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女友帶了一個人

2014-11-13 激情小說

「阿姨,接下來我將會帶你重新回到那美好的童年,你會聽到我的擊掌聲,每一聲都會使你變小一歲,你明白么?」

「是,好的,明白。」

「那么,我要開始了……」

啪,啪,啪……隨著白子飛的擊掌聲,孫嫻的面部表情慢慢的發生著微妙的變化,漸漸的變得有些青春和活潑,又漸漸地變得天真和幼稚。

白子飛微微一笑,很好,很順利。

拍了三十多下后,白子飛看到孫嫻臉上已經是一臉的天真,估計著現在孫嫻也就是四五歲的樣子,臉上帶著一絲詭異的笑意,在她耳邊輕聲喚道:「孫嫻,孫嫻……」

「恩……」

「你現在幾歲了?」

「快四歲了。」

白子飛的眼睛微微一瞇,笑著說:「你知道我是誰么?」

「你?」

「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啊,是你最值得信任的人……」

「最信任的人?」

「是啊,你媽媽也是這么說的,你忘了么?」

「我忘了……對不起。」

「那么以后要記住啊,不管什么情況下,我都是你最值得信任的人。」

「恩……」

「那么,記住,不管什么情況下,我都是你最信任的人,記住了么?」

「恩……」

白子飛的眼睛歡喜的瞇了起來,哎呀呀,當一個女人還是小女孩的時候,她們都是這么可愛的呀……

「那么,接下來,當我拍掌時,每擊一掌都會變大一歲,你明白了么?」

「恩……」

啪,啪,啪……隨著白子飛的擊掌聲,孫嫻的表情由幼稚變得成熟……

「那么,孫嫻,你今年多大了?」

「三十八……」

「很好,你知道我是誰么?」

「你……你是我女兒的男朋友……」

「還有么?」

白子飛有幾分緊張的問道。

「還有,是我最信任的人。」

白子飛嘴角抹出一絲詭笑——好極了,現在……

「接下來,睜開眼睛,對,看著我,看著我,對,我要你看著我的眼睛,是的……」

白子飛說完,看到孫嫻有些機械的把頭扭過來,忙運轉精神力,初級催眠術全力發動。

當孫嫻那失去焦距的雙眼望向白子飛的同時,突然感到一陣頭暈目眩,雙眼不住翻白,但在白子飛的控制之下,始終沒有昏過去。

而白子飛則感到一陣難以言喻的舒爽,大腦更是感到一陣清涼,白子飛心中大喜,雙眼綻放出一陣攝人的光芒,他知道他已經吸收了部分孫嫻的精神力,并擁有了修煉中級催眠術的資格。

「很好,我的孫嫻阿姨,你現在可以慢慢的,慢慢的閉上你的眼睛,對,我允許你這么做,很好,接下來,你先就這么睡過去吧,安安靜靜地睡過去吧,你會感到自己身體越來越放松,你會將你的身體徹底的交給沙發,深深的,深深的陷入越來越深沉的睡眠當中,你會發現你的每一次呼吸都會是你自己越來越放輕松,從而使你陷入更加徹底的睡眠當中……」

白子飛看到孫嫻的身體越來越松軟,無力的倒在沙發里,嘴角慢慢的撇出一絲冷笑,向廚房走去,那里,還有一個美麗的肉體等著自己控制褻玩呢。

「啦啦啦……」

廚房里,孫雨馨很有些開心的清潔著碗筷,在洗碗池右邊放著幾個她自認為已經洗好的碗,左邊還有一摞碗碟,很明顯她現在并不是在洗第一次,不過她并沒有因為第一次洗的不理想而有什么不開心,她希望能多給自己的母親和情郎一些時間溝通一下。

「母親一定會喜歡他的。」

孫雨馨一邊漫不經心的洗著碗筷,一邊美滋滋的想著。

這時,她突然感到一陣熟悉的氣息向自己襲來,還沒有來得及轉身,纖細的腰肢已經被一雙大手抱住了。

「哎呀呀,某人不要告訴我她是在洗碗!」

身后的人帶著幾分戲虐的說道。

孫雨馨一被抱住,就知道是白子飛來了,身體立時酥軟了下來,軟綿綿的倒在白子飛懷里,聽了白子飛的話,看了一眼放在池邊的那些已經「洗好」的碗,頓時俏臉抹上了幾縷紅暈,不但沒有把碗上的油污洗去,甚至有個碗上竟然放了洗潔精而沒有沖洗。

