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關于樂妍的一切[全本完結]

2014-11-5 激情小說

原本想用「他」來述說這段小小的經歷,并不是因為我想逃避某種罪惡感,

或者感到自己有什么歉疚的,可想來想去,還是覺得應該由「我」自己來告訴你
們我和這個大學女老師的一些事情。

我二十八歲,助理工程師,收入對于我居住的這個城市來說是讓人羨慕的,
我的長相也可以說是一表人才,雖然至今仍是單身,但實際上并不缺少女伴,而
且嘗試性的去過風月場所。不過我還是傾向在QQ里找到合適的玩伴,并且熱衷
加入各類本城的單身團體或者交誼群。我認識的樂妍就是來自一個好似文藝沙龍
的QQ群里。

我加入的這個類似文藝沙龍的QQ群,里面天天有一群在我感覺很無聊的家
伙們吟風弄月的,也有不少的女性買弄的附庸風雅,作一些好象快成考古文物的
五言或者七言的詩,他們還有她們似乎在告訴別人他們她們的高雅以及與眾不同
的品味,認為自己是獨特的,趨于完美的。記得一本書里說人類的文明史就是一
部性愛史,逐步脫離了野蠻,知道了遮掩,掩飾,還有隱秘。我覺得無論什么地
方的人,無論文明發展到什么程度,男人想的還是和女人睡覺,睡覺,還是睡覺;
我只是不知道女人想的是不是渴望被睡,因為我沒有問過她們。

這個討厭的QQ群終于舉辦了一次AA制的聚會,我期待的就是這個,而且
決定如果沒有什么收獲將是我告別這個QQ群的時刻。上午寒暄吃飯諸如此類的
過程非常機械模式化,我一直寒暄的笑著,因為我誰也不認識。后來下午K歌的
時候把這樣的機械模式推向了高潮,我不怎么會唱歌,成了一個鼓掌叫好的觀眾,
一直到有個秀氣文靜的女人遞給我一小瓶破,邀請我同飲的時候,我才從觀眾
的身份脫離了出來。K歌的聲音太喧鬧了,雖然唱歌的人們沒有跑調,我還是忍
不住溜出到了歌房外面,而那個秀氣文靜的女人竟然也隨我悄悄出來了。

「很吵吧?」我對著她笑著問。「嗯,我不是很習慣,我第一次參加這樣的
活動。」她禮貌的回答我。我接著說:「我其實和群里的人都不認識,所以融合
不進去。」「你也是新加入群里的嗎?」「我也是」我接著習慣的問:「你在群
里叫什么名字?」「等待戈多。」

我和她都沒有堅持聚會散懲準備回家了,我想先送她回家,她執意不肯,
我們就各自回去了。在路上我開始想這個秀氣文靜的女人,她有著大概一米六三
的苗條身段,感覺很纖細,藏在紅白圈點的連衣裙下面的身子是如何的,只能依
靠想象了。

我回到自己的住處,一棟兩居室的樓。我沒有和父母住在一起,這所樓房是
家里人早買好的,現在只是我一個人住。打開電腦登陸QQ,發現「等待戈多」
已經在線,看來她沒有去別的地方,和我一樣直接回到了家里。我發送了好友邀
請,她很快的給了答應的回復。通過交談我得知她今年31歲,離異有差不多兩
年了,是大學美術講師,并且一個人撫養著四歲大的兒子。她問起我的年齡,我
說自己30了,因為在QQ資料里我沒有寫真實的年齡。她用不信的口吻說「怎
么看起來那么年輕呢?」我回答說象我這樣沒心沒肺的家伙當然看起來很幼稚了。
第一次的聊天,我給她留下了好印象,她說我可以叫她樂妍,可是她也許還沒意
識到我有了想睡她的念頭,大學老師——不過也是一個女人罷了。

