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雛妓初探

2014-9-12 激情小說

本人三十七歲,供職于一家大型服裝公司市場部,任職業務某省負責人,主
要負責大型客戶的直營銷售工作,下屬有四十多名。一日,小張從市場上打電話
過來,說他的客戶招投標工作中的一個形式環節已經結束,我們已經確定為第一
中標人,中標金額大概有六百多萬,第二天談判。現在的客戶在談判桌上總是一
本正經,關于合同細節總是故弄玄虛的問這問那,而關于合同最重要的無非有兩
個,就是付款方式和交貨時間,他怕他作為一個負責地市市場的主管,在和客戶
主要經辦和負責人談判時話語權太輕,客戶不信任他。說起小張,他是我手上的
一員得力干將,平均每年的銷售業績在八百萬左右,幾乎占了我們部門的四分之
一的業績,對于他的做事方法和干練程度,我是絲毫不會質疑的,于是我告訴他
說,你只管按照你的想法和客戶談,談判細節問題一般只會出現在平時我們看來
一些不足輕重的小事上,如果真是這樣,那說明客戶想從我們這里滿足一些別的
想法,到時候你給我電話,我和你一起再去談,今天晚上我過去,你先談,談到
分歧或關鍵細節拿不了主意我再出現。他說好,話罷,處理完公司的其它事情,
驅車直赴市場。

第二天上午大概十點鐘,小張來電話了,說客戶一把手已經搞定了,就是主
要經辦似乎總是在合同的一些履行細節上糾結,還說這些只有和你們的總經理談
才放心,我心里頓時明白了,這六百多萬已經是囊中之物了,無非是這貨想撈點
什么好處,于是就告訴小張說,你告訴客戶我下午三點鐘能到,讓他等我,期間
你陪著他,不要讓他和第二中標人接觸。小張同意,然后我在賓館里呆到下午兩
點,直接開車到達客戶單位,路上,心中還忐忑著客戶會提什么樣的要求。進了
客戶辦公室,互相介紹并寒喧之后開始正式進入主題,沒想到他開口一句其實細
節我們董事長已經同意了,我做為經辦負責人,就是想見見你們的負責人,要不
六百多萬的訂單怎么能放心呢,我心頭頓時撥云見日,就看你提什么要求了,無
非兩點,一錢,二色。我所搞定的難緾的客戶基本都是通過這兩條套路合并搞下
的,于是借驢下坡說,是呀,小張打電話說您一定想見見我,我也很抱歉,公司
一直離不開身,所以直到今天才見來拜會你,請不要見怪,做為比你年歲小一點
的弟弟,我在酒店備點逼,想交您這個哥哥,請不要推辭。哪里哪里,他嘴里
說著臉上笑著。誰不知道,酒桌上好談話,于是約好等他下班后酒店見,于是我
讓小張張羅找一個上點檔次的酒店準備招待客人。

晚上,客戶如約而至,按他的要求點上兩瓶五糧液,于是三人喝酒不在話下,
誰知他卻是很能喝,沒一會兩瓶酒便見了底,于是又叫兩瓶,等這兩瓶快凈了的
時候,我已經不勝酒力,有點暈菜了,他卻越來越來勁,卻還是不肯說有什么要
求,我說再要兩瓶,他說不用了,你們遠道而來,我給你們安排個得意去處,把
你們住的那地退了,我來安排,于是掏出電話,很熟練的訂了房,說罷就走,我
硬著頭皮,小張扶著我和客人出了門,我準備打的,他卻拉著我們直奔停車場,
我說喝酒了開車不合適,他說沒事,你坐我的車,我保你沒事,我心里不算著一
瓶酒九兩,三個人三斤六兩,一個合一斤二兩,交警抓住了,怎么也是醉酒駕車,
這還算小,萬一出了事,這一百多斤不就交待出去了,心里犯著嘀咕,卻不由自
主地被扶上了車,這人倒也老練,一路平安,到了城郊處一個燈碧輝煌的地方,
車水馬龍的大門停車場里的車窗倒映著「水上人間」字樣的超大霓虹燈,下車時
才了現,他的車停在了專門的迫車位上,心里交意會,這里一定是他的第二個家
了吧。進了大堂,迎賓經理便慌張的迎了上來,柳哥,來了,房間安排好了,他
卻說,你們別忙我了,可一定得把我這兩個兄弟給安排好了,記住,是一定,經
理說放心,我辦事你放心,于是迎賓把我們三人扶進了VIP包間。迎賓便安排
了六個陪喝美女進來,那哥們開吼,小張不好意思的看著我,說經理,我說沒事,
你該怎樣怎樣。我卻怎么也抬不起頭來,不是因為環境不好或者說美女不美,是
