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我的三個人的世界[全本完結]

2014-10-13 激情小說

我的三個人的世界她的網名叫心寧芳婧,是在QQ里剛認識不久的朋友。其
實我在QQ中聊天是打發無聊的時間的,也沒有別的意思。她剛加我的時候,是
很含蓄的,偶爾抱怨幾聲男人都不是好東西外,別的就沒有了。可后來慢慢的熟
悉了,她開始罵她的老公沒有良心了。

我覺得有意思,開始問她怎么了?她開始娓娓道來,原來她三十五歲,孩子
十二歲。她和老公一起起五更爬半夜的營造一個公司,現在有錢了,她的老公就
學壞了,在外面養起了小三,又一次還讓她堵個正著。她滿腹怨氣的說:要不是
為了孩子,早就和他離婚了。但我最感興趣的話,是她哀怨著說:我真不甘心,
這一輩子就守著這一個男人。

我見她這樣說,就問:你沒有和別的男人睡過覺?她說:這是我最遺憾的事
兒。我開始進入她的空間看她的相冊,這就是一個熟婦,四方大臉,眼睛挺大的
,嘴唇有點像香港演員蘇琪,挺厚的。看全身的照片,是屬于人高馬大的女子,
估計體重不下于一百三十斤,有些偏胖,但不失情色的女人。

我勸她要保住自己的家庭,要好好的對待老公,遲早老公會回心轉意的。她
說:我是很珍惜這段感情的,可他不珍惜。我又勸了幾句,說了一些無關痛癢的
話。她說:我現在就是覺得對不起自己,沒有享受著別的男人給的快樂。我一見
有門,隨口說:明天我們見面好嗎?她說:可以。我說:請你吃飯。她說:不,
我請你。

第二天,我們在如約飯店門口見面。她沒有照片上漂亮,但眼睛是真實的,
嘴唇很厚,說話嗓門很大,頭發也很凌亂,但體型和照片上相符,身高在一米七
左右。穿著一條八成新的牛仔褲,把肥大的屁股兜的圓圓的,腿也很粗壯。心里
有些后悔,因為她還沒有我老婆漂亮。但不管怎么樣,這也是我沒有嘗到過的新
鮮玩意啊。

進了飯店,我點了兩道菜,她說不夠吃,又點了兩道菜。這時,我發現她不
僅很能吃,酒量也是我不及的。當然我沒敢多喝,因為我喝多了,雞巴是硬不起
來的。我們隨便聊著天,她告訴我,這是第一次和別的男人單獨在一起吃飯,有
些害怕。她真的有點渾身還有點發抖,一看就知道是良家婦女。話題很正常的又
聊到她的老公,她憤恨的說她老公是一個很自私的人,許他在外面沾花惹草,而
對她是非常嚴肅的,說如果她要是在外面給他戴綠帽子,就會劈了她。

我笑著問:「你這樣和我吃飯,你老公看到了能怎么樣?」她說:「不會有
我好的,還有你也不會好的。」我笑著說:「那我還是不和你交往的好。」她說
:「沒事的,不告訴他就是了。」我們又聊了一會,我話題一轉,說:「我可以
成為你老公以外的男人嗎?」她把頭低下,說:「我有點怕,我這是第一次。」
我拍拍她的后背,說:「好了,跟我走,我開房了。」她渾身一震,哆嗦的更加
厲害,但還是點頭。

我算完賬,拉著她,向電梯走去,她仍然哆嗦著跟在后面。到了九樓,我打
開房間的門,拉著她進屋,她略有掙扎,還是那句話:「我有點害怕。」但還是
跟著我進到了房間。我抱住她,親了一個嘴兒,手捏著她肥大的屁股。她沒有反
抗,但也沒有回吻我,說:「我好像是在做夢。」我把她壓倒在床上,親著她,
說:「不是做夢,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這回她有了回吻,兩個舌頭在一起纏繞著。我的手伸進衣服里,揉著巨大的
乳房,然后解開她的褲腰帶,伸進去摸她的屁股。她一直哆嗦著,反反復復的一
句話:「我有點害怕。」我一邊勸著她不要怕,一邊脫她的褲子,她在哆嗦中配
合著。