男人可能就是這樣,除了剛剛出生的女嬰兒、形如枯槁的老太婆子,但凡有
一點可以使用的女性,都有被奸淫的可能性,甚至連棺槨里慈禧太后的尸體。

現在就能得到樂妍的身體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拿起電話給一個女護士夢佳發
了個短信:「我現在憋了一泡尿,來吧。」這個夢佳是我認識的一個朋友介紹給
我的,我們很自然的就睡了,我從來沒說過她是我女朋友,可是她一直覺得既然
和我住了,自然就是我的女朋友了,甚至常常炫耀我是她的老公。

一個小時以后,夢佳就象歸巢的燕子氣喘吁吁的飛旋而至,兩手拎著很多東
西,見了我就急忙說:「大周末的,還算你有良心肯找我,你瞧,我買了這么多
好吃的,咱倆好久沒好好聚聚了,晚上我不打算回家了,就住你這了。」

夢佳說完,脫了鞋,忙活著給我收拾起了屋子,她對我這里非常的熟悉,她
把這里當成自己的家,也把自己理解成女主人。我呢坐在電腦旁邊播放起了《一
生有你》這首歌,美好的感情,偉大的愛情,總是和美妙的旋律結合在一起,當
歌曲結束的時候,感情愛情戛然而止。

我一下把夢佳推到廚房的桌子邊,解開她的牛仔褲的拉鏈,把紫色內褲胡亂
的褪了下來,不管她是不是舒服,就掏出自己的陰莖對著她的肉縫插了進去。夢
佳冷不防,就嘟囔著:「我干活呢,你怎么就…啊…」她雖然象是抱怨,可是雙
手已經支撐桌邊,抬起臀部,盡量把腿分開的大些。我的陽具開始在她的陰道里
磨擦,她的愛液越來越充盈了。我舔著她的耳垂小聲的問:「一會給我做什么好
吃的呢?」夢佳嗯嗯嗚嗚的說「我~做給你~」我的手摸到她的陰唇,抿了一指
頭的愛液抹在她的嘴唇上「今天我只喝你身上流出來帶濃汁的湯。」說完,就用
力的抽插起來,夢佳也開始大聲的呻吟起來。我沒有控制的就讓精液噴射而出,
然后抽了出來,夢佳上身已經貼在桌子上,不住的喘息。

晚餐吃的很愉快,我和夢佳都喝了不少的破。拉上窗簾,整理好餐桌,我
讓夢佳脫的一絲不掛的,然后我自己也脫的一點不剩。我仰面朝天的躺在大床上,
伸展開四肢,我的陰莖又陡立了起來。夢佳知趣的趴過來,把我的陰莖含在了嘴
里,用舌頭來回反復輕柔的舔弄我的龜頭。夢佳二十五歲,臉蛋很漂亮,我們交
往有半年多了,剛認識的時候她已經不是完壁了。她的乳房不大,乳頭卻很大,
紫黑色的,如果挑逗一下,可以漲成一粒飽滿紫色的圓棗子,她身體特別敏感,
任何愛撫,甚至只要緊緊的壓在她身上,下面都會變成汪洋。她的小穴不緊,很
松弛,每次我的陰莖插進去的時候感覺就象是掉進軟綿綿泥濘的無底的沼澤之中,
有時候我甚至需要一邊摩擦一邊依靠些性幻想才能射精。她的個子不高,皮膚有
彈性卻不柔軟,屁股的肉感硬綁綁的。可以說我最喜歡的是她為我口交,但是我
卻從來沒有給她舔過陰部。社會上對護士的風評不是很好,很多人認為護士很淫
亂,常常是醫生或者上司的性玩物。也許這個概念來自日本的色情作品的影響,
我不知道別的護士行為如何,可我感覺的出夢佳一定曾經有過很多的性伴侶。

我的陰莖已經很膨脹了,夢佳劈開大腿,正面向我蹲了下來,兩只小手一邊
一個把大陰唇大大的拉開,讓小穴形成一個圓形的粉色小肉洞。「老公,想要進
來嗎?」我點點頭,夢佳就掰開穴口貼著我勃起的陰莖慢慢坐下來,直到把我的
陰莖全部含進去,才開始象騎著駿馬一般上下起伏運動起來,速度越來越快。
「老公,舒服嗎~老公,舒服嗎~老公,舒服嗎~」夢佳不停的自言自語。

