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獨領風騷之鄂西北的山村歲月

2014-10-14 亂倫小說 人妻小說 激情小說

「小姨媽,你的逼逼真帶勁啊」我緩慢的抽插著小姨媽的肉穴,看著她脖子
上幾絲細紋,皮膚還他媽的保養的夠好的,雙手帶著力氣揉著她的奶子和屁股。

「小姨啊,你的逼里面水還真多」,哈哈。

我自顧淫語紛飛,小姨媽卻沒有說話,哼哼的吐氣,紅色的面容有些扭曲,
雙手摟著我的脖子,隨著我的節奏配合著我的小弟弟動著屁股。我在小姨家第一
次看見她的屁股時,就想著這圓潤的屁股到時候弄起來肯定爽。

當然,我想法很快就實現,確實很爽。就像現在,我肆意的蠕動著我的陽具,
聽見自己囂張的淫笑,爽的我都覺得有點猙獰。

在鄂西北和四川河南交界之地,山川起伏,有名氣的很多,武當山和神農架
首當其中。第一次我到這的來時,是大學的第一個暑假,當時去了一趟武當,后
來每次寒暑假雖然都來這里,但再也沒有去過游過這些山水,倒是女朋友家附近
的小山倒經常去爬爬。這些連綿起伏的山巒,雖然不知道名字,可能也沒有名字
的山頭,但留下了不少做愛經歷還是讓我記憶猶新。我估計和女朋友王曉蘭在山
上干的次數也不下二十次,這還不算口交的。

小姨媽就是我女朋友王曉蘭的小姨媽,我也跟著叫小姨媽。她媽媽姐妹兩個,
相差五六歲,都被我干過。當然小姨媽的味道要好些,畢竟年輕點,也保養的好
些。

小姨的家的床很大,我換了個姿勢,我把小姨橫著放著,讓她側過身兩腿并
攏,從后面插了進去,小姨已經高潮過了,水流了到處都是,床單上一片水跡,
屁股上更是滑滑的水絲,我加大了力氣,幅度也猛了,小姨已經沒力氣喊了,我
雙手叉腰,也停止了廢話,認認真真的干了起來。

房間里只聽的到我呼吸聲,小姨用力抓著床單,怕被我給頂到床下去,已經
受不了的她可能又要來高潮了,逼夾的緊了起來,又輕聲的哼了起來。「快啊,
快…」。我操,我罵了一聲。拍了拍她的屁股,她站了起來下了床,雙手扶著床
頭的梳妝臺,弓起腰。說實在的,我們搞了這多次,我的新鮮勁已經沒有剛開始
那么強烈,不用這種后入式,還一時半會不會射精。我抓著她的腰,全力打了她
屁股幾下,幾滴陰液被我震到了地上,我笑了一下沒有出聲,沒有猶豫,一根棍
插到了底,「啊,啊」小姨高潮了。

我也受不了,看著她屁股后面,我的老二進進出出,也想射出來。她高潮中
有點支撐不住了,我用力摟著她,瘋狂的插,噢的一聲我也射了。十幾秒后,全
世界都安靜了。

只有汗水從我頭上滴到她背上,又從她背上和她的汗水一道順著我們兩個人
的腿之間流到地上。就這樣站了一會,我把還有點硬的老二從她兩腿之間抽了出
來,她輕輕的啊了一聲,冒著泡的液體從她屁股泄到地上,地上已經濕了一大片,
我把她放在床上,我雙手都是汗水,一只手繼續捏著她的咪咪,一只手伸過去把
電扇從一檔開到三檔,就這樣一起躺了一會。我拿了毛巾幫她擦了下,她要睡著
了,我吻了她一下,小姨的嘴巴很肥,我捏著她的腮幫,吸了幾口。她又摟起我,
吻了我的臉,「寶貝,今天太累了,我想睡會」,「呵呵」溫柔的笑了笑,摸了
摸她的頭發,小姨的臉上皮膚還不錯,有些光澤,現在看起來更好更亮,眼角的
魚尾紋稍有明顯,顯出了年紀 .「來,幫我舔舔,我等下走了」「好」我站起來,
跪著把老二放到她嘴邊,她一個手握著,咪著眼睛,把我的小弟弟放進嘴巴,舔
了干凈。我起身,穿好衣服,回頭看,她已經睡著了,從地上撿起來她的衣服幫
她蓋上,又把風扇調到最低。

奧迪A62。0T的空調動力還不錯,一會我身上的汗都干了。我拿起手機
先打了個電話「曉蘭,我估計得晚上到了」

「嗯,大概六七點左右吧」

「呵呵,想我了吧,嗯想我了就把肉肉準備好啊」

「哈哈」

「還有,你跟曉荷說聲啊,晚上去山上…哈哈」

「哈哈,開玩笑的」

曉荷是曉蘭的妹妹。

小姨住在鎮上,是他們家族里唯一在鎮上的,雖然這個破鎮沒有多大,離市
區又雞巴遠。我開車去山里,路過鎮上的的中學,她老公就在這里教書,平時不
敢回家,回家就被小姨罵。小姨爹當初也是老牛吃嫩草,三十幾歲還了還是老處
男,寫封血情書,連哄帶騙得搞到了小姨,小姨當過他的學生,他承諾能給小姨
找個工作。當時小姨才初中畢業兩年,沒有工作,家里已經養不活她了,催她趕
緊嫁人,她姐姐也沒有讀書沒有工作,一家人都吃不了飯了,沒辦法她只好從了,
但心氣高的她到現在都還委屈。

小姨爹現在快六十了,將近退休的人還是個教務處副處長。我摸出手機準備
給小姨爹打個電話,猶豫了下,沒打。

鎮上的路雖很破,但至少是水泥路,出了鎮子就不叫路了,我坐在奧迪里小
心的開著,到處坑坑洼洼,深怕一不小心翻倒路邊的水田里。

「他媽的什么政府,路修了幾年都沒修好。」

有次聽曉蘭說,修這路每家還出了好幾千塊呢,真他媽的不知道說什么號。

—了一天車加上中午的運動,一路上有些不耐煩,火氣很大。

手機響了,我罵了一聲接了電話「喂」

我一手扶著方向盤,一手把耳塞插上。

「喂」雙手再扶好方向「先生您好,我是格力空調的」

……掛了電話,又罵了一聲,發現老子心腸變好了,操,我自嘲著。

我沿著山間小路,彎彎曲曲的顛簸了半個小時,還真他媽的鍛煉技術。一路
上偶爾有幾處人家,天還沒有完全黑,小孩子和大人在門口稻場上吃飯,我車開
過去,他們一邊端著碗一邊看著。

轉過一個近一百八十度彎,終于快到了。媽的,下次得把路虎開來,真他媽
的鍛煉技術。

遠遠看見曉蘭和曉荷站在前面路邊,心情好點了,想著女友家的老少娘們,
來了點精神。

我按了下門鎖保險,讓他們姐妹倆進來。我回頭看了看他們,曉蘭膽子大伸
過來吻了我下。我踩下剎車,騰出手來捏了捏她的胸,嗯,還可以。

曉荷鄙夷的笑了聲,別過頭去看著窗外。「惡心」

我又伸手在曉蘭的襠下摸了下,「啊,你干嘛,流氓」。

我笑了笑,看了眼曉荷。「小妹,想哥不」

她不說話,紅著臉,曉蘭敲了下我的頭。「開車吧」

我哈哈大笑,松開剎車。

我直接把車開到他們家稻場上,按了下后車廂蓋的電子按鈕,讓他們姐妹倆
把禮品拿出來。

曉蘭還有個弟弟,也來幫忙拿。他過幾天就要結婚,我這次來也算是幫忙。

我走到廚房門口,看見曉蘭他媽在熱菜,典型的農村大娘,穿件普通的白上
衣,松松垮垮的,身體已經發福,腰線已經看不出,頭發隨便盤著,動作麻利。
從背影看,沒有戴胸罩。

