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師說(1-4)

2014-11-11 校園春色小說 激情小說

開學的時候我就覺得不對勁,學校越修越小不說,這條學校的必經之路竟然

比翻修之前還坑洼。到教室的時候褲腳已經沾滿屎黃色的泥漬。這狗屁的學校,
再過一個半學期就能刑滿畢業,日子還是這么難熬。周邊的人正在交流著假期作
業,互相炫耀著假期的各種經歷,天花亂墜,仔細一聽又多是彼此吹噓,不知所
謂。

「你看到了嗎,路上又多了個奇怪的乞丐」。「有呀,而且神神叨叨,見人
就兜售他的泥垢丸,死保安都不知道趕人的嗎。「旁邊的李潔跟潘娜又再那抱怨
了。這兩個騷包假期里又不知道出去援交了幾回,說起她們兩個,自從上次暑假
兩個人一起出去賣肉,結果賣到了隔壁班的數學老師的胯下,最倒霉的還是被學
校里的李大嘴吧看到,從此這兩個女人的名字就再學校里傳開了,期間各路人馬
都明里暗里的給暗示想發展超友誼,那個倒霉的數學老師也因此被學校開除。

不過話說回來,我也注意到了那個乞丐,穿得跟個喇嘛似得,也不是太邋遢,
卻總給人一種壓迫感,所以路過的人都是繞開了去,有些個倒霉蛋會被他從背后
突然抱住,然后就聽到到狂喊「主人,主人,老臣總算找到你了」。一開始被抱
得兩個人,雖然驚恐,但聽到老乞兒高喊主人,面上也不自覺地貼上了點光彩,
仿佛自己真的就成了那個讓萬眾低首,百姓臣服的第一人。結果這個死老頭見了
男人就叫主人,見了女人就叫娘娘,連學校負責掃廁所的李大媽都被他抱著,一
遍遍叫著,太宗娘娘,老臣好仰慕你啊。搞得那些早前還擺出高人范的男同學立
馬綠了臉。

不幸的是連我都慘遭這老頭的毒手,渾身上下都被摸了一遍,連褲襠都不放
過。說也奇怪,他的力氣也夠大的,怎么掙扎都甩不掉,到最后只能讓他糟蹋完
了才準許我黯然離去。旁邊的人都是甩手看熱鬧,別指望有人上去拯救你,因為
他們多數也遭過毒手。

坐在椅子上,突然被后面的人推了下腦袋,不看也知道,又是瞎子。這小子
天天戴個墨鏡裝高深,學校里的人都管他叫瞎子,他還不服,說自己這叫范。我
心里直呼范你妹呀。不過雖說他身材矮小,又裝神弄鬼的,但他有個本事,就是
打聽事,每次跟他聊天都能聽到一些最新的內幕消息,像什么張老師的情人又去
墮胎了,毛校長的女兒又來學校了。

「別推我頭,亂發型。」我最煩他這樣,總是破壞我的板寸,他拿臉對了我
1分鐘,我不知道他在干嗎,看著他的大墨鏡,我估計他在鄙視我。

「我跟你說件事,那個老頭不普通……」瞎子一反常態的跟我說道,很是嚴
肅,弄的我也不得不低聲問他,「不普通,莫非是蘇乞兒?」他又拿臉盯了我一
分鐘。我心想,你搞笑呢你,你說他不普通還不準我套用歷史名人嗎。「你倒是
說呀,怎么不普通了。」我不耐煩的說道。「他三天前就在這了,看著不像是來
要飯的,倒是來找人的。」「廢話,我也知道,他在找他的主人,在找他的太宗
夫人」,說實話我真從心底鄙視瞎子,怎么總說廢話,他百曉生的名號到頭了嗎?

「我告訴你,他不僅是在那每天見人發瘋,昨天晚上,我來這看李潔跟毛校
長幽會的時候,看到有3個人圍著那個瘋老頭問話。」「他們說了什么」我看到
瞎子一副正經表情,不由得出聲問道。「我……沒聽到」,我一巴掌就抽在了他
臉上,跟著裝了半小時黑超特警,原來連個屁都沒聽到。「你是豬,有沒有?有
沒有?有沒有?」「好的,我是。不過我聽到他們之間也提到了主人一類的詞,
我猜這件事不是那么簡單。」打發走這個死瞎子,我不禁身體一涼,被這么個神
神秘秘的老乞丐摸了全身,手不由得整理齊凌亂的衣服,當手劃過上衣口袋時,
一件硬質地的東西擱到了我的手,心臟立馬一抽。看了看四周的人群,慢慢地把
手伸進去一摸,翻出手一看是一款類似玉的東西,通體如墨色,略微發青,中間
是一個環形,兩邊多出了類似獸角的兩個突起,陪有環形螺紋。環形的正中有顆
紅寶石,這是我猜的,因為這顆紅寶石并不像其他那么有色澤,倒像是假貨,沒
有光彩,更像塑料制品,但我卻本能的感覺這是一顆紅寶石,自己也有些奇怪。
粗略看了一眼,立刻收進內衣口袋,生怕其他人看到,上來唧唧歪歪。

—學的第一天,必然是拿新書,交作業,老師鼓勵至此,學生激情演講。等
到一切事情都結束,我趕緊抓起書包溜人,想著第一時間回家去搜索下這個奇怪
的玉佩。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瞎子算,沒料到這個死瞎子在校門口堵
著我,說是為了證明他的話有質量保證,非要拉著我去偷窺老乞丐。

「我相信你了,混蛋,快放手,我媽喊我回家吃飯了」我沒好氣地對他講,
沒想到這個家伙認了死理,死活非拉著我去。看來是跑不了了,只能被他拉扯著
走到一個樹林叢中,找了個隱蔽的位子蹲下來。「我告訴你,我真看到了,我們
等等,興許今晚還有。」瞎子很是興致高昂,我不知道他今天為何如此這般,莫
非這老乞丐是他失散多年的老爹。回頭一想,開學第一天就蹲點偷窺乞丐,這也
算未來人生中的一個談資,因此就跟著他等了下去。