不一會,我就把她的褲子連同褲衩都脫了下去,我的手指直接插進她的陰道
,她開始呻吟,流水。我開始脫自己的衣服,當我全光著身體的時候,她說:「
我好害怕,我們不要繼續了吧。」可這時候,箭已經在弓弦上了,不得不發。我
說著:「只有這樣,才是你最好報復你老公的辦法啊。」這邊跨過來,雞巴直插
進去。她幾乎哭著說:「老公,對不起你。」

我上下翻飛著,一會親嘴,一會吃奶子,一會摟屁股,一會摸著毛。不一會
,她就高潮了。她仍然說:「我這就好像是做夢。」我沒有射,仍然繼續著。她
問我:「你沒有射。」我說:「是,因為我想再給你一次叫床。」她問我:「能
嗎?」我說:「可以的。」又是一陣抽插,她第二次高潮來了,比第一次還兇猛
。之后她說:「謝謝你。」

我一邊肏著她,一邊說:「我還忘了一件事,就是到現在我還不知道你的名
字。」她說:「我叫牛金芳。你呢?」我告訴了她我的名字,然后說:「我以后
叫你小芳,可以嗎?」她點頭。我說:「你以后就管我叫哥。」她點頭「嗯」了
一聲。這時,我有了射精的欲望,雙手捧著她的臉,親著她的嘴,把精子都射到
她那寬大的陰道里了。雞巴在她的陰道里慢慢的軟了下來,不知不覺的滑出陰道

我從她身上下來,側身摟著她,手在她的肥大的屁股上摸著,問:「好受嗎
?」她點頭說:「你真厲害,讓我兩次。」我問:「你覺得你這樣做值得嗎?」
她說:「怎么不值得?我心里平衡了很多。」她的手攥住我的雞巴,臉色微紅的
說:「我這是第一次摸別的男人這里。」我親著她的額頭,問:「愿意摸嗎?」
她點頭,問:「這事兒讓你老婆知道了,你怎么辦?」我笑呵呵的說:「我不會
讓她知道的。可你讓你老公知道了,你怎么辦?」她說:「我也和你一樣,不會
讓他知道的。」我們聊了好一會,等我雞巴又硬了,再做一次,她才起身說:「
我要回去了,回家晚了他又要問了。」我也起身摟著她,揉著屁股說:「也好,
我們以后再聯系。」她點著頭答應了。

之后的日子里,我們隔三差五的相聚,都要開房做愛。大約半年之后,她說
:「每次都要開房,這很費的,不如我買一個房子。」我心里暗叫苦,我就是一
個工人,哪有閑錢買房子。她明顯的看出我的心思,笑著說:「看把你嚇的這樣
,不用你花錢,我買。」我問:「你花錢,你老公能同意嗎?」她笑著說:「我
自己有小倉庫,他不知道。你就聯系房子吧,但不要太貴,太貴了我也拿不起。
一個單間就行了,我只有三十萬。」有了她的話,我心里暗喜,原來我找了一個
小富婆。

不到一個星期,我看好了一個二手房,單間,有個餐廳,要價二十五萬,我
硬生生的講到二十萬,這家等著錢用,也就妥協了。我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她,她
很高興,于是我倆裝著兩口子來看房子,她也覺得很滿意,當場成交。她很感激
我給講到二十萬,說剩下的錢好好的裝修一下,讓它變成我們的新房。

裝修是件很辛苦的活,都是我一直監工,她不能常來看,怕被她老公嫌疑,
打電話告訴我,我裝成什么樣她都會滿意的。但我良心放的很正,即使是她的錢
,我也精打細算,只花了五萬就把房子裝修好了。她聽說還剩五萬,就說要買家
具,床一定要買好的,還要親自去。于是我倆去家具市場里,買了床,電視,桌
椅,還有炊具,雇人抬到樓上安置好。隨后又去了商場,買了床上的用品,這一
下來,這五萬也都花出去。

房子裝修好了,但我們暫時還住不進去,因為有味道,我們做愛仍然開房,
但每天我都要去新房打開窗戶放味道。白天有時間,我要拿著房證去更名。可更
名必須本人到場,我給她打電話,她說她來不了,就寫我的名字。然后她在電話
里警告我:「我告訴你,你不可以辜負我,我可是把什么都交給你了。」我笑著
說:「你放心,我不會辜負你的。」

