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支農野事之村婦之女[全本完結]

2014-10-31 亂倫小說 激情小說

柴云美懶懶的倚在我懷里,一臉的疲倦。

「真好!你這騷主任,我都被你搞死了嘛。」她任憑我的祿山之爪侵襲著她
的奶子。

「舒服嗎?你的好緊啊,我都被你榨干了啊,小浪蹄子。」

「壞東西,好硬的東西,好久沒被日了。」女人的手又在我疲軟的下體挘動
著。

「你老公不日你?這么緊的逼不日那是他的無知。」我故意挑起她的往事。

「你…你日了人家的逼…還賣乖!休提他,我要不是他能被你隨便操嗎?」

女人一臉的不高興。

「哦,對不起啊。我…我以為你老公…對不起啊。」我加緊手的抓捏,仍然
挑逗著她的雙峰。

「我…你說我漂亮嗎?為什么不日我反倒和那個女人親熱…我哪點輸給她啊?」

女人似乎很生氣,胸脯在我手中起伏。

「你很美,身材又好,我要是你老公天天日你還不夠呢,怎么了?」我在她
耳邊吐氣誘惑著她。

「別…你知道他怎樣對我嗎?…嗚嗚…我得了性病!我要報復他…所以我開
始玩世不恭…他居然在自己家里干女人…那么老…還換著姿勢的干…」

「啊?真是的,這么好的老婆不要」我發現她身體有了僵硬,繼續挑逗著她。

「是啊…嗯…他叫那女人唆他…因為我沒有唆過他的…嗯…好硬啊…我給你
唆」女人近似呻吟的說著,掙脫我的撫摸,蹲下身子,張嘴就含住了我勃起的雞
巴,開始上下含動起來。

「啊…云美…他不要你我要…嗯…好舒服…」我興奮的不行,站直了用力按
住她的頭伴隨著龜頭和棒體的被牙齒刺激的快感次次深深的頂著她的舌她的咽喉,
讓她不住的干咳起來。所有的欲念都在爬升,終于在她嘴里一瀉而出……

日子一天天的過著,農村的氣息真是醉人,濃重的土壤的味道常讓我踏上鄉
間的小路,與學童嬉戲與村民交流,回到醫院我找盡一切機會倘佯在白玲和柴云
美的肉體之間,齊樂融融。我忘記樂自己在鄉下忘記了自己只有2個月的時間。

§樂的日子總難以發覺它的飛逝,轉眼來鄉下已經個半月了,依舊處理疑難
的病例,平時信馬由韁的晃蕩于個科室間,沒有歸家的渴望,誰說不是?快活的
日子誰不想多擁有一點?

一個焦燥的下午,天氣很是悶熱,知了叫得人更加的煩躁,并且要命的是居
然停電了。搖擺著一本書,沒有任何的涼意。開始罵鄉下的艱苦罵該死的天氣了,
這時候樓道內一陣喧嘩,很多人的聲音夾雜著急迫一陣陣闖入耳鼓。

「劉主任…劉主任,來急診了,病情好重。」值班護士鬼樣的叫喊著。

我趕忙奔向病房,一大群人圍在不大的病房里,床上躺著個臉色好差,痛苦
的變形的女人,年齡48歲。我詳細問了病史,原來是自己在自家池塘里抓魚摔
倒在小木船上,被船檔扛在了左側腰部。護士量了血壓已經很弱,在家就解了血
尿了。可能是腎挫傷,我馬上叫護士開了兩組通道,維持血壓。

邊讓親屬來簽病危通知,很久都沒有人過來,原來病人丈夫出外打工,兒女
都不在身邊,只得和她旁系親屬說明病情同時請求院長要電。電來了,趁著人多
七手八腳的抬著做B超驗血,真的是腎破裂啊。務必急診手術…當從臺子上下來
已經是午夜了,疲倦的交代了相關事項,沉沉睡去。

第二天查房時發現病婦已經醒了很虛弱,面色蠟黃,血壓正常了。而床邊多
了一個人,從我第一眼看見我就無心再做其他的事情,美!那人是個女人,身高
有1米7左右,長發圓臉,而身材更是無可挑剔。胸是胸臀是臀,絕對的一個時
髦女孩。前凸后翹惹人心跳,「請問醫生我媽病情怎么樣?」在我走出病房時女
孩跟進了值班室,所有的醫生都側目過來,女孩臉騰地紅了,仿佛是個蘋果,皮
膚可以彈出水來。

