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住在我樓下的女孩兒

2014-9-19 人妻小說 激情小說

 
我畢業之后就一直在這個城市工作,到現在已經一年多了,是個省會城市,
到處都是有錢人和窮光蛋。我找的工作和我當初學的專業雖然同屬一個行業,但
還是有區別的,因此,在剛找到工作的時候工資是很低的,連自己的生活都保證
不了,但還好,很多朋友那時候都在經濟上幫助了我。

—始租房子的時候都是找的很便宜的,這是一個城中村,也是這個城市最有
名的紅燈區。只要提到這個村,人們首先想到的就是那一排排半隱匿著玻璃推拉
門,門框的玻璃上貼著半透明的玻璃貼紙,里面透出曖昧的燈光,不時會有濃妝
艷抹的女人從里面走出來,她們穿著暴露的衣服,乳房和屁股形狀被緊緊的包裹
出來。

這個村子也是大量的打工者的租住地,便宜的房租是廉價勞動者們的首要考
慮條件,房東們總是拼命的往樓頂上加房子,然后不停地往出掛空房出租的牌子
,等著一個一個打工的廉價勞動者來為他們送錢。這個村子距市中心非常的近,
但一次次的拆遷卻都避開了這個村子。

我剛來到這個城市的時候,知道這個村子的房租便宜,就去找房子,看到一
個門前掛著空房出租的牌子,我就進去找房東交談。這是七樓的一個房子,六樓
就是最頂樓了,但是房東卻在六樓上面還加了一件屋子,就是所謂的七樓。七樓
只有這一間屋子,周圍就是整個寬廣的六樓頂,像是這個房間住戶有自己的院子
一樣。

我剛開始的時候就希望能找一個安靜沒人打擾的屋子,現在看到的這個屋子
再適合不過了,出了門就是自己的院子,夏天的晚上可以乘涼,冬天的白天可以
曬太陽。當即就和房東談好價錢搬了進來。

搬進去的時候剛過春節時間不長,房子的缺點并沒有暴露出來,但到了夏天
的時候問題就大了。房間里面熱的像蒸籠,冬天的晚上倒不覺得冷,就是夏天的
無論白天還是晚上都熱得要命。我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都開著窗戶,只穿著一條
短褲,蓋著一條床單,旁邊吹著冷空調,到還過得去。

因為是頂樓,很多時間都晾著住戶洗的的東西,床單、被罩、衣服什么的,
當然也少不了女人的內衣。我一直很納悶,女人的內衣怎么可以拿出來晾在這種
大庭廣眾之下呢?以前這個房子住的的是個女孩子,我搬進來之后連她之前貼的
那些壁畫都沒有揭。之后可能有人覺得樓頂住著一個男人,內衣不方便再去上面
涼了,因此我房門外面女人的內衣數量明顯減少了。

但有一個女人的內衣晾的讓我印象很深刻,她每次就只晾三件衣服,一個胸
罩,一個內褲,一個吊帶。這三件東西只用兩個晾衣架,內褲吊在三角衣架的兩
個斜邊上,胸罩的一個袋子固定在晾衣架的一邊,胸罩和內褲只用一個晾衣架,
另一個吊帶單獨用一個晾衣架。她的內褲和胸罩都是帶蕾絲的那種,看起來很漂
亮,有幾個吊帶也很好看。

她的衣服晾的時間間隔也很有規律,平均一周晾兩次到三次,每次都是晾三
件,并且每次都晾在距我門口最近的地方,但我卻一直不知道兩衣服的人是怎樣
的。那時候我白天上班,晚上下班后就趴在窗前看書,窗戶一直開著,只是練琴
的時候就會關起窗戶。我晚上在窗前看書的時候偶爾就會有收衣服的人從我窗前
經過。

有一天晚上我在窗前的桌子上看書,一個女人上來收衣服,她從我窗前經過
的時候我并沒有抬頭看她,聽見她在距我門口晾衣服的最近的地方停下來了,我
突然間想到她是不是就是把胸罩、內褲、吊帶組合起來晾的那個人呢?我抬起頭
來,注視著窗前,她再次從我窗前經過時,我發現她拎著那三件已經晾干了的內
衣。