我喊了聲,「阿姨」。

她明顯就知道我已經來了,稍微回頭看了我一眼,不好意思笑了笑了,「小
桐,來了啊」。

我環顧一下,見沒人,膽子肥了起來。走過去,從背后一把握住她的乳房,
「騷逼,都不出來接我」

「啊」她驚了一聲,但屁股隨著往后一翹,頂住我老二「噢…」。

媽的,我暗罵,現在的老女人怎么都這么來勁,比小娘們還敏感。

「我在做飯啊」她這么一說,我冷靜了點,心想不能急。

「呵呵,我幫你燒火」我淫笑著說,她知道我話里有話,更不好意思了,白
了我一眼。

我把手伸進她褲子里用力捏了下她的屁股,她搖了搖肥碩的屁股,「干嘛啊,
小心點」。

嗯,我只好老實的坐下來,往灶里遞干柴,看里面火燒的烈烈作響。

「小桐來了啊,哈哈」這是曉蘭的爸爸的聲音,我起身起來,「叔叔好」

「好好,哈哈,誰讓你帶這么多東西啊,人來了就好」

「那不行,來看叔叔和阿姨,空手多不好意思啊,再說小弟結婚,我應該幫
忙啊」我耍起了馬屁功夫。

「哈哈,得有你幫忙啊,唉,我又沒什么本事」叔叔很滿意笑了起來。

「阿姨,你看叔叔的話說的,太見外了」阿姨白了她老公一眼。

「還是叔叔厲害啊」我走過去摟著叔叔的肩膀,輕聲的跟他說「看叔叔多厲
害,每天伺候的阿姨多幸福啊」說著眼神望阿姨那邊示意一下。

「你小子」叔叔作勢要打我一下。

「干嘛干嘛,吃飯了」阿姨大聲說,并且用力將鍋鏟敲了幾下,我和叔叔縮
起頭一起賊笑的溜了出去。

只聽阿姨罵道「兩個流氓,敢調戲老娘了」

晚飯吃了很久,最后只剩我和叔叔在喝酒,其他人都吃好了。后來,叔叔也
喝高了,要回去睡覺了。「高興,今天真高興」阿姨罵罵咧咧的把叔叔扶進了房
間,叔叔看來真高興,躺著還哈哈的笑了幾聲。

「老公,我也困了,我們睡覺吧」小弟的小媳婦腆著肚子對曉龍說。她是和
他私奔回來的,以前曉龍在廣西打工的時候認識的,剛回來沒多久,現在已經懷
上了,老兩口就讓他們趕緊結婚算了。長的有點像越南人,皮膚有點黑,身材還
不錯,咪咪比較大。

農村人沒辦法,工作不好找,男的大了點就結婚了,接著生小孩,爺爺奶奶
在家帶小孩,父母出去打工,一輩子可能就這么過了。

〈著他們小兩口進了自己房間,挺幸福的樣子,我一口干了酒杯里的酒,
「你別喝了,喝多不好,你吃好了嗎」曉蘭溫柔的說。「嗯,不喝了,吃好了」
其實我的酒量還行,在學校時候練出來的。

「曉荷,我們把碗收了,再燒點水洗澡」姐妹兩個動了起來,準備收拾碗筷。
我獨自回了房間。

在房間里我躺在床上,腦袋里的淫蟲正琢磨著怎么辦,聽到叔叔房間門開了,
我立馬跑了出來。阿姨剛看見我,就被我一把拉了過來,我關上房門,「想死我
了」,我的手在她褲襠上來回狂搓著,阿姨早已受不了,隔著褲子,我都能感覺
到濕濕的。借著酒勁,我把她搬倒在床上,一把拉下她的褲子,一手捂住她嘴巴,
等不及她反應,小弟弟已經全部塞進了她的肥逼里,「叔叔睡著了吧」我快速的
抽插著問她。她閉著眼睛,點了點頭,我看見她頭上出了很多汗,可能也很緊張
怕被發現,兩手用力的抓著我肩膀,我松開捂著她嘴的手,撐住床,賣力的干著。
我發現,阿姨姐妹兩個水量都很大,我感覺不到任何阻力,來來去去潤滑無比。
「嗯,嗯」阿姨憋不住了,要高潮了,我再次捂著她的嘴巴,加快節奏…松開手,
阿姨已經喘不氣來。

「干死我了,真舒服」阿姨淫蕩著說。

我坐在旁邊提起了褲子,小弟弟高高舉起。

「你還沒那個吧」阿姨淫笑著,「等會留給曉蘭吧,今天來不及了,呵呵」
阿姨不好意思的提著褲子,過來用她那大嘴巴吻了我大口就出去了,我聞到一陣
麥子味和土氣夾雜著汗味,這老娘們夠勁道,再找機會要狠狠干她。

過了一會,曉蘭喊我去洗澡,洗完澡,老二還沒有垂了下來,我就頂著內褲
出來了。這時曉荷也在外面等著洗澡,看著我的情況都呆了,我捏了下她的腰,
她一閃就跑了進去,「呵呵」我笑了一聲,等下有你好看。

「啊,啊,啊」夜里,曉蘭在我身下被干的直叫,夜深人靜時,我把剛才沒
有發泄在她老媽身上的力氣,全用到她身上了 .

「老公,你今天好猛啊,好硬,好爽」,曉蘭在浪叫。我默不作聲,讓她坐
在我身上,上上下下的搖著。曉蘭陶醉著摸著自己的乳房,抓著頭發,一對奶子
挺挺的,我耐心的摸著她的乳頭。曉蘭剛跟干的時候還很保守,現在已經熟練的
不行,在床上已經成了浪蕩的小母豬。

「老公,不行了,啊,啊」她要高潮了,加了力氣搖晃著腰際。

我讓她停了下來,把她扶了下來,可是我還沒有要射得感覺,于是想換個體
位,讓她躺著,吻著她嘴巴,插了進去,她嗯了一聲,我不惜成本的用力插她,
沒一會,她皺起眉頭,左右搖的腦袋,啊啊啊直叫,我感覺到小弟弟被一股滾燙
的熱流包裹著,再輕輕動了幾下,就停了下來,媽的,到現在才有想射得感覺,
都是她媽媽的那騷婆子害得。

我沒有射,拔出了槍,起身準備下床。「老公,你去哪里啊」曉蘭已經癱軟
在床上,沒有力氣的問著。

「我把你妹妹抱過來」

「你小心點啊,別被發現了」

「呵呵,沒事」

我裸著全身,翹著老二,推開了曉荷的房門,曉荷今年剛二十,身材不像她
姐姐那么豐滿,個子不高,略顯瘦小,但是前凸后翹,是個小巧美女。我伸手輕
輕的把她的被子拉開,沒想到她一下跳起來鉤在我身上,抱著我脖子,瘋狂的吻
我。我也熱烈的回吻她,她嘴巴小,口感頗佳,口水香香的,我滿足的吸上了一
陣。我把她輕輕的放在床上,嘴巴吻著她的臉、額頭、耳朵、鼻子、嘴巴、脖子,
兩手早就把她睡衣全退去,撥個精光。

「小妞,想哥不」

「嗯,想」她使勁的點點頭。當然想我了,記得上次寒假給她開處之后,總
共才弄了兩次,這是第三次,在大學里還收到過這小妮子的信。這個清純少女,
罪過啊!