轉眼一個月過去了,新房里的味道小了,我倆迫不及待的來到了新房。她顯
得很興奮,進來就要做愛,因為這段時間我們總是開房做愛,總是害怕有警察查
房,所以做愛也不踏實,現在有了自己的房間了,可以放心大膽的做了,所以她
顯得異常的興奮。

我卻很鎮靜的說:「我想給你一個驚喜。」她睜大了眼睛看著我,問:「什
么驚喜?」我從柜子里拿出事先準備好的婚紗,說:「我想讓你在當一次新娘,
并且是我的新娘。」她明顯的很高興,眼中噙著淚花,當著我的面脫去外套,穿
上了婚紗,我也穿上了西服。當我把「新郎」的標牌掛在我的胸前,把「新娘」
的標牌掛在她的胸前,淚水順著臉流了下來,我問她怎么哭了,她說:「這是我
最幸福的一天。」我告訴她擦干眼淚,然后拿出相機放在架子上,要為我倆照個
結婚照。她親著我,說:「老公,你想的真周到。」

這一天的做愛的激情是最高的,我們換著各種姿勢,各種方法。我將她渾身
上下親吻著,當我親到她的陰道的時候,她的肥大的屁股隨著我舌頭的節奏上下
動彈著。我把雞巴指向她的臉的時候,她毫不猶豫的張開嘴含了進去,我竟然發
現她口交的能力很厲害,能把我的雞巴都含進去而不惡心,真是女人中的精品啊
。做愛的時候,由于興奮,她來了三次高潮。當我提出要射到她嘴里的時候,她
點頭答應了,我還是第一次在一個女人深喉里射精,真的很爽。

我們雖然有了新房,但晚上從不在這里住,畢竟她有家,我也有家。但自從
有了這個房子后,她很興奮,幾乎天天來和我做愛,我告訴她不要來的太勤了,
以免讓她老公懷疑。果不其然,那天來電話說她老公有點懷疑了,為什么最近總
出去?還好,她說她知道老公和別的女人很鬧心,逛逛商店散心。她老公惡狠狠
告訴她,如果給他戴綠帽子了,他會活活的劈了她,她說以后要小心。

接下來的日子里,我們還是隔三差五的見面,每次她都很小心的注意老公跟
蹤沒有,弄的我都心里沒有底。但畢竟還好,每次進入我們的新房,都不見她老
公跟蹤。我們很自然的做愛,每次都要高潮,每次我都會問她報復老公的心里爽
嗎?她都會說很爽。然后就像家里一樣,做菜做飯,她炒菜的技藝還真好,不管
做什么我都喜歡吃。

轉眼我們相處一年多了。這天,我們做完愛,倒在床上,我看她有些憂心忡
忡的,就問:「你怎么今天好像不開心似的?」她想了一會,說:「我有一個姐
妹想見見你。」我說:「你把我們事兒告訴了她?」她點頭,我說:「你怎么能
告訴她呢,你就不怕傳出去讓你老公知道。」她呵呵的笑了起來,說:「沒事的
,這是我最好的姐妹。」我說:「即使是最好的姐妹你也不能說啊,以后哪天不
好了,她還不得給說出去啊?」她嗤嗤的笑著說:「不會的,你放心吧。」

…過她一說,我才知道她這個姐妹的來歷。原來牛金芳的這個姐妹名字叫夏
秋慧,她們倆的老公是把兄弟,合伙經營著買賣,所以兩個人就認識了,人家兩
個老公是最好的朋友,當然兩個媳婦也是情投意合了,幫著家里的男人做買賣。
都說合伙做買賣不好,兩家容易鬧矛盾,但人兩家從來沒紅過臉。可關鍵的是,
隨著買賣做大了,這兩個老公也開始花花心了,經常在外面嫖娼,還養起小三來
了。牛金芳在家里堵著過,所以就勸夏秋慧注意,果然也在家里堵個正著。夏秋
慧鬧著要離婚,沒想到老公特別不講理,說要是離婚就殺了她全家,她很害怕,
只好委曲求全了。

