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我是個斯文的人 

2014-10-31 激情小說

我是個斯文的人,斯文中還有些莫名其妙的羞澀,這讓我在自己喜歡的女孩

子面前竟然會臉紅。我喜歡漂亮的女孩子,喜歡并且欣賞她們的美麗。我從來不
輕易的相信別人,這是因為我首先了解我自己;也許這樣說你會覺得不能理解,
但是我的朋友早晚你會明白的。有的女孩子評價我很單純,而單純這個詞匯字眼
常常讓人們等同理解為善良、道德——所以她們往往覺得我很道德。

我經營電腦耗材,租著一間不是很大的門臉房,生意在外表上看起來非常凄
慘,其實我的確也是依靠幾個政府工作有實權的親戚才得以活下來的,就是說部
門單位需要用到電腦耗材的時候指定到我這里來采購,他們介紹的一份采購需求,
給我帶來的純利潤往往夠類似的店面差不多的同行忙活三、四個月的。所以我這
個看起來如此蕭條的小店從外人眼中早應該關門大吉了,可我還是像個徹頭徹尾
的寄生蟲一樣的活著。

緊挨著我租的房子,是個面積更大一些的網點,開過各種風格的飯店,賣過
化妝品,還有服裝——反正我能確切的記住的只有一個,就是什么買賣都沒有堅
持開到超過三個月的,有人剛一退租就有新人來租用,一直沒間斷過。不久來了
新鄰居,裝修的時候,我就看出來了,有人準備開家小歌廳。

小歌廳正式營業了,名字非常大眾普通——「情緣」歌廳,里里外外就一個
看起來四十多的很胖的女人打理。這個女人姓劉,具體叫什么我從來也沒問過,
我平常只稱呼她為劉姨。我說了劉姨是個很胖的女人,還有點黑,其實嚴格來說
不是胖,說臃腫更為貼切。體形臃腫以外五官也不好看,尤其是那個塌塌鼻子,
可是劉姨這個女人絕對不招人煩,她很熱情很豪爽會辦事又很會說話,八面玲瓏
就是指這路人說的。她的丈夫我就見過一次,樸實不怎么說話,總是含蓄的笑著,
老實巴交的。只所以提到她的丈夫是因為我看見劉姨的情人的次數要比這個憨厚
的男人多得多。

劉姨的男人別人都叫他老四,稀了糊涂的和我的關系弄的也很熟套,既然熟
了,我就常常叫他「四哥」。四哥是個紅臉的風趣男人,年齡和劉姨差不多,但
是如果拋開男女,只論相貌,四哥倒是比劉姨強多了。

我的買賣半死不活的,劉姨的生意也不紅火,但是我很快就發現了劉姨的生
存之道,和我的經營模式差不多,一次開張,就頂好幾天。秘密就是去情緣歌廳
唱歌的顧客雖然不多,但是只要去就會找來陪唱的在包間里面打炮。看著那些紅
男綠女,我的欲望也在膨脹。

我還沒有結婚,也沒有女朋友,以前解決生理需要常常是去洗浴中心找一刻
四十分鐘的小姐,可是后來我就不怎么喜歡去了。不是害怕傳染上什么性病,也
不是怕被警察抓到,因為正規的洗浴中心里的小姐都定期檢查身體的,而象我們
這樣的小城市,正規的洗浴中心背后的真正老板甚至就是某個部門的主管,有運
動只能短時間停業,根本不可能有警察騷擾的。我不喜歡去的真正原因是我不喜
歡那種機械一樣程序化的性服務。

劉姨對我很好的,因為是鄰居吧,常常和我聊天,又因為熟了,有時候就喜
歡對劉姨常常找來的陪唱小姐品頭論足的,劉姨就問我是不是有興趣玩玩,我說
沒大興趣。

有一回劉姨的歌廳顧客滿員了,她的一個女性朋友剛好來找她借錢,沒地方
說話,就跑我這屋里聊天,一邊方便照顧生意。

沒過多久,劉姨半開玩笑的對我說和她借錢的那位女性朋友男人病了,現在
需要用錢,可是掙得工資不多,勸她業余來做做陪唱,她還是一個標準良家,問
我是不是有興趣和她搞搞,我一聽是個良家就動了心思了,玩別人的老婆和找小
姐那可不一樣。于是我立刻就掏出了五百塊,塞給了劉姨,劉姨立刻眉開眼笑,
我們的友誼其實就是建立在各自需要的交易上的。劉姨和我說,她早就留意給我
琢磨個好人了,她這個朋友從沒下過海,身子比小姐干凈多了,慢慢勸她和我做
那事。我的心里一下著火了,說來也怪,我喜歡漂亮女人,可是講肏屄,就是喜
歡成熟的婦人。

