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陳二狗的風流人生(長篇)

2014-11-10 另類變態小說 激情小說

第一卷1-3章

南方海島城市SZ市的海坡灣,一直是一個人跡罕至的地方,貼切的說,應

該是普通市民和游客不會去也不該去的地方。在房產熱潮興起以后,海坡灣的一
片荒涼灘涂上,一幢一幢私人別墅拔地而起,處處高墻林立,在大門口站著的,
如果不是一身黑衣墨鏡的保安,那就是一溜純正血統的獵犬。除去物業管理部門
的職員外,還能隨意出入別墅區的,也只有那些有頭有臉的富商或者豪門貴婦。

不過,他們時常奔走各地應酬談生意,并不在別墅區內常住,到了夜晚,也
僅僅有那么幾家亮著燈光。

所以,海坡別墅區也時常被當地人戲稱為鬼城。

海坡別墅區項目由藍鷹地產集團單獨建設開發,可海坡物業并非是別墅區開
發商的下轄部門,而是一個名叫吳海的承包商通過關系承包下來的一項管理業務,
具體負責清潔、花卉整修、別墅區外圍的門崗警衛和安保工作,而陳二狗就是海
坡物業里任職的一名保安。

八月的中午,是SZ市最熱的時候。

在這個最熱的月份,陳二狗十分不幸了輪到了午班。

別墅區大門口的門崗亭子里,兩臺風扇嗡嗡直響,可渦輪卻沒有轉得很快,
風扇前的陳二狗熱得把上衣扣子都解開了,手中扇子也是一直扇來扇去,卻仍舊
沒有給自己帶來一絲涼意。

「這天真他娘的熱……」

陳二狗新來的搭檔李元奎大聲咒罵抱怨,他同樣解開了衣扣,光著膀子呼呼
搖著扇子,眼睛一直望向坡下的大馬路,眼神雞賊。

雖然時間正當大中午,可保不齊什么領導會下來檢查工作,衣裝整齊可是保
安工作的最低要求,要是被領導發現他們光著膀子,挨一頓罵都是輕的,說不定
一擼到底,直接炒了魷魚。

忽然,一輛紅色法拉利加利福尼亞跑車轟鳴著從遠處而來,肆無忌憚的在山
腰上寬闊的大馬路上奔馳而過,李元奎慌忙拿起,手忙腳亂的扣著衣扣,可衣扣
這東西,你越急就越扣不上,把李元奎都給急壞了。nbsp;

陳二狗對此無動于衷,反而不慌不忙點起一支黑白沙,笑道:「別扣了,沒
事的」。

跑車車速很快,不多時就來到了別墅區的大門口,減速之后在門崗的欄桿前
緩緩停了下來,這車里坐著一位眼戴墨鏡的妙齡女郎,那張精致的臉蛋可以算得
上是男人夢寐以求的尤物,染了一頭酒紅色的頭發,身穿一件黑色連衣短裙,乳
房挺拔高翹,在內衣的襯托下,恰好在領口處擠出一道不深不淺的乳溝,下身裙
子短到腿根處,兩條修長白嫩的玉腿裸露在外,白皙的腳掌上套著一雙肉色的高
跟涼鞋,可而粉嫩的腳趾頭上,指甲涂抹紅色的甲油,很是可愛。

女郎輕蔑的瞥了門崗內那兩名光著膀子一身汗酸味道的保安一眼,遞過一張
門卡,捂著鼻子很是鄙夷的說道:「H棟302,你們動作快點,本姑娘很困,
趕著回去休息呢!」

李元奎不敢怠慢,接過門卡在機器上一刷,又遞還回去,從頭到尾他都低垂
著腦袋,看都不敢看那女郎一眼,反倒是他身后的陳二狗一直盯著女郎看,眼神
肆意掃視,在女郎開露的乳溝上停留了許久。

女郎察覺到這火辣辣的目光,狠狠回瞪了一眼,等欄桿緩緩升起之后,她狠
狠一腳踏上油門,車子立刻發出巨大的轟鳴聲,一溜煙消失在大路的拐角盡頭。

這個時候,李元奎才用他那一口濃重北方口音的普通話說道:「二狗你瞅見
沒,剛才那女的漂亮了,那臉,那胸,嘖嘖……」

陳二狗掐滅手中的煙頭,摳了摳鼻孔,輕輕合上那本登記戶主姓名的藍皮書,
甕聲甕氣的說道:「那娘們有什么看頭,早就被那些個大款玩膩了,黑木耳,你
懂不懂?」

這話說得有些大言不慚,剛才就數他看得最歡,連女郎的名字都找到了。

H棟302,戶主:李明偉、米娜。

??「原來那個女人的名字叫米娜啊!」陳二狗低聲呢喃。

?? 「什么黑木耳白木耳的,俺不懂,俺就覺得,這些天開車跑來跑去的
姑娘里,就屬她最漂亮。」李元奎意猶未盡,目光仍是望著那紅色跑車離去的方
向,不時咂嘴,一臉色瞇瞇的模樣,那雙毛茸茸的爪子不停的在空中亂抓,正自
個兒美著,腦袋里想著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漂亮么?」二狗朝李元奎眨了眨眼睛,譏諷的意味十分明顯,這既是對那
女郎的嘲諷,也是對李元奎的嘲諷,可或許這里面,還包括了他自己。