牛金芳和夏秋慧兩個人經常私下謾罵老公無德,憤恨自己的命不好,找了一
個沒有良心的丈夫。要說這兩個女人也有意思,牛金芳是因為孩子才委曲求全的
,而夏秋慧則是害怕老公殺她全家才委曲求全的,但不管怎么樣都沒有離婚。牛
金芳向夏秋慧表達了自己很委屈,沒有第二個男人,說不定自己要找一個。夏秋
慧嗤嗤的笑了說:「要找也帶上我一個,我也要給老公戴綠帽子。」牛金芳只當
是一句玩笑話。

最近,夏秋慧發現牛金芳經常上街,到下午三點多才回來,心里犯嘀咕了,
又聽老公說嫂子有點不正常,可能是外邊有人了,夏秋慧就留心了。那天就偷偷
的問了牛金芳,牛金芳就坦誠的說了,是從QQ認識的。夏秋慧感嘆一聲,說自
己不會上QQ. 牛金芳說要教她,可學了一斷時間,硬是沒學會,很是喪氣。

這天,夏秋慧回家,怎么也打不開家里的門,她知道屋里肯定有事,就使勁
砸門。過了好一會,門打開了,她老公將她抱住,一個年輕的女子就在她身邊跑
了出去。夏秋慧這個氣啊,大罵老公。老公嬉皮笑臉的說:「現在男人都是這樣
,不趁年輕玩幾個女人,就白活了。」夏秋慧趴在床上嚎啕大哭。老公仍然是嬉
皮笑臉的說:「你放心秋惠,我在外面怎么玩,我也不會忘了你和孩子的,我還
是顧著家的,我們是結發夫妻啊。」夏秋慧氣的要瘋,說:「我以后也倒外面找
男人。」老公立刻板著臉說:「你敢找,我就殺了你全家。」夏秋慧知道老公說
到就能做到,嚇的不敢說話了。

∩夏秋慧心里憋屈啊,怎么就許你男人找女人,就不許女人找男人嗎?人家
小芳嫂子不就找了嘛。她打開QQ也想像牛金芳一樣在網上找朋友,可惜她不會
打字,就是看到QQ上閃爍的小喇叭也不知道是什么,更不說加別人了,什么都
不會。不如找牛金芳,讓她介紹一個男朋友,這樣心里也能平衡。

于是,夏秋慧找到了牛金芳,說了自己的想法。牛金芳手頭上只有我這一個
男人,并沒有其他的人。夏秋慧報復心切,突然說了句:「小芳嫂子,不如把你
的男人借我一回,我也要嘗嘗別的男人的滋味。」說完這句話,夏秋慧也覺得不
好,這不是和小芳嫂子掙男人嘛,臉一下就紅了,說:「小芳嫂子,我沒有和你
搶男人的意思,我都氣的胡說八道了。」而這時候牛金芳想到的是,如果兩個人
出來,家里的老公就不能懷疑了,于是說:「那我就帶你見見他。」夏秋慧說:
「這樣不好吧,那是你的男人啊。」牛金芳說:「我倆都不分你我,還說這么多
干什么,沒事的,他又不是我親老公。」夏秋慧仍然說著「這不好」的話,但心
里早已經動了邪念了。

聽了牛金芳這么一說,我的心中自然高興,就是不知道這個夏秋慧長的什么
摸樣。又合計是不是牛金芳在考驗我?于是我摟住她,說:「小芳,我只愛你,
不會愛別人的。」牛金芳說:「你就當做一回好事不行嗎?算我求你了。」既然
話都說到這里了,我也就順應了。

有過了三天,牛金芳給我打來電話,說在飯店里等我。我打輛出租車來到了
飯店,在一個角落里看到了牛金芳,身邊坐著個女人,我走了過去。牛金芳介紹
著:「這是我和你說過的秋惠,這個你叫大哥吧。」秋惠站起來,從上到下的打
量著我,我也做了個同樣的動作。伸出手,說:「你好。」秋惠也伸出手,說:
「你好。」兩只手握在一起,她的手好柔軟,還有些涼。我說:「你的手好涼啊
。」秋惠說:「沒人疼,手就涼。」小芳笑呵呵的說:「這回大哥疼你。」我們
都笑了。

