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兩個女紅軍

2014-11-4 另類變態小說 激情小說

(一)被俘

一九三五年春,在國民黨反動派的圍追堵截下,蘇區紅軍被迫進行戰略大轉
移,由贛、湘、貴、川向大西南轉移。一路上不斷有國民黨陸空軍、當地的地主
武裝和土匪對紅軍進行殘酷無情的進攻,部隊人員傷亡慘重。

巧花和英妹是紅一方面軍三十八師五團的衛生員,人長得粉面桃花、身段苗
條,是紅一方面軍有名的軍花。今天她們隨衛生隊急行軍到十壩鎮城外的赤馬河
邊,正要隨著擔架隊過河,忽聽到一陣尖銳的迫擊炮彈呼嘯聲!「快臥倒!」

兩個女戰士剛趴到地上炮彈就在身邊炸開了,她們在巨大的震動中失去了知
覺…………不知過了多久,英妹漸漸在昏迷中蘇醒過來,只覺得頭痛得厲害,想
從地上爬起來,怎麼手腳都動不了了,難道手腳都炸斷了嗎?英妹睜開眼睛一看,
發現四周全是身穿白布褂子的還鄉團,每人手里都拿著長槍。「糟了!落到反動
派手上了,他們會把我怎麼樣?」她的心一陣緊縮,不敢再往下想……

「哈哈!這個小婊子醒過來了。」一個團丁揮著刺刀捅了捅英妹∶「給老子
起來,別他媽在這里裝死,給我去見王鎮長,今天晚上就把你們兩個女共黨用火
燒死。」這時巧花也醒過來了,發現她們的一雙手都己經被結結實實地反綁了起
來,她們從地上掙扎著站起來,在團丁們的驅趕下沿著河邊的青石小路向縣城走
去。

英妹覺得團丁的刺刀老是在自己的屁股上扎,忍不住回頭狠狠地瞪了大胖團
丁一眼。

「他媽的!扎了你的騷屁又咋了?兄弟們,想不想看看這個女共黨的大白屁
股啊?」

「想!!!」團丁們一陣起哄。

英妹羞得滿臉通紅,剛想開口說「不要」,大胖團丁已經對準英妹的屁股溝
一刺刀下去,「刺啦」一聲,灰色的軍褲立即成了開襠褲。巧的是英妹昨晚剛
和團長春風一度,今早起來,連內褲也沒有穿,這一來,英妹雪白粉嫩的屁股就
徹底露了出來。

「好個騷!連短褲都沒有穿!兄弟們快來看啊!」

英妹羞得把頭低到胸下,拼命夾緊了自己的屁股往前走,但她的后面立即圍
上了一大群團丁,低著頭伸長了脖子拼命向里面張望∶「好白好大的美屁股啊!

哎喲!走起路來還會一抖一扭的,真他娘的騷,不知道底下的那個騷是什麼
樣子?「幾個小團鄂得不過癮,就把頭湊在胖子團丁的耳邊小聲說∶」隊長,
這樣看兄弟們多累,乾脆把這個婊子的褲子扒掉,讓她光著游街得了!「

「好!你小子真有主意。」胖子團丁一腳踢到英妹的屁股上∶「騷貨,給我
跪下,把臉貼到地上!」

英妹無奈,只好服從,心里還搞不清楚胖子團丁要搞什麼鬼,剛一跪下,一
把涼冰冰的刺刀就扎進了褲頭里,胖子用力一挑,褲子上的牛皮帶一下就被切斷
了,胖子上來,一腳踩住英妹的褲子,又飛起一腳踢在英妹的屁股眼上,英妹痛
得跳起來,褲子突地被全部拉了下來,這時英妹才發現自己的下身已經是寸絲未
掛了。

英妹的陰毛長得很豐盛,也很漂亮,這時竟暴露在這群無賴面前,英妹幾乎
羞死過去,但周圍刺刀的威逼使她不得不小心地邁開步子向鎮口走去。這時跟在
后面的巧花也給團丁們扒光了上衣,正挺著一雙翹奶,一抖三晃地走著。

這兩位天仙一樣的女犯給剝光成這樣,那些團丁哪個經得住,每個人的褲襠
里都撐起了小帳篷,不知道有幾雙手插到英妹的陰戶口上摸啊捏的,搞得英妹淫
水也從陰門口滲出來。再看巧花,她更慘,一雙白奶幾乎被捏得戍了黑奶,兩粒
黑紅的奶頭尖翹著……

「你們要把我們怎麼樣?我們共產黨員不怕死!」

「死?想得美!你們是共黨要犯,理當死罪,不過在送你們上西天之前,先
要把你們游街示眾,然后帶給鎮長聽候發落。」

(二)打屁股

這時街道兩側站滿了看熱鬧的群眾,小孩子們紛紛大叫著∶「大屁股!大奶
子!」婦女們則用手指指點點∶「這兩個賊,真不要臉,一只比嘴巴還要活絡!」

很快,兩個裸體女共黨被帶到了鎮中心的萊市口。萊市口老早用木頭搭好了
刑臺。這是一個大木頭臺子,右邊齊腰高的地方架了一根粗大的圓木,再前面一
尺的地方架了一根碗口粗細的圓木,巧花和英妹都感到有些害怕,難道馬上就要
被送上斷頭臺了嗎?