他媽的酒太多了,鬧得肚子直罷工,于是我便數次來回奔跑在包間與側所之間。

大約一段時間了,我拉開摟著柳老頭脖子的美女對他說,哥哥,我頂不住了,
得休息一下,他看著有點不太高興,我說沒事,我讓小張陪著您,我休息一下,
個把小時我再來陪你。他說那好,說完按了呼叫器,不一會來個服務生,他把服
務生叫過來吩咐了些什么,就讓他帶我到客房休息,進了客房,我正在脫衣休息,
有人敲門,開了一看,一個男的帶著一個穿著好似公主裝的女生站在門外,那男
的說哥,這會我們所有的美女都上著鐘,柳哥說你是他的朋友,讓招待好你,可
就剩她一個了。我這才仔細看了這個女孩,清純秀氣的臉蛋上露著無奈和恐懼,
玲瓏的身材被羞得可憐的公主裝包裹著,眉宇間流露出一個風塵女子不應有的稚
嫩和嬌羞,我問,她怎么了?男的說她今天下午才來,還沒有系統的培訓,很多
項目她都不會,怕照顧不好你,我心想,編吧,這樣的事會讓我碰上,我說好挺
好,留下吧。那男的說我是她經理,一會有下鐘的模特,我叫來,這個您就先將
就一下。我說好你走吧。于是那個經理便退步關上門離開了,這女的卻一個人傻
站著,低著頭,我轉身躺在床上,等著她將要來到的熱情。幾分鐘過去了,沒想
到,她卻還在那里站著,還是低著頭,我說你來干嘛來了,怎么不脫衣服,她倒
也聽說,便開始站在門后的角落里脫,我本想看看她的咪咪,誰知她卻背對著我
脫,我借著酒氣,大聲說轉過來,她怯生生的轉過來,不經意間,我卻看到了她
閃爍在眼角的淚水,我頓時開始相信那個雞頭的話來,可能她真的是今天來的,
于是和緩起來,說你過來,坐下,她抱著胸赤裸的坐在我的身邊,看著她的樣子
想著她剛才的舉動,我頓時來的興趣,鬧騰的肚子也開始了正常的工作。我問你
真的是今天來,她點了點頭,那你們的項目表里你都會做什么?她說今天下午來
的時候,看到來面試的小姐做面試,經理叫我學著,就看了一會,我說你都看了
什么,學會了沒有,她說胸推,我說那來把你今天學來的做給哥試試,于是她說
那你趴下吧,我試試,我抱著枕頭趴下,她就用她的胸在我的背上使勁的摩擦,
不知道是因為她動作生硬還是我的背不夠潤滑,只覺得很痛苦,我說好好好,停,
難受,我問你還會什么,她低著頭,我有點不耐煩了,說你給我吹吧,她遲疑的
說吹?我說不要告訴我你連吹都不會吧!她不語,頓時想起了大學時候第一次要
求女友給我吹的情景,當時她的表情應該和她是一樣的吧,于是我開始仔細端詳
起這個女孩子,一對不曾修飾過的柳葉形眉毛掩映著她一對清徹的的雙眸,精巧
的小鼻子裝飾著她美麗的雙臉,身子和乳房的潔白卻把臉襯得略顯暗沉,我于是
禁不住好奇問,別人來是面試過來的,你什么都不會,怎么進來的她說他家是山
區的,他哥是這里的服務生,因為和他的老板賭錢輸了很多沒有錢還,就把她騙
來掙錢還。我想這都他媽什么事道,這算是她哥嗎?簡直他媽牲口。這不是逼良
為娼是什么?真他媽是人窮志短。我問,我是你第一個客人,她流著眼淚,卻沒
有哭出聲說不是,下午我陪了我們老板,收了五千塊錢。我聽著心想,他媽的,
他們老板也稀罕處女呀,居然花了五千塊來買這個處女膜。我問流血了,她抽泣
著點了點頭。我打心里頭恨透了這些有些錢就得意忘形的家伙們,沒想到以前在
電視劇里和電影里發生的情形居然活生生的講在我面前,我開始同情這個女孩的
遭遇,我問你父母是做什么的,他們知道嗎?她說她們家在山里種莊稼,她父母
以為她是她哥叫出來干活的,不知道。呵呵,這都什么呢?但話說回來,我來這
是干什么的?我用這些手段搞定客戶拿到訂單獲得業績的時候我有沒有想過那些
妓女的出身呢,當然不排除有很多羨慕虛榮的女人是自愿進入這個來錢快的行業
的,但是像今天這樣的悲劇是不是在這個行業里普遍存在了呢?我不得而知。我
既然來到這里,她既然進了這個房間,我顧不得我所接受的教育里的倫理綱常,
也顧不得我對這個女孩的同情,我如果什么也不做,錢一樣出,而她卻還得去面
對下一個我,也許她幸運會遇到一個能拯救她的男人,但來到這里的男人除了消
遣外,有幾個會用一個社會中男人正常的社會責任感來關注這樣的一個「妓女」
呢?我心里矛盾起來。子曰,既來之則安之。我說你接著吹吧,她疑惑的看著我,