吃飯的過程中,我大量著這個秋惠,她和牛金芳長的正好相反,消瘦的臉盤
,眼睛不大,但挺有神的,嘴唇很薄,一笑就露出潔白的牙齒,長的屬于中上等
。剛才她站起來后,我看到身高和牛金芳一樣,也是在一米七左右。身體也很消
瘦,但胸前的兩個奶子很大。吃完飯后,我故意走在后面,原來秋惠也穿著牛仔
褲,屁股沒有牛金芳的大,但也兜了個溜圓,修長的雙腿很筆直,我恨不能馬上
和她做愛。

出了門,我  要叫出租車,牛金芳笑著說:「不用,我們開著車來的。」
說著話,只見秋惠一按遙控器,那車燈就閃了兩閃,秋惠打開車門坐在駕駛的位
子上,小芳坐在副駕駛的位子上,我只能坐在后排。在小芳的指引下,我們的車
直奔我們那房子而去。

進了屋,秋惠就被墻上我自拍的結婚照吸引住了,說:「喲,真像一個家啊
。」我和小芳都笑了。小芳就像家庭主婦一樣,讓座,倒茶,然后說:「你倆聊
著,我先出去買點東西。」秋惠說:「小芳嫂子,你別走。」小芳笑著說:「我
不走還在這看著嗎?」秋惠一下就低下頭了。小芳沖我擠了一下眼,讓我上她的
意思,就出去了。

屋里只剩下我和秋惠兩個人了,她一直低著頭,咬弄著嘴唇一句話也不說。
我摟著她的肩膀說:「我們上床吧。」她明顯的嚇一跳,身子沒有動。我干脆把
她抱起來放在床上,雙手握住她的雙手,說:「來,讓大哥給你捂手,我來疼你
。」她的臉一下就紅了,但沒有撤回手的反抗。捂了一會手,我就在衣服外,褲
子外摸奶子,摸屁股,她的小鼻子里輕輕的發出哼的聲音,雙眼也迷離了。

我大膽的解開她的衣扣,拽開襯衣,手直接伸到乳房罩里面摸奶子,真的好
大好軟。她只是輕聲的叫著:「別,別。」卻沒有反抗。我開始解開她的牛仔褲
,手也伸到褲衩里。她雙腿夾的很緊,嘴里說著:「不行,不行。」但我還是摸
到如洪水泛濫的陰道。弄了一會陰帝,我開始脫她的衣服,很快的就脫下去,兩
個大奶子豁然彈出,我情不自禁的撲上去,用嘴含住。她叫著:「不要,不要。
」手卻按住我的腦袋。我一邊吃著奶子,一邊脫她的褲子,她嘴里叫著:「不,
不。」但很配合,不一會就赤身裸體了。

我開始脫自己的衣服、褲子,很快我也赤身裸體了。我沒有直接插入,還是
親熱的摸著,親著,她的舌頭伸到我嘴里,兩個舌頭互相纏繞著。我的手伸到下
面,她的兩條腿自然的分開了。我中指插進陰道里。我這時才發現,她也和牛金
芳第一次一樣,渾身哆嗦著,就在我用雞巴插里的時候,她也和牛金芳一樣喊了
句:「老公,我對不起你了。」可能女人在外面找第一個男人都會這樣喊吧。

我下面一邊插著,雙手在身上摸著,嘴親這嘴,沒過十分鐘,她就來了高潮
了。她說:「我這是第一次和別的男人做這種事。」我笑著說:「你和你小芳嫂
子一樣,說的話都是一樣的。」她說:「小芳嫂子和你這樣說?」我說:「是啊
。」又插了一會,她問:「你為什么還不射呢?」我說:「我想多玩一會。」她
說:「你快射吧,要不小芳嫂子回來了。」可我有了一個新的想法,就是不射。