不過李元奎并沒有感覺出來,只是拼命點頭,咧開大嘴傻笑道:「那女的屁
股真大真圓,俺爹說了,要娶媳婦,就得娶這樣的,好生養」。

面對同事無可救藥的表情,陳二狗覺得自己真是輸了,只好無奈的從口袋摸
出一片綠箭嚼著,搖頭嘆氣道:「真是沒見過世面的土鱉,等你在這里待上一段
時間以后就知道了」。

陳二狗看了看墻上的大鐘,靠著椅子坐下,腿高高翹在桌子上,挪了挪屁股,
準備舒舒服服的睡個午覺,卻沒有想到手機在這個時候響起,只好罵罵咧咧的爬
起來,從口袋里摸出那款老掉牙的諾基亞1110,手指摁下通話鍵就放在耳邊,
粗聲粗氣的吼道:「喂!老孫吶!你干啥?」

老孫是陳二狗的老搭檔,全名叫孫保林,他在電話里笑罵道:「小兔崽子,
你瞎吼啥,我夜里有事兒,想和你換換班」。

陳二狗一聽換班,頓時來了精神,連忙答應下來,笑瞇瞇的和李元奎打過招
呼,這才從門崗后頭的車庫里騎著他那輛小電驢,「突突突」一溜煙回到了職工
宿舍,二話不說,倒頭就睡,這一覺直接睡到了晚上的八點。

陳二狗騎著電驢來到市區,和他的發小侯子強吃了一餐還算豐盛的晚飯,喝
了小半瓶壯陽的鹿膏酒,而后回到宿舍里洗了一個涼水澡,神采奕奕的拿著孫保
林的職工卡,打卡上班。

其實相比門崗,陳二狗更喜歡夜里的巡崗,因為可以站在高處,悄悄用望遠
鏡瞄向下方的別墅,而且有很大的幾率會看到某些精彩的事情,這不,他趁著四
下無人,滿懷期待的拿出望遠鏡開始左喵喵,右看看。

∩是,這段時間別墅區淄不多,陳二狗看來看去也沒有看見精彩的東西,
失望的將望遠鏡藏好,提著電筒,在別墅區里漫步巡視,可沒想到,這次巡視居
然碰上了大事。

事情發生在別墅區的外頭,那里正好是一處偏僻的私人停車場,平時很少有
人使用,只有一些膽大的出租司機載客進入別墅區的時候貪圖方便,會把車停在
這里。

米娜今天正要去參加一個朋友的生日party,她對著鏡子試了好幾套衣
服,決定今天應該這樣搭配:上衣是一條粉紅T恤,胸前恰好能托起一道圓潤弧
線,下身則穿著一件過膝的黑色蓬蓬裙,再配上一雙平底涼鞋,整體看起來十分
和青春可愛。

米娜滿意的點點頭,這才拎包出門,因為晚上肯定要喝酒,所以她不打算自
己開車。

party上,朋友們玩得很瘋狂,米娜喝的也不少,打車回來的時候已經
醉了。

出租車「嘎吱」一聲緩緩停下。

米娜從錢夾子里掏出一張百元大鈔丟給司機,也不等司機找前,醉醺醺的開
門下車,可還沒有走出幾步,就感覺胃里一酸,連忙加快腳步走到停車場的角落
里,扶著墻「哇哇」直吐。

司機連忙從車里下來,快步走上前去,遞過一張面巾紙,關切的詢問道:
「小,你……沒事吧?」

米娜接過善意的紙巾,擦了擦嘴,瞇著眼睛看向司機,柔聲說道:「謝謝!
我……我沒事!」

司機看著米娜,咽了咽口水,笑著說道:「姑娘家家的出去玩,不要喝那么
多,對了我得找你七十塊錢,你等待啊!」

說完司機就開始掏口袋,一張一張慢慢的數著手里的票子,眼神卻不時觀察
著米娜的動作和表情。

米娜站都站不穩,身子一直搖搖晃晃的,眼睛也有些睜不開,伸手捂著嘴打
了個呵欠,有些不耐煩的對司機搖搖手,口中說道:「不用找了」。

司機緩緩靠近米娜,口中低聲說道:「哪里的話,我不能收你那么多錢」。

米娜腦子里一片迷糊,沒有多余的精力觀察司機的臉色,更沒有注意到司機
已經靠近過來,只是向前一步,就迎面撞上司機的胸膛,不由惱怒的說道:「你
……你怎么……站這么近,也……也不說一聲」。

