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春色韻

2014-9-22 人妻小說 激情小說

初夏的一個周六晚上,高層下燈火闌珊。張韻獨自在家。洗完澡后,她覺得
有些無聊。于是她披著浴巾,扎著濕漉漉的頭發,邊喝著茶水,邊看著一本小說

忽然聽到樓梯傳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卻是拍自家的不銹鋼門,「開門,王
XX在……家嗎,我是他……同學,開門,快開……門。」張韻順著貓眼看去,
原來是醉意朦朧的杜勇。由于家里很少來人,張韻忙亂著忘記了換衣服,就直接
開了大門。張韻有些奇怪和驚訝,原來還有袁峰,卻被梁宗濤攙著。共3個男人
都進了張韻得家里。

杜勇現和袁峰一下子七倒八歪躺在了沙發上,杜勇現有些糊里糊涂,梁宗濤
還算有些清醒,兩人斜坐著。張韻熱情的問寒問暖,泡好茶,彎著腰給三人倒水
。面對著老梁鏡片下直勾勾的眼睛,張韻臉孔有些發紅。三人詞不達意寒暄了一
陣,猛然杜勇現打了個盹,竟然喊叫著:「嫂子,你比剛剛那個小姐漂亮……多
了,來……來……讓哥摸摸……」梁的腦袋一陣陣發熱,酒勁直往上冒。

一下子張韻就被四只有力胳膊攔腰抱住。還未等緩過神來,張韻就被拖曳著
扔上主臥室王XX的大床,腦袋枕在胡亂抖開的被子上。「你,你要干……干什
么啊……」面對著這兩個喝多了酒的男人,一向膽正的張韻慌亂緊張,頭腦一片
模糊。

〈著張韻涂著口紅的厚厚的嘴唇,這個不干白不干的小少婦顯得分外性感。
杜勇現和梁趁著酒勁七手八腳的跪在床上,一人壓住張韻,一人大手撕扯著,只
見張韻的頭發巾、睡衣帶子、乳白色胸罩和小巧的粉紅褲衩一件又一件的飛了出
去,有的掛在了床頭,有的落在地板上。張韻兩只奶降的不大也不小,奶頭粗
粗的直立著。

梁迅速的脫掉自己的西服、襯衣、領帶和褲子,雙腳一蹬踢掉飛皮鞋就上了
張韻的床。長滿長長的黑體毛的雙腿騎在張韻的胸膛上,屁股正坐在兩只奶子上
,掏出黑絨絨的短粗的老牛就往張韻的嘴里插。杜勇現手忙腳亂的壓住張韻的雙
腿,一只手硬往她兩腿交叉處探索。

梁的陰莖硬是全部插進張韻的大嘴里。張韻閉緊著眼睛,嘴里嗚咽著,兩只
胳膊扎在空中,兩腿在踢著不停。杜勇現順勢手摸到了她的交襠里,一會兒,覺
得里面就有些黏糊了。

張韻粗聲哼哼著,梁陰莖的包皮起著皺,帶出了許多唾液。插了十多下,張
韻就喘不過氣了。胖乎乎、肉滾滾、白晃晃的張韻粗腰挺個不停,縫過線的肚皮
有些黑,大腿上的毛孔也有些黑,但更有真實感。

留著突出將軍肚、有些矮胖的梁終于全身平展展的壓在了這個年齡比他小得
多的少婦身上了,抱住張韻拖著濕漉漉頭發的腦袋,兩腿死死夾住張韻的還胡亂
蠕動的雙腿,他興奮的回身發抖,嘴角發顫,「還真只是個有些嫩的娃嘛!老子
那次在毛條路上就看上她了,良家婦女,小巧個頭,有股淫勁。」

抱著張韻的腦袋,梁用舌頭親起了她的額頭,張韻這妮娃子額頭比臉盤窄許
多,成長方形。燈光下,美容過好多次的張韻臉孔很白凈。老梁手抓進她卷發里
,扳過頭親她耳垂,伸進耳孔里,張韻「嗯啊……嗯啊……」的拉長聲音,實在
受不了啦。兩腿亂蹬,一個收拉不住杜勇現被踢下了床。有豐富工作經驗的梁四
肢貼床,輾轉騰挪,肥壯的身軀如泰山般巍然不動,「小妮子,什么樣的烈馬我
沒見過,你這兩下子還嫩。」

梁呼哧呼哧著,舌頭又更加奮力地舔起了張韻的胖胖的下巴周圍……親她的
肩膀……親她脖子的側面……又伸在了張韻的鼻孔下面……親出了一點鼻涕來。
張韻狂叫著,小巧有些蠻勁的身子幾次想將老梁掀下去,但都掙不脫。

接著舌頭又到了厚厚的嘴唇上……用牙齒咂吧咂吧的咬住……張韻一陣窒息
,快昏倒了。

梁的陰莖桿身倒摩擦著,正好壓進了張韻的陰唇口,兩片肉之間滑溜溜的,
陰莖桿和毛全濕透了。老梁的舌頭毫不留情的伸進張韻的口腔里,透過兩排白白
的牙齒,兩只舌頭攪在了一起,「咝……咝……」不知道是誰的唾液從張韻的嘴
角流了出來。張韻蹙著額頭,閉著眼睛,鼻孔噴出兩股熱氣呼哧……呼哧著……
老梁死勁的摁捏著兩只粗粗的奶頭。

