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欲海初嘗老板娘[全本完結]

2014-9-24 人妻小說 激情小說

大學剛畢業就失業了,無奈之下只好東拼西湊弄了點錢,租了個沿街的門面
干起了家庭裝飾,剛開始沒有多少活干,只有整天呆在電腦旁,不是聽音樂就是
去馬路對面的音像店租電影看。

隔壁是一家理發店,老板娘看上去有二十七、八歲的樣子,個子不高,但挺
豐滿,一對挺拔的乳房走起路來上下亂顫,每次看見她從我的門前走過,我的小
弟弟都會對她那倆不安分的小兔子表示強烈的好感。

她不忙的時候偶爾會到我的所謂的辦公室里玩,讓我放她喜歡聽的歌,慢慢
混熟了,我知道了她的名字- 阿麗。阿麗雇用了四個女孩子,剛開始我還以為她
開的是雞店,因為她店里的生意實在太好。

后來慢慢才知道,阿麗的理發水平不錯,加上人長的漂亮,嘴巴又甜,還有
另外幾個女孩子也都很漂亮,所以生意非常的好。記得一天中午閑著沒事我去隔
壁玩,屋里只有阿麗一個人,她正站在一張按摩椅旁邊打電話,看我進來了她笑
著點了下頭,然后示意我坐在她旁邊的按摩椅上,她側了一下身子,我坐了下來。

她的電話打的沒完沒了,還打情罵俏的,我當時想整她一下,她是背對著我
的,我用手偷偷個胳肢了一下她的腋窩,沒想到她竟用屁股向后使勁拱了一下我
的腿,我輕輕一拉她,她竟然在我的腿上坐了下來,我的JJ一下子膨脹了,她
應該是能感覺到的。讓我意外的是她還是若無其事的坐在上面并左右輕輕晃動,
3分鐘后她的電話打完了,我也被她弄的差不多要交貨了。

這也算是第一次親密接觸吧,有了第一次親密接觸,我和阿麗之間的關系變
的自然了,有時候也開一些略帶葷腥的玩笑。每每開這樣的玩笑的時候,我的心
里就像被貓抓了一樣,要是能和她瘋上一夜那該多好啊。

幸福來的之快大大出乎我的所料,元旦那天晚上,我和幾個朋友一起在外面
吃飯,回來的時候已經12點了。遠遠的我看見阿麗坐在她的店門口,等我走近
了,她高興的站起來,說可來人了,你幫我把卷簾門從外面拉下來吧,我一個人
拉不動。

我問她那幾個人呢,阿麗說給她們放了2天假都回家了。我問她你自己在里
面睡不害怕啊?要不你去我的宿舍,我幫你看一晚上唄。(呵呵,說白了,我真
沒有那么高尚,之所以這么做還不是因為色心在作祟嘛)她好像真的有點害怕,
看我一臉的真誠,她猶豫了一下結果我的鑰匙去了我的宿舍。(順便說一下,我
和阿麗租的房子是同一家單位的,我們在二樓都有宿舍,類似于筒子樓那種,她
們樓上的宿舍是那幾個女孩子住的,和我的宿舍也是隔壁,以后我再給大家講我
和其中另一個女孩子的故事)。

拉下卷簾門,我一個人呆在美容院的小房間里,有點曖昧的空間加上少許的
酒精,我騷動的心又開始蠢蠢欲動起來,我心想,阿麗現在正躺在我的床上呢,
有沒有脫光衣服啊,如果我現在上去的話,她會不會給我開門啊,萬一不開門的
話會不會弄僵了啊。

…過幾分鐘的掙扎,肉欲最終戰勝了理智,我決定去試下運氣。當我把卷簾
門從外面拉下來以后,我的心就開始怦怦跳了起來,嗓子里好像有異物一樣有點
堵。

到了我的宿舍門口,我敲了敲門,阿麗問誰啊,聽到我的聲音她問我干什么
啊,我說找你聊天,開開門吧。她有點不大高興,說這么晚了有什么好聊的啊,
明天再說吧。一番軟磨硬泡也未見成效,我有點灰心失望,正當我想再回她的美
容院睡覺的時候,她說要不你在這里睡吧,我去店里睡,說著她打開了門,我趕
緊兩只手扶住她的肩膀,把她往床上推,邊推邊哄她,我說我沒有什么惡意的啊,
喝了點酒所以才想找個人說說心里話,你別生氣啊。

阿麗半推半就的重新回到床上蓋好了被子,枕頭邊上方著一本書,一看到這
書我臉馬上紅了,那是一本描寫都市男女醉生夢死的一本書,除了有清晰的性交
圖片以外,還有大量細致的性交描寫,這是小狼寂寞時打飛機用的,本來是在枕
頭下面的,現在出現在枕頭邊,這就說明是阿麗剛才是在看這本書的。