我說我教你,叫你吹就是讓你吹我的老二,她倒也乖巧溫順的趴在我的雙腿之間,
開始用力的吹。操,這真他媽是天大的笑話,我自認為這年頭很少有十七八歲的
男女沒看過A片的,而她卻是活生生的反例,教她吹,她倒真的吃了起來,我趕
緊說不是吹,是讓你用嘴和舌頭來讓老二舒服,于是開始用手放在她的嘴里讓她
學,我說你吃過棒棒糖沒有,就像是吃棒棒糖一樣,用嘴含住,用舌頭舔。也許
是女人的天性,她慢慢的開始學會,我說用嘴上下活動,她便開始上下的套弄,
我卻找不到很強烈的應該有的快感,相反卻總是感覺她的牙齒在我的老二上刮來
刮去,我說停,不難為你了,你躺下吧,她溫順的躺下我起身把老二使勁的往她
的身體里塞,感覺她雖然是破過處了,但少女的感覺讓我欲罷不能,心想,從你
的身上難以獲得的快感都要從你的逼逼里發泄出來,于是我使勁的干,把我對她
的遭遇的不滿、對社會的不公和對人群的勢利的氣憤所產生的動力全部使在她的
身上,她配合著我的抽插,和身體的需求,時而躺著時而趴著,當轉身趴下的時
候,我看到她嬌羞的后門于是禁不住問,你怕不怕你的活做不好我生氣投訴你經
理或者打你,你說怕,我問你今天下午你個老板弄你的時候,你疼不疼,她點點
頭,我說我現在弄你屁眼,可能會疼,但你要忍住,配合我,她遲疑的點點頭,
我心想,我今天也要破你后門的處,于是我開是始勁的往里捅,由于喝了酒,有
點暈,找不準位置,也或許她后門太緊了,我往返數次無功而返,我說你雙腿跪
趴著,我一手握著老二,一手抓她雪白的屁股狠狠一捅進去,她啊了一聲,沒了
動凈,我沒管,只管猛干著這個社會的不公,人倫的無情,慢慢的放平她的雙腿,
趴在她的背上,雙手伸進她的胸下抓緊她的雙奶,就在我抓住她雙奶的一瞬間,
我發現她兩眼已經把她臉下的潔白的枕頭打濕了一片,我心一狠,使勁的狂干著
她的后門,一手抽出空來掰平她的頭,拼頭的去吻她的嘴和舌頭,把我所有罪惡
感全部放進她的身體,可能由于酒的原因,我狂了很上時間,才把這些社會的不
公、人倫的無情種種統統發泄進了她的后門,然后,我起身,親自拖著疲憊的身
體,第一次用紙給一個妓女擦去混合在身體里的她的和我的體液。完了,我和她
聊了很長時間,后來又干一次,完了,我把她送出門,對她說,小妹,今天晚上,
你對我來說不是妓女,你是施在我身上的一副藥,讓我更加看清現在這個社會的
本質,我不知道你怎么看我,可能你認為我和你第一個客人一樣,是個牲口,但
我真的很同情你的遭遇,可以我的能力,我救不了你,請你不要見怪。送走她,
我洗了一澡,去了那個VIP包間,我看到,小張已經倒在肆意照射的沙發上不
省人事,而那個柳總卻和那四個妓女全身赤裸的忙活著……

第二天,我小心翼翼把承載我業績蓋著血一樣紅章的合同放進了我的公文包,
打電話讓公司下單生產。  本人三十七歲,供職于一家大型服裝公司市場部,
任職業務某省負責人,主要負責大型客戶的直營銷售工作,下屬有四十多名。一
日,小張從市場上打電話過來,說他的客戶招投標工作中的一個形式環節已經結
束,我們已經確定為第一中標人,中標金額大概有六百多萬,第二天談判。現在
的客戶在談判桌上總是一本正經,關于合同細節總是故弄玄虛的問這問那,而關
于合同最重要的無非有兩個,就是付款方式和交貨時間,他怕他作為一個負責地
市市場的主管,在和客戶主要經辦和負責人談判時話語權太輕,客戶不信任他。
說起小張,他是我手上的一員得力干將,平均每年的銷售業績在八百萬左右,幾
乎占了我們部門的四分之一的業績,對于他的做事方法和干練程度,我是絲毫不
會質疑的,于是我告訴他說,你只管按照你的想法和客戶談,談判細節問題一般
只會出現在平時我們看來一些不足輕重的小事上,如果真是這樣,那說明客戶想
從我們這里滿足一些別的想法,到時候你給我電話,我和你一起再去談,今天晚
上我過去,你先談,談到分歧或關鍵細節拿不了主意我再出現。他說好,話罷,
處理完公司的其它事情,驅車直赴市場。

第二天上午大概十點鐘,小張來電話了,說客戶一把手已經搞定了,就是主
要經辦似乎總是在合同的一些履行細節上糾結,還說這些只有和你們的總經理談