從小芳離開大約一個小時了,其實在這一個小時里,我摸秋惠的時間比較多
,再加上脫她的衣服的時間,我才剛剛肏了二十分鐘,而這時,牛金芳回來了。
秋惠說:「你看你還沒射,小芳嫂子回來了。」我說:「我就等著她呢。」秋惠
說:「等她干什么?」我說:「每次來我都要滿足她的,今天不滿足她,她會生
氣的。」秋惠說:「那好,你們等我一會,我穿上衣服出去。」我說:「不用,
我倆在餐廳的沙發上做。」然后我親了她一口,說:「你在門口看著點哦。」然
后,把雞巴拔出來,就光著身子下床了。

牛金芳見我這樣出來,嚇了一跳,說:「你怎么這樣就出來了?」我把她手
中的青菜拿過來放在地上,說:「我怎么也要給你一回啊。」牛金芳問:「你剛
才沒射?」我說:「我就等你呢。」牛金芳說:「可秋惠在屋里。」我說:「就
在沙發上。」順手就把牛金芳按在沙發上,已經是老手了,她配合著我脫下衣服
褲子,就在沙發上做起愛來。抬頭看時,那秋惠果然在門口開著一條小縫看著,
這時她已經穿上了襯衣。

等牛金芳高潮過后,我沒有像以前那樣給她第二個高潮,把雞巴從她陰道里
拿出來,說:「走進屋。」牛金芳說:「就這樣進啊。」我笑著說:「是啊,反
正她都看到了。」牛金芳被我拉扯著走進屋里。這時,秋惠正好穿牛仔褲,我上
前拉住,說:「別啊,還要和你弄一回呢。」秋惠有小芳在一邊,很忸怩,說:
「別這樣,多不好意思。」我摟著秋惠說:「讓我射你那里吧,你這里我還沒有
射過。」牛金芳也說:「是啊,秋惠,你就讓大哥射一回吧。」上前也幫著我脫
她的褲子。秋惠雖嘴上說:「不行,不行。」但沒有反抗,衣服和褲子又重新脫
了下來。

我扛起秋惠的兩條腿,雞巴在下面自己找著入口,可不用手把持不能肏進去
,我說:「小芳,幫一下忙。」小芳臉紅了一下,但還是把住我的雞巴,給送進
了秋惠的陰道里。我在肏著秋惠,小芳在一邊看著。我向小芳努了一下嘴,意思
是要親嘴,小芳站起來,抱住我的頭開始吻起來。不一會我有些累了,就爬到秋
惠的身上,順手把小芳也拉倒,仍然和小芳親嘴,手在小芳的身上亂摸。秋惠也
進入狀態,也要和我親嘴,小芳就把頭靠攏來,和秋惠的嘴接近,這樣我就可以
親到兩只嘴了。這真是太刺激了,我的精子開始迸發,那天我射的好多。

有了這一次的做愛,我們三人經常玩三P ,每次我都是給兩個弄出高潮來
,才射精,但射入秋惠陰道里次數多,畢竟她是剛認識的。這兩個女人隔三差五
的出來,就說散散心,那兩個老公也不懷疑了,每次出來都問錢帶夠了沒有,還
給兩個找男人的老婆拿錢,兩個女人暗自好笑。后來牛金芳偷偷的告訴我,她老
公就是讓秋惠的老公帶壞的,幫著她老公找女人,現在她必須幫著秋惠找男人,
這也是一種報復方法。

過了一點時間,秋惠淫蕩突顯出來了,原來這個女人性欲比小芳強,每次都
是先上她。小芳比她大一歲,到也有姐姐樣,也不計較。這天,秋惠看著墻上的
照片,說:「這里應該有我啊。」小芳說:「你倆照一張不就行了嗎?」秋惠翹
起嘴說:「我們三個是一家的,為什么要我和他一起照,必須的是我們三人,老
公就在中間。」害得我又買了一套婚紗,給她穿上,小芳也穿上以前的婚紗,我
還是那套西裝,拿出相機自拍,一張一個新郎兩個新娘的照片就成了。但到復印
社洗這張照片的時候引起不少的非議,好歹我是到偏遠的復印社洗的,要不這要
傳開了,對我的名譽是有影響的。