「嘖嘖嘖,我的大小姐,你不要浪費我家的水嘛,很貴的咧。」

白子飛一邊帶著幾分調戲的說道,一邊把手分開孫雨馨的衣服,從那不大的縫隙中鉆進去。

孫雨馨頓時有如電擊,手中的碗「咣當」一聲,掉在池里,鼻里噴著熱氣,雙眼水汪汪的瞥了一眼正把玩著自己嬌美玉體的壞人,柔媚的說道:「別這樣,母親還在外面。」

「沒事,你母親好像太累了,睡著了。」

孫雨馨聽到母親睡著了,心里的一顆石頭也落了地,母親能在白子飛面前睡著,那說明了什么?說明了信任嘛。

「看來和阿飛的事母親同意了……哎呀,這個壞人。」

孫雨馨正樂滋滋的想著自己和情郎之間的關系通過了母親的認可,心中一直吊著的一件事終于有了結果,再加上白子飛的大手突然從她的腰間移到了那一對飽滿的玉兔上,強烈的刺激之下,雙腿一軟,徹底失去了對自己的玲瓏嬌軀的控制,落入了身后的那個魔鬼的手里。

「別……別在這里……」

孫雨馨嬌喘吁吁的說道。

白子飛一樂,暗想到了臥室正好,那里也被重新布置過了,催眠起來可比這里方便多了,別將孫雨馨攔腰抱起,大嘴還不住的在孫雨馨那甜美的唇上不斷的索取著,向著臥室走去。

路過客廳時,孫雨馨有些不安的向沙發上看去,果然見到自己的母親正昏昏沉沉的倒在沙發上沉睡不醒,心里的緊張才微微放下,但在自己母親面前與情郎親熱所帶來的強烈的刺激還是令她的嬌軀微微一僵。

白子飛很清楚的感覺到懷中嬌娃的動作,調戲道:「小馨兒,要不要我們就在這里快活一下?」

「不!不要!」

聽了白子飛的話,任憑孫雨馨怎樣膽大包天,也禁不住渾身一顫,失聲說道。

「不要……哼哼……」

白子飛心中冷冷的一笑,面上卻依然是一副對孫雨馨百依百順的樣子,連連說自己不過是開一個玩笑,在孫雨馨的嬌嗔不依聲中,三步并作兩步,鉆進了臥室。

「阿飛,你把臥室也重新布置了么?」

一陣熱吻之后,孫雨馨終于發現自己所處的環境與以前的不同,懶洋洋的問道。

「小馨兒,你到這個時候,還會注意這些東西么?我的吻不比這些更能吸引你么?」

孫雨馨飛了白子飛一個甜蜜的白眼,一頭鉆進枕頭下面,將豐滿的翹臀對準了白子飛。

白子飛暗自冷笑了一聲,打開臥室里的催眠音樂,音樂聲婉轉悠揚,又有幾分纏綿,頓時吸引了孫雨馨,她伸出頭來,有些疑惑的看著白子飛,問道:「阿飛,你從那里弄到的這張碟,我怎么好像沒有聽過,好好聽。」

在孫雨馨的嬌聲和驚呼聲中,白子飛一下子撲在她身上,笑道:「我的猩人,你不覺得在這么美妙的音樂聲中享受會更美么,過一會兒讓我聽聽是音樂聲好聽還是你的呻吟聲好聽。」

孫雨馨又遞給白子飛一個嬌媚的白眼,說道:「色狼。」

白子飛笑了笑,將嘴附在孫雨馨耳邊說道:「小馨兒,你哥哥我今天為你準備了一件禮物呢。」

「什么禮物。」

一聽到禮物,孫雨馨眼睛一亮,有些期待的問道。

「你看。」

白子飛取出一串紅寶石項鏈,項鏈上鑲嵌著一顆美麗碩大的紅寶石,正散發著迷人的光芒,孫雨馨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