過了一個多星期,一個晚上,劉姨把我讓到了她歌廳的一間小包房,里面早
做了一個年齡也有差不多四十的女人,穿著緊身黑色褲子,白色清爽的上衣。劉
姨對那個女人說:「這個就是小東,我常常提到的小伙,可文明呢。」又對我說:
「我管她叫老五,都習慣了。你倆先熟悉下,我照顧別的屋客人去了。」劉姨說
完就走,我跟出來就又給了劉姨一張百號。劉姨怕有唱歌的聲音我聽不清楚,湊
過來對著我的耳朵說:「總有人點她,她不干,說害怕。我說了你不少好話,給
她說通了。去你那屋做就行,我在外邊給你照看著。」

回了包間,這個老五的女人還是安靜的坐在那里,我就說怎么稱呼你啊,她
說叫她五姐就行,她問我要不要唱歌,我說我不會,她就站起來唱了一首。趁著
她唱歌的時候,我留意打量了一下五姐,個子蠻高的,體形不錯,不胖不瘦的。
五姐唱了兩首歌,我就讓她和我走。在歌廳門口,劉姨特別熟套地給我使了個眼
色,意思好象就是盡管一切放心吧。

進了我的屋,把窗簾拉上,我開了一個光色很暗的小燈。五姐開始脫衣服,
她穿的并不多,上衣脫了就剩蘭色的乳罩,褲子脫了就剩下蘭色的三角褲,都是
非常普通的,式樣一點也不性感,沒有情趣。她還想脫,我阻止了她,因為我喜
歡脫女人的貼身內衣。我又給了她一張百號,她說了句「謝謝」,我讓她到我的
床上去,她就聽話的走過去,仰面朝天的躺在了我的單人床上。我自己脫的只剩
了一條短褲,就擠上床了。

我說五姐你的身子真好看,她就笑笑,我把雙手繞到她的背后,解下她的蘭
色乳罩,一口就把一只乳頭含嘴里了。男人好象第一個目標都是女人的乳房。五
姐的乳房很飽滿,乳頭也很大。就是不夠柔軟,有點硬似的。把乳房親了個遍,
才把她內褲親手脫下來了。我問五姐:「五姐,我就喜歡看女人的屄,我能好好
看看你的屄嗎?」五姐把大腿分開,說你看吧。五姐的陰毛不多,比較稀疏,我
一手抻著一片大陰唇,看里面紅通通的小陰唇和穴口。我有個習慣,就是和一個
女人第一次做愛前總是要仔細看看她的屄,這是找小姐留下的習慣,觀察她們的
屄有沒有得了性病的癥狀。

我的鼻子差點頂到五姐的屄了,聞到一股很濃的騷味,畢竟不是在洗浴中心,
再怎么洗,穿了衣褲呆上一會也會變的有味。除了擔心女的是不是有性病,我的
確喜歡看女人的屄摸女人的屄,其實我覺得男人的雞巴也好,女人的騷屄也罷,
都沒有什么美麗可言的,就象把女人的屁眼形容成菊花一樣,可是男女之間彼此
就是喜歡這個東西,仿佛就像一種魔力。我又習慣的用手摸了又摸五姐的屄,淫
水竟然不多。

我脫了短褲,光溜的說:「五姐,把套給我帶上吧。」五姐說她什么也沒準
備,原來她什么基本的常識都沒有,安全套,消毒紙巾統統沒有。我說你怎么最
基本的都不準備,如果那樣性交有風險的。五姐就解釋說自己現在就是陪唱唱歌,
還沒有和顧客做過,自己還沒放開呢。后來像是求我似的說:「弟弟啊,姐姐一
個家庭婦女,屄干凈,你就放心肏吧。」