我不知道她第一次經過的時候有沒有朝我屋里看,但返回去的時候,我看她
的時候她也把頭扭過來看我的屋內,我們的目光注視在了一起。我窗戶的燈光讓
我看清楚了她,她可以算的上是漂亮的,長頭發水漉漉的,好像剛才洗過并沒有
梳理過就出來了,她個子不高,我和她的目光相遇,但很快,我們又都收回了自
己的目光。

因為我一個人在頂樓住著,有時候別人晾的東西趕上下雨的時候我就會幫忙
換一下位置,換到我的窗前的那片有遮陽板的地方,要是是被子,我就會收到我
的屋子里,但只收過兩次被子,天晴之后就又晾出去了,這兩次也沒有人知道。
因為經常上班,也不是每次都能幫別人收,即使幫別人把換了位置后別人什么時
候收走我也不知道,也沒人說過什么,因為這地方的人都在上班,很少能見面的
,被我換了衣服位置的主人或許看到之后也只是會稍微的驚訝一下誰把我衣服掛
在這兒了而已。但是次數多了,我想他們也都知道是我幫他們的,他們也知道七
樓的住戶會在雨天幫他們把衣服換到雨淋不到的地方。

但有時候就是女人的內衣,我實在是不知道如該不該動。有一次就是她的那
三件東西,并且整個樓頂只有她的三件,下雨了,我很矛盾,該不該幫她換位置
,不換,我過意不去,別人的都給幫忙,她的為什么就不幫,她知道了會怎么想
;換,畢竟是內衣,她會不會反感?

最后,我想,她上次都知道這個房子住著我了,是個男人,她還不停把內衣
晾在這兒,她肯定不會介意的,我就幫她換到我窗前的遮陽板下面了。之后我就
出去了,晚上回來之后,她的內衣已經不在了,我想,她可能收走了吧。

有一次,又碰到下雨,她的內衣也在,我就又幫她換到了我的窗前。剛換過
去時間不長,她就上來了,她看到她的內衣被挪到我的窗前了,那時候我的窗戶
開著,我正坐在窗前看書,她一定知道是我幫她換的,她看向了我。我有點窘迫
,怕她責怪我,我就站起來隔著窗戶對她說:「我見雨大了,就幫你換到這個位
置了,不好意思啊。」

她笑著說:「哈哈,看你說的,幫我的忙,還給我說對不起,應該是我說謝
謝才對。」她笑起來很自信,很好看。

我說:「一般碰到下雨外面有洗的東西的話我就都會換到雨淋不到的地方的
。」

她說:「你可真熱心,以后要是下雨的話,你就幫我把衣服換一下位置。」

我說:「嗯,一定。」

他說了一句謝謝就下去了。我總算是心理舒坦了,真怕她責怪我動她的內衣
了。

有一次,我下班回來,走在路上迎面碰到了她,是在傍晚的時候,這次我看
清楚了她的身材,她穿著高跟鞋,所以顯得個子挺高的,從比列上來說,絕對算
的上是好身材,就是凈身高不高而已。我看見她走過來,她也看見我了,我給她
打了個招呼:「嗨,好啊。」

她停下腳步,笑著對我說:「剛下班吧。」我本來想只是順便打個招呼的,
也就是順手的事,可她停了下來,我也就停了下來。我對她說:「是啊,我剛才
才下班,你去哪兒啊?」她說:「出去買個東西。」她停了一下接著說:「把你
手機號給我說一下吧,想找你幫個忙,但卻又很少碰到你,去了幾次你的房子,
但都沒見到你。」我說:「好啊,有什么事你只管說,只要我幫得上忙,就一定
不會推辭。」

我告訴了她我的手機號碼,她給我震了一下鈴,我問她:「我存什么名字啊
?」她說:「我叫木童,木頭的木,兒童的童,你叫什么名字?」我說:「我叫
宗魏,祖宗的宗,鬼字邊的魏。」她存完電話號碼說:「好,我記下了,電話聯
系啊,我先走了啊!」我說:「嗯,電話聯系。」