「你看,我的小馨兒,這串項鏈美么?」

「美。」

「小馨兒,你要好好看著那顆美麗的紅寶石,你看,它是如此的美麗,你感覺到它正散發著無窮的魅力,將你的注意力一點不剩的都吸引在那上面。」

「小馨兒,我是你的男友,是你最愛的人,也是以后要和你共度一生的人,你完全可以相信我,是嗎?」

「是……」

「很好,小馨兒,那么就將你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這美麗的紅寶石上吧。很好。你看,它的美麗令你神魂顛倒,你會注意到在這顆紅寶石的中心有一個最美最深邃的所在,你會將你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那上面,深深的……很好。你會感到很放松,很放松……這是一種從內心深處散發出來的愜意,在我的懷里,你最愛的男人懷里,你可以徹底的將你的壓力拋在一邊,盡情的享受這種舒適,對,就是這樣。」

白子飛不斷用著帶有幾分磁性的聲音在孫雨馨的耳邊說著,終于看到孫雨馨臉上露出一種愜意放松的表情。

「很好,馨兒,你可以透過這個紅寶石看到我的眼睛,你會發現我的眼睛正是這個紅寶石的中心,當你看到我的眼睛時,你就能找到最美麗的景色……」

孫雨馨聽到白子飛的話,迷蒙的雙眼透過紅寶石,轉向白子飛的眼睛時,白子飛也不失時機的全力運作起初級催眠術,又是一股清涼鉆入腦中,再看孫雨馨時,只見她雙目無神,渾身大汗,又是一個被白子飛徹底控制住了可憐女孩。

「很好,我的小馨兒,接下來,我要你站起來。對,就這樣,慢慢的脫掉衣服,只要剩下內衣就好,很好,小馨兒真乖,好了,可以了,現在,跟著我,到客廳里吧。」

白子飛看著孫雨馨按照自己的話一點一點的脫掉衣服,像一個木偶似的對自己跟著自己走進客廳,心中大樂,滿意的點點頭,帶著這美人走進客廳,今天,他要好好的享用一下這一對美艷的母女花。

白子飛讓孫雨馨坐在她母親的身邊,也讓她沉沉地睡去,看著這一對艷麗無雙又帶著幾分相似的美人,白子飛心中一片火熱,下體更是不老實的提出抗議,表達著對這兩具美麗肉體的渴望。

白子飛輕輕走上前去,硬生生擠在二女之間坐下,雙手分別摟住兩女的纖纖細腰,只覺得一個充滿了青春活力,彈性十足,另一個豐腴柔軟,充滿了成熟婦人的氣息。

「小馨兒,你愛你的母親么?」

白子飛心中突然冒出來一個邪惡的想法,如果讓孫雨馨和孫嫻一起來一段虛凰假鳳會是怎樣一副美景?這念頭一冒出來就再也無法抑制,白子飛湊到孫雨馨耳邊,輕聲說道,他要慢慢的誘導這個可憐的女子去在那個生她養她的母親的美艷胴體上盡情施為。

「愛……」

孫雨馨輕輕的,但是堅定不移的說道。

「是么,那么,你的母親一再被你的父親欺騙,你是不是覺得你的母親很可憐呢?」

「是……」

「小馨兒,你有沒有覺得,被我愛著,照顧著,是一種十分幸福的事呢?」

孫雨馨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在那一霎那,白子飛甚至有了一些負罪感,但轉眼就被他壓了下去。

