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晨的背叛之車庫

2014-10-28 另類變態小說 激情小說

四年前,有一次,晨和娟出國,要從C市走,離開的時候,晨說先去C市,

處理完公司事務再走。我想,這還不是一個好機會,就運起天眼,看到晨。晨和
娟都穿著牛仔褲,緊身衣,渾圓的腿部和挺拔的上身,即使隔著衣服,也擋不住
曲線的魅力。晨和娟有說有笑,不過兩人明顯比別人快,姐妹倆人出了飛機場,
來到旁邊的私人車庫和休息區。那時正是客流最少的時候,所以偌大的停車場只
有寥寥數輛汽車,轉過一個彎,就是晨買的一個私人車位,她說這個地方特別隱
蔽,換衣服時不用怕被人看見,后來,她干脆在那兒安裝了一個門。我本來沒把
這個車庫放在心上,可如今已看這個車庫如此之大,如此之豪華,我只有詫異。
晨的關系網果然不是蓋的。果然,鞏坐在晨的那輛白色的豐田霸道上,等著兩人。
娟看見鞏,扔下行李就跑了過去,這丫頭。

鞏張開雙臂,一把抱鉆,娟就像樹袋熊一樣掛在鞏的身上,深吻著,鞏兩
手抱鉆的屁股,不是輕拍兩下,娟的嘴里發出呢喃的呻吟聲。晨只是拿著娟的
行李,笑盈盈地看著。鞏解開娟的褲帶把手伸進去,在娟的豐臀上揉捏著,一點
也不顧忌晨在旁邊,晨好像很習慣了似地,沒有任何驚訝,反而有些,渴望?鞏
和娟終于親完了,娟從鞏身上下來,沒有立刻系上褲子,只是摸了一下鞏明顯凸
起的下體。我本以為晨會因二人的丑態而生氣,可誰知晨不僅沒有生氣,也沒有
避開,只是看著。這時,鞏和晨做了一件讓我難忘終生的事,也正是這件事,讓
我觀察了以后的所有:晨按下關門的鈕,厚重的隔音門緩緩關上,鞏張開雙臂,
晨再也不矜持了,也像娟那樣跑過去,投入鞏的懷中,更激烈地吻著,只是晨并
沒有像娟那樣掛在鞏的身上,而是一腳著地,另一條腿高高地蹬在霸道的前保險
杠上,讓胯部和大腿緊貼著鞏,鞏的屁股緊貼著霸道,一只手撫摸著晨的下體,
另一只手就像剛才對娟那樣,解開了晨的褲子,晨扭著腰,配合著鞏的手。娟褪
下了牛仔褲,那火辣的曲線足以讓任何人噴血。她打開車門,熟練地放倒車座,
從后背箱里拿出幾塊毯子,鋪在車鼻子上和車周圍。娟坐在車鼻子上,脫下上衣、
胸罩,渾身只剩下一件比比基尼還小的內褲,從后面摟住鞏的頭,豐碩的胸部剛
好在鞏的頭上,火熱的陰部貼在了鞏的后頸。晨和鞏互相摸索著,兩個人都伸進
了對方的褲子里,鞏的大手還蹂躪著晨的胸部。

「不要鬧了嗎,停會兒好么?真不明白穿著衣服又有什么好摸的。姐,每天
晚上我跟你做的時候,你不是都喊哥哥嗎,怎么見了哥哥就害羞了?」

鞏和晨聽了,相視一笑,放開對方。鞏只穿著內褲,露出了健壯的肌肉。他
的肌肉并不是那種棱角分明的,反而很柔,卻又暗含著驚人的爆發力,鞏的下體
明顯撐起了帳篷,長度驚人,至少有二十公分!