「趴著,把屁股撅起來。」我命令的口吻說著,夢佳立刻輕盈的起來,很溫
順地轉過身把自己的屁股撅了起來,背對著我。夢佳不是那種皮膚白皙的女人,
盡管她的臉蛋兒很漂亮,我沒有急著插入,每次我都會摸一會她的屁股和肛門,
今天也是這樣,我用手摳摸撫弄她深褐色的菊花。我沒有肛交的體驗,我有興趣
嘗試一下,可現在并不急切。「夢佳,我早晚會操你的屁眼,這個地方是屬于我
的,是不是?」我一邊說一邊把食指慢慢的插進她的菊花,我能感受夢佳在努力
放松自己的括約肌讓我的指頭插的更深。「夢佳,我說早晚會操你的屁眼,你怎
么不回答我?」「老公,我的屁眼,我的騷逼都是給你一個人操的,來吧,好老
公快給我,老婆快趴不住了~」

我扶著自己的陰莖從后面插進了夢佳的小穴里,這個女人為了取悅我,經常
修剪自己的陰毛,就因為我說陰毛多的女人有點臟——可是即便如此,我還是幻
想著這撅著屁股等待我占有的,等待我刺穿的是那個文靜秀氣的樂妍。大學女老
師又怎么樣,一樣有屄,一樣需要被操。我不禁狂熱起來,把夢佳的屁股頂的東
搖西晃的,夢佳喊叫起來了,不知道是因為亢奮還是因為難以忍受而發出的悲呼
……

我開始對樂妍留意起來,很快我就發現了一些規律,比如晚上六點以后,她
一定會在網上出現,然后都是10點下線,這說明她的社交活動基本沒有,如果
不是工作,她簡直就是冬眠中的動物。雖然她有自己的樓房,但是小兒子并不是
常在她身邊,除了周末或假日,孩子幾乎都是在樂妍的父母那里。另外最重要的
是樂妍常常在聊天里流露出來的孤獨感,并且很強烈的渴望有個好男人出現,重
新成立一個家庭。一個女人能夠在離異后獨自撫養孩子這是需要很大勇氣的,另
外當然也要求女方有足夠的經濟能力,這樣的女人往往很有主見,并不該柔弱才
對,可樂妍表現出來的卻是楚楚可憐的一面。當然了我沒少安慰她鼓勵她,我也
試探著和她交往,并且說自己沒有女朋友,也不介意她已經離異了,她婉轉的轉
移了話題。

隨著時間的加深,我和樂妍的友誼也加深了,我們開始變得無所不談,她把
她的一些作品讓我看,其中有很多人體類的,男人的女人的,往往是裸體的。在
探討藝術的同時往往會說到愛情甚至性,我說真正的男女的感情關系是需要肉體
的纏綿升華的,樂妍也承認如果不進入一個女人的陰道,是無法走到她的心里的。
樂妍開始秘密的相親了,可讓她遺憾的不是不如意,就是對方條件太優越。終于
樂妍有一天實在忍不住透露了我一個秘密,一個同院的也是離異的男教授在熱烈
的追求著自己,他樣子很英俊,而且還是她的上級,只不過這個男人有些風流的
傳聞,她不愿意成為他的情婦,可是不免又喜歡上對方,所以目前非常的矛盾和
煩惱。知道這個秘密讓我內心產生了很強烈的妒恨,可在表面上我沒有表現出來。

⊥在我苦于如何下手的時候,出現了一個意外的轉機,一天下午她突然給我
打了個電話,幾乎是哽咽著告訴我她差點被那個男教授強奸,她以死抗爭才得以
全身而退。我說樂妍如果你心情不好,我去陪陪你吧,她說「好吧」。我主動做
東請她吃飯,她還破例喝了幾瓶破她又告訴了我一些內幕,原來她已經答應了
那個男教授的追求,準備開始新的生活,男教授對她也算百般照顧殷勤的很,她
很滿意,可是真正交往開始還沒幾天,男教授就提出發生性關系,她沒有答應,
為這個他倆常常冷戰不斷。可就在這天男教授突然闖到她的家里,質問她這樣對
待他是什么意思,有沒有交往的誠意,并且強行扒她的衣服,她慌亂中拿起剪刀
對著自己,說如果他硬來,她也不活了。