才放心,我心里頓時明白了,這六百多萬已經是囊中之物了,無非是這貨想撈點
什么好處,于是就告訴小張說,你告訴客戶我下午三點鐘能到,讓他等我,期間
你陪著他,不要讓他和第二中標人接觸。小張同意,然后我在賓館里呆到下午兩
點,直接開車到達客戶單位,路上,心中還忐忑著客戶會提什么樣的要求。進了
客戶辦公室,互相介紹并寒喧之后開始正式進入主題,沒想到他開口一句其實細
節我們董事長已經同意了,我做為經辦負責人,就是想見見你們的負責人,要不
六百多萬的訂單怎么能放心呢,我心頭頓時撥云見日,就看你提什么要求了,無
非兩點,一錢,二色。我所搞定的難緾的客戶基本都是通過這兩條套路合并搞下
的,于是借驢下坡說,是呀,小張打電話說您一定想見見我,我也很抱歉,公司
一直離不開身,所以直到今天才見來拜會你,請不要見怪,做為比你年歲小一點
的弟弟,我在酒店備點逼,想交您這個哥哥,請不要推辭。哪里哪里,他嘴里
說著臉上笑著。誰不知道,酒桌上好談話,于是約好等他下班后酒店見,于是我
讓小張張羅找一個上點檔次的酒店準備招待客人。

晚上,客戶如約而至,按他的要求點上兩瓶五糧液,于是三人喝酒不在話下,
誰知他卻是很能喝,沒一會兩瓶酒便見了底,于是又叫兩瓶,等這兩瓶快凈了的
時候,我已經不勝酒力,有點暈菜了,他卻越來越來勁,卻還是不肯說有什么要
求,我說再要兩瓶,他說不用了,你們遠道而來,我給你們安排個得意去處,把
你們住的那地退了,我來安排,于是掏出電話,很熟練的訂了房,說罷就走,我
硬著頭皮,小張扶著我和客人出了門,我準備打的,他卻拉著我們直奔停車場,
我說喝酒了開車不合適,他說沒事,你坐我的車,我保你沒事,我心里不算著一
瓶酒九兩,三個人三斤六兩,一個合一斤二兩,交警抓住了,怎么也是醉酒駕車,
這還算小,萬一出了事,這一百多斤不就交待出去了,心里犯著嘀咕,卻不由自
主地被扶上了車,這人倒也老練,一路平安,到了城郊處一個燈碧輝煌的地方,
車水馬龍的大門停車場里的車窗倒映著「水上人間」字樣的超大霓虹燈,下車時
才了現,他的車停在了專門的迫車位上,心里交意會,這里一定是他的第二個家
了吧。進了大堂,迎賓經理便慌張的迎了上來,柳哥,來了,房間安排好了,他
卻說,你們別忙我了,可一定得把我這兩個兄弟給安排好了,記住,是一定,經
理說放心,我辦事你放心,于是迎賓把我們三人扶進了VIP包間。迎賓便安排
了六個陪喝美女進來,那哥們開吼,小張不好意思的看著我,說經理,我說沒事,
你該怎樣怎樣。我卻怎么也抬不起頭來,不是因為環境不好或者說美女不美,是
他媽的酒太多了,鬧得肚子直罷工,于是我便數次來回奔跑在包間與側所之間。

大約一段時間了,我拉開摟著柳老頭脖子的美女對他說,哥哥,我頂不住了,
得休息一下,他看著有點不太高興,我說沒事,我讓小張陪著您,我休息一下,
個把小時我再來陪你。他說那好,說完按了呼叫器,不一會來個服務生,他把服
務生叫過來吩咐了些什么,就讓他帶我到客房休息,進了客房,我正在脫衣休息,
有人敲門,開了一看,一個男的帶著一個穿著好似公主裝的女生站在門外,那男
的說哥,這會我們所有的美女都上著鐘,柳哥說你是他的朋友,讓招待好你,可
就剩她一個了。我這才仔細看了這個女孩,清純秀氣的臉蛋上露著無奈和恐懼,
玲瓏的身材被羞得可憐的公主裝包裹著,眉宇間流露出一個風塵女子不應有的稚
嫩和嬌羞,我問,她怎么了?男的說她今天下午才來,還沒有系統的培訓,很多
項目她都不會,怕照顧不好你,我心想,編吧,這樣的事會讓我碰上,我說好挺
好,留下吧。那男的說我是她經理,一會有下鐘的模特,我叫來,這個您就先將
就一下。我說好你走吧。于是那個經理便退步關上門離開了,這女的卻一個人傻
站著,低著頭,我轉身躺在床上,等著她將要來到的熱情。幾分鐘過去了,沒想
到,她卻還在那里站著,還是低著頭,我說你來干嘛來了,怎么不脫衣服,她倒
也聽說,便開始站在門后的角落里脫,我本想看看她的咪咪,誰知她卻背對著我
脫,我借著酒氣,大聲說轉過來,她怯生生的轉過來,不經意間,我卻看到了她