晨好像故意引誘鞏似的,背對著鞏,慢慢地脫下了T恤衫,乳罩。彎下腰,
卻不彎腿,常年練習跳舞和武術,使得晨很輕松地就夠到了鞋帶,晨撅著屁股,
腰部一扭一扭地褪下了牛仔褲,露出了驚心動魄的臀部,比基尼式的肉色內褲,
完全擋不住春光,反而更加引誘男人了。果然,當晨撅著屁股,牛仔褲推到膝蓋
以下時,鞏再也忍不住了,從后面抱起了晨,讓自己的堅挺隔著內褲頂住了晨的
陰戶,晨腳尖勉強著地,右手摟著鞏的頭,并且親吻著,左手從前面握住了鞏的
雞巴,揉搓著,兩條腿也使勁地并住,緊緊地夾住了鞏的雞巴。

£布置好了環境,站在晨的面前,乳頭緊貼著陳的,兩對極品的乳房變了型。

£把嘴貼過去,鞏張開嘴,將兩姐妹的舌頭同時吸入口中。娟抱住晨的豐臀,
一手伸進鞏的內褲,捏著他的睪丸,另一手伸進晨的比基尼,從晨的表情來看,
娟的手伸入了晨的肛門。娟和晨都練過舞蹈,武術,所以金雞獨立并不難做,于
是娟踮起腳,把一條腿勾在鞏的腰上,同時拼命和晨抱在一起,兩姐妹用手和臀
部,緊緊夾住鞏的龜頭,晨也不再套弄了,而是把左手也伸進娟的肛門,鞏的手
握住了姐妹的乳房,用力地蹂躪著,兩對炫目的乳房幻化出扭曲的形狀,一時間
偌大的車庫只余女人的嬌吟和男人粗重的喘息。

三人綿纏了十分鐘,鞏抽出身子,一手抱著一個,將姐妹二人抱上車鼻上,
娟躺著,腰下墊著一個墊子,大大地張開雙腿,豐滿的陰戶暴露在空氣中,雖然
隔著丁字褲,但反而更加誘人。晨則是趴在娟旁邊,讓娟的腿在自己的腿中間,
腰部向下,豐滿的臀部卻高高地挺著,陰戶也正好落在男人的視線,狹小的內褲,
緊緊地勒在股溝,異常碩大,卻沒有一絲贅肉的臀部沖擊著鞏的神經。兩女的陰
戶早已一塌糊涂,淫糜的液體在燈光下閃爍,卻又在不停地挑弄著和自己一起長
大的姐妹。

面對如此景象,鞏再也忍不住了,脫下內褲,露出了怒聳的下體,天!足有
二十四、五公分!他爬上車,在兩女的配合下,輕巧地脫下了兩女最后的遮擋,
那熟練程度……鞏抱住晨的身子,晨直起身來,屁股緊緊貼著鞏的小腹,頭回過
來,和鞏不知疲倦地交換著彼此的唾液,舌頭在兩人口中不停地攪動著,鞏碩大
的陰莖從前面伸出來,被娟和晨不約而同里握住了。姐妹很有默契地,把鞏的雞
巴抵在了娟的陰戶上,可是鞏隔著娟,看不見目標,頂了兩次都沒有進去,娟也
已經雙眼迷離了。晨連忙分手把開娟的陰戶,把鞏的雞巴送入自己親妹妹的身體
中。鞏迫不及待地抽插起來,娟的嘴中蕩漾著逾越的,滿足的浪叫聲。鞏的手也
從晨的腋下穿過,握住那對上下不安的玉兔,可晨卻拉住鞏的一只手,往下移:
「噢……啊……壞哥哥……幫晨晨手淫嘛?」

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會是從晨的嘴里發出的。

鞏并住兩指,插入了晨的下體,雖不及娟感受到的充實,但也異常銷魂,一
時間兩姐妹的叫聲,肉體的撞擊聲此起彼伏。

「噢……哦……啊……好……要……還要……」

「嗯……嗯……啊……嗚……嗚……」

「爽……棒……啊……哥哥……」

「嗚……嗚……啊……」

晨和娟看來不僅氣質不一樣,床上的呻吟也不盡相同,娟放浪大膽,晨含蓄。

啪啪……啪……啪……肉體的撞擊聲有規律地進行著。

噗嗤……噗……噗……鞏的手進出晨的下體也在有規律地進行著。

姐妹二人的口中,輪流地發出這令人心顫的叫聲,鞏的抽插也越見有力,巨
大的陰莖把娟的陰道插得密不透風,每一次都只留一個龜頭在里面,然后重重地
頂到娟的花心,淫水隨著抽動飛濺出來,而下體又與晨得緊緊貼著,兩人豐沛的
淫水流在一起,把三人的下體都弄得濕濘,淫糜。