吃完飯,樂妍的情緒還不是很穩定,本來就白皙的面容更加的蒼白了,我不
由得握緊她冰涼的手,「我送你回家吧,再陪陪你吧。」樂妍竟然挎住我的胳臂
說「你在最好了,我現在還在害怕,我害怕。」眼中無神好象失去了魂魄一般。
來到樂妍家里——雖然在QQ視頻中看過冰山一角——但是真正看見全貌還是覺
得陌生,這是我第一次來到樂妍的家里,第一次感覺自己開始走進了她的世界。
樂妍的家里其實只有一個客廳一個緊閉著門的臥室和一個不大的廚房,客廳里簡
潔幽雅,墻壁上有一幅說不上名字的靜物油畫。我和樂妍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我
們的手還沒有分開,還是緊握著。我輕輕的把樂妍的腰摟住,感覺軟綿綿的,我
安慰的說「妍,不要緊的,我在你身邊呢。」好一會樂妍才對我說道「我不漂亮,
年輕那會兒不懂事,自己不聽親友父母的反對嫁給了一個沒有責任感的男人。后
來他甚至都沒有工作,總是向我要錢,不給就罵我打我。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
我們離婚了,可是孩子是無辜的,我怕和他遭罪就自己把孩子撫養起來了,兩年
了,他一分撫養費也沒有給過我。」說著說著,樂妍哭了起來,順著我樓她腰的
姿勢,她也雙手竟然攬上來也抱住我,頭靠在了我的胸前,我無法打斷她,她接
著期期艾艾的說「我并漂亮啊,而且我是離過婚的女人…我是離過婚的女人,所
以再和男人睡覺有什么關系呢,可是,可是我不想成為男人的玩物,不想的…唔
…」

我已經不讓她再說下去,而是用嘴封上了她的紅唇「…唔…唔…」樂妍也自
然的把濕孺的舌伸了出來,我象是要急切的含住一塊蜜糖一樣,吸允住她的香舌,
好象有數不楚的激渴,無法排解,只有糾纏在一起的兩片舌,我的一只手不在摟
著她,而是穿過衣裙貼著她的肌膚滑上她的胸,她皮膚的手感有說不出的細膩感,
好象觸手可破,又嬌嫩的如同嬰兒一般。我摸到了絲滑的乳罩的邊緣,沒有停,
而是繼續探索她的山峰,突然一粒寶石被我摸到,我感覺到寶石由柔軟開始變硬
了。

「不要,不要!」樂妍好象突然象是從夢中驚醒過來,離開了纏綿的吻,脫
開我的身,向后退去,離我有了一段距離才肯停了下來,臉上顯現出復雜的表情,
可她說不出來什么話,或者她不知道該怎么說,一時間只有沉默,壓抑般的沉默。

「樂妍!其實你知道我喜歡你,我知道你一直委婉的拒絕著我,可真的,我
沒有覺得年齡是我們之間的障礙,或者因為你是離異的女人我無法接受你。我愛
上你了,請你接受我。」說完,我竟然給樂妍跪了下去。表情特別嚴肅,好象剛
剛還在的情欲頓時化為烏有。

「你這是干什么!?你快起來,起來啊!」樂妍一邊拉起我一邊說「你不要
象個孩子,快起來,乖啦。」

我雖然被拉了起來,可我很堅定的對樂妍說:「從現在起你是我的老婆,是
我的女人了。」「你不要這樣,」樂妍好象不知所措「讓我怎么說,你這樣英俊
優秀,我是個老女人而且離過婚,你不要開玩笑了,我承認你一直對我很好,我
們的友誼很珍貴……」我不等她說完,又去摟她,她趕緊躲避,嗔怪道:「你怎
么也這樣啊!」我一下語塞,垂頭喪氣起來。我告辭從樂妍家出來,她并沒有挽
留我。