我看了看她的樣子,心里說誰他媽喜歡戴套套啊,還不是怕得病,就對五姐
說:「弟弟我也是干凈人,沒毛病啊。」扶著雞巴就肏進了五姐的屄里了,貌似
四十的熟女了,這個小屄還挺緊。五姐好象不懂配合就是分開腿任我肏,連個叫
床的動靜都沒有。我想這多沒味啊,當小姐的還知道假裝來兩聲「嗯嗯」呢,你
個良家被肏怎么和死魚一樣沒反應呢,就故意問她「五姐啊,你的屄有幾個人肏
過啊?」「就家里的爺們肏過,別人沒碰過。」我又問:「現在弟弟不是正肏你
的屄呢嗎?」「啊,我忘了,就你和我家爺們肏過我。」「五姐,你被弟弟肏著
舒服嗎?」「嗯,舒服。」

我插了一會,拔出雞巴讓五姐把屁股抬起來,趴在那里讓我肏,五姐什么都
聽我的,立刻翻了身子,把屁股挺起來了。我一看,怎么說呢北方的女人就是豐
滿,這大屁股圓滾滾的,如果按照日本A片的說法,五姐的大屁股就是被形容的
「美尻」。我扶著倆大屁股蛋,把雞巴又插五姐的小屄里去了。我還是沒忘記多
占點便宜,把五姐的屁眼扣摸了個夠,問她知道不知道肛交,她說個不知道。

我做愛是快槍手,不一會就把精液全射五姐的屄里去了。雖然我肏屄的時間
不持久,可我也不在意,我倒是想不明白為什么有的人總是想肏的時間長一些,
尤其是找小姐,總是覺得干的時間越長越得便宜越合適。如果是為了自己老婆讓
她也能獲得快感,是有這個持久點的必要,可一個小姐你何必取悅她呢?要我說
我花了錢,就是看一個女人的屄,摸她的屄,肏她的屄,嘗了這個女人的滋味就
夠了。

五姐看我射完了,就起來拿自己預備的濕巾擦自己的陰部,我忍不住挨上去,
摸她的大屁股,說五姐啊我沒肏夠呢,五姐好象濕巾沒帶夠,可是也不管擦沒擦
凈了,套上內褲,趕緊穿衣服,就說:「好弟弟,姐姐锝早點回去,下次你想姐
姐了,就給我打電話,我讓你多肏一次還不行嗎。」我記了她的手機號,送她去
找劉姨。劉姨看見五姐就問「怎么樣啊。」五姐說了句:「這個弟弟挺好的。」
說完就急著回家了,可能因為家里有那么一個得了病的爺們。

原來老惦記著,真正肏完了,也沒弄出個真正滋味,說不上好,也說不上不
好。反正是個良家,就當多肏了一個女人,增加了自己玩過女人的記錄。

沒幾天,我就發現劉姨身邊又出現了一個年齡和我相仿的女人,看樣子不像
小姐陪唱之類的,身材很豐滿,但是模樣挺俊的。我現在對劉姨是多少有了點了
解,估計她又拉人姑娘下水呢。

我問劉姨身邊的女人是什么情況,劉姨也不隱瞞,說是自己老家那邊的鄰居
小敏,老公在外地打工。我就直接的問了,能不能和她睡一宿,劉姨知道我肯出
錢,就說我極力給你試試。看見劉姨這副嘴臉,不由得想起《水滸》里的王婆,
而我的行為和西門慶在本質上的區別已經不大了,只是我沒有西門慶那么多錢養
個三妻四妾的。

想肏了這個小敏,一直沒有準信。這天自己欲火特別旺盛,實在沒辦法下只
得和劉姨研究對策,小敏還是沒答應,只得又把五姐找來了。其實我幾乎從來不
睡同一個小姐兩次,五姐雖然先前是個良家,但是現在畢竟下海了,也就已經淪
為小姐了。可是寂寞難耐,就將就一次。

把五姐拽我屋來,擱著衣服就是一陣摳摸,五姐也不知道來了什么興致,嘮
叨個沒完沒了的:什么孩子不好好學習啊,妹妹不肯借自己錢一類的家庭瑣碎事
情。直到把五姐剝了個精光,躺到床上,她才進入狀態,并且告訴我說自從上次
和我干完后,現在一直沒做過愛。我心里一點也不信,只問:「你男人呢?」五
姐說爺們病的重,肏不了屄了。我手摸到她的小屄那,還真流出了熱湯。我讓她
給我帶套套,結果回答還是沒預備,真讓我郁悶。