「你是病人的什么人?是你媽媽?」我問了半句發現自己弱智了就趕緊改口。

「我媽媽,她病情重嗎?」女孩跟站在我身邊。

「是啊,沒有脫離危險期。相當的危險,再者病人身邊不能離人,有什么異
常隨時找我們。」我盯著女孩,就是在我工作的城市好像也難以發現比她更美的
女人。

「求你們一定要救我媽媽」女孩對著所有的醫生說。

「你放心,劉主任是市里來的專家,有他在應該沒有事情的。」旁邊小韓醫
生接話說著。

「不是這樣說」我看了一眼小韓醫生,「血已經止住了,病腎已經切除,主
要看健側腎代償能力,這就靠你媽媽的體質了。」

「劉主任…求您了!一定要救我媽媽啊,她假如…嗚嗚…」女孩忽閃的美目
開始濕潤,眼光中滿是期待。

我艱難的從她臉上移開眼睛的余光,這么凄美的情景這么美麗的姑娘,梨花
帶雨的含義我終于懂得了。我快速的離開了病房,耳鼓里只有一個聲音傳來「主
任,我求您了救我媽媽!」

……

我獨自呆在科室,已經下班了,醫護們忙著回家,而我,孤單的逗留在病房
的隔壁,這么嚴重的病人居然沒有人,不,沒有醫生的觀察,要是在我的醫院,
我絕對不容許他們的默然。

我久久的不能平靜下來,鄉下的觀念居然如此的默然,哎!

我再度步進病房,女人緊閉著雙眼顯得那么的憔悴和無力。那小女孩伏在床
頭批落的散發給人一片流暢的黑影,而玲瓏的身材在微弱的起伏著,我側面的觀
察著小女孩,不,是在偷窺著。夏的熱量讓女孩穿的很簡單,那突兀的胸脯包裹
在緊身的小褂內,因為匍匐著身體,背后敞開一抹白凈的肌膚來,沒有皮屑只有
柔滑,細腰被短裙遮掩的更加細膩。

我慢慢移近床頭隔著女孩伸手探在病床女人的脈上,開始搏動有力了。或許
空間的狹小讓女孩感覺到我噴火的熱量,「啊…主任你來了…」,女孩一縮腰離
開了我的抵觸。

我步出了病房,猛跳的心臟開始慢了下來。

「主任…我媽怎樣啊?」就在身后甜甜而又焦灼的話語傳來。

「嗯…會好的。」我盯著她,除了這句還能說什么?

「感謝主任…我會報答您的…」女孩盯著我,目光那樣的誠懇。

「有什么可以謝謝的,這是我的職責啊,有什么異常就通知我吧。」我逃離
了,是怕按耐不住騷動的心嚇著了這個女孩。

……

一個傍晚,女人已經清醒的夏夜,女孩拉著我步進了醫院后面的樹林。這些
天我們成了無話不說的朋友,我開始知道女孩叫劉艷,是個養女,也就是遺腹子,
她媽媽帶著肚子和她繼父結合了,帶來了災難,男人知道真相后不再嬌慣女孩,
而且當著她媽媽的面帶不三不四的女人回家,女孩的童年是在女人和男人的喘息
中度過的。

「主任…我好苦啊」女孩進入樹林后一轉身撲進我的懷抱開始抽泣,我的胸
頂著女孩的柔軟的顫動。

「不哭了啊,你媽媽好了。」我一把將她箍緊,任憑女孩抖動的胸摩擦著我
的胸口,柔軟的軀體如團棉絮抵著我。

「我真不知道如何感謝您啊…你壓痛我了。」女孩的柔軟給了我勃起的欲望,
下體堅硬的抵在她的胯間,她肯定感受到了如蜂錐般的躲開了我的身體。

滿鼻的香氣將我迷惑,我哪顧她的掙扎再度拉近她我的距離,再度抵在她的
胯間,開始使著暗力,女孩也無力的任憑著我似乎無意的壓迫。

樹林外一團陽光彌漫著曖昧的光環,除了知了的拼命嘶叫外一切都靜悄悄的,
我的唇已經爬上了她的耳垂,彼此的喘息跌宕在耳鼓。

「放心,你媽媽會好的,我會盡力的。」我在她耳邊吹著氣,女孩的身體開
始軟了,我看見她的杏目開始朦朧,漸漸的閉上了,我的舌探進她的口內,舌在
她試探了幾次后慢慢的被她扣住,唾液開始咂咂有聲起來。

我忘了一切,腦海里空白一片,我緊箍著她的頭,彼此的舌在交織在盤旋。

我意亂情迷,手攀上了兩座高峰,柔軟細膩的感覺刺激著我更硬了,我探進
她的奶罩,那對大乳猶如跳兔在我掌心激蕩奔跑。

「啊…不…這怎么可以…嗯…」

「我喜歡你,寶貝,來我摸摸」我在她耳邊繼續吹氣。

「嗯…不…我不要…嗯…」

「你是我的…這是緣分…我要你…報答我!」

「嗯…癢…啊…我受不了…了…啊…」女孩身體開始僵硬,下體繃得緊緊的。

「我想你…想你…」我繼續在她耳邊灌藥。

我的手脫離了兔子的擁抱,沿著筆直柔軟的脊梁滑在那后凸的臀上,不老實
的捏抓著她的兩個肉瓣。

「不…你…你抓痛我了。」女孩依舊掙扎,前后搖擺著豐臀,恰好讓我的手
游弋在兩個肉瓣間。

我開始喪失理智,肉棒開始緊抵在她短裙的胯間,雙手用力的前后擠壓著她
的臀。

「啊…壞蛋…不要啊…我好癢…」女孩也吐氣如蘭。

我的手轉戰到她的裙擺下,直接探入了她的股間,短小的內褲前面已經潮濕,
隔著內褲我摸揉在她的土地上,傳來唰唰的輕響,那是豐盛的茅草摩擦的聲音,
她也彎下腰并伸出手指來緊緊抓住我的手掌,我猛力的掙脫,探指進了內褲的邊
緣探進濕漉的縫隙里。