「我要回去了,尿都憋了一泡,不陪你發神經了」,晚上8點的時候,我實
在沒了等下去的心情,扯起書包就要走人。沒想到他一把把我壓下去,對著我比
著噓的手勢,看我回頭怒視著他,他又迅速的用食指指向前方。這一望還真嚇到
了我,三個看上去普通的上班族,此時已經圍住了老乞丐。因為剛入夜,天色將
暗不暗,還能從路燈的余光中辨識出他們的樣子,只是為首的那個人,面向和善,
雙眼溫潤,黑眼珠子大的感覺就像一個剛出生的娃娃,只是此時他伸出雙手,在
老頭身上上下摸索著,感覺像是在找什么東西,我不自覺地摸著口袋里的獸角玉
佩,心中開始泛起了不安。

「宋老頭,我們可不想再在這個污穢的空間呆著了,識相的,趕緊告訴我們,
北域刀氏一門的小崽子到底被你們藏在哪里,不然我們的手段你也是知道的」,
隨著他的問話,目光中倒是透出些個狠勁,只是這就像孩童發狠,雖說他生氣了,
你卻總會報以寬容似的微笑,總也生不起什么怨念。

「哈哈哈,妙哉妙哉,雙鬢微白唇朱紅,眼似孩童心如蝎,莫道他是佛門客,
綿里藏針不由人。這首打油詩,說的不會就是你吧,李塵一?」老頭自顧自地念
了首詩,念完索性大咧咧地躺下,笑著望向那人。我雖不認識他們,但也從他的
笑聲中聽出了一絲輕蔑。再聽到他念出雙鬢微白唇朱紅時,自然地望向了那個李
塵一,只是他的雙鬢哪里有一些白色,只見烏黑滿頭,頂多是個三十好幾的中年
上班族。

「宋先生還是這么附庸風雅,作著這些沒有意義的打油詩,倒是有付了智者
千慮的好名號了。」那個中年人倒也沒因為乞丐的問東答西而生氣,語氣反倒和
善起來,感覺倒像是兩個許久不見的好友,就別重逢一般。「什么智者千慮,若
是千慮怎會算漏一著,說起名頭,倒是瘋人瘋說更加確切一些」,老乞丐笑了一
聲,聲音中滿是凄凄之音,似是為了他所謂的算漏一著而懊悔。「實話跟你說吧,
刀門之主在哪我也不知道,這個世界你也看到了,早已脫離了你我認知的范疇,
這五日來,我也快耗盡了最后的一絲靈力,你要是想找,便自己找去吧,老頭兒
可不陪你了。」說完他倒是揮手一擺,自顧自地離去了。

「先生這便走了嗎?早上我可看見你對著某個孩子多動了幾下手,那個人叫
什么來著,哦,對了,似乎是叫沈星。這是他在這個世界的名字吧。」聽到這里
我的心立馬抽了下,背后冷汗直流,沈星……這不就是,這不是就是在說——瞎
子嗎?我側身盯著瞎子,從頭到尾的盯著他看,這熊孩子到底哪里有刀門之主的
影子了,還什么北域刀門,就算是剪刀門也不會選這么個人當老大吧?這個時候
的瞎子卻是異乎尋常的激動,貌似要沖出去主動高喊「我就是沈星,我就是刀門
之主。」幸虧我發現及時,拉住了他。我來不及思考他是怎么知道瞎子的名字,
我和瞎子都有些慌了神,就在這個時候,那個老乞丐卻是高喊一聲,作勢欲撲,
另外三個人剛想擺出姿勢回擊,那老頭卻在眨眼之間又飛一般的轉身逃去。當然,
這一切,我們都沒看到,我正忙著拉住瞎子的后腿防止他去接替刀門門主之位,
而瞎子正在拼命的運著內力想要震開我。等我們再一抬頭,那四個人都已經沒了
蹤影。我們四目相顧,一片茫然。

「先回家吧,今天看到的事情別告訴別人,我覺得這里面有點拍電影的味道,
可能是哪個節目在這里搞綜藝節目。」我怕瞎子對于今天的所見所聞難以接受,
隨便扯了個理由澆滅他登上武林霸主的美夢。「我知道了,我還沒真瞎,這里面,
我聞道了陰謀。」瞎子走了,我不知道他聞到了什么陰謀,但我沒問他,因為就
在剛才,我沒忍住放了個屁,我怕被他發覺。只是從此以后,我再也沒見過他。

回去吧,我急需一通熱水澡,好讓自己從這堆瘋子的對話中清醒過來。

作者:一朵奇葩
字數:7100
前文:viewthread.php?tid=9073082&page=1#pid94887010

第二章離人忘情

「啊……啊……再,再重點……爽死人了」。

隔壁房間的兩個男女又再那做著活塞運動,不明白這到底有什么樂趣,難道
真的讓人欲仙欲死?這個賤女人,要死了嗎,這就要被肏死了嗎?趕緊死吧,趕
緊死出我們家吧。老爸也不知道發了什么瘋,媽媽才因車禍去世沒半年,竟然就
被這個騷貨騙得辦理了結婚證。

不過這個騷貨還真的長的很騷,柳葉眉,眉尾上翹,就像指尖在你胯下一撩,
雖說感覺不通透,卻能讓你渾身發顫,爽到極致。雙眼皮,卻不明顯,有種丹鳳
的勾魂,眼珠飽滿,總感覺有層霧氣,散不去。嘴巴不大,嘴唇削薄,右邊唇下
一點美人痣,仿佛那出軌的蕩婦,床第間的可人。身材很是飽滿,尤其是那胸,
軟綿雪白,讓人想在上面留下自己的牙印……

「我還想要,不管,我還要,再來嘛,要不再吃粒藥?」隱約聽到賤女人飄
過來的話,她都不知道收斂的嗎,不知道隔壁就是一個青春期的學生在寫作業嗎?