突然巧花和英妹的屁股上被踢了一腳∶「上去趴下!」抓到共黨份子第一是
打屁股,這是鎮上的規矩。

巧花和英妹從來沒有受到過這樣的羞辱,以前在團里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但現在落到了反動派的手里,只有老老實實地走到臺上,肚子壓在粗的緣木上,
挺起雪白粉嫩的屁股。這時沖上來兩個團丁,將巧花和英妹的腦袋往地下一按,
架起兩人的手臂,用麻繩結結實實的捆在了細的緣木上,這樣巧花和英妹的白屁
股簡直要翹到天上去了。

巧花比英妹大兩歲,今年芳齡22,身材高挑,膚如凝脂,面如三月桃花,眉
如風中飄柳,一雙黑晶的眼睛勾魂攝魄,是典型的中國美女。因為在團里經常和
團長通奸,一對大白屁股又肥又滑,由於屁股舉起很高,可以看見微微垂下的大
陰唇中間露了一條粉紅的細縫,看得那些團丁眼睛噴火,褲襠豎起了小帳篷。

再來看英妹,英妹五短身材,皮膚黝黑,但是臉蛋和屁股卻很白,最絕的是
她的陰戶無毛,是個可愛的小白虎!而且英妹的屁股特別大,配上她的水蛇腰,
使人情不自禁要打她的屁股。

「都乖乖地給我躺好了!」大胖團丁和瘦子團丁每人手上拿著一只膠鞋,用
力一拍,「啪!」的一聲,狠狠地打在上。

「哇——哎喲,好痛!」巧花和英妹哪里吃過這樣的苦頭,竟殺豬般的嚎叫
起來。兩個團丁一陣狠抽,巧花和英妹的大白屁股立即紅腫得像個大饅頭了,兩
個團丁還是不依不饒。

「好大爺,快饒了我吧,我的屁股都快被你打得開花了!」

「騷婆娘,再打!」

瘦子團丁解下自己的皮帶,正要繼續抽打,忽然臺下傳來一個女人的叫聲∶
「讓我來,我來教訓一下這兩個騷貨!」

大家回頭一看,原來是本鎮藥店的老板娘韋大嫂,她扭著小腳,三步并做兩
步地爬到臺上,劈手奪下瘦子團丁的皮帶,扒開巧花的屁股,露出巧花小巧的肛
門和豐肥的陰戶,「啪!」韋大嫂心狠手辣,每一下都生生地抽在屁眼和大陰唇
上。

「痛啊!——」終於,巧花和英妹都不動了,兩人的大白屁股現在都腫得老
高。

瘦子團丁拿來一桶冷水,對準屁股縫澆下去,巧花和英妹這才從昏迷中清醒
過來,發現自己的屁股火辣辣地痛,自己還是屁股朝天地被綁著示眾。

(三)肛斃女共黨

正在巧花和英妹半昏迷的時候,忽然響起幾聲銅鑼的巨響,巧花和英妹吃力
地仰起脖子,竟然看到一隊赤身裸體的女人被繩索五花大綁著押上臺來,再看她
們的背后,都插著一塊白色的斷頭牌,上面用毛筆寫著∶「共黨要犯×××,處
決」,原來是自己的同志。

再仔細一看,領頭的那個女人巧花認識,是6 團的政治宣傳處處長,巧花曾
經去她那里領過油印的宣傳資料,原來她也被捕了。再看李處長,步履蹣跚,渾
身上下傷痕累累,尤其是雪白的屁股上,已經青紫,腫得老高,看來一定是受到
了敵人的嚴刑拷打;英妹注意到李處長的一個奶頭好像小了點,再仔細一看,原
來李處長左邊的奶頭已經被割掉了,結了一個暗紅色的痂;而右邊的那個奶頭,
可能由於受到過強力擠壓,異常腫大。

天哪!敵人真是太殘酷了。

「跪下!」為首的團丁一聲大吼,朝李處長的腿彎猛踢一腳。「撲通!」

一聲,李處長重重地跪在了木臺的中央,馬上有一個團丁過來,動作麻利地
將一個繩套束在李處長的脖子上,用力向下一拉,吊在木臺的柱腳上,這樣一來
李處長的臉就貼在了粗糙的木臺上,而形成了屁股朝天的姿勢,巧花和英妹抬頭
正好看見李處長的陰戶和肛門。

天哪!這哪里還是一個女人的陰戶和肛門,李處長的陰毛早就被燒光,只黑
黑地留了些札子,兩瓣大陰唇好像開口大笑一樣外翻著,陰蒂看來早已經被扯碎
成幾瓣,巧花甚至彷佛看到李處長的大陰唇上橫扎了兩三根尖銳的竹簽。

由於連受了幾天的鞭刑,李處長整個屁股上到處是橫七豎八的鞭痕,尤其是
那暗紅色的肛門,竟外翻達近一寸在外面,肛門口也是血跡斑斑,肛門的括約肌
似乎已經失去了作用,肛門口黑洞洞地張開著,一群蒼蠅嗡嗡作響,在李處長的
肛門口爬來爬去,尋找它們的美味佳肴,李處長的肛門無力地翕動著,算是對這
些小飛蟲的抗議。