「我要你要我」

「嗯,等等,讓我好好看看」

我把她的腿推起來,「把你的手機給」

她遞給我手機,我借著手機的光,好好瞧了瞧她的嫩逼。她的逼有點小,毛
不多,粉紅粉紅的,已經有水到了洞口「好看嗎」

「嗯,好看,來讓哥舔一舔」我把手機丟在一邊。

我把頭埋在她的身下,她感覺到一陣酥麻,兩腿夾著我腦袋,我向上推著她
的兩條腿,對準著洞口吸她的淫水。

「哥,來搞我吧,受不了」

我起身,把老二突出來伸到她的臉旁,她還不是很會口交,我按著她的頭,
一下一下的頂在她的洶里。頂得太深了,她嗆了一下。我放了她,用枕頭墊著
她的上身,接著吸允她的嘴巴,一只手伸到她的陰部,輕輕捏她的陰核,她享受
的哼哼哈哈的,已經沒有思維意識。我用老二對準她的小穴,堅決的而緩慢的頂
了進去,阻力不小,但已足夠濕潤,她眼神迷離的看著我,看來這小妮子是愛上
我了,我小弟弟還有一小半露在外面就已經感覺到頭,真夠緊的,媽的,這是我
今天搞的最緊的逼了。

這樣搞了幾下,被她的小嫩逼夾的真爽,龜頭和肉棒充滿擠壓感,我一手掐
著她的嫩脖子,然后舔著她的耳根。

「哥,你…」這小娘子舒服至極。

「我愛你,哥」

「嗯,我也愛你」我加快節奏,感覺她的陰道已經完全適應我的老二之后,
幅度加大。

一會兒就聽見撲哧撲哧的聲音,她的小逼已經成肉漿了。水粘在我蛋上面,
隨著我一下一下頂上去,再打在她的肛門口上,我伸手去摸了下,她的小屁股已
經全濕。

「啊,老公,啊」「哈哈,搞死你騷逼」「搞死你啊」這時,隔壁傳來陣陣
淫話。

我停了下,仔細聽了會,看來老頭子今天發飆了,我淫笑著看了看曉荷,曉
荷也笑著看我,「我聽過幾次了,呵呵」「不過今天晚上好像老爸比較猛,以前
就聽到老媽抱怨了」曉荷不好意思的說。

「呵呵,你老爸估計今天心情不錯,借著酒勁發揮的不錯嘛,不過你老媽確
實是騷」

「你敢說我……」我沒等她說完,再次將老二快速插入,「噢」這小逼已經
不說話了,只有爽叫了。

我一邊聽著隔壁的聲音,一邊想著阿姨的肥逼,把曉荷抱了起來。我站在地
上,曉荷摟著我脖子,怕掉下來,我端著她的小屁股,一下一下的讓她往下插。
這小妮子頓時受不了了,記憶這是第一次對她用這個姿勢,沒過一會,「哥我要
來了,哥」

「好啊,來吧,我也操死你這個小騷逼」我故意說的大聲了一點。

只聽隔壁「啊,我要死了」 .

「哥,啊,啊」,一陣超燙的熱流噴了出來,流在我腿上,看來這老小兩個
逼同時高潮了。

我老二也有點受不了這些熱漿的澆灌,感覺要射了,幻想著隔壁老騷逼的一
身橫肉,抱緊曉荷,已經不顧她這小逼受不受的了,狠狠的來了幾十下,「哦」
我頂在最里面,把精子一股腦的全頂射進去。

曉荷已經昏闕了,軟綿綿的趴在我身上。我輕輕的把她放在床上,她估計已
經沒有多少知覺了,我分開她的兩腿,用食指掏了掏她的小逼,黑夜中,一股白
色暗流直涌出來。

早上,我睡到九點才起。吃了阿姨特別為我準備的早飯,就看著他們一家忙
碌著曉龍的婚禮,附件很多小孩子圍著奧迪左看右看,一些少婦抱著小孩一邊喂
奶一邊向我噴射淫光。你媽的,老子老二又不自覺的豎的老高。

礙于人多,不好意思就躲在房間里。一天無所事事,實在無聊,就出來晃晃。
看弟媳婦在房間里貼喜字,我就進去幫忙,「你小心點,我來吧」我把她手上的
喜字拿過來,一雙色眼淡淡向她掃了一下,她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眼,低下頭,
臉紅紅的。我掏出兩千塊錢,「孩子什么時候生啊」她不好意思接,我拉過她,
放在她手上,「拿著放好,沒事,懷孕了主意營養」,我帶有一點生氣的口氣。
她根本不敢看我眼睛,接過錢「謝謝……哥」看她放錢的時候,發現她肚子已經
突出的有點明顯,奶子膨脹的高高瞧著,奶罩估計邊沿露在外面,已經不能包住
乳房,我咽了下口水,孕婦…我搖了搖頭,認真貼起了喜字。

貼完,我也沒多呆,一會又出來。掏出手機,「喂」

「喂,小桐啊,你來啦?」小姨爹已經知道我來了。

我說「是啊,小姨爹,曉龍結婚,來幫幫」

「哎呀,你真是大好人啊,我們全家都虧你幫忙」

「小姨爹太客氣了,我這外人都來幫忙,你怎么不啊」我油腔滑調的侃起來。

「哎呀,你不知道啊,我也想啊,關鍵是我這準備競爭正處在的崗位啊」

「哦,那小姨爹要加油啊」

「是啊,我都這么大歲數了,總要混個正職退休嘛,」

「嗯,選你是應該的,你貢獻很大啊」

「唉」小姨爹口氣一嘆「你不知道啊,估計要白忙了,他們老那成年舊事說
事,唉,算了,一時說不清楚」小姨爹這么一說,我當然知道,心里暗笑一聲。
便說「哈哈,小姨爹別泄氣,事在人為嘛」

「嗯?難道」小姨爹聽出點意思。

「電話說不清,你早點來這里吧,小弟我過時不候哦」我他媽的居然稱兄道
弟起來。

「嗯,嗯,好好,那我這就過來,你可千萬等我,老哥可就你這么個能幫上
忙的親人啊」,我靠,這老頭子還真成我哥們了。

「好」

「別忘帶上小姨啊」掛電話前我補了一句,然后看著手機淫笑了起來。

晚上,大家又一通亂喝,小姨挨著小姨爹坐著,板著臉根本不跟小姨爹說話。
我心里暗罵:他媽的,小姨爹還他娘的有性福。我盛滿酒,端起酒杯,和叔叔,
小姨爹你來我往,游刃有余。