司機左右看了幾眼,沒有看見附近有人過來,于是膽子逐漸大起來,迅速湊
近米娜,佯裝關切的模樣說道:「小姐,我看看,撞你哪兒啦?」

沒等米娜答話,司機一個餓虎撲羊把米娜推到墻角,一手用力捂著米娜的小
嘴,一手則伸入米娜兩腿當中,手指找到陰道口的位置就隔著薄薄的內褲大力摳
挖,胡子拉碴的大嘴則專注于米娜柔軟渾圓的胸部,一拱一拱的,口中不停的發
出「哼哼」的喘氣聲,像極了地里刨食的公豬。

米娜私處陡然被人襲擊,不由得驚叫一聲,可嘴已經被人捂住,只能發出
「嗚嗚」聲音,雙手拼命在司機身上又是抓又是撓,可喝醉了以后人也就是那么
回事,身子都不怎么聽人使喚,更別說手腳了,小粉拳錘在司機身上這幾下跟撓
癢癢差不多,反倒讓司機更加興奮,一只手硬是把米娜的內褲扒下一點兒,好把
手伸進去肆意撫摸。

這一摸,司機就笑了,喘著粗氣譏諷道:「騷貨,這么快就濕了!」

∩不是,米娜有幾個月沒有和情夫李明偉了,身體積蓄的情欲居然在遭受侵
犯的時候猛烈爆發,下身黏膩一片,風一吹就涼颼颼的,可即便如此,她也不愿
意就這么讓司機輕松得手,于是左右晃動腦袋,想要擺脫開堵在嘴上的那只可惡
手掌,連牙齒都用上了。

不過,司機只是感受到手心處傳來的濕潤軟滑,還以為女人正用舌頭回應自
己,于是快速挪開手掌放在飽滿的乳峰上,一口親在米娜的小嘴上,舌頭順勢鉆
進去,尋找那靈活小巧的香舌。

他感受著女人乳房的柔軟,嘴巴品嘗著女人的香舌,不由感嘆大款的二奶果
然都是貨色,是街邊那一百五的婊子比不了的,撫摸米娜陰阜的那只手掌干脆直
接撐開兩片厚厚的陰唇,將中指緩緩插入陰道口當中,開始慢慢來回抽送。

米娜嬌哼一聲,雙腿陡然繃得筆直,緊緊的夾著司機的手,鼻音隨著手指在
陰道內的摩擦而有節奏的從鼻腔內發出,身體反抗的動作也漸漸緩慢下來。

被侵犯的羞恥感和興奮感交織在一起,讓米娜的腦海一片空白,可恍惚之間,
她忽然想起過去發生過的難忘一幕,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力氣,鬼使神差一般伸出
芊芊玉手摸到司機胯下的陰囊,用力狠狠一捏。

司機正沉浸在欲火當中,冷不丁要害受襲,吃痛發出一聲高亢的嚎叫。

⊥是這一叫,引來了正在四處巡視的陳二狗。

〈到這一幕的陳二狗哪里還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事情,當時就火冒三丈,
一個箭步上前照著司機的腦袋就來了一個直鞭腿,這勢大力沉的一腿當時就把司
機重重的踢倒在地,二狗再順勢一撲,將被打得暈頭轉向的司機死死摁在地上,
右手從腰間摸出對講機報告情況,這才扭頭朝米娜說道:「米小姐,你沒事吧?」

米娜酒已經醒了,驚魂未定的捂著胸口,一直在劇烈的喘息著,聽見保安的
詢問,只是點點頭,不說話。

陳二狗嘆了口氣,略帶歉意的說道:「對不起,是我工作失職,這才……」

米娜搖頭,柔聲道:「不關你的事,我不該喝這么多的」。

陳二狗沒有接茬,雖然他很想和米娜套近乎,但是工作要緊,出了這件事情,
只怕要擔上點責任,一想到這里,忍不住自嘲,「這月的獎金算是泡湯嘍」。

過了二十來分鐘,二狗的同事就引著一輛警車到來,一名警察將二狗和米娜
叫到一旁,開始做筆錄,「兩位,我叫徐偉峰,這是我的警官證,現在開始做筆
錄,你倆誰先來把事情經過說一說?」

米娜輕咳一聲,緩緩講述事情經過,二狗再補充一些,徐偉峰滿意的點點頭,
說道:「多謝兩位的配合,事情的處理結果還要一段時間才出來,到時候是賠償
是什么都好,我會再通知你們的,請在上面簽名吧!」

簽了名,事情算是完了,陳二狗望著米娜離去的背影,心里有一點失落和遺
憾,搖搖頭正想回值班室去,沒想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記,于是扭過頭去,卻是
那位徐警官。