阿麗也看到我發現了她動過這本書了,臉一下子變的不自然了,紅著臉有點
語無倫次的說:「你,你真不要臉,自己看這種東西啊。」「嘿嘿,寂寞的時候
看看不傷大雅吧?」我半開玩笑的說。

「你們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表面一套背后一套」阿麗嗔道。

一看阿麗這么個神態,我有點熱血澎湃了,往床頭一坐,「有點冷啊,我蓋
點被子行不行啊?」我試探問她。

「你自己的床你還問我啊,只要你別胡來就行」「啊?啊!你放心好了,我
向臺燈保證,我暖和一會就下去睡覺。」說著我鉆進了阿麗的被窩。

房間里一下子靜了下來,說實話這種感覺真是奇妙,阿麗一動不動的躺著,
眼睛盯著天花板。短暫的沉默之后,我小聲問她:「你冷嗎?」「你的腳好臭啊,
隔著被子都能聞見」阿麗這么回答我。這不是答非所問嗎,我心神一蕩,一把握
住了阿麗放在胸前的手。「呵呵,要不怎么叫臭男人嘛,是吧?」我窘窘的應付
道。

阿麗想掙脫我的手,無奈她怎么會比一個精蟲上腦的男人的力氣大呢,做了
一會徒勞的掙扎,被窩里的氛圍也變曖昧起來。我趁勢一側身把腿搭在了她的身
上,我的腿蜷起來的時候膝蓋正好壓在了她的恥骨上,阿麗的身體一下子僵住了,
有門啊,我心中暗喜。

我松開阿麗的手,慢慢把手放到了她高聳的乳房上,輕輕的撫摸了一下,雖
然隔著保暖內衣和乳罩,但是依舊能感受到她的乳房的彈性,我的JJ瞬間暴漲,
頂在了她的大腿外側。她立刻抓住了我的手,把臉扭向了另一側,我也不管她是
什么表情了,都到了這個地步了,再裝下去我都會看不起我自己了。我壓在她恥
骨上的膝蓋開始有規律的輕輕搓動起來,每一次搓動阿麗抓我手的力度都會緊一
下,她的手心里開始的滲出了汗水。

隨著我膝蓋力度的慢慢增大,阿麗的呼吸變的急促起來,聽得出這是她克制
以后的呼吸,抓我的手也失去了力道,我的手變本加厲直接從她的內衣下面伸了
進去,乳罩此時已經形同虛設,原來她睡覺以前把乳罩后面的扣解開了。真是天
公作美啊。

在我的手真切的摸到她的乳房的時候,我不由得從內心發出一聲感嘆,「唉,
這種感覺真是太享受了!」阿麗的飽滿的乳房在我的魔掌的摧殘之下,乳頭早已
堅挺,她的乳房太大,也怪我的魔掌不夠大,無法將她的乳房完全把玩于手中。

此時的阿麗已由剛才的嬌喘變成了輕聲呻吟,嘿嘿,看來大學時候和女朋友
練就的本事沒有荒廢啊。我把阿麗的內衣往上一翻,在我用嘴含住她乳頭的同時,
她啊地叫了一聲。我的舌頭剛開始有所動作,阿麗雙手抱住我的手,有想掙脫的
意思,都這時候了我哪能退縮啊,我放開她的乳頭,把臉貼在她兩個乳房上左右
拱了起來,我鼻子呼出的熱氣加上我不知疲憊的舌頭,阿麗是徹底的崩潰了,抱
住我頭的雙手滑到了我的后背上。

這時候我突然感覺自己怎么這么像發情的公豬啊,人家說白菜都讓豬拱了,
是不是就是從這里來的啊?呵呵,我可不能暴殄天物,得讓身下的美女感覺不虛
此拱啊。

⊥在我忘乎所以肆意撫摸阿麗的身體的時候,阿麗突然說:「別弄了,你再
這樣我的下面的內衣就濕透了,那樣就太難受了」「那你脫下來吧,好嗎?我保
證老老實實的」我暗喜道。「我才不會信你了,你老實一會吧」阿麗說。

「真的,我不騙你,你脫下來吧,弄濕了穿在身上對身體也不好啊」「那我
再信你一次,你最好老實一點」聽阿麗這么說我忙不迭地開始脫她下面的衣服,
她順從的抬了下屁股配合我,我干脆把她的秋衣連同內褲一起褪了下來,等她發
覺內褲都沒有了的時候,內褲已經到了她的腳踝了。