「那么,你的母親呢?有人愛她,照顧她么?」

孫雨馨猶豫了一會兒,有些疑惑的搖了搖頭。

「那么,你是不是覺得,你應該代替你的父親,來撫慰一下你的母親呢?」

話音剛落,孫雨馨的呼吸立刻急促起來,白子飛甚至發現她的眼睛不斷的顫抖,似乎就要醒過來似的。

「冷靜點,小馨兒,冷靜點,你很愛你的母親,你很愛她是么?」

孫雨馨雖然依然呼吸十分急促,但還是點了點頭。

「很好,那么你可以為她放棄一切是么?」

「是的……」

「很好,那么,為了能讓你的母親開心起來,那些所謂的倫理又有什么好在意的呢,你難道認為他比你的母親還有重要么?」

「而且那些所謂的倫理又有什么好在意的呢,你難道認為包小腳,三從四德也是正確的么?」

「小馨兒,你很愛你的母親,你可以為她付出你的一切,你也很相信我,因為我是這個世界上你最愛的人,對么?」

在白子飛不斷的誘導下,孫雨馨的呼吸終于漸漸平息下來,沉默了一會兒之后,輕輕的點了點頭。

好極了!

白子飛看到孫雨馨的動作,眼中放出一陣攝人的光芒,他似乎已經看到這一對美艷的母女花在自己面前,扭動著象牙般美麗的胴體,為自己演奏出一幕幕攝人心魄的淫歌。

「很好,現在,你會慢慢的睡過去,沉沉地睡過去,等我再一次在你耳邊說話的時候,你就會盡你所能的撫弄你母親的身體,明白么。」

孫雨馨點點頭,呼吸越來越低緩深沉,明顯是睡了過去。

白子飛滿意的點了點頭,又扭過頭,貼近孫嫻,說道:「孫阿姨,在這個世界上,你最信任的人是誰?」

孫嫻猶豫了一下:「最信任的人……是……你。」

「很好,孫阿姨,那么,不管我問什么你都會很樂意回答,對么?」

孫嫻又點了點頭。

「那么,孫阿姨,你和你的丈夫已經分開這么久,你平時不感到寂寞么?」

孫嫻猶豫了一下,輕輕的點了點頭。

「那么,孫阿姨,你平時如果有了那方面的需求,你會怎么解決呢?」

孫嫻臉上蒙上一層紅暈,過了好一會兒,才輕輕的說道:「我……我自己解決。」

白子飛臉上顯出一種詭異的笑容,他想了想,又說道:「孫阿姨,一會兒你會感到有人來撫慰你,你可以安心的接受這種快樂,因為在這里的都是你可以信任的人,我們是不會傷害你的。你會感到十分的快樂,不管你以前自己解決時是怎樣的感受,你都可以從等一下的慰藉中得到比你以前強十倍的快感,但是你始終無法達到高潮,明白了么。」

這一次,孫嫻等了很久,才有些木然的點了點頭。

白子飛臉上露出一種有些詭異的笑容,又將嘴貼在孫雨馨耳邊說道:「小馨兒,現在你可以去好好解除一下你母親的寂寞了。」

孫雨馨的睜開眼睛,雙眼呆滯而沒有焦距的看著前方,身體有些僵澀的站起來,慢慢地向著他的母親走去。

她來到她的母親面前,孫嫻柔軟的肉體無力的倒在沙發里,完全不設防的展現的自己的女兒面前。孫雨馨慢慢地解除掉自己母親的西服,裙子,將她象牙白玉般美麗動人的胴體展現出來。

白子飛眼中透出一種贊賞的神色,這完全不像是一個生過孩子的四十多歲的婦人的身體,歲月似乎無法在她的身上留下痕跡,她的小腹依然緊湊,不像有些生過孩子的婦女那樣出現難看的壬辰紋和贅肉,她的乳房依然挺拔,即使在女兒為她解除了胸罩之后依然驕傲的挺立著。

因為哺乳的原因,乳頭和乳暈不像她女兒那樣的粉紅,而是顯出一種淫靡的暗褐色,下體的陰毛十分濃密,郁郁蔥蔥的黑色叢林將那美麗的蜜穴遮擋起來,使得白子飛無法一睹為快。

好一個極品的女人。

孫雨馨雙眼迷離的望著自己的母親,脫下衣服趴了上去,她微微翹起的粉紅色的小嘴親吻著自己母親那性感的嘴唇,一只如玉般雪白的小手抓住母親挺拔的乳房,輕輕的揉捏著,另一只手滑過那平坦但又充滿肉感的小腹,靈巧的鉆進自己誕生的家園,挑逗著自己母親的每一份性的欲望。