我說五姐咱玩點新的,我就躺在床上,勃起雞巴讓她給我口交。五姐就一點
好,聽話,撅起大屁股,就用嘴給我唆了起來,比起她的身子,也就她的舌頭軟
滑些。好一會,五姐倒象是忍不住了,抓了我的雞巴,坐了上來。還直說:「弟
弟,姐姐憋壞了。」然后大起大落的,上下竄動起來。今天有些奇怪,這么一通
折騰竟然就是不射。我又選了我最喜歡的姿勢,讓五姐大屁股一翹,從后面肏她。

一邊肏她我一邊說:「姐姐你真是個騷屄,你家爺們還不知道你現在撅個大
白腚讓我這個小崽子霍霍呢吧。」五姐呼哧帶喘的只說「我是騷屄,我是騷屄…
…」女人可能就是這樣的賤,在被一個男人睡過以后,再和男人干這種同樣事情,
你就是怎么弄她,她也不會覺得你過份。我心里想你就是再騷,我也是最后一次
肏你的小屄了。

后來這個五姐和劉姨因為分錢不均干起來了,徹底斷了聯系,我也就再沒看
見她了。我覺得五姐這個女人很可能不是那么的聰明,不帶預防措施,早晚有她
吃苦頭的時候。再說那個小敏后來通過劉姨的嘴里才知道,人家根本不想做小姐,
就是想處個有錢的鐵子,我想睡她的想法宣告破滅了。那個劉姨也有本事,真就
給小敏物色到了一個農村出來的包工頭子。甚至有一次,我恍惚的看見,小敏和
那個中年的老家伙在情緣歌廳里住了整整一晚,不用說一晚上沒少挨肉炮。

大半年過去了,情緣歌廳出奇的沒有關張大吉,雖然還是半死不活的,可畢
竟還保持著營業,這在我看來已經算是個奇跡了。劉姨還是八面玲瓏的,竟然熱
衷起QQ聊天,農場偷菜,她的情夫四哥好象說是去了南方。

這么一天,劉姨像是故意透露的告訴我說小敏的事情被外面打工的老公知道
了,立刻和她辦理了離婚手續。其實隱約的小敏的老公也早在外面有了相好的女
人,只是借著這個理由把小敏徹底的一腳揣了;而更不幸的是農村出來的那個包
工頭子也把小敏玩膩了,一樣一腳把她蹬了。現在的小敏快窮瘋了,她都出來找
劉姨幫忙混飯吃了,意思就是不管包不包養的,只要這邊你掏錢她那邊就脫裙子。

劉姨覺得我可能對小敏還沒有死心,會有那么點念想。其實說真的如果不是
劉姨提起她來,我早忘記了這個小敏。可是想起了她來,我也覺得索然無味了,
她現在就是個破鞋頭子了,我真沒什么興趣揀起來穿上試試。可是看在當初她拒
絕過自己的面子上,自己只好勉強幫個人情肏她一次。

沒幾天后的一個晚上,小敏就來了,沒在劉姨的歌廳里多做,就跑我屋子里
來了。顯然小敏這次出來精心做了打扮,可是仍然很憔悴的樣子,也難怪,受了
那么多的打擊。我很熱情的招呼小敏,倒水拿水果的,只說先前怎么怎么喜歡她,
小敏可能看到我這樣的殷勤,也不那么拘謹了,和我調笑起來。我嬉皮笑臉的對
小敏說:「我就喜歡小娘們的浪叫,一叫渾身骨頭就酥,一會你多給點動靜。」
小敏白了我一眼,「看你這人樣子挺斯文的,沒想到腸子比誰都花花。那一會你
肏我肏得猛,我就是不想叫也忍不住啊。」我嘿嘿的壞笑。

還是老樣子,把窗簾拉上,打開光色很暗的小燈,小敏像個貓似得躲我床上
去了。在這個單人床上我肏了因為爺們有病缺錢的五姐,現在輪到走投無路的離
異少婦小敏了。沒一會,小敏就赤身裸體了,我手里拔下來的紅色情趣小內褲,
都被騷水泡濕了,離著老遠都刺鼻子香,來的時候屄毛那沒少噴香水。我躺下來,
讓小敏給我吹蕭,小敏也不猶豫,伸了舌頭就舔,不時的利用舌頭和口腔擠壓我
的龜頭,但是不肯讓我雞巴深入接觸她的喉管,感覺的出她就是敷衍著。我喊小
敏挪過來身子,說也要舔她的屄,她把屁股抵過來了,我和小敏女上男下變成了
69勢。