這時候「當」一聲鑼響,一個身穿長衫的中年人走上臺來,鎮長開始對臺下
的老百姓宣告對這個裸體女人的最后判決。巧花和英妹剛想聽他講些什麼,忽然
看見一個團丁手提一桶滾燙的豬油,走到李處長的身后,將滿滿的一勺豬油潑到
李處長的肛門和陰戶上,再將多馀的豬油慢慢澆入張開的肛門口。

李處長渾身抖動起來,突然尖聲大叫起來∶「媽呀——痛啊——」頓時場上
的群眾的注意力從鎮長轉移到了這個可憐女人的身上。

潑豬油的團丁嘻皮笑臉地蹲下來說∶「李處長,馬上就要送你上路了,這一
勺豬油是幫您好好吃進乾坤棒的,省得到時候那大槍進不去啊!」話剛說完,就
過來一個團丁,將手中的「漢陽造」長槍對準李處長的肛門口,用力一捅,連著
槍頭上的大大準星生生地塞進了李處長的屁股內足足有五寸深。李處長已經痛得
沒有力氣叫喚了,只是不停地顫抖著,兩個大奶子抖動著,好生淫蕩。

那邊押上來一同陪綁的另外幾個女共黨見到李處長這個樣子,早已經是嚇得
魂不附體,其中一個居然大小便失禁,尿水和黃黃的糞便順著她高撅的屁股滑流
下來,還不住地發出「卜卜」的聲音。

這里鎮長的話還沒完,李處長也只好這樣用肛門「含」著大槍等死。忽然,
鎮長的話停了,值班的團丁會意,大聲宣布∶「時辰已到,就地處決!」李處長
哀怨地仰起頭,最后看了一眼藍天。

「!」一聲槍響,劊子手開槍了,首先是一股高溫高速的火藥氣體竄進李處
長的肛腸,沿著直腸、大腸、小腸一直膨脹到胃部,頃刻間將李處長的腸管吹漲
得像個大冬瓜,然后一聲巨響,李處長的所有腸管立即四分五裂,剩馀的煙氣從
李處長的口、鼻、耳、眼出溢出,李處長的一個眼球立即迸落,掛在眼簾下;而
槍膛里射出的小小子彈,則順著平直的彈道,穿過李處長剩馀的糞便和內臟,從
盆腔、腹腔、胸腔,再從李處長的喉管穿出,最后還碰落了李處長兩粒門牙。

這時劊子手用力將槍向外一拔,李處長的直腸被帶出長長一截掛在肛門口,
正好覆蓋在陰門上,緊接著一陣血水從肛門口噴將出來,在藍天下猶如一掛紅色
的噴泉,直淋落在和巧花和英妹的頭頂。

(四)繩

巧花和英妹驚慌失措地看著李處長被插肛門槍斃掉,兩顆心已是狂跳不止,
是否下一個會是自己呢?

李處長的尸體馬上被一個年老的瘦團丁背走了,瘦團丁只是上來用刺刀挑斷
捆綁李處長的繩索,然后拎起李處長的一條腿往肩膀上一扛就走了,簡直就像扛
一袋糧食一樣輕松。李處長的另外一條腿叉開著,一搖一晃,絲毫沒有羞恥地將
陰門和屁眼張大著暴露在空氣里。

年老的瘦團丁將李處長的尸體扛到城門口,對著城上一聲喝,從城墻上拋下
兩條繩子,年老的瘦團丁將兩條繩子分別綁在李處長尸體的兩個腳脖子上,然后
取下掛在自己脖子上的一塊木牌,木牌上寫了「共黨要犯李淑貞」幾個字。

瘦團丟始犯愁∶「上頭要我將木牌掛到這個女人的死尸上,可是這個女人
光屁股沒有一寸布,叫我掛在哪里呢?上頭吩咐要倒吊,又不能掛在脖子上。」

瘦團丁眼珠轉了轉,冒出一股壞水∶「有了!」瘦團丁找來一根鐵絲,從李
處長的門里穿進去,然后再從前面的肚臍眼里穿出來,將木牌牢牢地掛在這個鐵
環上,木牌的下面正好有兩個肥奶子托著!

事情辦妥了,瘦團丁惋惜地看了看李處長肥美的尸體,自言自語道∶「可惜
了,這麼標致的一個婆娘,要是能給我做填房該有多好!」然后仰頭喊了一聲∶
「起!」城上的兩個團丁立即拉動繩索,將李處長的尸體倒吊上去,然后將兩根
繩子分別系在城門兩側的樁子上。

⊥這樣,李處長的尸體就被吊成了一個倒的「大」字形,也漸漸被撕裂開來。

這是為了震懾各地造反的共產黨員,讓她們知道這就是共黨女干部的下場!

巧花和英妹這時正驚奇地看著一幫團丁在臺子的周圍樹了四個木樁子,一個
團丁還拿了一捆手指粗的麻繩。巧花和英妹的心里一陣驚恐∶他們要干什麼?