人太多,房間不夠,晚上只能男的和男的睡,女的和女的睡。本來我可以單
獨睡,小姨爹執意要和睡。

「你有辦法嗎?這事決定權在校長,可是她是個他媽的剛正不阿的老女人,
操」

「姨爹,不是小弟說你」咦,我說話怎么老亂輩分。

「一個老女人,你都搞定不了嗎,當年是怎么搞定我小姨的啊,哈哈」

小姨爹側過身,對著我說,「哎呀,小弟你別取笑我了,我也是下了功夫的
啊,可是人家不吃這套啊,錢也花了,老臉也丟了,哎」

「那是為什么呢」

「哎,還不是有競爭對手在說那些成年爛谷子事」小姨爹說的這當然是指他
當年誘騙初中女生的事。

「哈哈,那也怪你不小心啊,搞也不能把肚子搞大撒,搞大了你又負不了責」

「嗯,是,是,小弟批評的對啊,哎」姨爹又重新躺了回去。「這個毛病我
在戒啊,搞的現在你看,我連你小姨都好久沒搞了,也搞不動的啊」

「戒了……我操」我躺著想了會,小姨爹人是色了點,不過為人還有點意思。

「別戒了,老雞巴,等曉龍結婚之后,我們去會會你這個老逼校長」

「真的」小姨爹又來勁了。

「操,睡覺。」

半夜被小姨爹的呼嚕聲吵醒了額,「我日」我罵了一聲。就起來去上廁所,
她們家怕臭味,把個廁所蓋的離房子老遠,在房子后面山腰上,我提著手電,準
備出門,又轉回來摸出了手機,再看了一眼小姨爹打鼾的樣子,出去了。

「你神經啊,小流氓」

「小聲點」我一把拉過來穿著睡衣的小姨,她上身還披著件襯衣。

「沒想到你還挺關心我的」

「什么」

「空調啊」她的聲音還有點甜蜜。「那天他們下午送來裝的時候我還起來呢,
電話沒聽見」

「是啊,都打道我這了」

她高興的抱著我親我的嘴巴,我兩手一抓她的咪咪,跟她舌吻起來。過了會
放開了她,問她「上廁所嗎」

「上」

「快點!」我命令到。

我把手電關了,站在外面等她,夏天夜空繁星點點,像千萬只偷窺眼睛,閃
閃發著淫光。而冷峻月光卻帶著涼意一起照下來,四地銀白,我打了個冷戰,老
二也跟著軟下來。

「快點」我催到。

「好啦」小姨褲子沒提好,就出來了。

「別系了」說完,我橫著將她抱起來,往山上走了一段,路有點陡,走的很
慢,我找到一個大榕樹旁將她放下來,「你在這里這么多女人伺候還沒有弄夠啊」

「沒有」我一手捏她的右乳,隔著睡衣一口咬著她的左乳。「不搞你,怎么
能夠呢?」

我把她還沒系好的褲子拖了下來,丟到一邊,她有點冷,兩腿夾著。我扒開
她,聞了下她私處,還有點尿騷味,「騷吧,誰讓你催的,我都沒來得及…」

「啊」,我伴著尿濕,把兩個手指從下插了上去,她的逼一緊,叫了一聲。
媽的,有尿我就不口交了,摳逼也不錯。

我變著指法一陣亂搞,然后找到她的敏感點,大拇指按著她的陰核,又大力
來了一陣,感覺到她不行了,把手一放,一股腥味很重的液體噴了出來,我往后
一退,等她噴了好幾下才停「騷逼,你剛才沒尿完啊,哈哈」

小姨顫抖著身體,沒有力氣回答我。

「來」我沒等她的液體滴完,把靠在榕樹上,提起她一條腿,屁股往上一頂,
老二順順利利的插進去。

「操」我爽的罵起來。

我們兩個沒有多說話,一會兒她的身體熱起來,我把翻過來,讓她兩手扶著
樹,我扶著老二,從她屁股后面插進去。

「啊」真他媽的爽極了,我借著月光看著老二從她后面一進一出,她的兩片
陰唇隨著一翻一翻的。我用一只手指粘了點她的陰液,慢慢揉她的肛門。我沒有
動,讓她前后動,她一邊插著,一邊哼哼的發出淫蕩的聲音。

過了一會,我感覺她的逼越來越緊,她抬起頭,「老公,受不了,老公啊」
我把柔她屁眼的手指伸到她嘴里,她嗯嗯嗯的吸允著我手指。

過了會,我把帶著她口水的手指,慢慢推進她的屁眼里,「噢」她爽著大叫
一聲,賣力的往后頂我的老二。我感覺手指已經活動自如了,拔出手指和老二,
她問「咦,老公,怎么了,我要」

我呵呵淫笑了一聲,「來了」

我提著老二,對準她的屁眼,慢慢的把她的腰讓后一拉。濕淋淋的老二被擠
進了她的小屁眼里,「啊,老公」她有點神魂顛倒。她的肛門周圍都是老二上面
擠出來陰液,我趁時一下將老二全頂進去。她的肛門里很滑,不過很有點緊,不
管了,我抱著她的腰一陣抽插。

「啊,老公,來了,來了老公」。媽了個逼,這逼被我插肛門插高潮了。她
兩頭發抖,發出一聲悶吼,「噢」,淫液流到了我蛋蛋上面,我也加大力氣,一
陣猛插,精門大開,將濃濃精液全射在她的腸道里。

fuck……當我回到房間里,發現小姨爹還在打鼾,關了手電,上了床,
重重的躺了下來,半夜操逼,還有點累,也沒管他的呼嚕聲,迷迷糊糊的就睡著
了。

第二天,沒想到家里好不熱鬧,人來人往,一些不走動的親戚也來攀親搭故
了。有的給我遞煙,我說不抽煙。有的跟我閑扯,我就瞎雞巴說兩句。貌似開開
心心。他們姐妹兩個在給客人端茶倒水,滿臉笑容。曉龍和他爸爸在殺豬,小姨
爹在幫忙,搞的豬叫連天。我貓進廚房,「豬叫好歡啊」我發現廚房女人很多,
加上阿姨和小姨,還有幾個村姑。

「去你的」曉蘭老媽罵我一句。其他幾個女人望著我笑了幾聲,有個胖嬸對
阿姨說「瞧瞧,你家姑爺長的好帥啊」說的眾婦女同時打量我,我推了推鼻梁上
的眼睛,故意咧嘴傻笑了下,她們看我的滑稽樣子一起大笑起來。