那天去照片的時候,秋惠和小芳開著車去的,復印社里的小姐都驚奇的看著
我們。也不顧許多了,拿著照片飛也似的離開了。回到家掛在墻上,果然蓬蓽生
輝。為了這結婚照,小芳特意做了一桌的好飯菜,我們高高興興的吃了起來。小
芳這個人喜歡做菜,最討厭就是收拾桌子。而秋惠不會做菜,但喜歡收拾屋子,
做到了互補。她們兩個老公相聚的時候,也是小芳做菜,秋惠收拾桌面。在這個
家里,我有這兩個女人,在小芳做飯的時候,我拿秋惠調情,等秋惠收拾桌面的
時候,我拿小芳開心,好不愜意。

吃完了飯,我們掛上窗簾,開始做愛。我又想出來一個辦法,讓小芳倒下,
然后讓秋惠倒在小芳的身上,兩個人都不知道要干什么。等我彎下腰,用舌頭從
小芳的陰道直接舔到秋惠的陰道時,兩個人才恍然大悟,小芳呻吟著說:「哥,
你真會玩。」秋惠也說:「是,你真會玩。」舔了一會,我起來騎在她們的胸前
,小芳馬上明白我是要她們做口交,秋惠還沒有做過。小芳一口含住我的雞巴,
一下到根。做了一會,小芳把雞巴吐出來,用手把著遞給秋惠,說:「你也嘗嘗
。」秋惠看了看,也一口含了進去,可她不行,雞巴進入深點,就惡心的要吐,
我說:「你就含著一半吧。」秋惠點頭,真的含著一半,小芳一見還有一半在外
面,就湊過去用舌頭舔。

做愛開始,我跪在兩人的大腿之間,手扶著雞巴,插秋惠幾下,再插小芳幾
下,兩個女人呻吟著。不一會秋惠哀求:「不要拔出來。」我知道她高潮來了,
我趴上去,親著秋惠的嘴,下面使勁個動著。秋惠的高潮剛結束,也帶來了小芳
的高潮,隨后我也滿足的小芳。然后,我慢慢玩這兩個女人,一直到射精的時候
,我是在秋惠陰道里先射的,最后到小芳的陰道里射了最后幾下。打這以后,這
個動作成了我們的經典,時不時的就用這個動作做愛,有時候是秋惠在下面,小
芳在上面,但小芳在下面的時候多,因為她比秋惠胖。

當秋惠得知這個房子是小芳花錢買的,也躍躍欲試,說自己也有私房錢,知
道我喜歡上網,花了一萬多買了臺電腦,我現在說這故事,就是秋惠買的。當知
道我有駕駛證的時候,秋惠又給我買輛車,不是什么好車,十五六萬的那種。有
了這輛車好了,他倆每次出來,都開著秋惠的車,然后停在商店門口,然后偷偷
的從別的門溜出來,上我的車。就因為這輛車,我們還躲過去一次她們老公的跟
蹤。

一開始,兩個女人經常出去,兩個老公還沒有懷疑,畢竟兩個人作伴,不能
有什么亂子。可后來發現,這兩個女人有些異常,平時看到他們領著女人都大呼
大叫的,現在視而不見了,懷疑是不是也有男人了?于是兩個男人懷揣著刀,開
著車在后面跟著。就見兩個女人把車停在商場的門口,就走進商場里,于是兩個
老公就在外面看著車,看是不是兩個女人帶著兩個男人上車,可他們哪里知道,
兩個老婆已經坐我的車走了,就在他們辛辛苦苦的看著車輛的時候,我們正激情
的做愛呢。

你說這男人有點傻,你跟蹤就跟蹤,你別說啊,可回家卻漏了嘴。秋惠的老
公說:「你倆真行啊,在商場走一天,還什么都不買。」秋惠聰明,馬上就明白
了被跟蹤,隨口說:「我要是和小芳嫂子在家,看到了你們和那狐貍精在一起,
你覺得好啊?」秋惠的老公連連說:「好的好的,只要你們溜達開心,我給你拿
錢。」小芳的老公也是這樣說。我們三個都很慶幸有了這輛新車。但通過這件事
,小芳和秋惠很注意自己的舉動了。