其實有時候在回憶的過程中,或是現在在描述這個事情的經過的同時,我會
突然不自覺的迷惘起來,就是自己是不是曾經真正愛過樂妍,連我自己都已經無
法分辨的清楚了。發生了這樣的事件以后,我在QQ聊天,發短信的時候往往都
是先叫她一聲「老婆」然后才開始談話聊天,這是一種先入為主的巧妙的心理暗
示,讓對方在不知不覺中慢慢的接納了自己,習慣了自己,甚至開始依賴上自己。
樂妍一開始對我這樣的稱呼是有抵觸情緒的,總是會反駁說我是「胡說八道。」
再回來是「你這個磨人精,真拿你沒辦法。」一直到最后終于肯說「嗯。」

我不僅僅只是在語言方面逐步的占有著她,在行動上也非常積極,總是買些
水果蔬菜晚上等在樂妍下班的路上,然后和她一起回到她的小房子里一起動手做
晚飯,一起吃。周末我倒不去打擾她,因為那是她和兒子的甜蜜時光。樂妍越來
越靚麗起來了,笑容也越發甜美起來,一次她竟然穿了一件下身超短的黑色短裙,
而她的大腿都被淺黑色的絲襪包裹著,搭配著高跟鞋,一扭一擺的,讓我大為心
動,雖然她的腿不能被形容為筆直修長,但是給人的誘惑并不差。我實在是太想
要得到衣服下隱秘的嬌嫩肉體了。另一邊我單方面的和夢佳提出了分手,她一子
從乖乖聽話的綿羊變成了歇斯底里的母老虎,常常找到我又哭又鬧,讓我十分的
煩惱。

生活有時候充滿著戲劇性,我第一次陪樂妍逛街購物,偏偏就撞見了夢佳和
一個陌生男人也在逛街。夢佳看見我然后又瞅了瞅我身旁的樂妍,立刻怒氣沖沖
的走過來向我吼道:「你這個狗屁男人,竟然為了這么個老女人把我甩了。」然
后又對樂妍咆哮到:「你個不要臉的騷貨,這么大了還搶別人的男人,你個不要
臉的騷屄!」我說:「你給我閉嘴!」我上去想吧夢佳推開,她就揮拳的胡亂朝
我打來,結果我鼻子挨了狠狠的一下,一酸一麻,血就流下來了。這個時候已經
有人圍攏過來看熱鬧了,夢佳身邊的男人拉著她象似要拽她離開,并且勸著什么,
我看了一旁緊張的臉有些火燒般紅燙的樂妍,也說了句:「我們走!」然后拉著
她,快步推開人群。遠遠的好象聽見夢佳還在咒罵,樂妍一邊緊緊的反牽著我的
手,一邊關切的問:「你沒事兒吧?!」我深深的吐了一口氣,抿了一把鼻子說
了聲「沒事!」

不知道是怎么回到樂妍的住處,進來門,樂妍就讓我坐好,拿出棉簽酒精給
我鼻子細致的擦拭,還溫柔的問我疼不疼,需要不需要打一針,防止傷風什么的,
我笑著說:「我可沒那么脆弱,好象我是你身邊長不大的孩子一樣。」她聽完,
嬌媚的用手刮了一下我的臉。晚飯都是她一個人做的,說是為我壓驚,還和我喝
了很多破。吃完晚飯,已經晚上八點多了,我和她突然都沒有了語言,都是坐
在那里,我沒有走了意思,她也沒有趕我走的意思。