張韻被硬搬過身子,無力的趴倒在被子上。脫光一絲不掛,小巧的像個小孩
的身軀。梁的老婆明顯是個大人,張韻盡管38歲了,還像個小娃。老梁親起張
韻的肩膀背后……順著椎骨往下……直到白屁股上面……屁股肉不滑,有些粗糙
,很有質感。又親到屁眼里……在周圍研磨著……張韻腦袋散亂著頭發,埋在被
子里,快要死了似的「嗯……嗯啊……哦……蛾……嗯啊……」嘴唇發干,全身
像過電。

老梁跳下床,站在地板上,將軟癱了的張韻拉到床沿邊,摟起她兩只粗腿,
把頭埋進張韻的交襠里,舌頭往往毛叢里舔……順著兩片肉滑動……進了陰道口
,吸吮著,咂磨著。張韻的淫水流了出來,滴在大腿上。

終于,梁短粗的陰莖憤怒地插進張韻的陰道……不停的抽插,屁股像鞭打一
樣劈里啪啦的響著。100 多下后,又改為長抽,老梁的腰、腿勁真大,張韻
隨著節奏悶哼著,鼻孔噴著「呼哧……呼哧……」的粗氣。幾種怪異的聲音,驚
得醉臥在地下的杜勇現也呻吟了幾下。

梁摟著張韻的腿成八子型,陰道口在燈下清晰可見,陰部散發出股股熱呼呼
的怪味。張韻非常羞恥,一個良家婦女最神秘的地方,竟然這樣暴露在別的男人
眼前。老梁眼看著自己的陰莖在張韻的陰道里出出進進,粘液不斷溢出,越看越
刺激,越看越來勁。想不到干這個婦女竟然這么長時間,比干自己老婆長多了,
而且一點也不累。每次抽插都插進了張韻的花芯里,脆骨不斷「咯崩……咯崩…
…」的響著。次次都將張韻的身體快要穿透,還夾雜著「咕咕……咕咕……」的
流水聲,張韻手按住了肚皮,這聲音才小了。

老梁好像不會泄,拖著肥胖的身子又上了床,改成兩人面對面后仰交媾式。
老梁不會滿足,還想蹂躪張韻,「張姑娘,睜開眼睛,看看老叔咋樣玩你。睜開
吧,長長見識,哼哼,你又不是沒見過男人這,還害羞啥子!」張韻臉孔通紅,
怎么好意思看野男人干她的樣子。但經不住誘惑,還是任著好奇睜開了眼:一雙
發著綠光色迷迷的眼睛,野蠻、發狠的動作……張韻臉羞紅到了耳根。在老梁的
身下,脾氣不好的張韻一下子還原了女人本色,像只撒嬌的小綿羊。

梁又用力的干了幾下,抖的張韻兩只奶子快晃斷。又一次睜開眼的張韻猛的
一聲驚叫,連忙將頭埋在老梁的胸膛里。老梁不知道為了什么,一回頭才發現杜
勇現站在床邊,正看著他們。

梁不管這些,讓杜勇現站遠些,別掃他性。接著躺在床上,示意張韻上身來
玩。羞答答的張韻忘記了恥辱和良家婦女的羞澀,跪在老梁的身上,在杜勇現的
注視下,套住陰莖,一下一下的套弄起來。老梁感到自己的陰莖被一只潮熱潤滑
的洶含住了,興奮的渾身發抖,汗毛豎立。全身松軟舒泰,身骨頭輕的沒有了
斤兩。好幾次,老梁差點就一泄而盡,嚇得他連忙叫停。

張韻晃蕩的兩只奶連同軟綿綿的身子,貼在老梁的鐵板一樣的胸膛上,老梁
摟住張韻的腰和大屁股,興奮的叫著:「老婆,老婆,你真好!」張韻也將舌頭
伸進老梁的嘴巴里,與他親吻著。

張韻一會兒就腿發麻,只好喘息著躺在老梁的身旁。老梁下了床,猛的把還
茫然的杜勇現平展展掀到在床上,又指揮著張韻上去。「玩過3P游戲嗎?」張
韻紅著臉搖了搖頭。「想玩嗎?」張韻臉紅到耳根,羞澀的點了點頭,看了杜勇
現一眼,又連忙的搖著頭。老梁那管這些,撕扯著,硬是把張韻扶上去,向后仰
躺在杜勇現的身上。杜勇現摟住張韻的大屁股,陰莖也不由自主的話傲然挺立,
被老梁捉摸著插進張韻的屁眼,張韻屁眼漲的難受,幾乎想拉屎。

