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在縣城,我體會了做女人的滋味

2014-10-9 另類變態小說 激情小說

隊里頭好些日子沒有演電影了,聽說還是個香港片,挺好看的。村里的老老
少少吃完了晚上飯,撂下飯碗,就直奔場院去了。

我沒有心思看電影,收拾完桌子,就去了村西秀云家,打算和秀云核計核計
什么時候動身。因為前兩天我們就已經商量好了,準備姐幾個一道去縣城打工。
我長這么大,這是頭一回離開村子。心里頭那份高興勁兒就別提了。

農村有個習慣,只要是打開電視,屋里的燈就閉了--這樣可以省電。我走
進秀云家的院子,就聽見電視里那些歌星的吼聲。我知道秀云在家,就躡手躡腳
地走了進去,想給秀云一個出其不意,嚇一嚇她。

∩剛走窗戶跟前,我就覺得有點不大對勁兒,窗戶上竟然掛著窗簾,屋里面
還不時傳來秀云哼哼唧唧的聲音。我隔著窗簾旁邊的小縫往里看去。

「哎呀,媽呀!」我差一點喊出聲來,臉唰一下子就紅了,心是蓬蓬、蓬蓬
地亂跳。感情他們在干那事兒哪!

雖然屋里沒有開燈,可我借著電視節目那一閃一閃的光線,只見二狗子和秀
云倆個人都脫了個精光,二狗子正趴在秀云身上,屁股一上一下的顧悠著。

管我已經十八了,可畢竟還是個小姑娘。象這樣的動靜,我還是真沒有見
過。

在這種情況下,我是說什么也不能進屋了;可走,又舍不得走。象這樣的好
「電影」,就是花多少錢買票也看不著哇!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的眼睛又湊在
窗簾旁邊的小縫上。

屋里面,二狗子一只手撐著床,另一只手正在撫摸著秀云的奶子。二狗子的
動作快了,秀云的哼唧聲高了,感染得我的心更亂了。我看著秀云的奶子被二狗
子撫摸得那份興奮勁兒,突然覺得自己的胸前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癢癢,手也不由
自主地伸到了衣服里頭,揉搓著那已經成熟的奶子。還真別說,兩個奶子讓我揉
搓得是越來越膨脹,越來越舒服。

二狗子一陣大粗氣后,從秀云的身上下來了。我借著電視機屏幕發出的光線
,看見了二狗子胯下的那個東西。我見過弟弟的小雞雞,弟弟的小雞雞小巧玲瓏
得就象是一塊糖。可二狗子的雞雞卻是又粗又長。怪不得秀云那么消魂,那么忘
乎所以呢。

我回到自己的家里,躺在床上,剛才的一幕幕情景依然呈現在自己的面前。
就在這回放中,就在這琢磨中,我好象覺得自己的下體有點濕糊糊的,有那么種
說不出來的癢癢,我不知不覺地把手伸進內褲里。

面對著浴室里裝飾滿墻的鏡子,我仔細地端詳著鏡子里脫得一絲不掛的自己
。今非昔比,可是不一樣了。特別土氣的「小刷子」已經變成了披肩秀發;光禿
的耳垂也掛上了白金耳環;身上的細皮白肉是那樣美而標致,胸前的奶子已經更
加雪白、高聳、柔嫩、豐滿;奶子上的兩個奶頭粉紅、秀麗、挺硬,就象兩顆翡
翠鑲嵌;修長的大腿非常勻稱;溜圓的屁股蛋白里透紅,紅里帶水;再加上前面
那高凸豐滿的寶貝、中間露出的一條細縫以及越來越茂盛的毛毛,足可以令所有
的男人陶醉。

在村里,就有人曾經給我張羅過人家兒。一來是小伙子長得差點,我沒有看
上;二來是我根本就不想那么早結婚,沒事兒找個「家」扛。如今,我已經體驗
了做女人的滋味,就更不想成什么家,做什么人家的媳婦了。

說起來,那是到了縣城,在一家私營服裝工廠落腳后的不久。我就被廠長王
鈞破了女兒身,拉下了水。

我倒是想得開,女人不就那么回事嗎?只要舒服,跟誰不都一樣啊?

那天,工廠里停電,全都放了假。姐妹們就三三兩兩逛街去了。我一個人在
家擺弄剛剛買來的半導體收音機。誰知道,王鈞偷偷地來了。

當我到這個廠子里來的那一天,我就看出來了,王鈞想打我身上的主意,今
日終于被他等到了,你想想,他身強體壯,有權有勢的,我這么一個弱女子能逃
得出他的手掌心嗎?