「啪……啪……」鞏讓晨的上體前傾,在晨的誘人犯罪的屁股上,不重,卻
異常響亮地拍打著,晨不感到疼痛,只是身子愈發酸軟,兩只手握鉆的乳房上,
嘴里的叫聲也變得火熱,下體的汁液也愈見充沛。看來他們之間已經有過無數次
了,要不鞏也不會把力道掌握得那么好。娟的手也握上了姐姐的胸部,愈來愈熱
烈地配合這男人。

「啊……啊……哥……老……老公……我……啊……要……要……了……」

£突然開始渾身顫抖,眼睛更加迷離,「要……要……泄了……」

晨趴下,姐妹的胸部緊緊地壓在一起,一樣的快感催化著娟的性福,晨摟住
娟,親吻著,娟也死命抱住晨,而鞏,則是加快了抽動,手指也加快了進出。

「噢……啊……啊……啊……」

「嗯……啊……啊……啊……」

姐妹倆人幾乎同時到達了高潮,鞏也射出了精華。噴射足足持續了五分鐘!

二百毫升!鞏在娟的體內射了一會兒,就抽出來,把依舊噴射的陰莖狠狠地
插入晨的體內,充實外加持續的快感,讓晨攀到第二個高潮。可男人的噴射還在
持續,兩女好像司空見慣似地,回頭看鞏,同時晨又拱起身子,讓鞏把精華從姐
妹小腹中間的縫隙中,射在兩人的腹上,乳房上,最后,鞏又把陰莖輪流放入兩
人的口中,才結束了這次驚人的噴射。

鞏坐在傾斜著的前車窗上,抱起兩女的頭,讓她們一人躺在自己的一條腿上,
軟下來卻依舊驚人巨大的陰莖,耷在兩女的嘴間,讓兩女繼續品嘗。不過女人顯
然并不滿足,清理完男人的陰莖后,就相互清理對方身上的男人的精華,臉上、
乳房上、小腹上、臀上、甚至陰道中的精華,都被對方盡數吸入口中。最后干脆,
晨和娟讓鞏站在地上,娟和晨擺出69的姿勢:娟在下,晨在上,晨成熟豐滿的
臀部,還有娟清純的臉,沖著鞏,不停地挑逗著姐妹共有的男人。

「這兩天我沒陪你們,你們怎么過的啊?」鞏問到,低下頭,從晨的陰戶中
接過娟的嘴,品嘗著晨的淫水和娟的唾液的味道。「嗯……嗯……」娟在晨的挑
逗下呻吟著,「姐姐害羞,我說。」娟好不容易放開鞏的嘴,嗲道。「嗯……你
敢……」晨嬌斥道。

鞏顯然來了興趣,吻了一下娟,說:「你和你姐到底怎么了?說,沒關系,
咱們三個不就是一個人嗎?」「姐,你聽聽,咱們的好老公要知道,呵呵」「哼,
色狼,八卦。」晨說到,不過這次沒有阻止,只是向上翹了翹臀。

「開始那兩天,姐和我還行,每天自我解決一下就行,實在不行就從一個熱
水澡。可是過了幾天,我倆都發現,不管用,有時甚至在大街上都會……」

「會什么呀?」

「人家還好啦,就是姐,有一次內褲都濕透了……嗯……啊……姐……我錯
了……」晨聽見娟說自己的糗事,咬住了娟的陰蒂。

「啪……啪……」功在晨的豐臀上拍了兩下,「咱們不都是一個人嘛,做過
多少次了,有什么好害羞的?」「嗯……」晨呢喃著,同意了鞏的說法,不過嘴
又在娟的陰蒂上大力嘬了兩口。