閃爍在眼角的淚水,我頓時開始相信那個雞頭的話來,可能她真的是今天來的,
于是和緩起來,說你過來,坐下,她抱著胸赤裸的坐在我的身邊,看著她的樣子
想著她剛才的舉動,我頓時來的興趣,鬧騰的肚子也開始了正常的工作。我問你
真的是今天來,她點了點頭,那你們的項目表里你都會做什么?她說今天下午來
的時候,看到來面試的小姐做面試,經理叫我學著,就看了一會,我說你都看了
什么,學會了沒有,她說胸推,我說那來把你今天學來的做給哥試試,于是她說
那你趴下吧,我試試,我抱著枕頭趴下,她就用她的胸在我的背上使勁的摩擦,
不知道是因為她動作生硬還是我的背不夠潤滑,只覺得很痛苦,我說好好好,停,
難受,我問你還會什么,她低著頭,我有點不耐煩了,說你給我吹吧,她遲疑的
說吹?我說不要告訴我你連吹都不會吧!她不語,頓時想起了大學時候第一次要
求女友給我吹的情景,當時她的表情應該和她是一樣的吧,于是我開始仔細端詳
起這個女孩子,一對不曾修飾過的柳葉形眉毛掩映著她一對清徹的的雙眸,精巧
的小鼻子裝飾著她美麗的雙臉,身子和乳房的潔白卻把臉襯得略顯暗沉,我于是
禁不住好奇問,別人來是面試過來的,你什么都不會,怎么進來的她說他家是山
區的,他哥是這里的服務生,因為和他的老板賭錢輸了很多沒有錢還,就把她騙
來掙錢還。我想這都他媽什么事道,這算是她哥嗎?簡直他媽牲口。這不是逼良
為娼是什么?真他媽是人窮志短。我問,我是你第一個客人,她流著眼淚,卻沒
有哭出聲說不是,下午我陪了我們老板,收了五千塊錢。我聽著心想,他媽的,
他們老板也稀罕處女呀,居然花了五千塊來買這個處女膜。我問流血了,她抽泣
著點了點頭。我打心里頭恨透了這些有些錢就得意忘形的家伙們,沒想到以前在
電視劇里和電影里發生的情形居然活生生的講在我面前,我開始同情這個女孩的
遭遇,我問你父母是做什么的,他們知道嗎?她說她們家在山里種莊稼,她父母
以為她是她哥叫出來干活的,不知道。呵呵,這都什么呢?但話說回來,我來這
是干什么的?我用這些手段搞定客戶拿到訂單獲得業績的時候我有沒有想過那些
妓女的出身呢,當然不排除有很多羨慕虛榮的女人是自愿進入這個來錢快的行業
的,但是像今天這樣的悲劇是不是在這個行業里普遍存在了呢?我不得而知。我
既然來到這里,她既然進了這個房間,我顧不得我所接受的教育里的倫理綱常,
也顧不得我對這個女孩的同情,我如果什么也不做,錢一樣出,而她卻還得去面
對下一個我,也許她幸運會遇到一個能拯救她的男人,但來到這里的男人除了消
遣外,有幾個會用一個社會中男人正常的社會責任感來關注這樣的一個「妓女」
呢?我心里矛盾起來。子曰,既來之則安之。我說你接著吹吧,她疑惑的看著我,
我說我教你,叫你吹就是讓你吹我的老二,她倒也乖巧溫順的趴在我的雙腿之間,
開始用力的吹。操,這真他媽是天大的笑話,我自認為這年頭很少有十七八歲的
男女沒看過A片的,而她卻是活生生的反例,教她吹,她倒真的吃了起來,我趕
緊說不是吹,是讓你用嘴和舌頭來讓老二舒服,于是開始用手放在她的嘴里讓她
學,我說你吃過棒棒糖沒有,就像是吃棒棒糖一樣,用嘴含住,用舌頭舔。也許
是女人的天性,她慢慢的開始學會,我說用嘴上下活動,她便開始上下的套弄,
我卻找不到很強烈的應該有的快感,相反卻總是感覺她的牙齒在我的老二上刮來
刮去,我說停,不難為你了,你躺下吧,她溫順的躺下我起身把老二使勁的往她
的身體里塞,感覺她雖然是破過處了,但少女的感覺讓我欲罷不能,心想,從你
的身上難以獲得的快感都要從你的逼逼里發泄出來,于是我使勁的干,把我對她
的遭遇的不滿、對社會的不公和對人群的勢利的氣憤所產生的動力全部使在她的
身上,她配合著我的抽插,和身體的需求,時而躺著時而趴著,當轉身趴下的時
候,我看到她嬌羞的后門于是禁不住問,你怕不怕你的活做不好我生氣投訴你經
理或者打你,你說怕,我問你今天下午你個老板弄你的時候,你疼不疼,她點點
頭,我說我現在弄你屁眼,可能會疼,但你要忍住,配合我,她遲疑的點點頭,
我心想,我今天也要破你后門的處,于是我開是始勁的往里捅,由于喝了酒,有
點暈,找不準位置,也或許她后門太緊了,我往返數次無功而返,我說你雙腿跪