家里有了電腦,視野也開闊了,我們經常看著電腦下載的電影,按著里面三
P 的動作去做愛。我覺得我們三個人做愛比電影里的刺激。兩個女人都覺著屁
股跪在床邊,我站在地上,一會肏著小芳,一會肏肏秋惠,這就很刺激了。可小
芳的嘴喜歡說話,等我插進秋惠的陰道的時候,小芳會摸著秋惠的奶子說:「秋
惠,你挨肏了吧。」秋惠會撒嬌的說:「哥,你肏她。」于是我就把雞巴插進小
芳的陰道,秋惠笑著說:「你也挨肏了吧。」這樣的例子很多,就不多說了。

最有情趣的是一次看到同性戀,兩個女人69式的相互舔,秋惠好奇也要做
一下,小芳有些不情愿,我說:「就做一下讓我看看。」小芳才答應,于是小芳
在下面,秋惠在上面,兩個相互的舔著。我激情大發,拎著雞巴上去直接插進秋
惠的陰道里。我叫著:「小芳,舔啊。」小芳說:「我舔呢。」而我沒有感覺,
伸手下去摸時,真的摸到小芳的舌頭。然后,兩個人翻個,小芳在上,秋惠在下

要說起口交,我喜歡小芳的,她的嘴唇厚,有性感,還能一口吞下雞巴,我
能在深喉里射精。可秋惠不行,只能含著一半,但我還沒有在她的嘴里射,總是
一種遺憾,而秋惠也是這樣想的。終于那天,我在給完兩個女人的高潮后,我提
出來要射秋惠嘴里一次,她欣然的接受了,我的雞巴就在她的嘴里抽插著,她為
了防止插的太深了,用手握住一半,但巨大的雞巴還是把她嘴巴子捅了一個包,
最后在嘴里成功的完成任務。

說起乳交,秋惠做的比小芳好,因為秋惠的奶子比小芳的大,我騎在秋惠的
身上,她把兩個乳房用手擠住,我的雞巴就可以在奶子的中間抽插,會射她一脖
子。小芳的奶子小,根本就不能蓋住我的雞巴,她只好用手指蓋住我的雞巴,當
然我射的也很爽。肛交我們也做過,小芳的屁眼比秋惠的大,比較好進入,但秋
惠的屁眼很小,每次都要小芳在旁邊給我雞巴上摸香皂水才能進入。她倆說屁眼
和奶子,她倆老公是從來沒有享受到的,我很幸運的。

每次我們走進我們的房間,兩個人都會一起過來和我親嘴,我的手就會在兩
個屁股上摸索,捏揉。她們會問:「今天用什么姿勢啊。」我一般都是給她們送
過高潮的時候,才能想和她們怎么玩的。比如,秋惠撅著屁股要我肏,小芳會在
坐在一邊,等我射的時候,我就拔出來直接插在小芳的嘴里射,然后第二天在這
樣給秋惠。

今天真倒霉,哪有這樣巧的事啊,兩個女人都來例假了。我是女人來例假從
不碰她們的。倒是秋惠想了一個主意,把我按在床上親嘴,小芳則拔下我的褲子
,用嘴給我含著雞巴。這樣也是一種享受,不一會也射了小芳的一嘴。

好了,太累了,不寫了。如果明天還有新鮮的做愛事情,再向狼友們匯報。

(待續)

不管是真是假,都寫得很真實,加油,期待你的新作!直白的生活語言更能現實出激情的嘲,很是讓人喜歡啊一個人能罩著兩個如狼似虎的騷婦,還能人才兩得,那功力不淺呵呵,很有意思,字也多,眼睛都看累了。

太理想化了,感覺是做夢。怎么不介紹介紹自己家里的人的反應呢?難道老婆沒一點察覺?

或許是真的,那樓主就太性福了。不怎么相信是真的,太理想化了,從買房子到買車,男人的家里都沒反應么?看起來跟很多小說情節差不多呀,而且每次都能滿足來年改革如狼似虎的女人,不大可能吧寫的還不錯,但感覺不太像真的,又是人又是車又是房的,有些夸張了做愛部分挺真實的,就是女人幫你買車房神馬的虛了些看著挺爽的,如果真能這么跟兩個同時保持下去這種關系也挺好,既能滿足自己的需要,也幫助他們兩個家庭免除了家庭糾紛,拯救了兩個家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