「后來,回到旅店,才發現,原來姐的裙子也濕了,幸虧是深色的裙子,要
不被人看見了,還以為是尿褲子了,嘻嘻。」

「哼,你有好到哪兒去了?牛仔褲里面不到濕透了嗎?」

「你要是沒有絲襪接著,鞋都濕了。」

「貧嘴。」晨輕拍了拍妹妹的臀部。「不過說實話,壞老公,沒有你的日子,
我們姊妹只能相依為命了……」

「那你們就一直用這個?」鞏指著69的姿勢,問道。

「等我們發現自娛自樂沒用以后,我和姐就69,然后就摟在一起睡。不過
有一天晚上,我發現姐很不老實,抓住我的手就往她那里面塞,嘴里不停地喊
『老公,壞蛋,哥哥,快點兒……』,原來是做春夢了,結果,人家也忍不住了,
就用了……」

「那個?」

「嗯,那才是離開你的第四天。然后我和姐姐輪流用那個,把對方想象成你,
然后每天晚上都得到兩三點鐘……老公,以后不許離開我們!」娟撒嬌道。

「嗯,以后除了我回去應付外,你必須陪我,老公!」晨也破天荒地撒嗲道。

「嗯,好,老婆大人們。」鞏不倫不類地回答道,「娟,你看你姐已經這樣
了,咱們好好安慰安慰她。」

「嗚……嗚……」娟沒有回答,只是把頭深深地埋入晨的下體,舌頭進出的
聲音開始激烈起來。

鞏又在晨的臀部上拍了數下,然后把嘴湊到眼前的臀部,伸出舌頭,舔動著
晨的菊門,白嫩的臀部和無毛光潔,同樣白嫩的肛門,很快沾滿了男人的唾液,
而鞏則并不滿足,伸出了舌尖,擠入晨的肛門,和娟舔晨的陰戶一樣,不停地進
進出出著。

「嗯……嗯……哦……啊……嗚……嗚……」晨的嗓子深處發出了誘人的叫
聲,下體的汁液又見充沛。鞏的手不時拍打著晨的屁股,舌頭或手指進出晨的菊
門,捐的手也會順著鞏的節奏,進出晨的陰戶,不過兩人也會不時親吻一番,或
者同時挑逗晨的一個洞,不一會兒,情欲又被挑逗起來了。

「嗯……啊……啊……不……不要……停……嗯……老……老公……要了…
…晨晨……」晨再也忍不住了,終于開口向鞏索求。

鞏伸長舌頭,從晨的尿道,狠狠地舔到肛門,然后也爬上車,跪在晨的身后,
雙手扶著臀,下體正夾在晨的下體和娟的臉之間。娟停止對晨的挑逗,雙手握住
男人的堅挺,套弄著,伸出粉嫩的舌尖,小心翼翼地在龜頭這舔著,然后把舌頭
擠入包皮內,為男人清理著。

在娟嫻熟的挑弄下,男人的堅挺又變長了一些。「好了,娟,別鬧了,弄完
該整你姐姐了。」鞏終于忍不住了,對娟說道,而姐姐兩字更是故意加重。果然,
晨和娟一聽接著兩個字,兩人都是一震,然后分泌也噴出的更多。鞏對兩人真是
太了解了。

£張開嘴,含住男人的下體,吮吸著,時而又吐出來,用舌尖從龜頭舔到根
部、睪丸。沒多久,男人的堅挺已經被潤滑了,娟握著狀態,硬度,潤滑度均以
調整好的陰莖,對準了晨的陰道,另一只手扒開晨的陰戶。

「噗……」鞏感覺到了娟的引導,一挺腰,深深地進入晨的陰部,龜頭撞擊
到子宮深處,兩人間再沒有一絲縫隙。

「啊……啊……啊……」晨被突如其來的刺激擊穿了,靈魂的悸動讓晨再也
不保留什么。「老公……啊……要……動……」

啪啪……啪……啪……肉體的撞擊聲有規律地進行著。男人的小腹,狠狠地
撞擊著女人的臀部,發出了別樣的聲音,晨低下頭,含住妹妹的陰蒂,把滿腔熱
情都發泄在自己妹妹的那個手指尖般大小的地方,手指也配合地進出著妹妹的下
體。而娟,受到了姐姐的挑逗,投桃報李般地也含住了晨的陰蒂,鼻尖頂在男人
抽動著的陰莖上,兩手則是緊緊地抱住了晨不堪一握的小蠻腰。姐妹倆人都把自
己得到的熱情,發泄到對方身上,于是三人愈來愈激烈,叫聲也愈來愈淫蕩勾魂,
動作也愈來愈狂野。