這時上來兩個團丁,將巧花和英妹提起來,解開綁腳的繩索,但是雙手仍然
被牢牢地綁在背后。其他幾個陪綁的女干部也是這樣,一個個被剝了光豬,反綁
雙手。這時過來一個團丁,淫笑著將麻繩從巧花的胯下穿過去,然后再穿到她被
綁的兩手之間;接著又把麻繩從英妹的胯下穿過去,從被綁的兩手之間穿過,最
終將所有的女犯串在一起,繩圈的四角綁在臺子四角的矮木樁上。

巧花驚恐地叫出聲來∶「這是要把我們怎麼樣?」

「嘿嘿!這叫做『麻繩』,專門用來把你們這些騷狐貍的臭來磨爛、磨開花!」

英妹看到一個團丁正在往繩上倒紅色的辣油,太可怕了!「啪!」狠狠的一
皮鞭抽在巧花的屁股上∶「快走,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許停下來,否則就和李
淑貞一個下場!」

巧花開始緩慢地移動腳步,由於麻繩綁得很高,所以邊走,麻繩邊從小腹、
陰蒂勒過去、穿過大小陰唇之間的窄縫勒過去,即使麻繩從身后出來,由於要穿
過手腕,所以又緊勒著自己的小屁眼。這連續的折磨覆蓋了女人下身所有的性感
區,每個人都被催得淫水淋漓,再加上麻繩的粗糙,相對與陰肉的嬌嫩,不一會
兒,所有女犯的陰戶都已經被磨破,鮮血斑斑點點滴落在木臺上,麻繩馬上就變
成紅色了。

這時涂在麻繩上的辣油開始向每個人的陰道內、肛門內侵入,火辣辣地侵入
后,痛、癢、酸、麻——所有的強刺激集中在一起,女犯們終於把持不住了,一
齊哼哼起來∶「哦、哦、哦——哎、哎——哎、咿、咿、咿——嗯、嗯——」一
時間臺上淫聲浪喘不絕於耳。

個別膽子大的都喊出聲來∶「麻死了,我的爛了,屁眼磨大了——」幾圈走
下來,女犯們的陰精和血液損失過多,已經沒有幾個人走得動了。幾個團丁上來,
一邊揮舞著鞭子,一邊往上提繩子,女犯們被迫繼續前進。

但是這時四個木樁成了最大的障礙,由於木樁比繩子高,所以女犯必須雙腳
一蹬的跳過去,這時一位名叫楊惠心的女打字員出了叉子,楊同志本來就比較矮
小,又被折磨陰肛區多時,這時哪有力氣跳過樁去?但是正當她在猶豫不決時,
屁股上就挨了一鞭子,楊惠心一咬牙,用力一跳,可惜沒有跳過去,她叉開兩條
粉白的大腿,不偏不倚正好將門壓到了木樁上,只聽見「噗」一聲響,緊接著是
楊惠心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足有雞蛋粗細的木樁直直地頂進了楊惠心小小的肉
內,鮮血立即像泉水一樣順著木樁流淌下來。



由於楊惠心個矮,她的雙腳根本不能著地,只好雙腳亂顛,這正好又使木樁
更深地捅進她的陰道內。所有的人都停下來,看著楊惠心在木樁上亂顛,不到一
會兒,木樁已經一直插到了楊惠心的子宮口,然后撅開子宮口繼續頂入,一直頂
到楊惠心子宮的上壁才停下。楊惠心只覺得小肚子一陣劇痛,竭盡全力大叫一聲
「啊~~~~」就兩眼一翻,昏死過去,上身撲倒下來,像一棵柳樹一樣昏死在
木樁上。

過了好一陣子,才走過來兩個團丁,將楊惠心從木樁上拔出來,大家只聽見
「叭!」一聲,楊惠心的陰門血糊糊一片就被拉走了。

「繼續走!」為首的團丁一聲大吼,大家只得磨陰扯肛地繼續前進,只是每
到樁前都莫名恐懼不敢再跳。這時正輪到一個名叫潘春花的炊事員跳樁,大屁股
連吃了好幾鞭都不肯跳,為首的團丁火了,馬上叫上另外一個團丁將潘春花兜屁
股抬起來,就往木樁上壓,潘春花嚇得魂飛魄散,拼命掙扎。

由於她的屁股大,兩個團丁套了半天還是沒有把她的門套進去,為首的團丁
火了,大叫∶「六狗,過來,扒著這娘們的大屁股,把她的屁眼繃大,給我往屁
眼上套!」

六狗興沖沖把住潘春花的屁股蛋拼命往外扳,手指頭則在底下摸潘春花屁眼
的位置,可憐潘春花早以哭得像個淚人一樣,「哇哇」亂叫。

「好,摳住你的屁眼了。」六狗往潘春花的屁眼里伸進去一個手指,然后勾
住往外拉,把潘春花的屁眼拉長了好幾倍,然后三個人一起用力,將潘春花胖胖
的裸體往下一壓,潘春花的屁眼分毫不差地被粗大的木樁捅了進去,潘春花漲紅
了臉拼命掙扎。

「他娘的叫你動!」六狗毫不憐香惜玉地扛起潘春花的大腿,這樣一來潘春
花就無從掙扎了,眼看著木樁「截!截!」地向自己的肚腸深處戳進去,潘春花
和六狗這樣四目相對地怒視著。