沒三兩下功夫,我全身的衣服就被他脫了個干凈,就連最後一件貼身三角褲
叉也讓他給扒了,我當時兩手不知是要遮住奶子,還要遮住下身,只見他自已也
脫光衣服,下面的雞雞粗大無比,紅的發紫,漲滿著,高挺著,當時真害怕,我
那小小的肉縫能容得下它嗎?我一時心慌起來。

赤裸的我躺在雙人床上,王鈞在我的身旁恣意的用舌尖舔舐著我的奶頭。此
時的我微微地扭動著身體并從鼻子發出了甜美的哼聲。王鈞的雙手在我那有如楊
柳般的細腰和豐滿的屁股上下來回撫摸著,并用右手撥開了我的陰毛。

王鈞邊撫摸邊說道:「你的身體真美,每個部位都有如雕琢過的玉石一樣,
那麼的光滑細致,陰毛也長得這樣的可愛。」

害羞的我不由得的抬起右小臂蓋在自己的臉上。

王鈞把我的雙腿分開到最大的極限,并同時把臉部埋進我的雙腿間。肉縫上
的小肉芽也因為王鈞強烈的舔舐而忍不住的微微蠕動著。

「..唔..啊....不要這樣....我..我受不了..啊....
嗯....喔....」我求饒地哼著、說著。

我的肉芽被王鈞的舌頭舔舐時,強烈的快感卻像漣漪般的擴散到全身,我再
也忍不住的泄出了大量的蜜汁。白嫩屁股搖幌不停,嘴里不停哼著,我那一絲閨
秀之苗,早被吹得一乾二凈,我那從未嘗鮮的肉縫也忍不住淫性大發,躍躍欲試
,接著他整個身子壓下,直壓得我喘不過氣來,他的大雞雞對準向肉縫而來,摸
著鮮紅嫩小的肉縫就往里塞。

我當時感到一陣刺痛,可他還是用力插進去,我唔了一聲,痛得我快要掉下
淚來,幾乎差點昏了過去。

他大概發現了什么,說道:「你痛了吧?你若打算不痛,先和我親親,可能
就會舒服些。」就這樣,無奈的我,趕緊將舌頭吐出,送入他嘴里,他快意異常
,下邊也不再用力了,只是輕輕挺送,半響才全部送入。

他對我還是很體貼,干了半個多鐘頭,始終沒有放縱,但是我的下體竟已經
有些腫了起來。

第一次就這樣干完了。我起身來穿衣,可他卻拉住不依的對我說:「咱們好
不容易才湊到一起來,插這么一回就算完了?你先歇一歇,回頭我們再好好玩一
玩行不?放心,我不會虧待你的。」

這時我已不像先前害羞和害怕了,輕輕說道:「改天再說吧!」

王鈞是個有老婆的人,他們倆結婚已經三年多了。雖然他們家住在縣城的郊
區,可有的時候,他老婆也帶著孩子上廠子里面來玩。要說他老婆長得挺漂亮的
,個兒是個兒,模樣是模樣。與他相配還是蠻合適的。我就納悶:為什么放著自
己的老婆不用,卻要在我的身上花錢呢?我有哪點能讓王鈞動心的呢?家花就真
的沒有野花香嗎?

一天,王鈞說了實話。他說:雖然她的老婆今年才二十多歲了,應該說正是
熱情奔放的年齡。可她太保守,太封建,一點都不開化。男女之間的這點事兒在
她的老婆眼里,那就是應付差事。到家里,不讓他摸,不讓他喃,不讓他親,不
讓他舔。脫了褲子,讓王鈞干上兩下,也就完了。就是她老婆最舒服的那工夫,
也是連哼哼一聲都沒有。

王鈞的老婆也真是的,怎么就感覺不到干那事兒的爽快勁兒呢?但凡王鈞的
老婆能使出一點點本領來,「肥水」也不會流給外人田。

用王鈞的話說,人活在世上就得瀟灑,不能太憋弄了。男女之間的這點事兒
也不例外。他說他聽見我的哼哼聲,心里特別激動,他說他雖然有個老婆,可只
有在我這里,他才真正找到感覺。是啊!有這樣的男人「伺候」我,我也感到榮
幸。

管我這朵鮮花沒有在規定的花盆里開放,可我覺得挺值得。

你是不是在說,說我是個壞女人?我怎么壞了?我降生在這個世界上為什么
?老天爺給男人、女人分別安裝了不同的「家伙」,就是讓你用的。有過那種體
驗的人都知道,男人女人湊在一起干那個事兒是何等的舒服啊。如果你沒有感覺
到性福,為什么不尋找性福呢?男人們可以沒事找個小姐解解乏,為什么女人就
得一棵樹干靠哪?尤其是有的男人就不會「伺候」女人,作為女人,你就不會想
點別的轍嗎?許男人到處摟女人,就許女人靠別的男人。有什么可害羞的?