「啊……啊……啊……好……干……干……干晨……晨晨……」

「姐……姐……嗯……每次……老……老公……在……你……你……都…

…發瘋……嗯……對……對……舔我……「

姐妹的對話,淫聲浪語,刺激著我,更刺激著鞏。鞏握住晨的乳房,把她的
身子抱起來,兩人一起坐在娟的臉上,淫水源源不斷地飛濺到娟的臉上,娟伸出
舌頭,一一咽下。雖然失去了晨的逗弄,但晨和鞏性器官在眼前的接觸,讓娟感
到視覺上的刺激。

「噢……啊……哥……哥……干……干……干我……」

「啊……啊……老公……干……干死……姐……姐……」

「對……對……就……這樣……啊……嗯……」

「使勁兒……干……干……她……嗚……嗚……讓她……這……幾天……那
么……饑渴……」

姐妹倆的你一句我一句,讓鞏再也忍不住了,他抱起晨,讓娟跪著,翹起屁
股,鞏在丘臀上拍了兩下,然后把晨放下,讓她趴在妹妹的背上,娟忍不住回頭,
和晨的嘴粘在一起,晨在上面搖搖晃晃,下面又受著鞏的沖擊,慌亂下握住了娟
的雙峰。而鞏,除了不停地抽插,兩只手在姐妹的臀上不停地拍著,啪啪的聲音
沖擊著三人所剩無幾的理智。

「啊……啊……高……要……到了……」晨的理智終于崩潰了,第一個攀上
了絕頂的幸福。鞏這次卻沒有射出,連慌亂都沒有,只是停止抽動,抱緊晨的腰,
讓龜頭貼住子宮盡頭,享受著女人高潮時子宮收縮帶來的快感。

「噢……哦……啊……」高潮后,鞏沒有動,只是緊緊抱著晨,讓她享受著
安寧。

鞏慢慢抽出女人體內的堅挺,可是晨卻再一次做出了驚人之舉:趴在娟背上
的晨,把那兩條彈性驚人的腿,抱住男人的腰,在男人背后交叉,然后突然臀和
腿一起收縮,猝不及防的鞏又一次進入了晨,龜頭再次狠狠地撞在了桃園的深處。

「啊……啊……還要嘛……」如果說剛才的暴風驟雨是兩女瘋狂的表現,那
么這三個字,則是讓男人也陷入了瘋狂。短短三個字,在晨的刻意的魅惑的聲音
下,讓鞏徹底失去了理智。

啪啪……啪啪……啪啪……肉體撞擊的聲音比剛才還要猛烈,每一次都深深
地撞在女人的子宮深處。

啪啪……啪啪……啪啪……手掌在女人們的臀部上發出的聲音,更加頻繁,
更加誘人,很快姐妹的臀部都已是通紅,火辣辣的。可并沒有一絲血,恰到好處,
沒有疼痛,卻快感如潮的拍打,讓兩女把理智擠出腦袋。

「啊……啊……打我……干我……啊……好……好大……啊……」

「啊……啊……還……有……我……我……也……也……要……」

此時,晨和娟再沒有差別,沒有矜持,都是瘋狂地迎合這男人,親吻著對方,
晨的手還不停地蹂躪著妹妹的乳房,娟的手則是在自己的陰部瘋狂地進出著。

「喔……好哥哥……嗯……嗯……你的大寶貝好粗……嗯……小穴好漲…

…好充實……唔……唔……小穴被干得……又麻……又癢……嗯……嗯…

…「晨被插的天旋地轉,早已魂逍九重天,嘴里不斷發出淫聲浪語,拋下那
往日的矜持了。

「嗯……嗯……好哥哥……啊……啊……小穴好美……好爽啊……唔……唔
……你的好粗……唔……小穴被干得……真美……好……好舒服喔……哥哥…

…嗯……唔……我不行了……嗯……快……再用力頂……嗯……啊……嗯…
…「

鞏更加賣命地抽動著,好像馬上就使世界末日,而這是最后的狂歡似的。

「噢……啊……啊……又……又……泄了……」二十分鐘的的瘋狂,晨又一
次達到了高潮。不過這次,男人只是短暫的停留后,又一次抽動起來,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的晨很快又達到了三次高潮。