雖然我從來都是拿著漫畫當作業,但也請自覺點呀。她似乎又在那摧殘我爸
的身體了,老爸的身體本來就不好,如果每天晚上都要搞一出梅花三弄,我真是
懷疑他會不會很快下不了床。

先不管隔壁的騷貨了,想到今晚發生的事情,剛洗過澡的我又不禁冒了點冷
汗。從那兩人之間對話的架勢,看著不像是普通人。應該不會是電視劇的夜間拍
攝吧?拿出墨玉一看,中間紅寶石的色澤似乎比早間亮麗了些,也不知道是什么
原因,會不會是因為一直放在身上,吸收了人氣,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養玉?可
亮的卻是中間的紅寶石,難道這叫養寶石?

思維不禁走岔了道,想著那些有的沒的,最后還是被騷女人一聲浪叫中拉回
了現實。還是上網查查吧,這有點不好下手,查什么呢?次品紅寶石配極品墨玉?

隨便吧,百度,谷歌一個個來,應該會有些蛛絲馬跡吧。

沒有,什么線索都沒有,除了淘寶幾個叫賣家伙的死騙子,什么都沒查到。

算了,還是明天去問問瞎子吧。他神通廣大的總應該有些辦法。想著把收進
口袋里,準備去弄點點心解解餓。

走到客廳的時候,感覺有點不對勁,一般這個時候都是老爸呼呼大睡,騷女
人在客廳上網,莫非今天她轉了性子知道陪老爸安安穩穩睡覺了?

說起我這個老爸,也不知道為什么要這么晚生地我,今年我才18,他卻已
經58了,真不明白他為何要這么貫徹國家政策,將晚生晚育執行得這么好。如
今他也這么大了,先是老媽車禍,繼而姐姐也外嫁。我又是天天躲在房里上網看
書的,沒怎么理他,耐不住寂寞找個老伴到也無可厚非,只是這個女的天天需索
無度,他吃得消嗎?

唉,還是明天提醒提醒他吧。要是這個女人真心待他好,我也就認了。

〈了會電視,里面都是些沒營養的快餐,博得人哈哈傻笑,作為第二天的談
資。好像那個女人是懂玉的吧,想了會,終于沒耐住心中的好奇,去敲了敲他們
的房門,「那個阿姨,我有點事情想問你,還醒著嗎?」,其實這個女人才20
多,肯定是看上了老爸的錢才嫁過來的,我就管她叫阿姨,每次看到她綠起來的
臉,我就心中暗爽。「啊!」里面突然傳出一聲驚呼,繼而是突然的寂靜,似乎
剛才那聲啊是我的耳鳴,是腦中的閃影。

「你們沒事吧?老爸沒事吧?」我有點不安的問道。

「沒……沒事,不要打攪我們睡覺!」這女人的語調很是奇怪,從弱聲道色
厲內斂的狂喊,我不知道她是怎么了,但肯定的是,里面出了什么狀況。

「爸,你應我一聲!!!」等了幾秒還是寂靜無聲,「他,他睡著了,你別
吵醒他!」直覺這已經不正常了,我抬起一腳就把門踹開了。只是眼前的一切讓
我登時睜大了眼鏡,無法相信,老爸此時正赤裸裸地躺在地上,眼鏡翻白,嘴巴
微張,哪里還有半點聲息。那個賤貨此時正蹲在他旁邊,做著心臟按摩一類的動
作,我沖上去一把推開了她。

「爸,醒醒啊,爸!」我做著一切能想起來的急救措施,只是抱著的身體依
然冷了下去。「快去打急救電話呀,你他媽的,快去給我打電話呀!」我此時已
帶上了哭腔,她卻依然趴在那沒動,「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坐
牢……」她突然大聲的急吼,繼而慢慢沒了聲響。我已經不想理她了,趕緊沖到
電話旁準備打120。就在這個時候她卻從后面一把抱住了我,「別,別,我給
你肏,我給你肏,求你別打,別,別,別!!!」

她似乎也陷入了瘋癲的狀態,一把扯下我的睡褲,抓起我的雞巴就啃。我也
有點被她嚇到了愣了一分鐘才記得踢開他。提起褲衩繼續打電話。「嘭」突然背
上傳來一陣劇痛,回頭一看,這個瘋女人此時手上正抓著一個小花瓶,顫抖著雙
手。似乎是因為極度的緊張,她沒了多少力氣,連準星也差了一點。

「別打,別打,別打,我給你肏,我給你肏……」她的腦子似乎只有兩個念
頭,讓我放過她,她讓我肏. 他媽的,真不明白老爸會看上她哪點。

她突然把花瓶扔向我,轉身跑出了房門。還好力氣不大,我還能躲開。跟出
去一看,原來她跑進了廚房,手里正拿著一把水果刀,向我走來。

她瘋了嗎?

她突然撲了上來,我剛想轉身跑開,只是剛才被砸得后背突然被這么一扯,
一下子感覺劇痛,跌倒在地上,眼看刀鋒就要刺到我身上,突然刀鋒一偏,她連
人帶刀倒向一邊,不可置信地望著我。其實我也很奇怪,不明白這一切究竟是怎
么發生的。

「對不起了,這位小姐,我可不能讓他就這么死在了這里,他可是我們的小
寶貝哦,呵呵」,是他!那個李什么一!

我嚇了一跳,他怎么會在這里?