徐偉峰上下打量了陳二狗一眼,道:「陳根生,當過兵?」

陳二狗點點頭,道:「在GX邊境抓了三年老鼠」。

徐偉峰從口袋里摸出一包玉溪,遞給二狗一支,又問:「哪個部隊的?」

陳二狗笑了笑,回答:「25893分隊的。」

徐偉峰忽然哈哈大笑,使勁兒錘了一下二狗的胸口,說道:「真的是你,我
是徐六兩啊!76分隊的通訊,上次915行動的時候,在你們的營地里住了好
幾天的」。

陳二狗這才想起來,也錘了徐明峰一下,兩個人來了個結結實實的擁抱。

GX的中越邊境,走私犯罪活動猖獗,陳二狗所在的連隊要經常出野,配合
當地警方行動,所以官兵們都把這種野外任務笑稱為「抓老鼠」。

陳二狗和徐偉峰聊了幾句,互相交換聯系方式,又越好下次見面時間,這才
目送著老戰友坐上警車離去。

米娜被物業的保安送回家中,看著空曠的房間,心里涌起一陣巨大的空虛,
忍不住拿起手機給李明偉打了一個電話,可她聽著里頭「嘟嘟……」的忙音,沒
來由一陣煩躁,將電話隨意一扔,撲在床上抱著枕頭「嚶嚶」的哭。

出了這種事情,她找不到人傾訴,更沒有人安慰,男朋友更是遠在千里之外,
連電話也不接。

∩是米娜能怎么辦呢?

不用別人提醒,米娜心里清楚得很,她只是李明偉眾多情人當中的一個,連
小三都算不上,就是一個圈養起來的金絲雀,是有錢人的玩物而已,寂寞也好,
空虛也罷,都得自己承受,在李明偉需要的時候,不管心情如何,她都必須要拿
出笑臉來討好他,逢迎他。

這就是成為一個有婦之夫的情人所必須付出的代價,米娜告訴自己,要堅強
一些。

她從床頭的紙巾盒子里抽出幾張紙巾,擦干眼淚換上浴袍,緩緩走到臥室里
準備洗澡,身體的情欲已經隨著熱水的沖刷而消退,可心里的情欲卻一直在漲起。

到了第二天,物業保安部召開了一次會議,著重批評了保安們日常工作的不
足,英雄救美的陳二狗算是功過相抵,當月獎金當然是沒有了,不過陳二狗還是
蠻高興的,因為他從門崗調到了巡崗,等于是和孫保林換了個班,這樣他就有理
由特意到米娜居住的別墅附近轉悠,制造幾次套近乎的機會。

∩往后的幾天里,陳二狗都沒再見到米娜的身影,H棟302別墅的大門一
直緊閉,夜晚燈光也不亮,好像主人已經離去一般,他為此失落了好幾天,也就
慢慢淡忘掉了這個叫做米娜的女人,直到九月的中旬里的一天,他又見到了米娜。

這天,陳二狗和徐偉峰一起吃飯,聊了退伍以后的生活,感慨良多,徐偉峰
對陳二狗沒有服從上級安排進入警隊工作這件事情很是不解,陳二狗解釋這是因
為自己想過得自由一些,不想再遵守那些過于嚴格的紀律。

徐偉峰只好點起一支香煙,正想嘆息人各有志,忽然腰間的手機「嘀鈴鈴」
的響,他拿起手機說了半天,這才對二狗說道:「所里有事,我得馬上回去」。

陳二狗也知道徐偉峰作為一名基層干警很不容易,事情多得很,但是因為好
奇,順口問了一句。

「什么事情啊?」

「嗨!不就是你們別墅區外頭那些飆車的,今天撞了」。

「臥槽,那不是歸交警來管嘛!和你們派出所有什么關系!」陳二狗心里替
老戰友打抱不平。

「是這樣,這不,出了車禍不說,還聚眾斗毆,現在的年輕人吶!真不知道
讓人說什么好!」徐偉峰戴好警帽,拿起打火機給二狗點上煙,拍了拍他的肩膀,
笑道:「老戰友,我走啦!下次有時間咱再聚聚」。

「嗯!」陳二狗搶著付了賬,和徐偉峰快步走到館子外面,也不知怎么的,
忽然就說道:「我跟你去看看,不算違反紀律吧?」

「不算!」徐偉峰有心打趣老戰友,笑道:「怎么,你好奇?」

「有點!但最主要是能搭你的便車回去,洗個澡,正好到值班的時間。」陳
二狗很自覺的拉開車門就上了車。

平時,從市里到達海坡別墅區要二十分鐘的路程,但徐偉峰今天喝了點酒,
加上是出警狀態,油門踩得很大,沒過十分鐘就來到了事發現場,這個時候,已
經有幾名協警先一步趕到,將鬧事人員控制了起來,就等著干警過來處理。