「不…不要啊…你不可以的…你不是我的丈夫…你沒有權力進我的…嗚嗚…」

女孩彎腰夾緊雙腿企圖掙脫我的魔爪。

「我就是喜歡你…都出水了…今天我來做你丈夫…我會讓你舒服…」我猛吼
一聲將她掀翻在草地上,拉開自己的褲子拉鏈掏出堅硬的雞巴讓她看個夠,女孩
看了一眼我搏跳著的硬物,臉紅的如朝霞,羞澀的趕緊閉上了眼睛。

我壓在她的身上,雙手箍緊她的頭對著她小巧的唇強吻起來,女孩掙扎著,
漸漸的開始雙手緊擁在我的后背上,身體開始軟了,我們相互喘著粗氣瘋狂的索
吻著,我騰出一只手弓起腰將她的短裙掀上小腹,拽落她的內褲即使她狠狠的咬
了我一口,緊緊的拉著她的內褲終不敵我的霸氣將她的內褲從身上拽下。我的龜
抵在毛上,一會兒滑進溝壑里在她的掙扎中滑過股溝直抵在草地上。我恨了,雙
手掰開她的雙腿嘴緊抵在她的唇上,急促的呼吸著,一手扶著棒體對準那濕漉漉
的溝壑下端一挺而入,即刻龜被一個小嘴咬緊。

「不要啊…這不可以…求您了…不可以操我的…」

「我就要操進你的小逼…嗯…」我暗一用力猛地刺進了肉腔里。

「疼啊…你…壞蛋…你叫我以后…啊…」女孩被我抵進去后痛苦的擺著頭,
掙扎無數次后最終將我抱緊,我們緊緊的粘在了一起。

「劉艷…劉艷…我日進你的逼了…好緊好舒服…」我在她耳邊低叫著再度吻
著她的唇。

「嗯…不要啊…好痛啊…你叫我以后怎么辦…嗯…」女孩的粉錘開始錘打著
我的后背。

「以后…以后你是我的…我娶你…我日了你就會負責的…」我只想痛快的操
逼,語無倫次的說著。

「嗚嗚…好脹啊…你快出來啊…」女孩聲音漸小,雙手緊緊摟著我,我繼續
吻著她的耳垂,下體感覺有水潤滑了,「劉艷…我喜歡你…我日了你了…」我開
始緩慢的抽動著棒體,龜被甚么緊緊的箍著,漸漸的隨著我的拔出頂進去棒體開
始自如的活動在腔洞中。

「嗯…你…不要了啊…好脹啊…啊…」女孩氣若游絲般的呢喃著。

我慢慢開始快速的挺動起來,身下傳出「噗呲噗呲」的聲響來,每一次拔出
再深深的頂進去都感覺到身下柔軟肉體的震顫和抖動。

「啊…你的…好粗…脹死我了…快點…癢啊…」女孩呻吟著。

「我大雞巴粗吧…劉艷…我日著你的小逼…你的嫩逼被我操著…」

「嗯…用力啊…啊…舒服…干我…」

我開始不再言語快速的抽插在洞里,越來越快,最終我按耐不住難言的刺癢
狠勁的抽插了幾次射出壓制以久的精液全數的噴進她的洞內,激情過后我死蛇般
的壓在她的身上任憑棒子慢慢的被擠出她的體內,彼此的液體給我的褲前染上一
大片濕漬。

……

女孩開始躲避我,我猶如困獸時刻找著機會一次次的將她壓倒在自己的身下
直至她媽媽病愈出院,再也沒有見到她了。

當大夫真是吃香啊,是不是隨時能看到美麗的風景啊。我想現實中這樣的禽獸醫生一定不會少這種禽獸醫生不知道要糟蹋多少農村少女、少婦,挾恩圖報,職業道德都喪失了。和第一小短的故事沒什么聯系,不知是怎么會事還可以再長點當大夫的禽獸很多的,人家機會多也正常哈哈!寫的有點亂,醫生真不是東西,小女孩也不放過。現在很多醫生不是要錢就是好色,真是的。不過還是挺吃香的我一直想當一個大夫,多好呀,有錢又那啥是不,你懂得看來醫生更多時候有更多的機會來發揮禽獸的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