「昨天小姨爹鼾聲好響,都沒睡好」。聽我這么一說,小姨笑著白了我一眼,
那你現在去睡撒。

「這豬叫的厲害,更睡不著啊」

「這姑爺啊,要不老娘陪你啊,保證你睡的香,哈哈」。胖嬸他們的居然當
面調戲我。阿姨聽到笑起來,拿根菜心砸了她一下。「你個老不正經的,哈哈」

「哎呦,這么快就護著姑爺,吃醋了吧,哈哈」胖嬸心直口快,搞的大家笑
的前俯后仰。

我見勢不妙,趕緊夾著尾巴跑了出來。回到房間,關上房門,躺在床上,過
了一會,我掏出手機撥通了陳秘書的電話「喂,陳哥啊」

「是公子哥啊,你找我啊,呵呵」

「呵呵,陳哥,漢西市教育系統有認識的人嗎」

「什么?你小子說啥呢,市長我都認識」。

「靠,那就不廢話了,你幫我打個電話吧」……我把事情簡單說了兩句。

「你再說一遍是什么學校」。

我重復了一下「XXXXXXXXXXX青石鎮中學」。

「你小子搞什么,這是什么鳥地方」。

「你別管了,打完電話發個消息給我啊」。

「你等等,省長正要我找你呢,我讓她接」。

沒等他說完,我就把電話掛了。接毛。

過了會手機短信響了「電話已經打了,你小子,怎么把電話掛了,你媽媽說,
暑假都沒見你人影」

我回了五個字「知道了,謝謝」

家里鬧了一天,我實在無聊,總不能讓我躲在房間里打飛機吧。中午吃完飯,
我找了兩坨棉花塞著耳朵睡了一覺,醒來一看四點,操,找點事干,干啥呢,上
網的筆記本被幾個小孩拿去當游戲機了,不過還好我的A片都隱藏了。

我發了短信給曉荷「有空嗎,山上去」

「色狼啊,在忙呢」

「這是命令,十分鐘之后到后山上來」

我假裝上廁所,然后往山頂上走,看了眼昨天晚上干仗時的那個榕樹,老二
開始有點發力了。

來到山頂,找了塊草地,我躺在那里,陽光有點刺眼,藍天白云的,還有點
意思。心里琢磨,胖嬸那腰子比阿姨還圓哦,媽個逼,插她估計跟插母豬有一比
……聽到腳步聲,我猜到是曉荷這小逼,假裝逼著眼睛。她走過跪在我腿邊,拉
開我的拉鏈,我抬頭看了她一眼「嗯,這還像話」,然后繼續躺著。她趴著對我
老二又舔又親,洶小舌頭弄的我老二淫水往外直流。

不行,太被動。

我站了起來,直接把老二塞進她嘴巴,來了一陣抽插。每次都插到她喉嚨眼,
搞的她眼淚都流出來了。我看也差不多,把放到在草地上,這娘們今天穿的一件
花色裙子,還系了件紅色腰帶,估計是她姐姐買給她的。我拉起她的裙子,發現
這小內褲很眼熟,哦,原來是我帶來的禮物。心里一感動,抱著她吻了起來,大
概吻了十來分鐘。我把的內褲托了,讓她趴在我身上,逼對我,她知趣的繼續給
我口交,我拉下內褲,幾滴陰液掛著絲掉了下來,我張口接住,然后滿口吸上她
的美穴,像吸毒一樣,把穴里面的汁液吸的一滴不剩。

我們在上面搞到太陽快下山了,她被我口交高潮一次,然后又被我插到高潮
一次,最后她用內褲擦了擦我射在她逼里面的精液。我抱著她躺了會,然后一起
笑咪咪的下山了。

晚上喝酒的時候,對面桌的老少兩個娘們一直對我眉來眼去,然后又嘀嘀咕
咕。我問了下曉蘭,曉蘭說,他們就是我跟你說過的齊妹妹和她媽。「哦,我知
道了」這娘們兩個曉蘭以前跟我介紹過,老的是曉蘭以前的舅媽,姓齊,舅舅去
世之后,帶著女兒離開了家出去打工,后來又回來成了附近獅子山林場場長的姘
婦,本來閑曉蘭家窮,瞧不起,后來靠著林場有錢了,就基本不和曉蘭家來往。
今天不知道怎么的又來了,還包了紅包。過了一會,那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齊妹
妹娘倆過來敬酒,敬了到了我這來,「這是桐哥哥吧,我敬你」聲音嗲的可以,
我差點吐了,曉蘭忙跟我介紹說「這就是我跟你說過的齊妹妹」,「哦,齊妹妹,
你好」我也不好多說什么「來,干」我已經喝了不少,但還是一飲而盡。沒多看
一眼她們,就放下了酒杯。這小婊子長的還不錯,一對大奶子呼之欲出,不過這
種情形下,我得忍住啊。

晚上,親戚都回各自家了,我又和曉蘭睡一個房間里。我一邊扣著她的肉逼,
一邊和她閑聊,她跟我說,弟弟以前想去她們林唱車,找這舅媽幫忙,她都沒
有幫,今天來了還主動說要弟弟去她那開車,說缺人手。

「那就去唄,她們娘倆也不容易,不要太計較了」

「嗯,老公,我就是覺得她們以前太勢利了,現在想想好心酸」

「呵呵,乖,別想這么多,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

「嗯,老公,你真好!」

「呵呵,好吧」說著,我那伸在她的陰道里的手指,用力摳起來,腦子卻是
那揮之不去的一對大奶子。

這天晚上,曉蘭被干了一炮之后,舒舒服服的睡著了,我很老實,抱著她也
睡了。

第二天一早,我吃了阿姨精心準備的營養早餐,就去了鎮里。小姨爹已經把
學校的基本情況還有重要內幕都跟我說了,我到了學校門口把車停下,打了個電
話給小姨爹「小姨爹,準備的怎么樣了啊」

「小桐啊,都按照你說的準備好了,晚上在縣里的洞天大酒店,這是五星級
的,算是縣里最好的酒店了」

「操,你這破地方哪來的五星級」

「哈哈,是是是,這小地方的嘛」看來小姨爹心情不錯,我腦子一轉:媽的,
不會昨天晚上跟小姨HIGH了吧。

「咳咳,小姨爹啊,那個你昨晚上在哪里過的啊?我說的想的怎么樣了啊」

「嗯?哦,我昨天晚上在宿舍里按照你說的思前想后了一遍,全想明白了」

「哈哈」我心里一樂「想明白就好,競爭對手也是人,等今天晚上搞定了,
明天你再跟你的競爭對手聯系聯系,人都是講道理的嘛」

「唉,好,明白明白」

「嗯,今天很關鍵,你在學校等著,校長會去找你的」……操,這老雞巴害
我擔心小姨起來,不過看來虛驚一場。我鑰匙一轉,奧迪立刻發動起來。我飛速
趕到小姨樓下。

「在家嗎?家里有人嗎」

「在家,沒有人啊,你在哪里啊,我在洗衣服」。

嗯,洗衣服,我淫思轉動。

「那我上來了」上去一看,小姨穿純黑色睡衣,面色紅潤,嘴唇又粉又翹,
看來剛剛趁我上樓之前畫過妝。

「走,到你洗衣服的地方」我把她拉到廚房的水池旁邊。

「你變態」小姨還撒嬌起來。

「你這次別搞屁眼了,上次搞的現在還有點辣辣的」我暗笑,但沒有理她。

我打開水龍頭,聽著水流的聲音,把小姨的睡衣脫了下來。

「昨天晚上小姨爹沒有回來吧」「沒有,我才不要他回來呢。提他干嘛」

「嗯」我舒心了。

手指一抖,揭開她的乳罩,按住她的頭,她自覺的蹲了下來,拉開我拉鏈。

「噢」小姨的嘴巴現在口活能力越來越熟練了,我情不自禁的爽了一聲。

她把我小弟弟添的巴巴作響,口水加小弟弟的淫水從她嘴巴里滴滴答答的掉
在地上。

我爽的往后仰起頭,「啊」性神經受到刺激非常強烈。

這時,手機響了,我從褲子掏出來,一只手繼續按住小姨的頭,示意她繼續。

小姨爹來的短信,發來校長的照片和她的手機號。我看著這老女人的照片,
不是很清晰,面容普通,臉龐略顯老態,色澤暗淡,帶著個黑框眼鏡,看起來比
較嚴肅。

我直接撥通了這老女人的手機「喂?哪位?」媽的,聽起了很嚴肅認真嘛。

「哦,校長你好,我是小伍啊,你應該聽說過吧」「哦,哦,您好您好聽說
過聽說過」這娘們的聲音明顯前后不一。

「晚上請你吃個飯吧,是這樣的,你們學校硬件太差了,我打算為你們這個
貧困縣的學校弄點贊助」我開門見山 .