徐偉峰上前了解了經過,案情是這樣的,一群飆車族在路上刮擦了一輛寶馬
X4,結果寶馬的車主是當地的混混頭子,立刻用電話招呼來不少人,打開架勢
就打了起來,這個經過正好被別墅區里值班的保安看見,于是就報了警。

≯眾斗毆,還能怎么處理呢,全部帶回去關個十五天就是。

⊥在這個時候,陳二狗忽然在那群飆車族里發現了一個熟悉的倩影,正是蹲
了幾天都沒有看見的米娜。

陳二狗趁著旁人不注意,迅速湊近老戰友身邊,低聲說道:「老戰友,我能
不能求你個事兒?」

徐偉峰也認出了米娜,一臉壞笑著說道:「怎么,你打算替她求情?」

陳二狗點頭道:「她畢竟是我的業主……」

「得了吧!」徐偉峰手指點了點老戰友,一副你別蒙我的表情說道:「你就
那點彎彎腸子,我還不知道,就這一次,下不為例!」

「好嘞,謝謝老戰友高抬貴手。」陳二狗連忙遞煙。

徐偉峰笑著搖了搖頭,吸口煙,叫來協警低聲說了幾句,又對陳二狗說道:
「我可提醒你,像她那樣的人,你可不要動真格的,否則……」

陳二狗連忙擺手搖頭,一本正經的說道:「這種事情不要瞎說,再說我和她
頂多算個普通朋友,哪里會像你說的那樣」。

「但愿如此!」徐偉峰嘿嘿一笑,拉上車門就走。

陳二狗站了一會兒,也不管身后孤零零一個人的米娜,徑直朝別墅區走去。

∩別看他一副愛理不理,老神在在的模樣,實際上他已經想好了,這就叫欲
擒故縱,故意把米娜扔在后頭。

果然,還沒有等陳二狗走出幾步,米娜就快步跟了上來。

「謝……謝謝你」。

「嗨!不用這么客氣。」陳二狗繼續向前走,但是眼睛一直在瞄著身旁的米
娜。

米娜今天綁起了頭發,讓陳二狗很輕松就順著領口看見里頭那白膩的乳溝,
她里頭穿了一件黑色短背心,外面則套著黑色的短皮衣,小巧的肚臍眼露在外面,
十分性感,下身則穿著黑色的短皮裙,和一雙黑色的長靴。

「在這裙子底下,會是一種什么樣的美麗風光啊!」陳二狗在腦海里想象著,
嘴上卻夸贊道:「米小姐今天的打扮,簡直比速6里的蓋爾。家朵還要美麗動人」。

????????「咦!」米娜有些驚訝,愣了好一會兒才說道:「沒想到
你一個保安,居然也知道蓋爾。加朵」。

「那當然,她可是我的摩托女神!」陳二狗心里暗爽,終于和套上了近乎。

「噢!那這么說,我也是你的女神咯?」米娜隨意的撩了撩額頭上的劉海,
破天荒對陳二狗露出一個魅惑笑容。

陳二狗忽然停下腳步,盯著米娜看了好久,才自嘲道:「嘿嘿!也就是夢里
才敢想想而已」 .

「哈哈……」米娜笑得花容亂顫,抬起粉拳輕錘了一下陳二狗的胸口,問道:
「哎!你叫什么名字」。

陳二狗還是盯著米娜看,口中答道:「陳二狗!」

米娜被這道意味難明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可她卻十分受用,或許是緣分,
或許只是巧合,不管怎么說,她已經開始對這個幫自己解決了兩次麻煩的保安心
生好感,笑道:「二狗!真難聽!」

「確實!」

米娜被這句話逗樂了,很不淑女的放聲大笑,陳二狗重新邁開步子,時不時
開幾句玩笑,在滿天繁星的夜空下,兩人步伐緩慢,氣氛輕松隨意,倒有些像正
在交往的青年男女。

回到別墅區,陳二狗很紳士的開著辦公用的電瓶車把米娜送回了家,并且在
門口又多聊了幾句,直到手機預設的鬧鈴響起,他低頭看了看時間,這才告辭離
開。

凌晨,零點。

陳二狗舒舒服服的洗了個澡,將那條熨燙得筆直的制服穿上,又打理了一下
自己的頭發,這才提著電筒打卡上班,佯裝做四處巡視的模樣在周圍轉了幾圈,
然后徑直走向H棟302號別墅。