趴著,我一手握著老二,一手抓她雪白的屁股狠狠一捅進去,她啊了一聲,沒了
動凈,我沒管,只管猛干著這個社會的不公,人倫的無情,慢慢的放平她的雙腿,
趴在她的背上,雙手伸進她的胸下抓緊她的雙奶,就在我抓住她雙奶的一瞬間,
我發現她兩眼已經把她臉下的潔白的枕頭打濕了一片,我心一狠,使勁的狂干著
她的后門,一手抽出空來掰平她的頭,拼頭的去吻她的嘴和舌頭,把我所有罪惡
感全部放進她的身體,可能由于酒的原因,我狂了很上時間,才把這些社會的不
公、人倫的無情種種統統發泄進了她的后門,然后,我起身,親自拖著疲憊的身
體,第一次用紙給一個妓女擦去混合在身體里的她的和我的體液。完了,我和她
聊了很長時間,后來又干一次,完了,我把她送出門,對她說,小妹,今天晚上,
你對我來說不是妓女,你是施在我身上的一副藥,讓我更加看清現在這個社會的
本質,我不知道你怎么看我,可能你認為我和你第一個客人一樣,是個牲口,但
我真的很同情你的遭遇,可以我的能力,我救不了你,請你不要見怪。送走她,
我洗了一澡,去了那個VIP包間,我看到,小張已經倒在肆意照射的沙發上不
省人事,而那個柳總卻和那四個妓女全身赤裸的忙活著……

第二天,我小心翼翼把承載我業績蓋著血一樣紅章的合同放進了我的公文包,
打電話讓公司下單生產。  本人三十七歲,供職于一家大型服裝公司市場部,
任職業務某省負責人,主要負責大型客戶的直營銷售工作,下屬有四十多名。一
日,小張從市場上打電話過來,說他的客戶招投標工作中的一個形式環節已經結
束,我們已經確定為第一中標人,中標金額大概有六百多萬,第二天談判。現在
的客戶在談判桌上總是一本正經,關于合同細節總是故弄玄虛的問這問那,而關
于合同最重要的無非有兩個,就是付款方式和交貨時間,他怕他作為一個負責地
市市場的主管,在和客戶主要經辦和負責人談判時話語權太輕,客戶不信任他。
說起小張,他是我手上的一員得力干將,平均每年的銷售業績在八百萬左右,幾
乎占了我們部門的四分之一的業績,對于他的做事方法和干練程度,我是絲毫不
會質疑的,于是我告訴他說,你只管按照你的想法和客戶談,談判細節問題一般
只會出現在平時我們看來一些不足輕重的小事上,如果真是這樣,那說明客戶想
從我們這里滿足一些別的想法,到時候你給我電話,我和你一起再去談,今天晚
上我過去,你先談,談到分歧或關鍵細節拿不了主意我再出現。他說好,話罷,
處理完公司的其它事情,驅車直赴市場。

第二天上午大概十點鐘,小張來電話了,說客戶一把手已經搞定了,就是主
要經辦似乎總是在合同的一些履行細節上糾結,還說這些只有和你們的總經理談
才放心,我心里頓時明白了,這六百多萬已經是囊中之物了,無非是這貨想撈點
什么好處,于是就告訴小張說,你告訴客戶我下午三點鐘能到,讓他等我,期間
你陪著他,不要讓他和第二中標人接觸。小張同意,然后我在賓館里呆到下午兩
點,直接開車到達客戶單位,路上,心中還忐忑著客戶會提什么樣的要求。進了
客戶辦公室,互相介紹并寒喧之后開始正式進入主題,沒想到他開口一句其實細
節我們董事長已經同意了,我做為經辦負責人,就是想見見你們的負責人,要不
六百多萬的訂單怎么能放心呢,我心頭頓時撥云見日,就看你提什么要求了,無
非兩點,一錢,二色。我所搞定的難緾的客戶基本都是通過這兩條套路合并搞下
的,于是借驢下坡說,是呀,小張打電話說您一定想見見我,我也很抱歉,公司
一直離不開身,所以直到今天才見來拜會你,請不要見怪,做為比你年歲小一點
的弟弟,我在酒店備點逼,想交您這個哥哥,請不要推辭。哪里哪里,他嘴里
說著臉上笑著。誰不知道,酒桌上好談話,于是約好等他下班后酒店見,于是我
讓小張張羅找一個上點檔次的酒店準備招待客人。

晚上,客戶如約而至,按他的要求點上兩瓶五糧液,于是三人喝酒不在話下,
誰知他卻是很能喝,沒一會兩瓶酒便見了底,于是又叫兩瓶,等這兩瓶快凈了的
時候,我已經不勝酒力,有點暈菜了,他卻越來越來勁,卻還是不肯說有什么要
求,我說再要兩瓶,他說不用了,你們遠道而來,我給你們安排個得意去處,把