「那太感謝了,應該我請你吃飯啊」

「別客氣了,呵呵」我心想,請我吃飯?你讓我吃我都未必愿意吃。

「那,那真是太感謝了…」

「好了,具體晚上再談吧」

「嗯,好的,晚上我一定到」

「嗯,好,就一個人來吧,地點曾處長(小姨爹)知道,你帶他一起來」聽
到我說曾處長(小姨爹),掛在老二上面的這個女人含著老二嗯了一聲想說點什
么,我用力頂著老二,按著她的頭,不讓她動,抽插起來。媽的,好刺激。

「嗯?曾處長…」這個老女人沒想到我說的是她不看好的小姨爹,一時也沒
反應過來。

「有問題嗎?」我緊接著一問。老二也加快節奏。

「哦,沒問題,好的,沒有問題」

「啊,噢」我爽叫了兩聲,我射了,「靠」。

我不管這老女人了,趕快掛了電話。

〈著小姨被我射得嘴巴包不住了,我拔出老二,對著她的臉又來了一通狂射。
射完,按住她的嘴巴,硬是讓她吞下了滿口淫液。

中午在小姨家吃的飯,然后躺在她懷里,讓她喂我喝完骨頭湯。下午又抱著
她美美的睡了一覺。

晚上在所謂的五星級大酒店的豪華包廂里,仔細端詳了這校長起來,看來也
是五十歲多,帶著眼鏡,穿著件黑色外套,有些樸素無華,確實屬于實在干工作
的人。不過,在我這有錢有勢的小帥哥相伴下,沒一會就和她打成一片了。曾處
長也在我的調教下也是盡其所能,把哄騙那些初中女生的那套全發揮出來。

「聽說校長現在一人獨處,是不是太寂寞了啊」我調侃起來。

「哈哈,小伍還調戲老娘了啊」經久沒有男人滋潤過的校長看著我兩眼發光,
面色紅潤起來。

「哈哈」媽的,騷勁也夠啊。不過聽說,她為了事業,離了婚,并且老公帶
著孩子走了,想想一個人過這么多年也不容易。

「沒有沒有,小弟我是真的很欣賞校長這樣的好干部,為了教育事業奉獻一
切」「是啊是啊,我曾某人在學校最佩服的就是校長您了」小姨爹笑著露出滿嘴
黃牙。

「那當然了」我看了一眼小姨爹,接著說「是啊,大姐,我這小姨爹對您可
以說非常尊敬的,他年紀也不小了,在學校也干不了一年半載了,論成績該往前
走一走了,后面的人都年輕,熬一熬也是鍛煉鍛煉嘛」

「哎呀,小伍說的是不錯啊,你看我就是太認真了嘛,也怕那些肯干的年輕
人說我不公平啊」這老女人兩眼看著我已經發直了「校長啊,您放心啦,他們這
些年輕人還是講道理的嘛,我相信他們對我還是有感情的啊」小姨爹也說的不卑
不亢。

這老女人聽完他說,看著老曾,「老曾啊,我們也是老戰友了,好,小伍給
我這么大面子,我說的什么也得答應啊」這老逼還可以嘛,這些套套也挺懂。

「哈哈,大姐客氣了,我也是建議建議,在學校里你是老大嘛」我他媽的臉
皮也夠厚,還裝逼,操。

「哈哈」大家一起笑起來,我和小姨爹輪流上陣,把老女人狂灌一通。

「給,套子」小姨爹滿臉堆笑的看著我,他很自覺,讓我先上。「你這老雞
巴,這次學乖了啊,知道買套子了」我笑他道,接著過套子。

我走出房間,來到校長房間門口,操,搞不搞呢?現在回去小姨哪里也太遠
了,算了,搞就搞,媽媽的,不差一個,為這老女人開開葷也是晚輩的一點孝道
嘛。

我敲了敲門,沒人答應。插卡開門進去,里面漆黑,我沒有開燈,發現校長
側身躺在床上,我聽見她在小聲啜泣,我他媽的心一軟,過去抱著。媽的,這一
抱不要緊,點著了火藥桶。這老逼馬上不哭了,轉過身三下五除二的把自己扒個
精光,拉開我的褲鏈,從我手上奪過套子給我帶上,分秒必爭的翹起屁股自己插
了進去。沒想到,這年久失修的老逼居然還挺緊。我本來不夠硬的老二頓時硬了
起來。

「噢哦噢」這老逼爽了不行,大聲叫喚。

媽了個逼,我把臺燈開了一點點亮,扶著她的屁股,看著她那黑蒙蒙的屁眼
一陣爆插。

「搞死你個老逼」我一邊罵,一邊干,每次都頂到最里面,不顧她的死活,
感覺真的想搞死她。

「搞死我,搞死我吧」她瘋狂亂叫,頭發亂成一團。

這樣搞了沒過一會,她就要高潮了,「啊」她一聲尖叫。屁股使勁往后一頂,
身體狂抖,幾秒鐘之后,慢慢的就趴在了床上不動了。

我頂著老二,把她翻過來,面朝我,摘了眼鏡的她看起來只是長相確實略顯
普通,不過五官還算端正,主要是沒有什么打扮,而且兩鬢已經有些許白發,不
過現在已經看不出那股嚴肅厲害勁了,倒發現眉目之間有股老女人的味道,口水
已經從腮幫子流到了床上,身上的肉倒是雪白,咪咪還行,沒有完全下垂。這老
逼要是打扮打扮還能用。

我提起她的兩只腿架在我的肩膀上,摸了摸她的逼,簡直濕的一塌糊涂。媽
個逼,一次讓你吃個夠,我把粗壯的老二一下頂了進去,現在感覺這逼已經松垮
了不少。我又來了一通抽插,這老逼已經不怎么動,只是嘴里還哼哼哈哈的發點
聲音,我插了一會就起來了,跑到衛生間里喝了兩口自來水,又則了回來,抱起
這老逼又到了洗手間,我開了燈,這逼已經有點力氣了,我把她放在洗手臺上,
低頭一看發現她的毛還不少,我扯了幾根下來,這逼疼的又抱緊了我,「干我吧,
干死我」

「干死你這賤逼」我扒開她的逼,提著老二來了一陣沖刺的猛插,終于來了
點要射得感覺。

不過這老逼先「噢」一聲,我知道這老逼又要高潮,見她眉頭緊皺,奶子頭
也硬了起來,我騰出一只手他媽的用力捏她的乳頭,只聽這賤逼,啊的一聲,然
后面容扭曲,咬著牙,屁股顫抖,一股濃烈的酸騷味從她的逼里冒出來,我拔出
老二,放下她的腿,她的卵子夾雜的淫水流到了洗手臺上,又一大坨一大坨的掉
在地上,操,真是他媽的大流量。