突然潘春花一聲尖叫∶「我操你姥姥——」六狗一跳多高,捏住潘春花的兩
瓣屁股肉死命地往下拉,木樁一下子就頂進了足有一尺,潘春花一聲不吭昏死過
去,一泡騷尿從大肉里面射出,澆了六狗一頭一臉。

(五)感化院

眼看著潘春花在木樁上被扎穿屁眼昏厥過去,所有的女犯都嚇得面如土色,
再也不敢向前半步。眼看著天色也不早了,王鎮長斜眼看了看這班光女犯,眼中
閃過一絲不為人察的淫邪,揮手道∶「今天就到這里,都給我押下去收監!」

於是所有的女共黨都被反綁雙手,串在一根繩子上,步履艱難地從木臺上下
來,領頭的團丁將繩子套在一頭驢子上,然后對著驢抽了一鞭子,驢叫喚一聲,
就順著石板小路向鎮外走去。這群赤身裸體的女犯跌跌撞撞,被牽著活像一串螃
蟹開始移動。

巧花和英妹被串在末尾,照例被押送的團丁討了不少便宜,幾雙大手不停地
在兩個貌美如花的女紅軍的大屁股蛋子上吃盡了豆腐。為了早點獲取這班團丁的
信任,巧花和英妹沒有再反抗,而是盡量擺出一副騷樣,走路的時候不再夾緊屁
股,而是向后微撅著,一扭一扭的,還有意無意滑幾下,將紅腫的陰戶暴露給后
面的團洞。

漸漸團丁也不那麼兇神惡煞了,巧花開始嬌聲問他們∶「這是要把我們送去
哪兒啊?」

「把你們送去縣感化院,也就因為你們不是共黨的官,如果是女干部,一個
個早就讓整死了。李淑貞讓插屁眼給斃了你們都看到了?她是死得最痛快的,還
有的讓烙鐵給插死的。」

「難道你們就抓了我們這些女人,男的紅軍呢?」

「男的,早給斃了,留著他們干什麼?留下你們是給我們操的!哈哈——」

巧花和英妹嚇得渾身打戰,不知道感化院里會有什麼等著她們?轉眼快到天
黑了,出鎮也很久了,螃蟹串終於走到了一處山腳下。面前是一座白墻黑瓦的建
筑,看起來像是個廢棄的祠堂,只是大門口粉著「會寧感化院」幾個字,門口還
有一個不大的水塘。

「環境還不錯。」英妹想,但是感化院門口幾個荷槍實彈的團丁又讓她不寒
而栗了。

「還傻站著干嗎?快進去!」英妹的屁股上馬上挨了結結實實的一腳,由於
是兜底一腳,不偏不依正踢在陰門口,英妹「呀~~」一聲慘叫就蹲倒在地上。

兩個團丁上來,一人一條胳膊,將英妹拖到里面的天井里。

天井里已經白花花站了一大片光屁股的女犯。前面的臺階上站著一男一女兩
個人,男的五大三粗,黑臉膛,虎背熊腰;女的黃蜂腰、大屁股,一對奶子鼓鼓
的像是要跳出來,面容兇惡。

英妹悄悄問旁邊的姐妹∶「上面的兩個人是誰?」

「男的是感化院院長馬三根,女的是他的老婆余金花,是什麼訓導主任。

「她最壞,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另一個姐妹接著說∶「馬三根原來是個殺豬的,在鎮上有個小子,前幾年紅
軍在的時候,楞說這是剝削,是資本主義尾巴,要割掉,二話沒說把他的子燒了,
他幾年的積蓄也給分了,人抓去半個月,差點給整死在里面。所以現在國軍收復
了鎮子,請他來當感化院院長,他平素最恨共產黨,大家要小心。」

***********************************

各位看倌,在這里有必要解釋一下什麼是感化院。這是當年國民政府為捕獲
的共產黨員設置的思想改造機構,希望通過對時局的正確認識和對三民主義的系
統學習,使他們擺脫共產反動思想的束縛,重新做人。應該說本意是好的,但是
落實到各個地方,天高皇帝遠,每個感化院都血雨腥風、淫虐無度,和集中營無
異,簡直就是人間地獄。

***********************************

(六)神仙架

⊥聽見馬三根扯著嗓子用雞雞歪歪的國語說∶「各位都是受了共產黨的蠱惑

和強迫,我們調查過了,各位都沒有殺人放火的嚴重罪行,是可以改造的。
從今天開始,這里就是你們的家,希望大家用心改造,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原來這個粗人也會來幾句文縐縐的話。」巧花想。

「但是,如果你們違抗訓令,密謀出逃,你們看——」隨著尖厲的叫喊,一
個姣小的裸體女子被拖了上來,「哼,槍斃她是便宜了她!給我抬神仙架。」

巧花認出來了,這個姣小的女人是蘇區政府的會計姚珍霞,沒想到被扒光了
衣褲后是這樣黑,看臉蛋還是挺白的。

「都是你這個妖精,硬把我只值50大洋的家產算成有80大洋,逼我交出來,
害得我厚著臉皮去向我的丈人借了30大洋,今天我要好好整整你!給我綁到神仙
架上!」

這「神仙架」是個「土」字型的木架,幾個團丁七手八腳把姚會計綁到神仙
架上,不用說,兩個手臂綁在上面的橫木上,而姚會計的兩條大腿被生生地橫掰
開來綁在下面的橫木上,姚會計恐懼地瞪大了雙眼不知他要干什麼。馬三根輕輕
地提起神仙架,嘿嘿一笑,然后狠命往地上一跺,可憐姚會計被繃開的肉重重地
砸在地上,揚起一股灰塵。