「你叫什么?」「我不叫沈星!」

此時此刻,我真不明白這一切都是什么,就連不知死活的父親躺在地上,等
著我去救都已經忘到了一邊。他似乎對我的回答沒有多少反應,難道他知道我和
瞎子在偷窺他們?

中年人沒有繼續理我,反倒看了一眼我身邊的女人,「小姑娘挺漂亮的,可
惜了,今晚就要死在這了,唉」要換做平時我肯定有種想上去抽他兩巴掌的感覺,
因為他雖然說著這些狠話,臉上依然是人畜無害,看著倒像是個得道的高人,決
計不會做那傷天害理之事。

賤女人似乎也被嚇到了,本能的移到我背后,難道她忘記了,此刻她所倚重
的人,就在剛才,她還想親手殺死嗎?唉,女人呀。

「你是誰,怎么進我們家的,再不走,我,我可就報警了!」說著這些沒有
威懾力的話,真像抽自己倆耳刮子,丟人呀這。

「如果你跟我走,我就是你的仆人,如果不,我就是你的仇人了。帶過來。」

隨著他一聲輕喝,另外一個人提著老爸走了進來。

「爸,我操,你們到底想干什么,我們家就這么點大,要錢你們趕緊拿走,
別拿人命開玩笑!」我已經漸漸失去了理智,偷偷奪過依然攥在賤女人手里的水
果刀。

「那就跟我們走吧,到了那里,你就是主,你就是一切。不然的話……」他
沒有繼續他的瘋言瘋語,而是拿眼神斜了下老爸,而他的手下也很識趣得拿出一
把小刀割開了老爸脖子上的口子。

「好,我走,你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來啊!」我已經抑制不住眼淚,說話梗
咽。

「別走,別走」,賤女人一下子抱住了我,渾身顫抖,她真的很害怕,「你
爸爸已經死了,我摸過,別被騙呀。」

我操,這幫畜生,竟然拿老爸的尸體來騙我!

「哈哈哈,怎么拿兩個小娃子撒潑呀」,突然有把蒼老的聲音傳進了屋子,
沒錯,就是他,那個老乞丐,他真的是洪七公嗎,抑或是喬峰?

「洪幫主救我!!!」我似乎快失去理智了,把他當成了最后的希望。

那個老乞丐奇怪的看著我,「洪幫主?難道這里還有隱世高人?哈哈,老頭
兒姓宋,今天便是來解救你的,觀音有木有,如來佛祖有木有?」

我一下子癱坐在地上,高,實在是高,這個瘋老頭果然是腦癱界第一高人,
最后的希望就這么破滅了。

老乞丐卻不以為意,「想我救你嗎?想報仇嗎?」這是我昏迷前聽到的最后
兩句話。

「想……我想……」然后我就撲街了,但在撲下之前,我似乎還說了一句
「救她……」,呵呵,這就是人生,我也不知道為什么。

早晨的陽光有點刺眼,服侍的丫頭在早間羞怯地替我換上衣服后,匆匆地下
去了。這是第三天吧,這個奇怪的地方,自從在這里醒來,我便記不起自己是誰。

努力回憶時就是一陣劇痛,次次如此。

「少爺起來了嗎?」突然傳來慵懶之音,卻沁人心脾,這無色無味的聲音,
此刻竟感覺可聞一般,實在是香,確有些濃,似乎是那熟到將落的蜜桃,難以自
拔。

我不僅看得失神,這女子真是好皮囊,柳葉眉尾一點翹,唇下美人勾心魄,
聲聲慵懶喚我去,芙蓉帳下今生消。

「怎么了少爺,看了三天還沒盯夠嗎?」那女子倒也坦然,混不似其他婢女
般羞怯。

「我叫什么?」

「少爺這是又發病了嗎,這幾日,日日都要這么一問,也不嫌累得慌,你姓
蕭,單名一個愚,字離情。」

我叫蕭愚?蕭離情?

第三章太宗夫人

「你說為什么以前的事情,我都記不起了?」這幾日的思想折磨,讓我不得
不低頭詢問起身邊這唯一  的人,「對了,你叫什么,我又忘記了。」自從醒
過來,記性總是很差,偶爾午夜還會做一些離奇的夢,「你說為什么以前的事情,
我都記不起了?」這幾日的思想折磨,讓我不得不低頭詢問起身邊這唯一的人,
「對了,你叫什么,我又忘記了。」自從醒過來,記性總是很差,偶爾午夜還會
做一些離奇的夢,頗折磨人。

「我……我現在叫小玉,也只叫小玉了吧……」她站在門邊,神情落寞,似
乎也同我般,有著自己的煩惱。

「小玉嗎,為什么他們不讓我出去,為什么這幾天只有你跟那個小紅丫鬟來
這,還有其他人嗎?」我這有問沒問的,也不指望她回答我些什么。

「有呀,今天大夫人說從南城衛府會過來一個大人物,說是到時候讓我把你
領過去。」出乎我的意料,今天倒有這么回事。

「什么時候,現在嗎?」我有點等不及了,急切道。

「呵呵,瞧你急的,哪有大清早過來的,嗯……我想想,對了,好像說是午
后。」小玉看著我泛起了笑意,眼神中依然有層霧,似乎總是有心事。

「是嗎,我一直想出去看看,看看這到底是一個什么地方,為什么這些衣服
我總是看著很奇怪,房子也似乎很老。」我真的有點興奮,憋了幾日,終于可以
出去了。

「我也想去看看……」小玉又是幽幽一說。

我心想這女人天天在外面跑的,怎么也來這么一說,越發覺得她奇怪了。

「你想要嗎?」小玉突然盯著,略帶羞澀地問道。

「你到底是怎么了,我們從來沒見過,你怎么總是問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一個姑娘家家,怎么會主動問人這個。「面對她突然的邀請,我也沒多大反
應。