你們住的那地退了,我來安排,于是掏出電話,很熟練的訂了房,說罷就走,我
硬著頭皮,小張扶著我和客人出了門,我準備打的,他卻拉著我們直奔停車場,
我說喝酒了開車不合適,他說沒事,你坐我的車,我保你沒事,我心里不算著一
瓶酒九兩,三個人三斤六兩,一個合一斤二兩,交警抓住了,怎么也是醉酒駕車,
這還算小,萬一出了事,這一百多斤不就交待出去了,心里犯著嘀咕,卻不由自
主地被扶上了車,這人倒也老練,一路平安,到了城郊處一個燈碧輝煌的地方,
車水馬龍的大門停車場里的車窗倒映著「水上人間」字樣的超大霓虹燈,下車時
才了現,他的車停在了專門的迫車位上,心里交意會,這里一定是他的第二個家
了吧。進了大堂,迎賓經理便慌張的迎了上來,柳哥,來了,房間安排好了,他
卻說,你們別忙我了,可一定得把我這兩個兄弟給安排好了,記住,是一定,經
理說放心,我辦事你放心,于是迎賓把我們三人扶進了VIP包間。迎賓便安排
了六個陪喝美女進來,那哥們開吼,小張不好意思的看著我,說經理,我說沒事,
你該怎樣怎樣。我卻怎么也抬不起頭來,不是因為環境不好或者說美女不美,是
他媽的酒太多了,鬧得肚子直罷工,于是我便數次來回奔跑在包間與側所之間。

大約一段時間了,我拉開摟著柳老頭脖子的美女對他說,哥哥,我頂不住了,
得休息一下,他看著有點不太高興,我說沒事,我讓小張陪著您,我休息一下,
個把小時我再來陪你。他說那好,說完按了呼叫器,不一會來個服務生,他把服
務生叫過來吩咐了些什么,就讓他帶我到客房休息,進了客房,我正在脫衣休息,
有人敲門,開了一看,一個男的帶著一個穿著好似公主裝的女生站在門外,那男
的說哥,這會我們所有的美女都上著鐘,柳哥說你是他的朋友,讓招待好你,可
就剩她一個了。我這才仔細看了這個女孩,清純秀氣的臉蛋上露著無奈和恐懼,
玲瓏的身材被羞得可憐的公主裝包裹著,眉宇間流露出一個風塵女子不應有的稚
嫩和嬌羞,我問,她怎么了?男的說她今天下午才來,還沒有系統的培訓,很多
項目她都不會,怕照顧不好你,我心想,編吧,這樣的事會讓我碰上,我說好挺
好,留下吧。那男的說我是她經理,一會有下鐘的模特,我叫來,這個您就先將
就一下。我說好你走吧。于是那個經理便退步關上門離開了,這女的卻一個人傻
站著,低著頭,我轉身躺在床上,等著她將要來到的熱情。幾分鐘過去了,沒想
到,她卻還在那里站著,還是低著頭,我說你來干嘛來了,怎么不脫衣服,她倒
也聽說,便開始站在門后的角落里脫,我本想看看她的咪咪,誰知她卻背對著我
脫,我借著酒氣,大聲說轉過來,她怯生生的轉過來,不經意間,我卻看到了她
閃爍在眼角的淚水,我頓時開始相信那個雞頭的話來,可能她真的是今天來的,
于是和緩起來,說你過來,坐下,她抱著胸赤裸的坐在我的身邊,看著她的樣子
想著她剛才的舉動,我頓時來的興趣,鬧騰的肚子也開始了正常的工作。我問你
真的是今天來,她點了點頭,那你們的項目表里你都會做什么?她說今天下午來
的時候,看到來面試的小姐做面試,經理叫我學著,就看了一會,我說你都看了
什么,學會了沒有,她說胸推,我說那來把你今天學來的做給哥試試,于是她說
那你趴下吧,我試試,我抱著枕頭趴下,她就用她的胸在我的背上使勁的摩擦,
不知道是因為她動作生硬還是我的背不夠潤滑,只覺得很痛苦,我說好好好,停,
難受,我問你還會什么,她低著頭,我有點不耐煩了,說你給我吹吧,她遲疑的
說吹?我說不要告訴我你連吹都不會吧!她不語,頓時想起了大學時候第一次要
求女友給我吹的情景,當時她的表情應該和她是一樣的吧,于是我開始仔細端詳
起這個女孩子,一對不曾修飾過的柳葉形眉毛掩映著她一對清徹的的雙眸,精巧
的小鼻子裝飾著她美麗的雙臉,身子和乳房的潔白卻把臉襯得略顯暗沉,我于是
禁不住好奇問,別人來是面試過來的,你什么都不會,怎么進來的她說他家是山
區的,他哥是這里的服務生,因為和他的老板賭錢輸了很多沒有錢還,就把她騙
來掙錢還。我想這都他媽什么事道,這算是她哥嗎?簡直他媽牲口。這不是逼良
為娼是什么?真他媽是人窮志短。我問,我是你第一個客人,她流著眼淚,卻沒