我扶她下來,她身體已經軟的沒有力氣,我拉出避孕套,用手搬開她的嘴巴,
掐住她的喉嚨,然后老二對準她的嘴,射了出來,我感覺屁股上的肉在往上走,
白色的精液像離弦的箭一樣,一箭一箭的射在她的喉嚨深處。

我合上她的嘴巴,讓她吞了下去。后來,她倒在地上,逼里和嘴巴里往外流
著東西,我一個人回到床上坐著,操,我坐著休息了會。又進去洗手間,打開淋
浴頭給她沖了沖逼和嘴巴,還有身上的液體,拿著毛巾給她擦干,再把她抱回床
上蓋好被子。過了一會,她開始打鼾起來,我心里暗罵,媽的,你這老逼倒先休
息起來。我把自己衣服裹了一裹,穿著內褲跑回自己的房間。

你媽個逼的,我一回來又聽見鼾聲,小姨爹這老雞吧也先休息了。我踹了他
一腳,他醒了,看著我笑了笑「完了?」

「嗯,你去吧,不過小心點,動靜小點,都累了」

「呵呵」他淫笑一聲,「放心,我知道」說著起身,不忘拿起避孕套往外走。

我看了他那奸相一眼,「等等,回來」我喊道。

他走過來問「怎么了」,我伸手從他手里拿回來套子,「你就不用了啦」我
奸笑著說。

那天晚上我沒有在酒店里留宿,只在房間躺著休息了一會,又悄悄地溜到隔
壁房間,偷聽了下動靜,就連夜開車回了鎮上。

到了鎮上已經快凌晨五點多了,天沒有完全亮,鎮上空無一人,我按下車窗,
一股熱氣吹進車來。我把車停在路邊,灰蒙蒙的街道兩邊是幾棟不成器的樓房,
風過來,幾個垃圾袋子被吹的打轉轉。我下車伸了個懶腰,跳了跳,屁股有點坐
麻了。環顧四周,一副破敗景象,沒有絲毫生氣。

「你醒了啊,寶貝」小姨看我睜開了眼睛。

「幾點了?」我笑著問她道,外面陽光很點刺眼。

「都中午了,你餓了吧」我把胳膊放在頭上,笑著輕輕點點頭,空調的微風
吹過來十分舒服。

吃完中飯,小姨讓我洗個澡,說我昨天晚上回來躺著就睡著了,她沒有弄醒
我,只用濕毛巾幫我擦了擦。

我在衛生間里,打開水龍頭,水流從頭頂直泄下來,頓時感覺精神很多,小
弟弟也立刻高舉起來。我照了照鏡子,發現胡子好久沒刮了。

下午小姨去她的小店里了,我一個人在家,我搬來筆記本插上上網卡,連上
網絡,看了看郵件。媽個逼,幾十封郵件未讀郵件,我大概看了下標題,看了封
朱姐最后發來的月報表,滿意的笑了笑,看來這個月業績還可以。我撥通了小朱
的電話「朱姐啊」「伍總啊,您好」

「小逼,在哪里呢」

「我們在導師這里呢,帥哥」她小聲的說,這小朱是我的秘書,學經濟的,
現在在武大讀博士。

「哦,報表我看了,這個月成績還可以,嗯」

「呵呵,謝謝伍總,我們會努力的」這騷逼還挺能裝。

「好,那就不打擾您了,小騷穴有想我嗎」

「…咳咳…伍總,嗯,好的」她假裝著說,我能想象這騷逼現在的表情。

「哈哈哈」我大聲笑了笑,掛了電話。

我在網上閑逛了會,上了會黃網,看了看性吧里的新鮮貨,新招式。這時電
話又響了,一看,是國外打來的,「桐桐,是老爸啊」。

「哦,是伍老總啊,最近好嗎,外國妞不錯吧」我沒好氣的說。

「哈哈,我當然好啦,你小子怎么樣,聽說你跑到鄉下玩了啊」。

「是啊,下鄉鍛煉鍛煉」我跟他侃起來。

「你個臭小子,怎么這么沒出息啊,哈哈」。

「靠,是啊,人口味各有不同嘛,您呢,國外的是白妞爽,還是黑妞勁啊,
哈哈」。

「小雞巴,老子在夏威夷曬太陽呢」。

「嗯,曬曬也好,你那老雞巴曬黑點也看起來降些」。

「哈哈,你還挺關心老子的啊,嘿,你行不行,是不是沒錢花了啊」。

「我靠,當你兒子怎么會沒錢花呢,沒錢也會賺啊」。

「哈哈,那就好。說個事啊,幫我看看幾只股票啊,找個機會幫我賣一點兌
點鈔票」。

「哈哈,你不會在國外泡妞泡光了吧哈哈」。

「放屁,國外的貨再貴,老子搞她一萬年也夠啊」。

「哈哈,你屌啊」。

「呵呵,知道就好。你記著啊,富利電子,創金科技,我的股本很便宜的啊,
賬號密碼你都知道,你隨便賣點就好」。

「哎呀,你下屬這么多人才,這點事還要我辦啊」我有點懶的煩。

「你個臭小子,別廢話,到底行不行啊」。

「行啊,我要收傭金的啊」我油頭滑舌的說。

「收你個頭啊」。

「哈哈」我故意逗他,「沒問題,過兩天讓我秘書幫您看看」。

「臭小…」。

媽個逼的,夏威夷,操。我合上電腦,躺在沙發上想,我要是把這些農村大
騷逼帶到夏威夷去,不知道是什么景象啊,會不會太煞風景啊,啊,哈哈,想到
這,情不自禁的放聲笑了起來。

晚上我把小姨做的飯菜吃個精光,小姨看著我吃完,還幫我擦了嘴巴。我把
手又伸到她裙子下面,「你才吃完呢」小姨嬌聲嬌氣的說。

「哈哈,吃完飯就吃你啊」。

「啊」,我一用力,她忍不住的叫起來。

我問她「你上次好像說要跟小姨爹離婚的」。

她馬上坐直了問「是啊,怎么,你同意了」。

我撫摸著她的大腿內側說「嗯,基本同意了」,聽到我這么說,她興奮的抱
著我狂吻起來。

哎,這小姨媽,怎么像個花癡少女一樣。不過你別說,我還挺喜歡。

當天晚上,在沙發上,小姨媽激情四射。我靠在沙發上,小姨退去內褲,扶
著我的肉根就直接坐了上去,然后十分主動的上下抽插起來,不時還吻下我。

「寶貝,喜歡你啊,喜歡死你了」。

「哦,哦,哦寶貝,我的小穴好喜歡你插啊」媽個逼的,這樣的騷逼,是個
男人也受不了啊,我情緒失控,扯開她的上衣,扒下乳罩,把頭埋在她的乳溝里
面,兩手又搓又捏她的乳頭,她的乳頭非常硬,整個乳房隨著她的身體上衣跳動,
小姨這身材保持的非常不錯,一點不像四十歲的女人。

我一手攬過她的腰,幫著她上下抽動,一會兒我們的兩個人就全身都汗濕了。

「啊,啊」小姨淫蕩的叫起來。

天氣很熱,我感覺我的衣服都濕了,我起身把她放在沙發上,然后脫光所以
衣服,分開她的雙腿,按住老二一插到底,「噢,噢」小姨激動的叫著,汗水累
積在她的小腹上,媽的,這小騷逼的肚皮還挺嫩,不像是生過小孩的 .