我其實根本不可能舔小敏的屄的,就像我也不可能去舔任何小姐的屄一樣,
也不是說她們怎么骯臟,我單純的過不了我心理這一關。小敏也是豐滿的女人,
也有個大屁股,只是比五姐那個肉球小了些,但是也是個好屁股,~哈哈。我說
過我會和一個女人第一次做愛前仔細看看她的屄,我喜歡看一個真實女人的屄,
雖然女人都是一個樣,兩個奶子一條水溝,衣服裹的再嚴實,也知道什么模樣。
小敏的陰毛不茂盛,但是很黑很長,我捻了幾根試著拽下來,那邊就說疼,我又
掰開大陰唇,把一根手指插了進去,里面滑溜溜的,估計我的手指不夠長,我是
摸不到她的子宮。不過我倒發現小敏的屁眼有些肉摺突了出來,不知道她是不是
有痔瘡,我把手指從屄里抽出來,帶著淫水就摸小敏的屁眼去了。

小敏好象對這個屁眼很敏感,我一摸上,就感覺她身子輕微一哆嗦,然后回
頭不滿的對我說:「你咋也好這口啊。」我說:「怎么?」她就絮叨說她以前的
鐵子就喜歡天天摳她屁眼子,有時候把里面的屎都帶出來了,自己惡心夠戧,他
卻特別興奮。我腦子里立刻想起來那個農村走出來的包工頭子,就笑著說:「你
鐵子真會玩,我也玩玩。」小敏媚笑著說:「看你樣子挺本份的,可真夠缺德的
啊。」我才不管她怎么說,本來手指就沾了淫水,比較濕滑,就往小敏的屁眼子
里慢慢插了進去。看來小敏已經習慣這樣了,我手指沒費什么勁就插進去了,感
受到了直腸和陰道不一樣的韌性光滑,但一樣是溫熱的。我對小敏說:「哎呀,
我也摸到你的屎了。」小敏沒好氣的說:「討厭l來肏我的騷屄得了。」

小敏拿過自己的小手提包,扯開一個方形的小綠袋,熟練的用安全套給我的
雞巴套上了,我也不再多講,分開小敏的大腿,沒等對好,她自己用一手夾著我
雞巴就捅她屄里去了。里面又滑又松,我就只管抽插。小敏倒很明白事,夸張的
喊起來了「啊~啊~快給小妹吧~啊~啊!!」我連個姿勢都沒換,直接就射了。

緩過來一口氣,我下床從錢包里查出幾張百號,又走到床邊,對小敏扔去,
然后說:「再陪我玩一會吧,這錢都歸你。」小敏就說:「我這身子用著可舒服
著呢,沒玩夠吧,我們接著來啊。」我摸著她豐滿的屁股說:「這次不肏騷屄了,
我就想摳摳你的屁眼子。」「哎呀,你可真變態。」我又笑嘻嘻的說:「我喜歡
你那么久了,給我點回報嘛。」小敏問我洗手間在那,我指了指,說燈就在門邊,
有淋隕以用。她就說:「行行行,我可得好好洗洗,那里怪臟的。」

嘩啦一陣水聲,小敏赤裸裸的又回床上來了,我說我也洗洗,也進了小洗手
間,一邊洗一邊想干脆給小敏來個三通得了,自己還沒嘗過肛交呢。

簡單洗完,回到床邊,就讓小敏象狗一樣趴那,把屁股高高抬起來,小敏照
著做了,還把兩瓣屁股蛋用手使勁往兩邊拉,騷屄都連帶著被拉開了,露出里面
紅嫩嫩的洞口。不過我感興趣的就是小敏的屁眼,我又把手指摸進屄里潤滑了一
下,然后一根一根往肛門里插,猜想如果能插進三根手指,肛交就沒問題了。我
一邊試著往小敏的屁眼塞手指一邊和小敏說話:「你的鐵子沒有肏你屁眼啊。」
小敏趴在那說:「他倒是想,我不沒讓嗎。現在可好了,有時候肛門都好象閉不
緊了,不聽使喚了一樣,真夠煩人的。你們男人最惡心了。」我還是一邊往小敏
的屁眼里塞手指,「你這屁眼咋洗的這么干凈啊,想摸出點屎來都沒有。」小敏
趴在那哼了一聲說:「你少埋汰我啊,再說,不讓你摳了呢。」我趕緊說好話,
我已經進去兩個手指頭了。就干脆和小敏商量要求和她肛交。