王鈞的老婆大概知道了王鈞在外面粘花惹草的事了,對王鈞看的也嚴了。王
鈞也怕老丈人跟他算帳,上我這兒的次數就少了。

我「伺候」王鈞,是圖王鈞能給我一些好處,我又沒有嫁給他。就算我真的
嫁給他了,因為我正在青春,也不能老閑著哇。

王鈞待我不錯,給我在縣城找了一間房。獨門獨院,房東就是一個孤老頭子
。這個老頭知道我和王鈞的事,但,從來就沒和別人說過。

那天休班,王鈞不得不回家接受他媳婦的「管制」去了。

到了晚上,我一個人真是閑饑難忍,沒有個男人來「伺候」我,心里頭真不
是個滋味。我一個大姑娘家家的,也不可能滿處找男人去吧!沒辦法,只能就在
自己屋里象在老家偷看人家干事之后一樣,用手在下身使勁的揉搓。一個煙鬼假
如手邊沒了煙卷心里該多難受哇,就是地上一個大煙屁,他也得揀起來嘬兩口。
這工夫,我的小心眼里是多么想能有個男人進來和我做那個事啊。

有男人了--我猛然想起了房東老頭。這個老頭是歲數大了點,可畢竟是個
男的。

我正在琢磨怎么「靠近」他的時候,突然,天上打了一個響雷。借這個機會
,我光著身子,就跑進了房東屋里,鉆進了他的被窩。

「大爺,我害怕!」我嘴里說著,一個手卻摸向房東的雞雞。我的媽呀!房
東的雞雞真小,跟個大青棗似的。可我的手一上去,房東的雞雞「噌」的一下,
膨脹起來,越來越大。感情男人的家伙也各不相同啊?

「別怕!別怕!」房東把我緊緊地摟在他的懷里,他的手也在不停地揉磨我
的奶子。要說老男人也不見得不想那事兒,只是沒有機會就是了。

姜還是老的辣,別看房東歲數大了,可玩出來的花樣卻與眾不同,有些個,
我和王鈞在一起的時候都沒有做過。

一陣忙活之后,房東老頭叫我跪在床邊上。他的臉緊緊貼在我的大屁股上,
他的舌頭舔著我的肉縫,打著轉,逐步深入,如同一支麻毛鉆頭要穿透鋼磚鐵板
。同時,他的牙齒捕捉著滑溜溜的小豆豆,輕輕地刮弄著,滿臉的胡須在陰部、
大腿內側蹭來蹭去……他的左手伸到前面捏揉著我那飽滿的大乳子,右手撫摸著
她白晰細嫩的屁股。這一系列舉動鬧得我心里癢癢的,真想立時刻讓他的雞雞插
進我的肉里。

他把整個人俯在我雪白的美背上,頂撞地抽送著雞雞,這般姿勢就如同街頭
上發情交媾的狗。說實在的,我從來沒有被這樣插過,這番「老漢推車式」的做
愛使得我別有一番感受,不禁欲火更加熱熾,縱情淫蕩地前後扭晃屁股迎合著。

房東老頭的雞雞進進出出,順風帶雨,兩側的陰唇也被送入帶出。雞雞頂得
我的穴心陣陣酥麻,興奮的心情無法形容。我的身體不停的前後擺動,使得兩顆
豐碩肥大的乳房前後晃動著。 我的小嘴頻頻發出令天下男人銷魂不已的嬌啼聲
,而「卜┅┅滋┅┅卜滋┅┅」的插屄聲更是清脆響亮。

一個女人,活在世上,關鍵就是你怎么能讓你的那個地方舒服。男人們泡小
姐不就是尋找刺激嗎?女人為什么就不能找點刺激?為什么不能琢磨琢磨怎么能
讓自己的那個地方舒服的主意呢?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女人不壞,男人也不愛