〈著阿麗裸著的白嫩下體,我再也克制不住,三兩下脫光了自己的衣服一下
子趴在了她的身上,我高昂的JJ貼在她的下身上左右摩擦著,零距離的接觸,
中間再無隔擋,阿麗開始呻吟起來,顧不得欣賞身下的風景了,我用手握住JJ
在她陰道口上來回蹭了幾下,她流出的淫水頓時沾滿了我的龜頭。

對著她的陰道口我一挺身就插了進去,阿麗雙手一下子抱住了我,啊的一聲
叫了出來。阿麗的陰道里熱熱的,肉壁緊緊的包攏住我的陰莖。試探性的抽插了
幾下,便要用力的抽插。

突然阿麗的雙手緊緊的抱住我說:「你先別動好嗎,啊……先別動」「怎么
了啊?」我問阿麗。

「你插在里面別動,讓我享受一下」阿麗呻吟著回答我。

這時候我感覺阿麗的陰道里開始收縮起來,「我靠,也太騷了吧,我還沒怎
么插就來高潮了啊」我心中暗想。她的陰道壁每次收縮夾我陰莖的時候,我就故
意收縮肛門讓陰莖變粗一下,阿麗的呻吟就會強烈一下,身體的戰栗也會更明顯。

過了兩分鐘,阿麗嬌喘吁吁的說:「我想要了,你開始動吧」,就等這一聲
了,我開始猛烈的抽插起來,我們陰部結合處「啪啪」的聲音傳了出來,我每往
下插一下,她的雙手便死死往下按我的屁股,好像要把我塞進她的身體里一樣。

「早知道她愿意讓我操的話,這幾個月還用想著她的樣子自己打飛機啊?

我一邊抽插一邊竊喜。三十來分鐘后,我被阿麗淫蕩的呻吟和扭動的下身撩
撥的有了想射的沖動,我壓抑的呻吟了一聲,「射我里面吧,別拔出來」阿麗感
覺到我要射了。聽到這話我放心了,瘋狂的抽插了幾下,我的精液突突的射進了
阿麗的體內,她又來高潮了,呻吟著死死抱住了我。

激情過后,我把臉貼在她的乳房上粗重的喘息著,「你這下高興了吧,我就
知道你會這樣」阿麗摸著我的頭發說。

我說:「嘿嘿,你知道那你還來我的房間干什么啊?」,「滾吧你,賺了便
宜還賣乖。」阿麗嗔笑著在我后背上拍了一巴掌。

短暫的休息過后,我分開阿麗的雙腿開始拿紙給她清理陰道里流出的精液,
她一動不動的看著我。現在才有機會仔細看她的陰戶,不算茂密的陰毛一縷一縷
的粘在一起,陰唇由于充血顯得相當的肥厚,但是顏色還是比較好看的,雖然沒
有小說里說的那么粉紅。我用手分開她的陰唇,小心翼翼的給她擦拭干凈流出來
的精液。

「其實我挺喜歡你的,要不的話你是不會得逞的」阿麗臉上的潮紅還沒有褪
去,在暖色燈光下顯的非常迷人。

「寶貝,我以后一定好好的疼你,我們經常做愛好嗎?」我摸著躺在我臂彎
里阿麗的乳房問她。

「可以,但是你不能告訴任何人,要是我老公知道了就完了,你知道他人不
太老實的」「呵呵,放心吧,我會小心的」我輕輕的拍了拍她的乳房。

「你不會懷孕吧?」我這樣問她,「那我要是真懷上了你怎么辦?」阿麗反
問我。

「那咱就結婚,把孩子生下來」我毫不猶豫的說。「得了吧你,要是真懷孕
了,你肯定跑的不見影了」阿麗譏笑我道。「不會的,我哪舍得啊」我訕訕的說。

阿麗緊接著說:「說實話,我也不知道現在是不是安全期,就算是真懷上了,
我也會留著,反正快結婚了。」我暈啊,那我送給她老公的這頂綠色的棉帽子是
不是也太大點了啊?我驚的暗暗吐了下舌頭。

「你今天晚上就在這我屋里睡吧,我一會下去給你看店」「不行啊,我和你
要是沒這樣的話還可以,但和你有了這個關系了,就不能太明目張膽了,萬一被
別人看見就完了」阿麗說完開始一件一件的穿起了衣服,我有點舍不得,心里還
想著梅開二度哪。她拿開我摸她乳房的手,堅定的說:「今天晚上不行了,明天
吧,明天中午你去我家,我做好吃的給你」「真的啊,那太好了」我高興的差點
從床上跳起來。

