點頭,然后拖著沉重的腰從桌底下爬出。

「你的內褲材質觸感真棒。」

「是……是嗎?」

OL的聲音充滿情欲。

(今天就到此為止吧,凡事慢慢來,沒什么好急的……我就是為了享受這個才進BBB公司的。

李準心中微微一笑。

「下次希望可以直接接觸。」

「不要說這種……低級的話。」

美莎的聲音雖然忿怒,但眼睛卻濕潤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