????????別墅有兩層,外圍還有一圈三米高的圍墻,陳二狗在圍墻
外頭的水泥路上打著明亮的電筒來回轉悠了一個多小時,才讓恰好走到陽臺吹風
的米娜看見。

由于是在家里,米娜只簡單的穿著一條白色T恤和一條黑色的短褲,腳趾夾
著一雙粉色的人字拖鞋,一個人在陽臺上喝悶酒,見到下面的陳二狗,立刻揮手
叫喊,示意他快過來。

陳二狗快步走到別墅大門處,等米娜打開電動門,關上電筒,推門進去。

米娜瞧見了一身制服的陳二狗,還有修剪整齊的圓寸短發,眼前一亮,瞇著
眼睛又上下多瞧了一會兒,媚聲笑道:「來,陪我喝兩杯,我一個人在家,都快
無聊死了」。

「可……現在是工作時間!」陳二狗裝作一副猶豫的模樣,其實心思早就飛
進別墅里去了。

∑,是洋酒。

盛酒的杯子,是鑲著金邊的高腳杯,不用說,很貴。

坐著的沙發,是軟的,十分舒適。

陳二狗或許一輩子都沒有辦法享受到這些東西,但在他眼里,米娜才是主角。

他注意到,桌子底下,米娜的那雙長長的腿交疊翹著,結實的小腿渾圓性感,
在白嫩的腳趾頭上,人字拖半掛半吊,輕輕搖擺,隱約能夠看見粉嫩的腳掌。

陳二狗在心里感嘆,光憑著這樣的小腳,米娜就有足夠的資格被稱為尤物風
情。

「這酒……是不是喝不慣?」

米娜喝了幾杯酒,小臉蛋兒紅撲撲的,眼神柔和得像一潭清水,當「風」吹
來的時候,水波就一直在眼眸里蕩漾。

陳二狗學著米娜的樣子晃動著酒杯,舒服的靠著沙發上,笑道:「沒有!」

米娜笑著從高腳凳上下來,把位置朝陳二狗挪了挪,腦袋湊到陳二狗的眼前,
吐氣如蘭,膩聲笑道:「那你怎么一直盯著人家看,難道今天下午還沒有看夠么?」

陳二狗看著眼前那張如花似玉的臉,鼻子輕嗅,滿是芳香。

他心里一動,借著酒興攬住米娜的肩膀,柔聲道:「我這是豬八戒看媳婦,
怎么也看不夠」。

米娜沒有抗拒這過于親昵的動作,嘻嘻笑道:「我可不是豬八戒的媳婦」。

陳二狗察言觀色,見米娜沒有反應,于是偷偷把手掌緩緩從米娜的肩膀一直
下移到背部,輕輕的來回撫摸著,又見米娜還是沒有反應,更是膽子大起來,手
掌深入到米娜那飽滿而柔軟的臀部,像揉面一般慢慢揉捏起來,兩片臀瓣當中的
部位,是手指重點照顧的對象,一股熱意透過熱褲的布料傳到手心里,暖乎乎的。

俗話說,女人腰,碰不得,更何況是一個寂寞女人的腰肢呢。

米娜舒服得驕哼一聲,往陳二狗的懷里靠了靠,嬌羞的膩聲說道:「壞蛋,
不許再挑逗我啦!」

「噢!」陳二狗把手收回來,繼續喝酒,眼神亂瞄,裝作四處觀望看風景的
模樣。

米娜不高興了,嘟起小嘴,粉拳狠狠砸在陳二狗的肩上,嗔道:「哼!壞人!」

「哎呀!這房子裝修不錯。」陳二狗裝作沒看見。

「哼!壞人!」

「哎呀!這酒勁兒真足!」

「哼!壞人!」

米娜扭頭過去,一副氣哼哼的模樣。

陳二狗一把將米娜抱起來,平放在軟沙發上,強健的身軀就壓了上去,他俯
身湊近,肆意的親吻這米娜的嬌潤紅唇,一只大手更是沒經過主人的同意就不客
氣的解開了短褲上的扣子,手掌貼著平坦的小腹滑過米娜的陰阜,手心立刻就傳
來一種嫩嫩軟軟又熱熱濕濕的觸感。

他不由得笑道:「寶貝,你真敏感……」

「壞蛋……」

米娜用力推拒了一下,沒有推動,也就任由陳二狗肆意輕薄,雙腿微微張開,
讓二狗更容易就愛撫到自己的敏感地帶。

陳二狗感覺到了米娜的微泄拒,于是用身子抵住米娜,轉頭一路親吻著來
到了米娜的耳朵處,用牙齒輕咬她白嫩的耳垂,又緩緩向下,用力吸吮著雪白的
脖子,一圈嫣紅吻痕頓時浮現出來。

米娜輕輕摟著二狗的脖子,呼吸逐漸急促,鼻息沉重,只覺得喉嚨和嘴唇發
干發癢,忍不住伸出小巧的香舌來回的在唇瓣上舔著,不時發出一陣「嗯!嗯!」
的輕哼聲音,完全是一副饑渴難耐的蕩婦表情。