由于之前白子飛的暗示,孫嫻并沒有什么推拒的動作,而是扭動著修長的玉體,配合著女兒無所不至的褻玩。她伸出靈巧的小香舌,和自己女兒那條同樣可愛的舌頭糾纏在一起,發出一陣陣「嘖嘖」的淫聲。

白子飛在一邊看的津津有味,這個美麗而高貴的女人,由于曾經受到過的傷害,以及自己的女兒的緣故,她曾經拒絕過無數優秀的男人的追求,而現在,她卻在這個男人面前不知羞恥的盡情的展現著自己充滿了魅惑的肉體,更和自己親生的女兒亂倫,這一切都帶給白子飛一種難言的快感。

孫雨馨在她母親體內的手指抽插的越來越快,每一次離開那美麗的花徑都會帶出一絲清亮的液體,兩個指頭已經變得濕漉漉的,在燈光下,飛速抽動著的手指反射著晶亮的光芒,手上也沾滿了孫嫻體內流出來的液體,而孫雨馨卻全然不知似的,靈巧秀氣的手指不知疲倦的逗弄著母親饑渴的肉體,白嫩如玉的手指在黑色的叢林中時隱時現,顯出一種別樣的誘惑。

在自己女兒的挑逗下,孫嫻身上漸漸滲出一層薄薄的汗,腦袋也不斷的搖晃著,一頭美麗的長發胡亂的飄散著,構成一副充滿誘惑的景色。她拼命的挺起高聳的酥胸,湊向女兒,口中發出一陣陣輕微的呻吟,美麗的腦袋盡力向后揚著,似乎努力希望能夠得到更大的快感。

白子飛眼中放射出火熱的欲望,按下胸口噴薄欲出的欲火,慢慢的走過去,坐在二女身邊,端起一杯紅葡萄酒,輕輕抿了一口,一股帶著一點酸甜的味道頓時充滿了他的整個口腔,瞇起眼睛,靜靜的看著身邊這一對母女所上演的好戲。

只見兩具潔白的嬌軀不斷的扭動著,空氣中似乎彌漫著一種淫靡的幽香,一聲聲嬌羞的輕吟傳入她的耳中,不斷的勾起他體內愈燃愈旺的欲火。

白子飛伸出另一只空著的右手,繞過孫嫻修長的脖子,抓住了她一個碩大雪白的乳房,輕輕的揉捏著,只感到手上傳來一種光滑,細膩,柔軟的感覺,白嫩柔滑的肉球上布上了一層晶瑩的水珠,也不知是汗水還是女兒的口水。

這巨大的肉球在白子飛的揉捏下,不斷的變換著形狀,在昏暗的燈光下,那一層薄薄的汗水隨著白子飛的動作,不斷變換反射著光芒。

被白子飛催眠控制的孫嫻和孫雨馨母女似乎沒有注意到白子飛的加入,這兩個美麗女子徹底沉迷于性愛之中,眼中透出沉迷混亂的神色,客廳里彌漫著一種詭異的氣氛。

白子飛心里傳來一種變態的快感,下體的肉棒好像一根鐵棒似的挺了起來,嘴角撇出一縷陰冷的微笑,這才只是開始,今后……

想著,白子飛的眼睛漸漸變成了血紅色,他又想到了他那以前的所謂的「戀人」,她也像這兩個女人一樣,在那個該死的男人面前展現自己美麗的嬌軀和淫蕩的風情吧……該死的……該死的……

身為一個孤兒的白子飛,在十六七歲的年齡正是性格突變的時候,卻要承受起失去父母的痛苦,在發覺自己的親人都在盤算著如何獲得自己父母留給自己的幾套房子之后,只有那個所謂的青梅竹馬站在自己這一邊,為自己盤算,不知不覺的將趙雨霏看成這個世界僅存的美好。

當這個支柱也倒下后,心里的黑暗和陰影便被無限度的放大,每當他看到這些美麗的女子嬌軀裸呈的樣子的時候,趙雨霏那充滿誘惑和魅力的柔美嬌軀在那個陌生男人身下嬌吟承歡的樣子便會不自覺的出現在他腦海中,或者是病態,或者是小心眼,或者什么都好,他總是無法自制看到這種令他怒火的畫面,如果是以前他或者會哭泣,會無奈,但現在……

見鬼去吧……

白子飛強行將腦海中令他嫉恨欲狂的畫面抹去,將自己的注意力轉到眼前的景象上,但是眼中的陰冷和郁沉卻是越來越深,無法消散……

見鬼去吧!