在別人眼里,我怎么著也是一個沒出過門子的黃花大閨女吧?可實際上,我
已經是久經沙場,沖過鋒、陷過陣的成熟女人了。

細想起來,我又虧又不虧。不虧是我已經享受了做女人的滋味;虧的是不論
是廠長王鈞,還是房東老頭,他們都是在別人身上冒過壞水的「二手貨」,沒有
一個是真正的「童蛋子」,沒有一個是純潔的「處男」。

眼下這個社會,不管是男的女的,要想找一個真正「純」的真是難上加難,
極少極少。我想過,就是以后我嫁的男人,沒準也早就和不止一個女人睡過覺了

思來想去,我得找一個真正的「童蛋子」彌補我的心理損失。

突然想起了阿青,房東老頭的叔伯侄子,今年才十三歲,雖然歲數小一點,
只要他的雞雞能夠硬起來了,這就夠了。

正好這兩天,房東老頭因為有病住醫院了,就剩阿青一個人替他看家,機會
難得啊!

「阿青!你來我屋里一下。」我把大街門關好,喊了一聲,然后回屋脫去了
裙子里面的內褲。

不一會兒,阿青進來了,小孩天真無邪,他怎么也想不到我會讓他做什么。

「來!你過來,讓我看看你身上干凈不?」我退下阿青的秀叉,嫩白的皮
膚和那個四周剛剛有點絨毛的小雞雞呈現在我的面前。

生澀的雞雞就像剛露土的春筍,那么的青嫩,有一半的龜頭還躲在包皮里,
粉粉紅紅的。我將鼻子湊近龜頭,用鼻頭磨擦龜頭,立刻傳來一陣男人龜頭特有
的味道。

我就勢把包皮往下拉了拉,小龜頭就完全暴露出來。經過我輕巧地撫摩,小
雞雞翹起來了。

我細細的觀察著阿青的小雞雞和他那一大一小的兩個蛋包子,乖乖!這是絕
對純潔的「處男」啊!

「阿青,咱們做個游戲好嗎?」

阿青點了點頭:「好……」

我坐在床邊上,撩起了裙子,習慣地叉開了腿,小花園自然而然地就露出來
了:「阿青!咱們讓你的小雞雞藏進我這個洞洞里面去好不好?」

阿青傻楞著站在那里,看著。是啊!象這樣大的孩子只是在罵人的時候才會
用那個臟字,實際是怎么回事,他們是決不會知道的。

我一只手分開我的肉縫,一只手扶住阿青的小雞雞,讓他的小雞雞湊近我的
肉縫。我用倆手摟著阿青的后腰往前一攏,十三歲的小雞雞插進了我的肉縫。

成功了!我終于嘗到了「童蛋子」的滋味!雖然阿青的小雞雞還不算「成熟
」,可硬幫幫的小棒棒卻讓我感到特別特別的興奮。

畢竟是個孩子,盡管我說了不少話,可他還不知道小雞雞怎么能在肉縫里出
來進去。身子一動,小雞雞「滋溜」一下子就從洞洞里面溜出來了。

面對這不可失去的機會,我叫阿青躺在床上,馬上一腳跨過阿青的身體,拉
著小雞雞對準我的肉縫,順著雞雞豎起的角度,往下一坐,輕輕地把阿青的小雞
雞塞進我自己的小縫里。

我上下摩擦著,感受著與「處男>「干那種事的喜悅。雖然他還是個小孩,可
給我的是一個男人的功能。

當我正扭動屁股,努力體驗雞雞與肉縫的磨擦時,只聽阿青喊了一聲:「阿姨
,我要尿尿了!」就覺得里面熱熱的,小毛孩的精液沖出來了。

人們說「童蛋子「的尿是味藥,「童蛋子」的精血一定是大補了。我連忙用
舌頭舔阿青的小龜頭,用嘴唇嘬他的小雞雞。阿青的小雞雞又硬起來了。

「阿青!你們男孩子總愛罵肏你媽肏你媽的,今天你真的肏了阿姨了。」聽
了這話,阿青的臉刷地一下紅了。

我一把把天真的阿青攏在了懷里……

「全文完」
我頂。終于第一次沙發。不管怎么樣。進來就要支持下。下午樓主繼續啊總體感覺不好的 不真實 有一種意淫的感覺 只是個人的看法讀完感覺還不錯,有種八九十年代的真實感和鄉土味。女人一旦淫蕩起來往往比男人更瘋狂。文中也有不少描述心理變化的細節描寫,很有真實自述的感覺。主人公的性格應該就是屬于樂于享受生活的那種女人,不認為是自己伺候了男人,而是男人滿足了自己。在那種年代尤其難得。紅心送上鄉土味彌漫的文章。很實在。也很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