馬三根哈哈大笑∶「這叫做砸大法,看你以后還騷不騷?」說完連續將姚會
計的門向地上砸去,后來乾脆把姚會計的陰門卡在石階上砸。

姚會計實在受不了這樣的殘酷刑罰,不斷地高聲減叫∶「不要砸了,我的爺
爺,我的屄上全是烏青啊!嗚——撞壞了!撞壞了!嗚——」

馬三根仍不依不饒,還把神仙架抬起來,平著向地上拍去,「啪!啪!啪!

啪!「姚會計的奶子無數次重重地拍在石板地上,可憐姚會計的兩粒奶頭,
由紅變黑,終於被擦破,標出兩股鮮血。

這時候巧花和英妹終於看到姚會計的陰戶早已經腫成皮球一樣,兩瓣大陰唇
也腫成兩個胖冬瓜一樣,又青又亮,倒是中間的那條紅縫被擠得快看不到了,只
是從里面流出的血水才顯示出它的存在。

姚會計受不了這樣的震蕩,牙關一咬,昏死了過去。馬三根也折騰得有些累
了,隨手把神仙架一摔,對手下人說∶「弄醒她,等一下再整她!」

(七)炮烙美

然后馬三根頓了頓,又說道∶「今天新來了兩個紅軍妹子,是誰快出來,有
規矩要做!」

巧花和英妹嚇得心里「格登」一下,半晌才怯生生地走到前排。馬三根一把
捏住巧花的奶子把她拽到面前,發現巧花居然是如此美麗,竟半天沒說話。

馬三根一手捏住巧花的奶子,另一只手在巧花滑如綢緞的白屁股上摩著,自
言自語道∶「多肥的屁股啊,真是可惜了,不過這是規矩——」他轉身看到余金
花正惡狠狠地盯著自己,只好尷尬地對巧花說∶「過去,趴在矮凳上!」巧花只
好含著眼淚,伏身趴在旁邊的小矮凳上。

過來一個團丁,將巧花的身子抬了抬,把小肚子擱在了矮凳上,巧花的肥白
屁股高高挺起,接著兩個團丁分別按住了巧花的纖腰和腳髁,一只手在巧花的屁
股上這里捏捏、那里摸摸,巧花看不到他們在做什麼,只覺得旁邊有些熱,像是
有個火盆。

這時一個團丁從火盆里夾起一塊烙鐵,對準巧花的白屁股最中間的屁股尖壓
了下去。巧花只覺得屁股上一陣鉆心的巨痛,伴著「呲~~」的響聲和一股誘人
的肉香,巧花忍不住大叫一聲∶「嘔~~~~」

馬上巧花又被拖起來,余金花扭著屁股走過來,拿起一面鏡子照著巧花的屁
股說∶「自己看清楚,記牢!」

巧花一看,自己原本潔白無暇的屁股現在變得通紅,中間還清楚地被烙上了
「176 」三個數字,數字為黑色,難看得要死。想到自己原本美倫美煥的屁股變
得如此丑陋,巧花的眼淚立即奪眶而出。馬上,英妹也被拖上去烙上了「17 8」
的編號。

(八)連環奶

這時候昏迷不醒的姚會計也醒了過來,但是顯然她的神智還不大清醒,只是
不斷地自言自語∶「不要砸我的,還要給我的男人操!不要砸我的,還要給我的
男人操!」

馬三根壞笑道∶「不砸了,你的我留著下次操。今天賞你一個連環奶,來啊!

給我穿連環奶!「

上來兩個團丁,揪住姚會計皮開肉綻的乳房,一把夾起姚會計的一粒奶頭,
向上扯起來。這時另一個團丁拿來一塊木板,木板上開了銅錢大小兩個洞,往姚
會計的乳房上一壓,兩個紫黑的奶頭就正好就從洞里冒出來,堅聳挺拔,非常有
趣。一個團丁手拿一根大號縫衣針,先在火上燒了燒算消了毒,然后將一根粗麻
線穿過縫衣針。

姚會計斜著眼看著這些,嚇得面無人色,肉一松,尿道口一張,一泡黃尿迸
將出來。由於姚會計是兩腿一字掰開,所以這股尿讓大家看得清清楚楚,從尿道
口射出,向上呈一個弧形后落下。辦事的兩個團鄂得有趣,停下來看這股尿標
完,才動手捏住姚會計的一個奶頭,用力捏扁了,然后將縫衣針頂在奶頭的根部,
用力刺進去。

姚會計痛得連叫喊都忘了,張大了嘴,伸出舌頭有多長。肉在劇烈地抽動著,
繼續擠出淅淅歷歷的尿珠。縫衣針穿過奶頭的根部后,粗麻線接著又穿了進去,
姚會計終於昏了過去,肛門的括約肌一松,一泡稀糞流了出來。