孫嫻扭動著嬌軀,迎合著白子飛和自己女兒的侵犯,星目迷離,不斷的大聲呻吟著,似乎在渴求著更加激烈的快樂,但她失望了,不管自己的女兒怎樣的努力,她都無法達到她所想得到的快感,她的身體明明告訴她自己體內已經積蓄了足夠的能量,但卻有一層薄薄的膜擋著似的,使得自己始終無法如愿。

這時,白子飛也忍不住了,站起來走到孫雨馨身邊,在她耳邊輕輕的說道:「可以了,現在站起來退后兩步。」

他的聲音有些急促,有些嘶啞,胸腔里似乎蘊含著一股火焰就要爆發出來,一把將正在慢慢站起來的孫雨馨拉到一邊,三兩下除掉褲子,扶著早已堅硬如鐵的肉棒對準孫嫻的下體,野蠻的刺了進去。

「喔……好爽,好棒的肉穴……」

孫嫻的花徑早已做好了準備,蜜穴里已經變得濕淋淋的,白子飛一下就進去了大半,只覺得自己似乎已經著了火的肉棒一下子進到了一個溫暖濕滑的所在,一股異樣的快感從火熱的陽物上傳遍全身,孫嫻那美妙的小穴溫柔而細致的服侍著這個客人,也許是因為很久沒有過性愛的原因,孫嫻的花徑相當的緊窄,一層層的肉圈緊緊的箍住白子飛的肉棒,還時不時的摩擦著,把他伺候的十分爽快。

在白子飛進入的那一霎那,孫嫻身體狂顫,白子飛感到一股滾燙的液體噴到自己的肉棒上,很明顯,這成熟的美婦已經高潮了。

白子飛雙眼發出狼一樣的火紅的光芒,開始抽動起來那條粗大的肉棒,嘴里還不住嘿嘿的冷笑,火熱的目光不斷在孫嫻成熟豐腴的胴體上掃視,由于之前和女兒的一場前戲,孫嫻身上蒙上了一層薄汗,白子飛甚至能夠嗅到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熏人欲醉的肉香。

孫嫻雖然陷入催眠之中,但她的感官卻被無限度的放大,她能夠很清晰感覺到一根粗大的異物野蠻的刺進自己的體內,并且不斷的抽動著,在一陣微微的疼痛之后,一陣強烈的異樣的快感襲來,口中不由自主的發出放浪的呻吟聲。

「快活么,我的孫嫻阿姨……來吧,我要你大聲的呻吟出來,把你的淫蕩和放浪都盡情的釋放出來吧……」

隨著白子飛低沉的話語在耳邊響起,孫嫻的動作更加激烈起來,她不斷的挺動著纖細的腰肢迎合著白子飛,粗暴的奸淫時不時帶出幾滴晶瑩的液體,白子飛的小腹與孫嫻的屁股不斷的撞擊,發出「啪啪」的響聲。

身后的孫雨馨看著面前自己的情人與母親瘋狂的交媾,不時發出淫靡的呻吟與接連不斷的「啪啪」撞擊聲,本來就已經紅彤彤的俏臉更是增色幾分,口中不斷喘著粗氣,只是由于白子飛一直沒有命令,所以早已情動的她才沒有撲上去求歡。

白子飛一把將孫嫻抱起,架在腰上,肉棒依然留在孫嫻的體內,一邊抱著懷中的美人,一邊在廳里走來走去,伴隨著白子飛走動的動作,腰部不斷的抖動,孫嫻兩條修長的玉腿緊緊的纏在白子飛的腰上,在白子飛愈來愈猛烈的進攻下,不顧廉恥的大聲嘶叫著,全然沒有了往日高貴矜持的模樣,將自己淫蕩放浪的一面在自己的女兒面前徹底展現出來。