梁宗濤經過一番休養,舉起張韻兩只大腿,不用瞄準,對準張韻的陰道口就
插了進去,兩扭三扭就撞到張韻的子宮。張韻「啊……啊……啊……」的叫喚著
。老梁怒吼著:「說你是個蕩婦,是個欠日的,小蕩婦,快說啊!說你是個欠干
的小婊子,想讓幾個男人一塊干,說呀,你是我老婆,叫老公,叫爺爺,讓爺爺
好好操你,操死你,干死你,日死你,說呀!說呀!」

張韻又被迫爬在杜勇現身上,她側著臉,不敢看杜勇現的臉,掘著屁股,老
梁在后邊插進她的屁眼。張韻痛苦的流出眼淚,漲紅臉一語不發。惹得老梁興起
,一邊死命的抽插著張韻,菊花馬上就弄破。一邊撕扯著張韻的頭發,拍打著她
的屁股。

實在受不了了,張韻才照著老梁又教的話斷斷續續的說起來:「我是……一
輛……公共汽車,咸陽的……男人都能坐;我是一個……茅坑,那個男人……想
拉……就能拉;我是一只小母狗,等著讓人……交……媾;我是一只花蝴蝶,花
枝招展的讓公的來交……尾;你是我老……公,我愛和你……日B,干我吧,干
大我……肚子,我給你生個胖兒子。」壓抑多年的良家婦女,徹底放縱開自己。

「啊……」老梁和杜涌現幾乎同時一聲狂叫,一陣陣抖動,猛的抽出陰莖,
像鼻涕一樣的白的、泛黃的兩股精液,冒著泡,從張韻的兩只口兒大股大股的涌
了出來,滴在杜勇現的大腿上,床單上,地板上的拖鞋上……還有一些噴射在張
韻的鬢角上,下巴上,肚皮上……張韻終于被輪奸了……聚眾淫亂,失去了貞操

張韻軟癱在床上,雙腿吊在床沿上,虛脫的身體興奮的還抖個不停,胸脯劇
烈的起伏著。

半個小時過去了,猛的房門推開了,噴著酒氣的袁峰一下進來了。張韻下了
一跳,忘記了家里還有個男人。掙扎著想爬起,胡亂拉著被子想遮住赤裸裸的身
子,但遮住了乳房,卻露出下邊的黑毛;遮住下身,卻露出上半截胸脯。張韻手
忙腳亂。

∑壯熊人膽。一本正經、知道朋友妻不可欺的袁峰,面對著這香艷的場面,
血往頭上涌,褲子撐得老高。死盯著那塊地方的張韻驚呆了。

在張韻象征性的反抗中,袁峰蹬掉皮鞋,跳上床,抱起了小巧的張韻,狂吻
著。已經嘗過鮮的張韻不再吝嗇自己的感覺了,如饑似渴的幫著脫光袁峰的衣服
。兩人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一只大手兇猛的抬起張韻白生生一只腿,瞄準陰道
口,就蹭的一聲插了進去。里邊還有精液更加潤滑。那管里邊有多臟,袁峰摟住
張韻的屁股就干了起來。這個健美、英俊,自己一只愛慕的男人終于抱著自己了
。張韻眉開眼笑,忘記了恥辱,忘記了自己已經不是昨天的張韻了,忘記自己已
經不是良家婦女了,自己在別的男人眼中不知是什么形象。

袁峰干得興起,他把張韻抱到了客廳,在明亮的掉燈下干著張韻,燈光烤得
張韻臉孔暈紅。袁峰拉著張韻的雙手,用陰莖的力量挑起張韻的肉體,將張韻甩
出圍繞自己旋轉起來。耳邊呼呼的風聲,頭發不是碰到墻上,張韻緊張興奮極了
,清鼻流了出來。

飛行結束后,在屁股后邊干著,張韻一步一步的被推到大陽臺上。「唉,唉
,你干什么?」袁峰拉開了陽臺窗簾,張韻嚇了一跳。

才晚上11點多,外邊乘涼的人還不少。猛然大家看到了12樓明亮的燈光
下,驚人的一幕:一個姑娘穿著高跟鞋,一絲不掛站在窗沿上,兩只奶子和黑乎
乎的陰部貼在冰冷的玻璃上,后邊一個男人死命的干著。呼吸出的熱氣將玻璃弄
得霧蒙蒙一塊,正好看不見姑娘的臉。

大家如醉如癡的看著免費的三級片,幾個男人議論紛紛:「這誰家啊,夫妻
兩個這么猛!」

「真是世風日下啊,女人現在竟然這么淫蕩!」

「看起來不像個良家妮子,八成是個雞!」

「這騷貨B真肥大,一跟棒插進去恐怕有些松垮!」

「那就把咱家搟面杖拿去,插進去讓她好好過個癮!」

「我拿鞋梆子上去把那騷貨B煽腫,看她還挑逗人不!」

「別看這女人個子不高,干起來還她媽的真有股浪勁!」

「媽的,我們上樓一塊干這騷貨去!」

袁峰一泄如注……

經典的文章,手法很細膩情節架構也很合理,確實是難得一見的好文章。只是樓主,是真的還是虛構的?真是世風日下啊,女人現在竟然這么淫蕩!!最后的議論很有特點 這也算黃色小說?太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