而就在這會兒工夫,陳二狗已經解開了米娜短褲上的紐扣,但他卻不急著探
索那絲質內褲下面的誘人風光,而是將注意力轉移到米娜飽滿堅挺的乳房上。

如此極品的東西,怎么能夠就這么放過。

陳二狗挺起上身,雙手貼著米娜纖細的腰肢,緩緩將米娜的T恤和內衣都推
到最上方,看著那對雪白的玉兔掙脫衣料的束縛跳出來,這才握住米娜那只彈性
極佳的柔嫩乳房,手指輕輕挑動著乳房頂端的粉色小乳頭,直到它像一顆紅嫩櫻
桃一般腫脹翹立,這才換嘴過來,含著乳頭用力吸吮,舌尖不停的在乳暈附近打
轉。右手已經滑行上去,兩根手指撬開米娜的牙齒插入到她嘴里,挑動著她嫩滑
的舌頭。

米娜情迷意亂,不自覺的吸吮著二狗的手指,接連發出一陣有一陣的迷人喘
息。

陳二狗感覺到了米娜的回應,知道女人已經完全打開防線任他處置了,于是
立刻跪坐起身子,雙手分開米娜那兩條修長的大腿,開始隔著白色蕾絲邊的小內
褲親吻著下面的兩片黑色陰唇。

內褲下方已經被汁液浸透,變得透明。

陳二狗迅速拉下這條內褲,一片修剪整齊的倒三角形黑色森林頓時出現在他
眼前,兩片陰唇微張,一顆嫩紅的小肉芽迅速生長,從陰唇當中探出頭來。他先
是把陰唇輕輕吸吮了幾遍,這才將小肉芽含入口中,舌尖上上下下又左左右右的
在周圍打轉挑動,右手伸出中指,在陰道口沾了點潤滑用的汁液,輕輕擠開肥厚
陰唇就插入到溫熱潮濕的陰道口中。

「啊……」

米娜耐不住,張口輕叫一聲,雙腿瞬間繃直,柔軟的臀部緊緊縮著,下體微
微抬高,好讓敏感的陰阜部位更貼近二狗的臉,讓那可人的手指進入得更深一些。

陳二狗輕輕抽送手指,插進去,摳回來,手累的時候就換上舌頭,用舌尖探
入到陰道口那里,來回舔舐,清澈透亮的汁液一股一股的向外滲著,先是沿著二
狗的舌頭流到他口中,又和唾液一道再流回到米娜的陰阜上,最后在陰道口下方
匯聚成一道小小的溪水流下,打濕了沙發,散發出誘人的情欲氣息。

「哥……別添了,好難過……」米娜忽然嬌聲說道。

陳二狗抬起頭來看著米娜,她俏臉暈紅一直延伸到脖子處,嫵媚的眼睛微微
瞇著,睫毛隨著呼吸一抖一抖的,已經由嫩紅變得深紅的舌頭一直舔著紅唇,一
絲晶亮的口水順著嘴角緩緩流淌到沙發上。

他手指緩緩的挑動著陰道里緊實的肉壁,壞笑道:「不舔?這還沒有添一會
兒呢!」

「不舔……」米娜用力喘息,胸口一直劇烈起伏著。

「為什么不添,你不舒服?」陳二狗俯下身子繼續舔著翹立的陰蒂。

「舒服……」米娜低聲嬌吟。

「那為什么不添!」陳二狗手指抽送的速度逐漸加快,隱約能感覺到里面那
層嬌嫩的肉壁傳來一陣收縮,像是一張正在吸吮的小嘴,緊緊的包裹擠壓著手指。

「我……我不要添的!」米娜渾身顫抖,居然抽泣起來。

「那你要什么?」陳二狗停下舌頭問道。

「我要你插我……」米娜從快感當中回過神來,用一種又是哀怨又是乞求的
眼神看著陳二狗,又拋出一記飛吻。

陳二狗看著米娜動情而嫵媚無比的表情,陰莖一下子大了不少,忍不住解開
皮帶,長褲內褲一脫到底,手扶著挺立脹痛的陰莖對準陰道口,但卻不著急進入,
而是在陰唇處來回摩擦。