還是我打開了僵局,把樂妍攬入懷中,我貼著她的秀發在她的耳后輕聲的說:
「兩年了,妍,你難道一點都不想嗎?今天你怎么不肯,我也不會走了。」在我
懷里的樂妍好象輕微的顫抖了,她甩開我的懷抱,突然用力推著我說:「回家!
回家!你快回家!」我說「不M不!」「你又開始胡說八道了。我要教訓你!」
樂妍說完就對我又是打又是踢的拳腳交加起來,甚至比起白天的夢佳更兇狠,我
沒有躲避,就那樣沒有動一下。好一會,樂妍停住了拳腳,在那里不住的喘著氣。
我看準了這一刻,迅速的過去把她摟緊,還是說著同樣的話:「今天你怎么不肯,
我也不會走了。」樂妍好象在聽完我這句話以后,一下變成了一個徹底的失敗者,
無力的繳械投降了,如果不是我摟著她,她甚至會立刻癱軟下去。

我脫下樂妍的上衣,她茫然的抬起手臂配合我,我解開她的短裙,除去她的
高跟鞋,還有淺黑色絲襪。只留下紫色帶有白色花紋的乳罩和一條同樣是紫色帶
有白色花紋的窄小的三角內褲。我整個橫抱起樂妍幾近赤裸的身體緩慢向她的臥
室走去,我的腦海里浮現出了我假想的那個也曾經想得到樂妍的男教授,還有她
每天面對的學生……很快,她就不再是一個秀氣文靜,端莊高雅的老師,而是我
身下鶯語婉啼,曲意迎歡的婦人。我向樂妍臥室走去了,我將在那里完全徹底的
占有她;而男人和女人的可悲之處就在于此,樂妍準備奉獻,我卻當成是一種征
服。

臥室里彌漫著薰衣草的味道,我把樂妍輕輕的放在柔軟的圓床上,讓她的身
子保持著靠著自己,我的兩手則滑到乳罩兩邊的邊緣,托起兩個顫巍巍的乳峰,
把玩揉弄起來。「乳房舒服嗎?」我問著,「舒服」樂妍聲音小的好象聽不見,
我又吻上她的嘴巴,舌頭又纏綿在了一起,想兩條發情交配中的蛇,互相圍繞糾
纏擠壓。把乳罩解開,一對乳球就象彈出來的一樣,「好大好漂亮啊,妍,你的
多大呢?」「D罩杯。」「我要親一下。」我吻上去把兩個乳頭輪換的含在嘴里,
用舌尖去舔,兩個乳頭都變大了。「妍,你的乳頭變大了,這樣捏住疼不疼?」
「不疼…很舒服。」如果不是把樂妍的衣服褪盡,別人怎么可能猜到如此苗條的
女人竟然能有這樣大的乳房。我的手游移在她身上,每次摸到大腿內側,掠過私
處的時候,她的大腿就會自然的為我分開。

我的手指擱著薄薄的三角內褲放在她的秘處,輕輕的劃著小圈。「這叫什么?
妍老師。」——「陰唇吧」,「這里呢,又叫什么?妍老師。」——「討厭啊。」
我把樂妍的三角內褲脫下,樂妍的那里已經很濕潤了,現在的她終于身無寸縷,
玉體橫陳。在無數個夜晚以前,我還僅僅的依靠著自己的想象,現在一切變成了
現實。

我自己把衣服脫光,我的陰莖也是半勃起的狀態了,我的長度一般,龜頭很
大,記得一個小姐給我一邊帶安全套的時候一邊對我說:「好一個大冒,不好套
呢。」我對樂妍說:「來吻我吧,現在我是你的男人,你是我的女人。」樂妍伏
在我身上,一個吻接一個吻的親起來,她的一只手忍不住握住我的陰莖,好象就
不愿意再松開了。我說:「老婆啊,如果我刺穿了你的陰道,是不是就可以走到
你的心中啊。」「你怎么說這樣的話呢,好色情哦。」「哈哈,你不愿意放手的
是我的什么部位啊?」「又來了,討厭。」我一下摟過她來說道:「樂妍!我要
用我的雞巴操你的屄!」說完一翻身就把她壓在身下,她立刻大腿分開夾到我的
胯骨上。「我要用雞巴操你的屄!愿意嗎!?回答我?!」樂妍原本就已經發紅
的臉紅暈更濃了,露出非常窘迫的神情嘀咕著說了句「愿意」。