有哭出聲說不是,下午我陪了我們老板,收了五千塊錢。我聽著心想,他媽的,
他們老板也稀罕處女呀,居然花了五千塊來買這個處女膜。我問流血了,她抽泣
著點了點頭。我打心里頭恨透了這些有些錢就得意忘形的家伙們,沒想到以前在
電視劇里和電影里發生的情形居然活生生的講在我面前,我開始同情這個女孩的
遭遇,我問你父母是做什么的,他們知道嗎?她說她們家在山里種莊稼,她父母
以為她是她哥叫出來干活的,不知道。呵呵,這都什么呢?但話說回來,我來這
是干什么的?我用這些手段搞定客戶拿到訂單獲得業績的時候我有沒有想過那些
妓女的出身呢,當然不排除有很多羨慕虛榮的女人是自愿進入這個來錢快的行業
的,但是像今天這樣的悲劇是不是在這個行業里普遍存在了呢?我不得而知。我
既然來到這里,她既然進了這個房間,我顧不得我所接受的教育里的倫理綱常,
也顧不得我對這個女孩的同情,我如果什么也不做,錢一樣出,而她卻還得去面
對下一個我,也許她幸運會遇到一個能拯救她的男人,但來到這里的男人除了消
遣外,有幾個會用一個社會中男人正常的社會責任感來關注這樣的一個「妓女」
呢?我心里矛盾起來。子曰,既來之則安之。我說你接著吹吧,她疑惑的看著我,
我說我教你,叫你吹就是讓你吹我的老二,她倒也乖巧溫順的趴在我的雙腿之間,
開始用力的吹。操,這真他媽是天大的笑話,我自認為這年頭很少有十七八歲的
男女沒看過A片的,而她卻是活生生的反例,教她吹,她倒真的吃了起來,我趕
緊說不是吹,是讓你用嘴和舌頭來讓老二舒服,于是開始用手放在她的嘴里讓她
學,我說你吃過棒棒糖沒有,就像是吃棒棒糖一樣,用嘴含住,用舌頭舔。也許
是女人的天性,她慢慢的開始學會,我說用嘴上下活動,她便開始上下的套弄,
我卻找不到很強烈的應該有的快感,相反卻總是感覺她的牙齒在我的老二上刮來
刮去,我說停,不難為你了,你躺下吧,她溫順的躺下我起身把老二使勁的往她
的身體里塞,感覺她雖然是破過處了,但少女的感覺讓我欲罷不能,心想,從你
的身上難以獲得的快感都要從你的逼逼里發泄出來,于是我使勁的干,把我對她
的遭遇的不滿、對社會的不公和對人群的勢利的氣憤所產生的動力全部使在她的
身上,她配合著我的抽插,和身體的需求,時而躺著時而趴著,當轉身趴下的時
候,我看到她嬌羞的后門于是禁不住問,你怕不怕你的活做不好我生氣投訴你經
理或者打你,你說怕,我問你今天下午你個老板弄你的時候,你疼不疼,她點點
頭,我說我現在弄你屁眼,可能會疼,但你要忍住,配合我,她遲疑的點點頭,
我心想,我今天也要破你后門的處,于是我開是始勁的往里捅,由于喝了酒,有
點暈,找不準位置,也或許她后門太緊了,我往返數次無功而返,我說你雙腿跪
趴著,我一手握著老二,一手抓她雪白的屁股狠狠一捅進去,她啊了一聲,沒了
動凈,我沒管,只管猛干著這個社會的不公,人倫的無情,慢慢的放平她的雙腿,
趴在她的背上,雙手伸進她的胸下抓緊她的雙奶,就在我抓住她雙奶的一瞬間,
我發現她兩眼已經把她臉下的潔白的枕頭打濕了一片,我心一狠,使勁的狂干著
她的后門,一手抽出空來掰平她的頭,拼頭的去吻她的嘴和舌頭,把我所有罪惡
感全部放進她的身體,可能由于酒的原因,我狂了很上時間,才把這些社會的不
公、人倫的無情種種統統發泄進了她的后門,然后,我起身,親自拖著疲憊的身
體,第一次用紙給一個妓女擦去混合在身體里的她的和我的體液。完了,我和她
聊了很長時間,后來又干一次,完了,我把她送出門,對她說,小妹,今天晚上,
你對我來說不是妓女,你是施在我身上的一副藥,讓我更加看清現在這個社會的
本質,我不知道你怎么看我,可能你認為我和你第一個客人一樣,是個牲口,但
我真的很同情你的遭遇,可以我的能力,我救不了你,請你不要見怪。送走她,
我洗了一澡,去了那個VIP包間,我看到,小張已經倒在肆意照射的沙發上不
省人事,而那個柳總卻和那四個妓女全身赤裸的忙活著……

第二天,我小心翼翼把承載我業績蓋著血一樣紅章的合同放進了我的公文包,
打電話讓公司下單生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