⊥是好啊!都不用引導開發。

陳二狗心中暗自感慨,繼續撩撥著米娜,他還想看看米娜還有什么更加動人
的風情。

米娜被逗得心癢難忍,這種感覺不上不下,很是難受,忙哼道:「你快進來
呀!」

陳二狗嘿嘿一笑,道:「進哪兒?」

米娜嘟起小嘴,知道二狗想什么,輕哼一聲,嬌聲哀求道:「好哥哥,快插
進來,妹妹要!」

這聲音或許還不夠誘人,也不夠動聽,但在這個關口,沒有一個男人能抗拒
得住。

陳二狗一沉腰,粗長的陰莖頂開緊窄肉縫就長驅直入。

只聽得「啪」的一聲。

陳二狗腰一酸,幾乎要射出來,暗罵道:「臥槽,真緊,老子差點就繳械投
降了!」

確實很緊,肉壁緊緊包裹著陰莖,并且一直有律動一般的收縮著,肉壁上就
好像是一層一層正在蠕動的肉環,緊緊的箍住插入進來的滾燙陰莖。

陳二狗身子不由得又顫了顫,忙調整呼吸,俯身與米娜親吻在一起,一雙大
手輕輕揉捏她的乳房。

這是一種有效的轉移注意力的方法,二狗很快就忘卻了射精的沖動,按著九
淺一深的節奏,開始緩緩抽插起來。

米娜本能的用雙腳扣住二狗的腰部,配合著下身陰莖的抽送,口中發出「嗯
哼……」的低吟喘息。

陳二狗伸出雙手,繼續揉捏米娜的乳房,嘴巴則在米娜白嫩的臉上親了幾口,
然后含住了她的舌頭。到了這時候,二狗才知道,米娜不但是一位極品的佳人,
連這舌頭也是,不僅小巧,而且觸感柔軟冰涼滑膩,這樣的觸感再次刺激起了陳
二狗的欲望,他把米娜一只雪白的大腿架到肩膀上,一深一淺的連續抽插,每每
向外拔出來的時候都會將嫩紅色的陰唇帶得翻起,也讓米娜的呻吟聲越來越大,
身子顫抖,櫻桃一樣的小嘴兒也張得越來越大,雙手竟是不自覺的抱在陳二狗的
腰間,陰阜也微微挺起,好迎合他的動作。

僅僅一個姿勢顯然是不能讓陳二狗盡興的,他忽然抽出陰莖,對著一臉哀怨
的米娜低聲命令道:「轉過去,趴著!」

米娜乖巧的爬起來,跪在沙發上。

陳二狗把米娜的屁股扶正,低頭去看,充血腫脹的陰唇里,陰道口一張一合,
陰蒂俏麗,他深吸一口氣,準備再次插入的時候,忽然發現米娜那只隱藏在兩片
翹臀當中的粉紅色肛門,小巧緊窄,隨著米娜的呼吸不時蠕動著,實在誘人至極。

于是陳二狗趴下去,扒開米娜的兩片肥厚臀瓣,用舌頭在菊花花蕊處來回打
轉。

米娜一定經常清洗這里,一點異味都沒有,只有一股浴液的特有芳香。

「別添……很難過啊!你快進來……」米娜輕輕晃動著她雪白的翹臀,再次
哀求陳二狗。

陳二狗聽著米娜的嬌吟軟語,下身陰莖再次挺立了起來,他幾乎是用撲的姿
勢撲到米娜的身子上,手扶著堅硬的陰莖用力插了進去,「啪啪啪」的聲音再次
激烈的響起。

米娜的屁股不僅僅是挺翹柔軟,而且彈性十足,陳二狗每次一插到底,都能
感覺自己好像要被彈出來一樣,于是他干脆把米娜的身子抱起來,兩手不停的揉
搓著米娜的雙乳,陰莖在后面緩緩抽送著,不過現在陳二狗還不敢太過肆意的玩
弄米娜的身體,只能來一場激烈的后插,眼看著米娜的呻吟聲逐漸變成叫喊,他
才換了一個姿勢,將速度放緩。

∩米娜不依了,抬起右手抓住二狗的扶在腰肢上的手,大叫道:「要……我
要!」

二狗嘿嘿一笑,忽然用力一巴掌打在米娜的臀瓣上,說道:「爽不爽!」

「爽!」米娜的頭左右晃動,長發散亂的垂在肩上,左手扶著沙發,長指甲
已經插進了沙發里,抓住二狗的那只右手也一直在用力。

「怎么爽?」陳二狗知道女人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于是抽出陰莖,把米娜
的身子翻過來,用男上女下的姿勢將陰莖插進去,快速而大力的抽插起來。

「哥哥……哥哥插得爽!」

米娜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開墾,積蓄的快感終于猛烈勃發,陰道處流出濃濃
的白漿,白玉一樣的腳趾也緊緊弓起來,身子一直發出一陣一陣的抽搐,而每抽
搐一次,她的呼吸就要停頓上幾秒鐘的時間,她的身子一直扭動著,和陳二狗的
配合也越來越好,到了最后她已經喊不出聲音,雙手緊緊抓住床單,陳二狗每一
次的抽送都能讓她的身子劇烈抖動起來。

陳二狗越是抽插,就越覺得陰莖被夾得很舒服,他低吼一聲,將滾燙的精液
射在了里面,此時米娜已經癱軟得像一攤泥一樣,乳白色的精液緩緩從她兩腿之
間流下來,滴在已經濕了一大片的藍色碎花沙發上。陳二狗的妖孽人生,我看過,寫的不錯,你這個轉貼的,應該也是別人意淫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