兩個辦事的團丁厭惡地一提鼻子∶「真臭,快點!」說著又將縫衣針穿過了
姚會計的另一個奶頭。這樣一來,姚會計的兩個奶頭讓粗麻線給穿成了一串。

≥說這樣可以穿出大號的奶環,姚會計還要帶著粗麻線過一個星期,等傷口
愈合后再行懲罰。

「好了,對逃跑者的懲戒今天就到此為止,各回監房,解散!」

(九)口吹肛蕭

巧花和英妹來到自己的監舍,這是一個窄小的房間,只有一扇高高的牢窗,
床都是用山里的毛竹做的,小小的房間里竟住了十幾號人,而且全都光著身子,
沒有一個人穿衣服,甚至連一件放著的衣物也看不到。

「難道讓我們永遠光屁股嗎?給我們衣服穿!」英妹忍不住大聲叫起來。

「妹子,別瞎做夢了!」一個三十多歲的女犯開口說∶「在這里,你能保住
性命就不錯了,別的就不要想了。按理說感化院要發衣服,可聽他們說好像這筆
資金老是不到位,鎮上去催過幾次,都讓省里給搪塞回來了,他們說也不能讓我
們繼續穿紅軍的衣服,所以從進了這里,我們一直光著身子過日子。再說,時不
時要挨操,穿不穿衣服又有什麼區別呢?」

「時不時要挨操?」英妹好聲納悶∶「難道這里是窯子,我們是窯姐兒?」

「哎,妹子你不知道,我們女共產黨員連窯姐也不如啊!窯姐還可以自己存
點私房錢,有朝一日從良。我們可是一分錢沒有,而且任由人家橫操豎操,愛怎
麼操就怎麼操,一點自主權都沒有。」

正說著,進來兩個姐妹,一個走路顫顫危危,嘴里不乾不凈地罵著∶「那個
王老六真是個挨千刀的,一點不把我當人,竟然在老娘的里點大煙抽,還往我的
屁眼里塞了不曉得幾個鵝卵石,搞得老娘直想拉屎,我這就去茅房。」

另一個從外面回來的女犯卻粉面潮紅,興致勃勃地說∶「石先生真是體貼,
不但意喝我的尿,還給我舔屁眼呢!」

「怎麼你們還可以出去?」英妹奇怪地問。

門口放哨的少年團丁顯然聽到了她們的談話,探進腦袋說∶「院里把你們典
給外面的男人操,錢給院里。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誰叫我們是貧困山區呢?沒
有什麼特產,經濟上不去;前年蔣委員長來視察,叫我們勵精圖治、團結互助搞
經濟,還說什麼發展才是硬道理;他一來,上頭年年也給了扶貧資金,可是越扶
越貧,也不知道讓哪個貪官給貪了。這幾年鬧赤匪,情況就更遭了,國民經濟已
經到了崩潰的邊緣,中央要鎮壓赤匪手頭緊,一下子連扶貧資金都沒有著落了。

還好今年上頭政策下來,說是允許鎮上自己搞創收,適當注意影響就行。這
不你們這群光屁股娘們閑著也是閑著嗎?就廢物利用唄!「

「真無恥!」巧花恨恨地罵了一句。

「誰無恥啊?」門外傳來一個聲音,接著一個高大的身影走進房來,原來是
馬三根。

馬三根徑直走到巧花的身邊,按住巧花的肩膀將她按坐在床上,一邊悉悉索
索解開自己的褲子,巧花聞到一股強烈的臊臭味兒,一下子馬三根的粗大陽具就
從褲頭里跳了出來,一翹一翹地擺在巧花面前。巧花嚇得魂飛天外,這哪里是人
的陽具,比驢的還大!長足有一尺,粗比雞生的雙黃蛋還大,一個紫黑色的龜頭
簡直像個大鵝蛋,馬三根的鳥毛特多,亂糟糟像張飛的胡子,兩個卵蛋沉甸甸地
掛在下面。

「美人,還不快給我吹蕭!」馬三根一拍巧花的后腦勺。

「啊——不——」巧花搖著腦袋拼命拒絕。雖然巧花以前也給團長吹過蕭,
但哪有這麼大!而且當著這麼多姐妹的面,讓自己給一個陌生人吹蕭,巧花實在
做不到。

馬三根沒有硬來,而是哈哈大笑,繼續挺著雞巴站在巧花的面前。

這時候旁邊一個姐妹湊上來說∶「妹子,院長叫你吹你就吹吧!這是院長看
得起你。」

巧花眼淚汪汪抬一抬頭,看了看唇邊的大雞巴,輕輕張開小嘴,含住了紫黑
色的龜頭,馬三根一陣哆嗦,其爽無比∶「美人,都吞進去,快!」

說來也怪,剛才極不情的巧花現在也漸漸進入了狀態,她的丁香舌一卷,
套住半個龜頭,吸吮品咂,嗚嗚有聲,偶爾還用舌尖舔觸龜頭的馬眼。可是馬三
根的雞巴實在太大了,巧花竭盡全力也只有吞進了半根,而且已經是腮幫子鼓得
生痛。