「停……停……好哥哥……啊……晨……晨晨……受……不了……了……讓
……人家……歇會……兒……還……還有……娟呢……」

「嗯……哥哥……人……人家……也要……嘛……鞏聽姐妹倆都這么要求,
才把陽具從晨的身體里拔出來,然后狠狠地插入娟泥濘的陰部。不過再看晨,雖
然被男人的巨大蹂躪了一個多小時,但陰部依然是緊閉的,怪不得鞏說兩人的陰
部永遠都是緊若處子,驚人的彈性!

不過鞏雖然沒再和晨保持一體,但卻也沒就此放過晨,而是讓晨繼續面沖娟
的背部,自己兩手從晨的腿下穿過,光憑腰力生生把晨抱起,讓晨的大腿夾住自
己的臉,并把她們架在自己的肩膀,湊過臉,舔弄著,尿道、陰蒂、陰道內外、
會陰、肛門,甚至臀部、大腿根、腿內側也不放過,雖不及剛才充實,但溫暖濕
潤的舌頭,讓晨陷入另一種美妙。而鞏在親吻晨的同時,下體也不忘在娟的陰道
里瘋狂地抽動著,淫聲浪語有一次充斥著小小的停車間。

鞏的確耐力驚人,連續一個小時的抽動,算上之前的一個小時,一共兩個多
小時,卻依然生龍活虎,抱著晨的雙臂也依然有利。反觀姐妹倆,都已經迷離了,
分不清東西南北了,口中的話也含混不清了。

「愛……好……唉……哦……啊……啊……嗯……干……好……啊……美…
…」

「噢……哦……嗯……啊……啊……姐夫……姐……夫……嗯……老公…

…哥哥……「

「好……好……妹……妹……妹夫……啊……老公……哥……哥哥……」

鞏也有些忍不住了,他放下晨,讓她再次趴在妹妹的背上,手又開始拍女人
肥美的臀部,晨的手又一次握上自己妹妹的胸部,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抽插、達到
四五次高潮的娟,還有晨,都仿佛要達到了最后的絕頂,鞏的抽插和拍屁股的頻
率逐漸變大,看來三人又要一同達到高潮。

「啊……啊……到……到了……給……給……我……」娟最先顫抖,高潮了,
鞏被娟子宮內巨大的吸力,刺激的也達到了高潮。火熱的精子像機關槍掃射一樣,
射在了娟的子宮深處,燙得娟靈魂出殼,又足足射了兩分鐘!難以置信,如此巨
多!填滿了娟的子宮!

∩更令人吃驚的還在后面。

鞏從娟的體內拔出來,失去男人支撐的娟,再也抵抗不了渾身的無力,趴在
車上,費勁地仰面沖天,男人的精液已經填到陰道口,娟費力地拿起一個墊子,
墊在自己的腰下,使陰戶高高地暴露在空氣中,保持住男人的精液。原來在娟的
背上的晨,被鞏抱起,鞏的身體又一次進入晨,在鞏的強大攻勢下,本已經快高
潮的晨,終于在鞏瘋狂地插入后兩分鐘,步娟的后塵了。子宮的吮吸讓鞏猝不及
防,時隔兩分鐘后,精關再次大開,火熱的精子筆直地打在女人的靈魂深處,巨
大的快感讓晨發不出半點聲音。五分鐘!比第二次射精還長,簡直可媲美第一次!