回去之后,我收拾了一下屋子,吃過飯,已經晚上八點左右了,我正準備看
書,這時木童打電話過來了,我接起來,她問:「你現在在屋子嗎?」我說:「
在啊!」她說:「那我現在上來。」我說:「好,你上來。」

一會兒她就來我屋子了。她上身換成了一件白色的T恤,下身穿著緊身的牛
仔褲,合體的衣服把她的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我聞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香味,不
知道是香水還是體味。她一進屋子就說:「啊,你屋里這么熱!」我笑道:「唉
,頂樓的房子么,大太陽曬了一整天了。」

她應該是聞到了屋子精油的味道,就說:「什么味?」我說:「我點著精油
呢。」她說:「怪不得呢,你個大男人還點這個東西。」我說:「男人怎么就不
能點了,我這個洗手間在屋里面,沒有其他的窗口通風,點這個能好一點。」

她一點兒也不客氣,直接坐到我的床上,打量了一下四周說:「沒想到你把
屋子收拾的還挺干凈的么。」聊的過程中我知道她老家就距這個市不遠,她也是
打工的,在一個衣服專門店上班,在四樓住著。聊了一會兒她問我:「你是不是
會畫畫?還會拉小提琴?我有時經過你的窗前的時候見你屋里面擺著畫架和畫板
,或者有琴聲傳出來。」我說:「嗯,我學的是藝術類的專業,繪畫是基本功,
但只會畫素描,至于小提琴,只是愛好而已,拉的很難聽的。」

她說:「我讓你幫忙就是想讓你給我畫張像,可以嗎?如果你忙的話就算了
。」我說:「可以啊,我每天晚上下班也沒什么事,幫你畫。」她聽了高興的說
:「真的啊!太好了,真是太感謝了。」我對她說:「那什么時候開始?」她說
:「我準備準備,明天晚上開始畫吧。」我說:「好,沒問題。」

之后我們又聊了一會兒她就下去了。她從我床邊起身之后,屁股剛坐過的地
方的床單起了褶皺,我想起了她緊身的牛仔褲包裹下的圓翹的臀部,她身上淡淡
的香味,我可以透過她雪白的T恤隱隱約約的看到她的胸罩,是她以前晾過的那
種帶蕾絲花邊的,粉紅的顏色。

這些東西不停地在我的腦海中浮現,如果說我第一次見到她在外面晾的內衣
的時候我還沒想什么,那么上次幫她把內衣換到我的窗前的時候我有了一點萌芽
般的沖動,直到這次她在我屋子和我聊了這么長時間,我已經對她產生了欲望,
我想得到她,這種欲望很強烈,我沒法控制。

第二天晚上還是八點多的時候她就上來了,她依舊是昨天的那身裝扮,只是
頭發比較隨意,在腦后只扎了一道,有點兒像漢朝女人對頭發的處理方式。我又
聞到了她身上的味道,我不自主的想起了她昨晚在我床邊用屁股留下的那幾道褶
皺,我裝作不經意的把眼神帶過她的屁股和胸部。

她坐在我的床邊問我:「怎么畫啊,我該做什么?」我擺出畫架,拿出削好
的一堆鉛筆,對她說:「要不你就坐椅子上吧,我給你畫個稍微帶有傾斜視角的
。」她說:「好,就這樣。」她起身去搬椅子,我又看到了她起身之后床單上面
留下的褶皺,我那時候很想上去摸一下那個地方,試一下上面的溫度。

我給她安排好位置,她端正的坐在椅子上面,雙手放在膝蓋上,我坐在我的
床沿,稍微的側對著她,問她:「準備好了嗎?」她笑著說:「嗯,好了。」

我看她準備好了就開始動筆,起草著大致的比例輪廓,不間斷的去觀察她,
我可以毫不隱晦的光明正大的去看她。我問她:「你工作每天忙不忙?」她說:
「還行吧,不是很忙。」她接著問我:「你很喜歡看書啊,我看你這個鐵架子上
這么多書,以前見了你幾次發現你都趴在桌子上用功。」我說:「也是沒事消遣
呢,看熱鬧呢。」她問我:「你有女朋友沒?」我笑著說:「沒有。」她說:「
騙人,你這么優秀的男孩兒能沒有女朋友。」我說:「你這么漂亮,不也沒有男
朋友嘛。」