這也不是第一次了

,前兩日她總在我吃了晚飯后問我,搞得我頗狼狽,還以為她跟其他人一起
戲耍我,只是這些天來,她總是問得正經,被我拒絕后也是一副自憐的表情,弄
得我反倒不好意思了。

我剛說完,她卻突然抬頭望向我,眼神中透著堅決,「你知道嗎,現在只有
你了,我不想離開你,也不敢離開你,只要你說要我,我什么都答應你,什么都
滿足你。」

面對她這類似唐突的回答,我都不知道如何接口,心中盤算中怎么安撫她,
似乎我說得重了,傷了她的心。

「少爺,大夫人請您趕緊去前廳,衛府的老太太到前院了。」正當我絞盡腦
汁也搜不出一句能讓她止住哀情時,丫鬟小紅如救命菩薩一般到了房門口,輕聲
喚道。

我一愣,問道:「不是午后嗎?為什么現在就到了?」,「我也不知,只是
大夫人有吩咐,讓您趕緊去前廳,對了,玉小姐也請一同前去。」小玉總是一副
羞怯的表情,連回答問題也低著頭,雙手食指互相打著圈。

「哦,我知道了,那我們這邊走吧。」我說著望向小玉,她也對我一點頭,
跟在了我后面。

小紅在前頭帶著路,這似乎還是我第一次出了這所的院子。回頭一看,原來
這里叫做修竹。可是原理卻連一棵竹子也沒有,想著奇怪便問了前面的小紅。

「這個呀,我也不是很清楚,剛來府里的時候我也問過,其他姐姐說是原來
院里住了位夫人,是從西境來的,那兒有許多竹子,似乎還有貓熊一類的異獸,
在那很是有名,夫人來了此間,常常心思故里,故老爺便從夫人故里移植了許多
品種的竹子,只是此處屬北境,試了幾次都沒種活,故此只換了院名,叫人遺憾。

我想,夫人跟老爺都會覺得很遺憾吧。「

小紅說著說著反倒自己陷入了沉思,喚了她兩聲才回過神來。她又是羞紅了
臉,搶先兩步,朝著前院走去。出了院門才知道,這所房子似是極大,走了很久
也沒見小紅口中的前廳。只是路過幾間別院,卻是各有各的特色,聽小紅說都是
根據院中主人的喜好,每隔幾年都會翻新一下。清雅濃妝,應該便是各間主人的
特色了。

又約莫走了幾分鐘,突然從左邊傳來嬌俏之聲,似是有兩個女子在追逐。

「死丫頭,給我站住……還跑,等下扒了你的皮!。」被追的女子似是怕極,
只看到她邊往后望便慌不擇路地朝這邊跑來。

「嘭」這死小紅,人朝著她跑去,她倒是好,二話不說就閃到一邊,卻害苦
了跟在后面的我,被撞個滿懷。兩人雙雙倒下,我被裝得往后退了兩步才倒,而
她倒下時把頭擱在了我胯部,痛得我一聲狼嚎。

其他人都愣住了,還是小玉機警,趕緊拉我起身,也不避諱其他人,蹲下在
我胯下掃了兩下,仿佛這樣就能止住我的疼痛。我趕緊把她拉開,看向其他人,
她們的臉色都有些奇怪。

旁邊就是那個裝向我的人,看著很年輕,估計年不過二八。一身荷綠色連體
衣裳,外面套了層鑲銀邊的紗衣,胸前繡著幾朵桃花,頭發簡單扎起,在腦后盤
了個髻,又從中留出一束,編了個小辮,似乎是想打扮的成熟,又不想讓人誤會
自己的年紀,故而留起。

面向卻是截然不同,如同十一二歲的孩童,只是瓊鼻高挺,眼鏡大而黑,膚
質茭白透著紅暈,似乎剛才的碰撞,此時面上更紅,如同要低落液汁一般。正不

住在我跟后面追她

的女子之間不停看著,似乎在做最后決定是留下來向我道歉,還是迫于后面
女子的淫威,不管不顧地逃離。

而追來的女子卻是一身火紅短衣衫,也不似其她女子穿著裙子而是一條類似
騎馬用的長褲,看著應該也不大,似乎也是一般大小,只是平日里定是曬多了太
陽,膚色顯著降的麥色,眼鏡同樣的有神,只是嘴唇很小,感覺應該是個嬌俏
的客人,卻故作野蠻打扮。也是在那呆住了,只不過她的眼鏡是在我與小玉之間
掃動。

此時小紅才記起自己奴婢的身份,趕緊上來朝著紅杉女子叫道:「四小姐,
四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打擾你的雅致了,大夫人命我領著蕭氏公子去前廳見太
宗夫人。要是沒事,我們先過去了。」

這幾句話她說的戰戰兢兢,似乎平日里也有受過這四小姐的手段。

這四小姐也沒第一時間回話,只是盯著我看了一會,眼中透著小孩看到新玩
具的喜悅,最后朝著青衣姑娘叫了句「這下看你再往哪里跑去,趕緊跟我走,晚
上仔細你的皮肉。」說完也沒看她會不會跟來,自顧自地走開了。

而那青衣女子皺著眉頭細想了會,也乖乖地跟了過去,臨走時朝我望了一眼,
其中慘雜著羞澀與歉意。

繼續往前走去,不多時便看到了進入前廳的側門,心中略有些忐忑。深呼了
一口氣,掀開簾布走了進去。抬目一看,卻有點被嚇到。整個廳堂密密麻麻全是
人。為首坐著一位滿鬢蒼白的老人,右邊是一位年紀少輕一點的婦人,便是那大
夫人了。兩邊座上也多是些中年漢子,偶有兩三個婦人與青年。