馬三根顯然覺得不夠過癮,拔住巧花的頭發,死命往前一帶,正巧巧花張開
喉嚨喘氣,馬三根的雞巴直楞楞地就插到了巧花的喉嚨,龜頭更一直擠到了食管
里。巧花只覺得一陣反胃,一惡心,胃里的食物就泛上來,直沖喉嚨口,可是喉
嚨口讓馬三根的龜頭堵著呢!滾燙的胃縻正沖到馬三根的龜頭上。

馬三根從來沒有讓人吹蕭吹到這麼爽過,乾脆就在巧花的食管里輕輕抽動起
來,任由巧花一陣陣反胃,將胃縻不斷地沖刷自己的龜頭。突然馬三根覺得屁眼
一縮,好像要丟,趕快拔出雞巴,這時巧花也「哇~~」地一聲嘔吐出來,將殘
存在胃里的食物吐得一乾二凈。

馬三根看得有趣,畢竟一個美女被搞成這副德性太讓人興奮了,不過現在必
須找個能發泄掉的地方。他一眼就看到了那個想上茅廁沒來得及去的、正曲著腰
站在一邊想去茅廁樣子的愛娥,馬三根一拍她的屁股∶「快趴下!」

那個名叫愛娥的女人飛速跳上床,頭里腳外,像一只田雞一樣趴在床上,還
把屁股拱起來,露出紅腫的屁眼和陰,同時把頭轉過來,目光淫淫地望著馬三根
的大雞巴。馬三根的大雞巴上面粘滿了巧花的胃縻,粘粘滑滑的,馬三根回頭從
地上抹起一把巧花吐出的胃縻,胡亂地涂在愛娥的肛門口,還不時用手指摳進去,
向愛娥的直腸里塞了些胃縻。

各位看倌知道胃縻中富含胃酸,而愛娥的肛門又剛剛受盡磨難,胃酸的刺激
使她疼痛難忍,失聲尖叫起來。

「叫什麼,還沒操你呢!給你擦些雪花膏就叫!」馬三根不滿地打了愛娥幾
個「屁光」,愛娥終於靜了下來。然后馬三根挺起雞巴,先用龜頭在愛娥的肛門
口進進出出試了幾下,突然腰間一用力,狠刺進去——可憐愛娥紅腫的屁眼再也
承受不了雞蛋粗的雞巴,「叭!」一下竟然裂開一道口子,鮮血涌出。

馬三根可不管,繼續用勁,一直將雞巴整根推進愛娥的直腸里,留下兩個睪
丸在外面,馬三根還左右轉動屁股,力求給愛娥以最大的痛苦。

再看愛娥,被插得呲牙咧嘴,「呵——呵——呵——」痛苦地哀號著。

馬三根可能還不知道,愛娥直腸里的鵝卵石已經被頂到了更深的大腸里。

這時馬三根也有些感覺∶「你他娘的屁眼里是什麼東西?快給我去拉掉!」

說完「吱」地將雞巴拔出來,命令愛娥到一邊蹲著,把東西拉出來。

這時馬三根一眼就看到了正躲在角落里、頗有姿色的英妹∶「你過來,幫我
把陽精吹出來!」

「不——不要——」英妹望著鼻子底下,粘滿了紅色血跡和黃色糞渣的大雞
巴拼命搖頭。

「啪!啪!」狠狠的兩個嘴巴抽下來,英妹只好絕望地張嘴含住散發著愛娥
陣陣糞臭的雞巴,屏住呼吸,舔、吸、吹、啃、咂——竭盡全力服侍這個惡魔。

忽然馬三根的雞巴挺了幾挺,緊接著一股濃濃的陽精標出,直射進英妹的氣
管里,英妹頓時劇烈地咳杖起來。馬三根拔出自己的雞巴,將剩下的精液狂射到
英妹的臉上、眼睛里、鼻子里,腦門上。英妹從來沒有想到一個男人的精液會有
這麼多,這哪里是射精,簡直是在撒尿!

正在房間里的人吃驚地看著馬三根「播種」時,一個豐乳肥臀的身影無聲無
息地走了進來,原來是余金花。她惡毒地盯著英妹澆滿濃精的俏臉,從牙根里咬
出幾個字∶「臭嘴,你等著瞧!」然后一扭屁股揚長而去。

房間里的其他女犯立即耽憂地盯著英妹說∶「妹子,你惹大禍了!」

實為經典之作,將人性的丑惡表述的淋漓盡致很久以前好象在哪看過這篇文章了,也是到半截就嘎然而止了,后面的從沒找到過。描寫的好生動呀,真好看,期待下一個篇章!以前看過類似的寫的是土匪希望發個長篇的 頂咯·哇喜歡額 鵝鵝鵝鵝鵝鵝鵝鵝鵝鵝鵝鵝鵝鵝鵝鵝鵝鵝鵝鵝鵝鵝后續是有的,不過估計是隨便亂寫的,一點也沒有原文的文筆好文章好看.內容吸引.樓主文筆太好啦
就是短了點兒這個口味有點太重了些,我還是不太能夠接受得了暈倒,把石頭放直腸里了,真是口味重啊,接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