持續的射精讓晨保持在欲仙欲死的境界,大量的精子填滿女人的子宮,甚至
從密不透風的陰莖和陰道間硬擠出來,看來晨的子宮已經滿了。

鞏慢慢地拔出陰莖,同時讓晨翻身、仰面沖天地躺著,讓自己的精液一直填
到陰道口,然后再拔出來,放到渾身無力的兩女面前,被已經無力,卻依舊努力
套弄取悅男人的四只手握住,火熱的精液被姐妹輪流吞下,直到男人停止了噴射,
躺在了兩女的中間,下垂的陰莖依舊被兩女輪流吮吸、清理著,一時間三人無語,
享受著暴風驟雨后的寧靜。

「這會滿足了吧?」

「嗯,老公,我愛死你了。」娟吐出陰莖,把它放入晨的嘴中,然后嗲聲嗲
氣地說。

「晨晨呢?」

「嗚……」晨一開口,才想起口中的陰莖,于是趕忙吐出來,說,「以后不
想離開你,好么?不論心理,還是生理,晨晨都離不開你。」我感覺到心在滴血,
摯愛的變心讓我無語。

「姐夫老公,洗完再回去好不好?」娟不倫不類地說道。

「嗯,渾身黏糊糊的,好難受,妹夫老公。」晨也配合著,不倫不類地說道。

姐妹倆的聲音中透露著只有極度滿足后的女人才會發出的慵懶的聲音,攝人
心魂。

「好好好,都依你們。不過你們倆的……你們的好老公可是好不容易才填滿
的。」

「知道啦,這還用提醒嗎?」雙胞胎心有靈犀般地異口同聲道。

兩人相視一笑,一起向鞏拋了一個媚眼,然后晨用手捂住陰部,小心翼翼地
坐到娟的臉上,松開手。晨的體液和鞏的精液的混合物,頃刻間泄入娟的口中,
晨故意抬起屁股,讓男人清楚地看到液體涌入娟的口中的情景,娟也配合著晨的
挑逗,食指深深地插入了姐姐的肛門,晨又發出了一聲滿足的嬌吟。

鞏這次卻沒再沖動,只是笑著看著。不一會兒,晨的積累都已經盡數注入娟
的口中,于是姐妹倆調換一下角色,繼續剛才的挑弄。等娟也注射完,姐妹倆都
為對方清理完了,晨和娟就像貓一樣,爬到鞏的兩側,一人抓住鞏的一只手,放
在自己的腰上,齊聲膩道:「老公。」鞏笑了笑,給了她們一人一個長吻,然后
一手抱起一個,跳下車,踩了一個開關。

又一道門打開了,我覺得一切都那么不真實:車庫,機場的車庫,居然有一
個很大的衛生間,豪華,水汽彌漫,可奇怪的是,只有一個蹲便,沒有馬桶!還
有一個已經放好熱水得很大的浴缸。

鞏抱著晨和娟,慢慢進入那個豪華的浴缸。浴缸呈長方形,寬的那一邊是龍
頭,另一邊有一個靠背,長邊一邊是臺階,另一邊是扶手和沐浴乳之類的。鞏靠
在靠背上,晨和娟一人一邊,趴在鞏的胸膛,輕輕撫摸著鞏的全身,鞏的手也游
走在女人們光滑的皮膚上,一時間,三人無語,只是靜靜地享受著肢體間摩擦帶
來的溫馨。

過了好久,三人才從寧靜中醒來,洗浴。不過他們顯然不會給自己洗,娟和
晨互相為對方擦拭胸、背、臀、腿、下體,鞏則是在一旁看著,不時也在兩女身
上揉捏兩下,引來一陣嬌斥。等姐妹洗完了,兩人就一起為她們的男人清洗,每
一個細節都不放過,尤其是包皮內部,更是被洗了好幾遍,用指尖,舌頭……好
不容易洗完了,晨和娟都慵懶地趴在鞏的懷里。娟親了一下晨,又看了看鞏,說:
「哥哥,尿尿嘛……」鞏沒有回答,只是看著晨,發現晨也是一臉向往,說「你
們誰先呢?」