小敏開始說什么也不答應,我就又求又哄的,還保證就是試下,放在里面不
動,感受感受就行。畢竟給了小敏不少錢,加上我又不肯罷手,小敏只好妥協答
應了,說趴不住了,休息一會。我連忙陪笑,直說「好、好」的。

小敏躺了一會,才從自己的小手提包里拿出成人用的潤滑劑,又給我戴上套
套。我沒想到小敏竟然帶有潤滑劑,心里想天助我也,美M問她怎么有潤滑劑
的,她說有時候怕不起性屄里干的時候,自己就噴點,其實不常用到。然后遞給
我,讓我往她的屁眼里多多抹點。小敏又撅起大屁股,還是象剛才那樣把兩瓣屁
股蛋用手使勁往兩邊拉,然后對我說:「你先等我一會,我說什么時候抹你再抹。」
「好的」我答應了一聲。

〈小敏收腹的樣子像是在拉屎,屁眼一收一縮的,其實說文明點就是在松弛
肛管那部分的括約肌。使了一會勁,小敏的屁眼里就凸出來一朵小肛花,然后叫
我摸潤滑劑。我趕緊往里抹,一小瓶潤滑劑都讓我用進去了,估計有的都流到小
敏的腸子里去了。小敏說可以讓我試試了,不過事先講好了,只能插進去,感覺
一下,不能肏. 我滿口答應,樂壞了。

雖然做了這么多準備,進去的還是十分的緩慢。等雞巴差不多完全進入到小
敏的肛門里,我和她幾乎同時呼出一口氣,我當時就一個感覺:包裹的太她媽的
給力了!我扶著小敏的大屁股,雞巴放在她的肛門里停了一會。再看小敏那浪樣
還哼哼嘰嘰起來了,心里想,去你媽了個屄的,還不讓插不讓抽的,老子今天就
爆肏你小敏的后庭姓花了。

我猛一用力,就干起來了,肏的「啪啪」直響,那小敏嗷嗷的叫喚上了,這
回倒不是裝的了,肏到后來小敏哭腔里好象都不帶人動靜了。我就記著小敏穿了
衣服,給我一通好罵,捂著屁股好象一瘸一拐的走出了門。我好象沒有一絲力氣
了,就是覺得舒坦。

隔天,劉姨和我聊天就問我:「咱們都不是外人了,老五說你辦事挺斯文的,
那昨天晚上咋整出那么大的動靜啊,不知道的還以為殺豬了呢,得虧昨天晚上這
行人少。」我挺不好意思的,就說:「劉姨,你也知道我喜歡小敏半年多了,我
這不是憋的嘛。」劉姨本來就是個豪爽人,呵呵笑著說:「小東你瞅你這點出息,
以后劉姨再給你找倆好人兒。」「中啊。」我也笑嘻嘻的。

我是個斯文的人,斯文中還有些莫名其妙的羞澀,這讓我在看見了自己喜歡
的女孩子的時候,竟然會臉紅,我從來不輕易的相信自己,因為有時候我都沒有
想到,認為自己根本不可能做的事情我竟然做了。人或者都會在內心深處產生出
很多邪惡齷齪的念頭,不受道德的控制,滋長的漫無邊際。所以,我也從來不輕
易的去相信別人。當有一天你看見一位德高望重的男人在眾人面前高歌真理永恒
的時候,可在晚上一個人獨處的某個時刻,他或者會因為幻想到一個女人的修長
大腿而去自慰的。

斯文人是不會把這些故事發上來的
你肯定是個禽獸哥們你還是斯文人啊!呵呵 夠禽獸了!謝謝樓主的分享!做人還是斯文人比較好,什么好事都能找到你,文中的劉姨簡直是個王婆,不知拉了多少人下水。斯文人的艷遇很多哦 我們都是斯文人哦
哈哈哈 斯文敗類嘛樓主太有才了,寫的真好,特別是這種文筆在這類論壇里是不常見的,贊了。樓上有幾位大大說得言重了,人的本性又有幾個是柳下惠阿,這跟斯文與否無關阿,不必苛責LZ的寫的很好!很有經驗,一看就知道是比較真實.希望樓主繼續.標準的狼牙,
斯文的幌子,
真實的經歷呵呵,結尾還不忘了點題,說民給自己是個斯文人 不過辦起事來可不斯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