然后便是站在座位后面的幾個男女,人數林林總總也有十來人。眾人看到我
出來立刻投射來驚異的目光,繼而就是交頭接耳的竊竊私語。我聽不清他們在說
什么,唯一從這里得道的資訊是,他們都很奇怪,穿著奇怪的服裝,梳著奇怪的
發髻。下意識地摸了一下我的頭發,似乎只有2,3寸……這……這是什么情況
……

「你,你便是愚兒?」正當我被眼前的景象所嚇倒時,一聲驚喜地疑問突然
自旁邊傳來,轉頭一看,原來是那年紀最長的婦人。此時她正雙眼泛著眼光,向
我伸出雙手,驚喜之情溢于言表。

我沒有第一時間回答她,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不是她口中的愚兒,我的
心中有太多的疑問。只是傻傻地問道:「你,你是衛夫人?」

那老婦一愣,表情略顯訝異,帶著詢問的表情回頭望向大夫人。「你這傻孩
子,她哪是衛夫人,她是衛府的太宗夫人。」大夫人趕緊提醒我。

「太宗夫人……」我看著白發老婦,吶吶道。

「傻孩子,怎么叫我太宗夫人,我是你的奶奶,你要叫我奶奶呀!」

奶奶?這玩笑開大了吧,我哪來什么奶奶,啊不對,我不是失憶了嗎?她怎
么就不會是我奶奶呢?

「你這小鬼,好沒禮貌,見了衛府太宗夫人,還不下跪行禮!」突然一聲如
雷喝聲傳來,嚇得我雙腿下顫,差點就碰到了地上。眾人見了,不覺傳出笑聲,
只是有些只是善意一笑,有些卻隱隱有些輕蔑之聲。

「雷老大,我這與孫兒相見相認,哪輪的到你在那呼呼喝喝,莫非你是覺得
我行將就木,不久便是你雷老大來坐這個位子了嗎?」太宗夫人立即出聲維護我,
倒讓我心里一暖,對她頓時充斥好感。

「老臣不敢,只是這未來宗門之主卻是如此畏首畏尾,一聲輕喝便雙膝下跪,
如何能擔當這重任,如何能領到我門重振聲威!」這雷老大虎背熊腰,身材高大,

似是在場中人

最高大者,雙眉濃挑,滿面須髯表,眼神似那霹靂擂人心魄。不過衣衫看著
倒是很簡樸,隨意扎起,不像其他人做錦華裝。

〈他面似是恭恭敬敬,回話卻不見有何卑微之意。直來直往,不做掩飾。

這太宗夫人也不生氣,回頭示意我站在她的身后,繼而緩緩道:「看來我兒
還是無能,這才走了不到三年,這門內便有不服之音了。也罷也罷,老身一介婦
人,看來也管不了下人,還是早點卸了重擔,回去鄉間過幾年清閑日子,慢慢等
死嘍。」

這話音剛落,卻有一撥人立刻停住腰身,俱都歷目望向那雷老大。庭中一下
子靜了下來,落針可聞。那雷老大似乎也有所顧忌,低喝一聲,回身坐下。

「可還有人想在老身認親孫的好日子,來觸著霉頭?」老夫人說完等了片刻,
繼續道「既然沒有,那就立刻開始認祖儀式吧。」

什么什么什么?認祖?擺脫,請告訴我老爸老媽是誰先!我有點茫然,從頭
到尾這三日來,沒人與我多講一句話,現在突然說要我認祖歸宗?這玩的是哪出?

「我反對!」作者:一朵奇葩
字數:4600
前文:viewthread.php?tid=9075319&page=1#pid94913557

第四章前廳激辯

這一聲,聲似鶯啼,卻讓在場眾人皆側目!

連從頭至尾都神態自若的太宗夫人,也不禁皺了一下眉頭。只是這一皺,卻
沒有老人常見抬頭紋,還是這樣的有神韻,只怕年輕之時定是迷人心魄的清麗仙
人。

左首坐下,順數第二排的一位中年人,似乎最是激動,不自覺微微立起。嘴
中不斷張合,只是聲響頗輕,不知在說些什么,亦或只是下意識的行為。只見他
雙目游離,不知看的是這發聲之人,還是那虛空白物。

那進來之人,絲巾這面,頭發盤起作夫人裝,發髻上無其他裝飾,只在右邊
插了一根鑲金玉墜,墜下一顆寶石通體紅潤,大如雨花,尋常女子若帶了,定然
把自己襯得小氣家家,可在女子身上,卻凸顯了她的典雅,她的端莊。一身衣裳,
只看的人眩目異常,那金色葉子裝飾裹滿全身,只是裙下拜繡了一只孔雀,雖是
活靈活現,卻總讓人感覺不自然,似乎換成一只鳳凰會更加貼切。除此之外,這
女子不論儀態,身形,都同那絕色妃子一般。

此時她卻不為所動,先朝兩邊眾人盈盈一拜,最后朝著太宗夫人行了個正禮,
緩緩說道:「我東府還有些疑問,倒請這位小哥與兩位夫人解疑解惑。」

從她進來到現在,別說其他人,就連我,都不曾從她的臉上移開過。并非是
她長得多丑或者美若天仙。是她那一雙眼睛,如星辰流逝,能閃得眾人不能直視。
又如那落花尋流水,叫人不忍移目。這很是矛盾,可在她那一雙星目之下,似乎
一切皆有可能。

此時沒有人接話,眾人都從開頭的訝異中回過神來,除了幾個看似有身份的
人還能自然地盯著她意外,其余眾人或目光不定,不住徘徊,或雙臉赤紅已經失
去本性,如同見肉之狼,無法自持。更有甚者,已低頭閉目,呼吸急促了。

「原來是東城沈家的妹妹,多月不見,怎么今日來了我府上。」說話的是同
位于首座的大夫人,這一聲似乎用了奇怪的手法。震得我耳朵生疼,可望向他人,
似乎只讓他們一晃,一個個都慢慢回過神來,倒是起了收斂心神的作用。可他們
的耳朵不疼嗎?我沒從他們的表情中看到疼痛,覺得有點奇怪。