「讓娟先來吧,上次就是我。」

「可是姐啊,今天姐夫可是后干的你呀,呵呵。」

「死丫頭,討打!」晨嬌斥道,雙手在娟的身上瘙癢,娟也不甘示弱,還擊
著晨,姐妹倆就在鞏的身上嬉戲著,鞏則是大飽眼福手福,兩具完美的身體在眼
前顫抖著,兩只手也在兩女的胸部,臀部,胯下撫摸著,晨和娟很快又渾身酸軟,
重新趴在鞏的身上。

「晨晨,你扶著我,娟先,行嗎?」

「嗯。」

£的背貼進鞏的懷里,鞏的手從娟的乳房,一直撫摸到臀部,然后到了娟的
膝蓋后側,抱起女人,走到蹲便前,兩手分別托住她的兩條大腿,往外一分,形
成了給小孩兒把尿的姿勢,晨則是在正跪在鞏的前面,吮吸著男人雖未堅挺,但
依舊碩大的武器,等著娟一放水,就把男人的尿道口和娟的并在一起,「娟,讓
我看看美女撒尿的樣子吧。」

雖然娟和鞏早已不分你我了,但如此羞人的姿勢還是讓娟的小便出不來。用
右臂卡住她的腿彎,空出來的右手姆、中二指分開她火熱的大陰唇,中指在她陰
道口上方不遠的地方找到了一個更狹小的體腔開口兒。

漂亮女人就是與別不同,就算是排泄器官,也不會讓男人覺得不潔。鞏一邊
舔著娟的耳根,一邊用指甲輕刮著她的尿道口,「羞什么呀,多少次了,剛才是
誰說要我把尿的?放松一點兒,尿出來就會舒服了。」

鞏的食指又轉移了進攻的目標,開始在女人陰道的淺處一進一出,「你看,
你的小穴還想咬我呢,我一插,它就要吸住我。你快尿吧,你姐姐還等著呢」

「姐姐,好姐姐,幫幫我……」娟求助般地看著晨。晨又好氣要好笑,但還
是吐出了男人的東西,「每次都那么主動,然后那么被動,呵呵。」說完晨也笑
了。她抬起頭,把手指再一次插入了娟的下體,還有肛門,嘴巴很熟練地找到了
尿道口,舌尖在上面挑弄著,嘴巴也嘬著。突然娟就如同高潮了一般,雙手猛的
向后攬住男人的脖子,胸脯挺起,小腹猛收,「啊……」的一聲尖叫,一股白色
的水劍從跨間狂噴而出,晨趕緊離開,把男人的尿道也對上去,讓鞏和娟的尿液
一起噴著,嘴巴則是貼向失神地喊叫的妹妹的嘴上,深吻著。由于娟忍耐得實在
太久了,射出的力量大的超出想象,本應形成拋物線的尿液竟是以直線的方式直
噴過兩米多,打在墻上,向四下濺開。

鞏被眼前姐妹的動作惹出了火,娟剛尿完,鞏就放下她,把晨像剛才抱娟那
樣抱起來,讓娟扶起陰莖,火熱的液體直直地打在晨的陰蒂,尿道口,晨也在這
個刺激下,噴出了和娟一樣兇猛的液體。

尿完后,鞏「呵呵」一樂,親著她們的臉頰,「舒服了吧?」

「嗯,回去洗干凈吧。」娟說道。

鞏抱起這對姊妹花,又進了浴缸,綿纏了一番。

通讀《我救了他,他卻搶了我的老婆》和《歸來的晨》,沒有這個嘲,這是哪部作品中的片段,懇求樓主發個全的,謝謝,紅心支持!哎,同名不同文啊,不是原著也沒有忠于原著,完全是新作啊,謝謝了這是新的,就這么點內容。純淫淫的~~多寫點情節就好到底有多少是真的, 真正沒幾個男人愿意有綠帽子真正沒幾個男人愿意有綠帽子, 不過也許不太真實, 謝謝了非常喜歡綠帽文,難道我也有這方面的傾向????呵呵 要的就是這種感覺啊
女人身上的能量是巨大的,潛力是無窮的呵呵 要的就是這種感覺啊
女人身上的能量是巨大的,潛力是無窮的呵呵 要的就是這種感覺啊
女人身上的能量是巨大的,潛力是無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