白子飛扭過頭,看到孫雨馨已是滿臉通紅,雙眼水汪汪的看著正在瘋狂交媾的母親和情人,一副饑渴的模樣。

白子飛心中一樂,這才想起來自己居然將這個美人忘在腦后,一邊繼續操弄著懷里的成熟婦人,一邊走到這個早已情動不已的美人面前,對她說:「怎么,想要了么?」

孫雨馨一臉渴望的點了點頭,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著實惹人心疼。

白子飛一臉戲弄的看了這個曾經無比驕傲的俏美人一眼,笑道:「那好吧,隨我進來吧。」

懷里抱著孫嫻,一雙有力的大手緊緊摟著美人的蛇腰,肉棒不斷在這個成熟婦人的體內抽插著,身后還領著臉上帶著幾分嬌羞的孫雨馨走進了臥室。

「躺下吧。」

白子飛抱著孫嫻趴在床上,肉棒依然留在這美艷熟婦的體內,對著身后的孫雨馨說道。

孫雨馨乖乖的躺在床上,將一具散發著極度誘惑的嬌軀呈現在白子飛面前,雙眼有些嫉妒的看了一眼在白子飛胯下婉轉承歡的母親,又帶著幾分渴求的看著白子飛。

白子飛冷笑一聲,抽出還留在孫嫻體內的肉棒,一把抱過這熟透了的美人,讓他趴在自己的女兒身上,白子飛則抓住孫嫻肥美碩大的屁股,伴隨著孫嫻的一聲驚呼,從后面一插到底。

孫嫻雖然被催眠了,但除了自己女兒的那部分,白子飛還沒有對她進行任何改造,舊的觀念讓她對這種姿勢感到無比的羞恥,還伴隨著強烈的刺激。

白子飛雙眼充血,好像一頭野獸似的帶著幾分嘶吼的聲音對著孫雨馨低沉的吼道:「小賤人,你不是想要么,這個美人不就擺在你的面前了,盡情的玩弄她吧,盡情的玩弄你的母親吧……」

孫雨馨看著自己母親嫣紅的俏臉,臉上帶著幾分癡迷,喃喃的說:「母親,你真美……」

便吻了上去。

白子飛看到這一對美麗的麗人在自己胯下虛凰倒鳳,心里充滿了一種暴虐變態的快感,嘶啞著嗓子說道:「來吧,你們這兩個騷貨,在我的胯下盡情的呻吟吧,把你們的淫蕩本性,徹底的展現出來吧,啊哈哈哈哈哈……」

一邊說著,一邊將自己的肉棒從孫嫻的體內拔出,又插到女兒的體內,在孫雨馨的嬌喘呻吟中又一次插到孫嫻體內,口中還不斷喃喃的罵著:「操死你們,騷貨,操死你們,賤人,你們這些該死的女人,就這么死在我的肉棒下吧,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

白子飛粗黑的肉棒不斷的在這一對美麗的母女體內進出,操弄著這一對及其相似的女子,時不時還發出囂張瘋狂的笑聲,肆無忌憚的笑聲中還夾雜著兩個誘惑的呻吟聲,盡情的蹂躪著這一對失去自我的女子,瘋狂的享用著她們的每一份美好。

直到月亮爬到老高,白子飛才在一聲低沉的嘶吼中,將一股濃濃的精液射進孫嫻那肥美的蜜穴里,同時,孫嫻美麗的肉體亦劇烈的抖動起來,雪白的乳房隨著她的身體也不斷的顫動著,翻起一層層美麗的肉浪,而白子飛則身體一軟,無力的倒在孫嫻蒙著一層薄汗的無限美好的胴體上,孫嫻身下躺著因為不斷高潮而早已昏了過去孫雨馨。

「好極了,我的美人們,現在,我要給你們更多的指令……」

歇了好久,白子飛回過勁來,湊到依然沉浸在高潮的余韻之中孫嫻和孫雨馨耳邊,輕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