「就是許久不見,妹妹心中掛記,今日就特來探望探望,只是……」,話未
說完,便舉手半掩,目光朝我身上掃了一眼,繼續說道「只是剛進院門便聽到認
祖歸宗,推選門主這樣的大事,妹妹一時著急,慌不擇口,故而失態了,還請姐
姐體諒一二。」

只這一眼,偏偏只是這一眼,卻教我色與魂授,自拔不能。太宗老夫人似乎
很明白這進來的女子的本事,就在她了我一眼后,便在我手上輕捏了一下,讓我
一下子回過神來。看著她傳過來善意的眼神,弄得我立即羞紅了臉。

見我回復了心神,她順水推舟地將我拉到她身前,朝那東府來的女子說道:
「他叫蕭愚,是我親孫兒,也是未來這刀門的主人。女娃子可是來恭賀我老人家
的?」

這次倒沒等那「女娃子」出聲,剛剛那個表現最激動的中年人立刻回道:
「雖說太宗夫人在刀門中地位尊貴,認回孫兒本事私事,我等也不便過問,只是
蕭愚這名字不僅代表了老夫人的孫兒,也代表了我北域刀門未來宗主的繼承人,
不能不慎重呀!」

「對!雖說刀門現在奉蕭家為主,可建立之初卻是我們七姓刀將追隨天刀,
宋宗主創立的刀門。只是建門沒幾年,他老人家突然暴斃,我們才推選了蕭家大
哥為新的掌門人,如今蕭大哥死得不明不白,又未留下任何遺言,我覺得這宗門
之主的位子,我們要七姓人家中,重新推選。」

說完他充滿期待地朝東府的美婦人望去。那婦人側身向又向他拜了一拜。可
憐我又是呼吸一窒,那婦人初進時,正面朝我,看不出具體身材大小,可如今她
一側身,將她那豐腴無比的臀部在我面前展露無遺,看得我更加不能自持,下腹
如有火煉炭燒,沖動異常。站在我身后的小玉似乎發現了我的窘態,趁人不注意
在我的屁股上重重地捏了一把,嚇得我冷汗直流,心虛地看了看四周,所幸沒人
發現,回頭狠狠盯了盯這大膽潑辣的小丫頭。

「李家三哥切莫著急,如今是太宗夫人認孫的大日子,怎能提別的掃興之事。」
這女的說的大氣,卻混沒把剛才自己提出的問題當一回事,似是不同的兩個人,
這倒讓我一愣。

說完便立在場中,也不尋地坐下,也不顧他人奇異眼光,站得落落大方。眾
人也是面色各異,看得人頗為好笑。

「將軍夫人的心意,我們領了。今天召集大家過來,是想一起商討下,選個
黃道吉日,讓愚兒認了祖宗。」太宗夫人也沒太在意這奇怪的氛圍。

「蕭家少爺似乎失蹤了快十五年,如今突然就出現府里,也沒給大家交代只
言片語的,這,這只怕不合適吧?」原來這是將軍夫人,那不是身份很高貴,我
看得她慢慢轉了一圈,最后朝向我說道。

「呵呵,離情是老頭子我找回來的,這還有疑問嗎?」聽聞這不知從何處傳
來的一聲,眾人也是神情一摒。四處望了望,似乎都不知道是誰在講話,場中眾
人都不知所措地望了望將軍夫人,最后把目光轉向太宗夫人處。

「你個死老頭子,不好好安心養好身子,還玩這傳音入密的玩意,是想死的
更早點嗎?」太宗夫人并未指明出聲之人的姓名,可在座位上的幾人都是一震。
「現在還有人懷疑嗎?」

寂靜,死一般的寂靜,也那將軍夫人此刻也失去了光彩,站在原地。

到了最后還是那雷老大站起來,朝著我抱拳道:「既然,既然宋老爺子都出
來證明,那蕭愚的身份也不用懷疑了,只是今日我們須得把這宗門之主的事情給
說清楚了。」說完面向將軍夫人道:「既然璇璣夫人來了,還請夫人做個見證人,
畢竟您是宋刀主的唯一遺孤。」聽到此處,我不禁又將那將軍夫人端詳一了一邊。
此時又有幾位看似有身份的人站立起來,或表示贊同,或說應先完成祭祖儀式。
說到最后兩邊人已經吵了起來,少數幾個人仍是坐在那,事不關己。兩位夫人也
是沒有表態似乎想等他們吵完了再來善后。

這個時候將軍夫人也回過神來,附和道:「我外公建立了這七絕刀門,各位
當家的也各得到一式刀法,追隨外公他老人家打天下,最后才有了這北域刀門。
按理說各位自然應該竭盡全力,扶持我外公,只是十五年前,他卻突然暴斃」,
說到此處,她似乎想到了傷心往事,面有哀色,頓了一頓「我一個弱女子,當時
年紀尚小,不懂得這前因后果,只是各位當家的說我外公是練功走火入魔,弄得
自閉經脈,傷重不治。我自然是相信的,只是……」說著說著,她終于按捺不住,
輕聲哭泣起來。

「你們都是怎么了!璇璣,哦不,將軍夫人乃刀主的嫡系,這門主的位子本
來就應該是她的,只是十五年前,夫人年紀尚輕故而讓蕭大哥暫代門主之職。可
如今她已貴為鎮北將軍的夫人,接替門主之位乃順理成章之事!」說話的是剛剛
璇璣進來最激動的那個人,明眼人都看的出,似乎他對她有那么點什么意思。