「噢……」小姨長叫一聲,頂起了腰和肚子。

「啊……」我感覺她的逼一緊,熱氣騰騰的暖流從她逼里直射而出,熱的我
的老二也隨之脹大,我低頭看見,白色的液體粘我和她的陰毛上,媽的,看起來
真是好爽。

我看著她的乳房搞了十幾下之后,低吼一聲,也射精了,這次量很大,等我
拔出老二,發現沙發上和地上都留下了一大灘我們的液體。我站起身,小姨還分
著雙腿,閉著眼睛,大口的呼吸著。

我把她抱起來躺好,我也坐沙發上靠了一會,看著老二自己抖了兩下,一滴
沒射完的精液自己溜了出來,我回味剛才的爽勁。嗯,這個騷逼確實不錯,年紀
剛好,也沒有太老,身體容貌保持的都不錯,想起去年第一次和她搞時候,我摸
著她的頭發,淫笑了起來。心里暗想,不知道自己為什么就這么愛搞這樣的女人。

后來,在小姨家住了幾天,每天都是亂搞一通,在她家每個地方都搞了一次。

爽夠了之后,有天小姨正跪著給我添蛋蛋呢,我摸出手機給曉蘭打了個電話,
曉蘭告訴我說他爸爸送他弟弟去舅媽的林場里了,估計要過幾天才回來。我一聽
來了精神,摸著小姨的頭發,媽的,她姐姐這個老騷逼還沒有搞爽呢,想到這,
老二更加硬起來,小姨不知道什么情況,就連口帶手的狂添狂擼起來,過了一會,
我把她拉起來,問她「屁眼還疼嗎」。

「不疼了」她害羞的搖搖頭。

「那好」,我讓她轉過身,她一絲不掛的把屁股對著我,就看著屁股,這娘
們年輕時身材肯定很棒。我用手指使勁摳她的屁眼,然后去廚房拿了根洗好的黃
瓜,我把黃瓜搓了一搓,伸到她的逼里,粘了點液體,然后慢慢的在她的屁眼上
轉動,她輕聲叫了起來,「好舒服,老公,好舒服啊」我按下她的腰,只讓屁股
向上翹著,她的屁眼也慢慢張開了。我在她屁眼上吐了口口水,然后把黃瓜慢慢
的往屁眼里面擠,小姨慢慢大聲叫起來,我轉動著黃光,小姨的逼里往外直流淫
水,我用手指沾了一點放在嘴里,媽的,味道不錯。

我站了起來,把老二對準她的陰道口,不帶任何停頓,一下插到底。小姨媽
馬上直起腰來,「啊」…我把黃瓜使勁往里面插了一點,老二也不停的插。

小姨媽「媽媽呀,來了來了,啊啊啊」。她的屁眼大開,陰道通暢無比,我
一邊插著,一邊用手接著她流出的液體,然后拔出黃瓜,把這些陰液涂在她的屁
眼里面。她的屁眼一張一合,吹出了小泡泡,我淫邪的笑了笑。

把黃瓜掰斷了一截,從她的逼里拔出老二,把一小截黃瓜塞進她的逼里,她
連聲「」噢「噢」,接著我按著她的屁眼對準我的老二,慢慢的再把雞巴放進了
她的屁眼。

這次沒有任何憐香惜玉,抱著她的屁股,對著她的屁眼一通抽送。每次我頂
在里面,都能感覺的到她逼里的黃瓜,小姨已經被抽得受不了了。前后兩洞全背
塞的慢慢的,只知道嗯嗯嗯的叫。我加大力氣,摟住她的腰,再來了一陣抽插,
只聽小姨啊的大叫,接著一陣抽搐,黃瓜噗了一聲被她的逼擠著噴出來,我哈哈
一笑,精門打開,把老二整根頂在她的肛門里,然后惦著腳,爆射了一通。媽個
逼,沒過一會,精液灌滿了她小腸,又從屁眼里擠了出來,我看著她的屁眼,抽
出了老二,放開她,自己躺在了沙發上,小姨沒有絲毫力氣順勢趴在地上。

我心情不錯,聽著音樂,哼著杰倫的歌,開著車往曉蘭家的方向。小姨已經
和小姨爹離婚了,媽的,小姨爹倒是迅速,離婚了,馬上搬去和校長住在了一起,
我正得意之間,手機響了「喂,小伍啊」小姨爹貌似心情也不錯。

「哦,小姨爹啊,你他媽的動作很麻利嘛,哈哈」我嬉笑起來。

「哎呀,哈哈,趁熱打鐵嘛,這校長現在對我不錯啊,我到老了,總要有個
伴嘛,哈哈」小姨爹說的倒實誠。

「嗯,日子要好好過啊」

「是是,這次多虧你幫忙,我現在雖然不是你小姨爹了,以后還是要常來往
啊」

「你看小姨爹說的,你任何時候都是我小姨爹嘛,哈哈」

「小伍你能這樣說,我真是,真很高興…」小姨還帶點哭腔,媽的,難道被
我感動了。

「小姨爹,你別這樣嘛,怪不好意思的」

「對對,不這樣,小伍啊,以后真的要常來啊,你、你、哦、你阿姨,對,
應該說你小姨爹現在的老婆,還跟我老提你啊」

「哈哈,小姨爹別開玩笑了」想到那個老騷逼,我他媽還真的不好意思了。

「呵呵,不是啊,是真的,我都老了,也搞不大動了,校長這邊可是如虎出
籠啊」

「這…」我一時語塞。

「小伍,校長可老惦記你了,你有空回來一定要來看看我們啊」。

「我…」我他媽的說不出話來,我他媽的能說啥。

掛了電話,心里真是哭笑不得。我打開天窗,把音樂放大聲音,開車沿著彎
彎扭扭的山路前行,旁邊的山上綠意盎然,知了大聲歡唱,而車另一邊是稻田和
玉米地,一派充實樂達景象,心情頓時興奮不已,忽然,不遠處的一片玉米地上,
一個熟悉的背影映入眼目,只見一個中年婦女弓著腰在干著農活,戴著帽子看不
清是誰,我仔細分辨,她那水桶型的腰身,讓我忽然明白過來,胖嬸!!!

我環顧一圈,然后停下了奧迪。

全文完

這個文章很不錯,夠新,而且鄉土氣息濃厚,是當下流行的題材,絕對支持一下!這個還可以吧,是短篇的,看不過癮呀,不過還是支持大大的工作。希望多來點好文章呀。新文章,以前沒有看過,拜讀了,謝謝樓主,繼續加油喝酒的情節與生活原情節挺像西部農村的,但感覺西部農村的女人應靦腆一點才更有味道路把黃瓜使勁往里面插了一點,老二也不停的插是新文章啊,寫的不錯啊,比較喜歡這種鄉村類型的,支持一下寫的很有現實感,確實現在的廣大農村,是大有可為的這篇文章稍好,情節豐富了不少,有前后交代,人物銜接也順了不少,文字也較多,算是一篇合格的亂文。寫的不錯啊,不過現實中好像這種事情一般不會發生吧,哪有那么多的好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