第二天中午,我騎著摩托車載著阿麗去了菜市場買了點菜。呵呵,當然是我
爭著把錢付了啊,這么大的便宜咱都賺了,哪能再讓人家花錢啊。阿麗的男朋友
在北京打工,好像是在一家私企給老板開車,所以我不擔心有人會突然過來敲門,
于是我心平氣和地在沙發上坐下看起了電視。

吃飯的時候,阿麗不停的給我夾菜,讓我多吃一點,我突然感覺好溫馨,有
一種家的感覺。但是轉念一想,自己夠卑鄙的啊,把人家未婚的老婆給睡了,現
在還跑人家婚房里蹭飯來了,吃完飯肯定還得再睡一次,是不是太過分了啊……

唉,不想了,都已經來了,不管那么多了。

阿麗收拾完餐具邊擦手邊說,你先回去吧,我在家睡會覺,一會我自己去店
里。

我答應了一聲,沒有動地方,眼睛依舊盯著電視。「那你看會電視吧,走的
時候把門帶上就行」阿麗說完進了臥室。

「好想再做一次啊,要不做完了馬上走」我暗下決心。

進了她的臥室,我發現阿麗已經把衣服脫光了,乳罩內褲都整齊的擺放在床
頭柜上,我趕緊脫下衣服撲了上去。

「你膽子也太大了吧,這是在我家啊,你不怕回來人啊」不會的,做完了我
馬上就走,不會有事的,我憋不住了阿麗看我色急樣子,配合我分開了雙腿,我
用手一摸,暈,她的陰道外面早已經濕漉漉的了,還說讓我走呢。昨天晚上有過
一次了,也沒有什么顧慮的了,我一下子插了進去,開始猛烈的抽插起來。阿麗
的叫聲也不再像昨天晚上那么矜持了,我們倆都舒服的叫出聲來。

真是怕什么來什么啊,正當我倆欲仙欲死正在興頭上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
我拿起來一看:「暈啊,你弟弟的電話」,阿麗的弟弟小金去她姐姐店里的時候
經常到我辦公室玩,后來熟悉了就互相留下了電話號碼。

「啊,我弟弟找你干什么的啊,你趕緊接啊」阿麗急急的催我。我忐忑不安
的摁下了發射鍵,「喂?

「孟哥嗎,我小金啊,你見我姐了嗎?我聽店里人說你帶著走了」「啊,那
會我帶你姐去買菜的,買完菜送你姐到小區門口我就走了,你直接去你姐家找吧」

「哦,那好,你忙吧孟哥,謝謝你啊」掛了電話我倆顧不得擦去下身的淫液,
手忙腳亂的穿起了衣服。

「你趕緊走哈,走小區南門,千萬別和我弟弟碰一起了」好,你別緊張啊,
沒事的「我邊說邊趿拉著鞋子跑到了門口。

「你看你扣子都扣錯了,趕緊把鞋子穿好啊,你這個樣怎么見人啊」阿麗追
上來邊給我整理邊說。

我匆匆提上鞋子,一溜煙的跑下了樓,騎上摩托車撒歡一樣奔小區南門開去。

直到出了小區南門上了馬路,我才安下心來,「媽的,好險啊,這要是被抓
個現形的話我就慘了」我嘀咕著往我辦公室相反的方向開去,呵呵,還是多走點
路吧,安全第一啊。

在外面溜達了兩個多小時,我回到了我的辦公室,心里真有點膽怯,正當我
開門的時候,阿麗出來了。

她大聲說「忙什么了啊,讓你去我家吃飯你都不去」啊,我來了個同學,外
面一起吃飯去了「呵呵,什么同學,是你女朋友吧?」阿麗大聲的和我開玩笑。

「哈哈,低調,低調,回來俺兩口子請你們吃飯」我配合著阿麗調侃起來。

這時候阿麗的店里來了客人,我也借機回到了我的辦公室,在電腦旁坐下,
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這就是我和美容院老板娘的故事,故事講完了,但是我和阿麗的性事并沒有
結束,在她結婚前的日子里,我們一有機會便粘在一起,桑拿房、她的家、我的
宿舍里到處都有我倆放浪形骸的身影。阿麗結婚以后我們便再也沒有過,用她的
話說結婚后她就只屬于一個人了。呵呵,但這并不妨礙我享受我的性福,阿麗結
婚后的兩個星期,她店里的一個長發女孩就成了我的俘虜,這就是下一個故事了
……

這樣的文章寫的很不錯,讓人看的很是興奮,生活中是不是也是這樣呢很久沒看到這么好的色文了,把不同人物的內心活動描寫得很細致,對情色場面的描寫也把握得很好.感覺十分的真事,其實我個人覺得這類的文章,重點就在于對情節的設計,其實文章還可以多加一點描寫,這樣的情節沒有好的描寫,不失為一個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