「青陽說得倒也在理。我王沖在這點上也同意這個觀念,既然刀門本屬于老
爺子,如今他老人家的血脈也長大了,蕭大哥三年祭期也將滿。我們是應該討論
一下了。」說話的是一個四十來歲的漢子,座在那個「青陽」左邊,聲音有點尖
細,兩鬢早已白了,要不是他的面容沒有皺紋,一雙電目炯炯有神,還真會以為
他是一個老頭子。

太宗夫人也不回話,看著我,柔聲道:「我這孫兒,三歲便失了蹤,這十五
年來,門人四下尋找,也沒有絲毫音訊,要不是,要不是那老頭子還算有點良心,
只怕老婆子今生也難再見我孫兒一面了。」我聽的有點不忍,上前輕拍了兩下她
的后背。

「我說……」,就在這時,太宗夫人右邊座下順數第一人出聲了,「離情侄
兒既然是蕭大哥的兒子,自然也是我們另外六門的好侄兒,我們自會當他是自己
的娃兒,好心照料,盡心培養。只是這十五年來,蕭侄兒在哪生活,學得又是哪
門技藝,跟的又是誰人,我們誰也不知道,我想,即使是老夫人,怕也不知之不
詳吧。」見無人反對,又繼續說道「何況我刀門向來以強者為尊,還請問離情侄
兒,至于這刀術,已到了什么境界?」說完虎目一亮,盯得我恍恍惚惚,不知如
何作答。

「我……其實我失憶了,只記得三日前于這里醒來,其他的事情,都想不起
來了。」我想了想,如實說道。

這下大廳內如炸開了鍋,紛紛議論不休。「這怎么行?」,「不行不行,決
計不行。」,「蕭家一門看來就要……」。怎么他們說得沒句好話,聽得我郁悶,
搞得我好像負了天下似的。

「小娃兒,把你的玉墜兒拿出來吧。」這聲直接在我腦海中響起,震得我一
痛。玉墜兒?是那獸角型的玉嗎?我不疑有他,把收在內衣袋的玉拿了出來。

「啊!是邪眼!」不知道誰朝我喊了一聲,所有人的目光都射了過來,幾個
座位上的人立刻驚得站了起來,不過那將軍夫人卻是有點茫然,看著我手里的玉
不明所以。

「什么邪眼?」幾個年輕輩的人在后面議論起來。「都閉嘴,沒有什么邪眼,
這乃我刀門之寶——如夢令。」一個上了年紀的人怒道。

連那個雷老大看到玉以后也激動不已,雙眼赤紅。但看到玉在我的手上,立
馬就神情萎頓,癱坐下來。眾人又碎語了兩聲,都沉寂下來。

那將軍夫人失了后援,連那個從頭到尾支持他的青陽此刻也沒了聲響。直到
現在她終于表現出一絲慌亂。

「幸哉幸哉,本將軍今日有幸,可一睹貴門鎮門之寶。」

聲如落地之雷,除了了幾個在座之人,除了面色一變,倒沒失了氣勢,其他
人個個面色一暗,神情都顯得……怎么說,拉肚子的感覺。

只有那將軍夫人聽到這一聲,立刻顯出喜色,回聲朝那人盈盈一拜,「夫君
怎么來了,妾身倒是失迎了。」失迎?說得這里倒是她家似的。

「夫人不必多禮。玉卿不請自來,叨擾之處,太夫人可莫要介懷。」他聲音
輕輕,神情颯颯,身高將近兩米,目光自上而下。他,在俯覽眾生!

「不敢不敢,鎮北將軍拜訪我府,乃我們的榮幸,談何叨擾。只是不知今日
將軍前來,是為了何事?」太宗夫人也不失禮數,率眾人起身對著將軍行了一禮。

我也學著別人對著這巨人拜了一拜,這是剛低下頭,卻突然有一道如同實質
的目光加在我頭上,讓我無論如何也起不來身。「老頭子身有不便就不出來迎接
將軍了。」天呀,這些高手能不能不要天天講話這么大聲,搞得我頭疼快要爆了!
咦,怎么頭抬起來了,奇怪。

「不妨事,不妨事,我可不敢打攪老先生清修。」將軍看到抬起頭來,神秘
一笑,「今日我來此的目的很簡單,便是讓我的妻子璇璣回歸宗門,接替門主之
位!」

面對如此直白,如此的單刀直入,包括太宗夫人在內的所有人都不知如何作
答,將軍支持璇璣?或者說,朝廷支持璇璣?

「好酒!」忽然有人高喊一聲,只是聲音之中充滿醉意。我朝出聲地望了過
去,只是似乎沒有人呀。

「真是好酒呀」,那人又出聲了,原來他躺在廳堂邊上,躲在眾人后面。

吵!吵死了!我的腦袋有點疼。這里怎么跟黑社會一樣,不知道怎么會冒出
黑社會這個詞,仔細一想又不明白這個詞的意思。疼,真疼,老毛病又范了,只
是這次特別嚴重,那個宋老爺子的傳音入密似乎對我的影響很大,頭真的要爆炸
了!

「別吵了!!!」我不知道為什么醒來后一直怯弱的自己會在這個場合暴吼,
只是他們的吵聲讓我很疼,頭很疼,似乎腦子里有什么東西要鉆出來,似乎能解
開謎題的東西正在不斷掙扎。

「好孩子,什么都別想,什么都別做,安心地休息吧。」又是這個聲音,這
次卻像催眠一樣,讓我一下癱倒在地上,除了暈倒前最后看到太宗夫人著急的神
情,已經來不及再關注其他。呵呵,也許她真的是我的奶奶。

我不知道暈倒后都發生了什么,只是眼前的一切讓我一下子從跳了起來。又
是小玉!這個女人真的不放過我嗎?她現在正趴在我的胯間,對著我赤裸的下身
做著讓人面紅耳赤的事情。

她,她在舔我的肉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