「我希望下次可以帶套做,我怕意外受孕,今晚是我倆的第一次,我不想你
掃興,就不要求了。」樂妍說完就閉上了眼睛,我扶著自己的陰莖換了好幾個角
度,終于戳入了樂妍的體內。伴著溫熱陰道肉壁緊緊包裹住我的陰莖,不能相信
樂妍的陰道竟然異常的緊,而且感覺很窄小,我甚至懷疑我的龜頭頂到了她的子
宮頸。我慢慢的體會這種感覺,每次抽出的那一瞬間好象帶動她的下體有什么被
一起吸出來一樣,小腹會跟著一起收縮;而重新插入,又象把一切推了回去,小
腹也會跟著一起膨脹,也許這太美妙了,我舒服異常。我不得不承認我遇見的所
有女人中,樂妍的穴是我永遠忘不了的。

我開始加快自己的速度,讓自己的肉棒百般插弄樂妍的花穴,她「啊…啊…
啊」的呻吟聲忽高忽低,即將噴發的時候我停了下來,雙手扶上細腰拉起了樂妍,
我要讓她看看自己和我交合的縫隙處,樂妍不情愿的張開了眼睛。我再度放倒樂
妍,托起她的屁股,從后面再度插入,而緊靠陰道上方褐色的往外延伸著密密麻
麻細褶的肛門,讓我不禁又是一熱,我把拇指按了上去,絲毫不覺得骯臟。樂妍
的肌膚如此嫩滑細膩,我只有猛烈的操著才覺得是充分得到了享用,每一次的交
合都有「啪啪」的撞擊聲,樂妍的屁股好象被鞭打了一般殷紅一片。隨著陰莖的
一陣抖動,精液從尿道口噴射而出,全射在了樂妍花穴深處,與此同時我和她一
起倒在了柔軟的床上。

我問樂妍:「舒服嗎?」

「很舒服!」

「一會還要不要?」

「要啊!」

如果按照這樣的甜蜜關系發展下去,也許就是個幸福的結局,但是生活并不
是連續劇。家里人給我介紹了一個女朋友,家庭非常富有,這就意味著我和樂妍
的關系該告一段落了。當然了我并不愛樂妍,我只是喜歡她的肉體,我也明白這
種喜歡對現實中的我來說并不實際。于是我就巧妙的安排樂妍和我父母見了一面,
事后我對她說,如果她可以放棄自己的孩子,把孩子送給男方,我的父母就可以
考慮我和她的婚事,她說她可以放棄自己的愛情而不能放棄自己的孩子。我當然
知道她會這樣選擇,我象是在無奈悲傷的處境下和她不甘愿的分手了。

后來的后來,我結婚了。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們邂逅了,她笑著和我打招呼,
說她還是常常回憶我這張英俊的臉龐。而我這個禽獸不如的男人,最終為了金錢,
在她和利益之間做了可恥的選擇。我一直不明白,妍——在你的眼睛里為何沒有
對我的怨恨。

好喜歡 再來幾個同樣的 謝謝你咯沒有怨恨肯定是對你的愛啊這樣的女人能對自己這樣說明一定很是喜歡你的啊這樣的女人塵世間還有,我相信,真情的堅定不渝,會笑傲一切困境與險阻,讓人一生不變心不改意。只是緣分未到。我期待著那一天。謝謝樓主的好文人家說流氓不可怕,有文化的流氓就可怕了。有想偷人,又怕逼疼。作者想表達什么呢?明明拋棄了一個又一個,還裝的跟情圣一樣。也許你最后的做法是對的 知道真相對她來說 太殘忍了 還不如給他留下個美好的回憶 但男主人公的狼心 還是需要譴責一下的蠻有意思的
這文章寫的很感性
但如果能沒有bug就好了文筆流暢`內容精彩,就是男主人公的人品在能更深的刻畫一下就完美了。不錯。希望繼續努力!我怎么就覺得中間關于佳夢那段內容跟主題沒半點關系這個似乎太神奇了,根本不能符合用第一聲人稱的表述啊,可能是我讀書太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