她噗嗤的笑了一下說:「你咋知道我沒有男朋友?」我說:「預感,做設計
工作的人都比較感性,預感很準確的。」她問我:「為什么不談女朋友?」我說
:「我長得不帥,又沒錢,家又是農村的,沒有姑娘喜歡我。」她問:「你多大
了?」我說:「24了,你呢?」她說:「26了。」

她怕影響我畫畫,所以一直不敢有大的動作,說話時顯得很僵硬,我對她說
:「稍微動一下沒關系的,不要那么的僵。」她笑著說:「哦!」畫了一會兒,
她說:「太熱了,你這屋子。」雖然頭頂有風扇,她的頭發都被吹得動了,但我
還是看到了她額頭滲出的汗珠。我說:「那怎么辦,要不明天晚上畫吧!」

她思索了一下說:「好吧!」她從椅子上起身,湊到我的畫板上看了一眼說
:「哈哈!真不錯。」她把頭探過來的時候,我瞄了一眼他的圓形的T恤領口,
看到了一點蕾絲的邊,清晰的聞到了她身上的香味。她接著說:「這么熱,真不
知道你每天晚上是怎么睡覺的。」她看了一眼我的書架:「我借你一本書晚上看
一下吧!」我說:「好啊!你喜歡哪一本就拿去看吧!」她拿了一本散文集跟我
說了聲謝謝就下樓去了。

第三天晚上她準時來到了我的房子,做好準備讓我給她畫像,這次我畫的時
間很長,她也不嫌熱,一直到了十一點多的時候,終于畫完了。我讓她過來看,
她看到畫像之后興奮的說:「哇!好棒哦!真像。」

我去洗干凈滿是鉛墨的手,轉身對她說:「你畫出來更加的漂亮。」她看著
我笑著說:「你呀!真會哄姐開心。」這時候已經很晚了,屋子的窗戶和門都是
開著的,因為是在頂樓,所以外面顯得很安靜。

這個時候她一會兒看看她的素描像,一會兒看看我,她看我的時候我也去注
視她的眼睛,通過這幾天和她的交談,我知道她對我還是很有好感的,特別是在
這樣的環境中,我的對她的欲望猛然間又高漲了,我從小到大就做過兩次愛,還
是同一天晚上和同一個人,那也都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生理原因的催化下,我
更加的熱情高漲了,我很期望能和她今晚發生點故事。

我看得出,她現在還不想下去,我室內火熱的溫度她也不嫌棄了。一時間我
們不知道說些什么,我打破了尷尬,問她:「畫像還滿意吧?」她趕緊說:「太
好了,畫的太像了,嗯,讓我想一下,我一定要好好好地感謝你一下,我明天晚
上請你吃飯吧!」我說:「不用了,這怎么好意思!」她說:「什么不好意思的
,你是不是嫌我是女孩子請你吃飯不合情理啊!這個沒什么的,你不去就是討厭
我了。」我說:「那好吧,明天晚上你請我吃飯。」

她聽完高興地說:「那一言為定。」我說:「嗯!」她說:「時間也不早了
,我就先下去了,明天見。」我說:「嗯!」我把畫從畫板上取下來給她,她拿
的時候摸到了我的手,他的手很軟,纖長的。我把她送到樓梯口,看著她走下樓
去。

隔天晚上,我們一起去吃了個飯,聊得很開心。之后她經常來我的屋子和我
聊天,有時候讓我拉小提琴給她聽。時間久了,我們也不再怎么生分了。她年齡
比我大,讓我把她叫姐,我覺得也是應該的,就一直管她叫姐。但我卻對她的欲
望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大,總想著去摸一下她的屁股,她的乳房,和她緊緊地
摟在一起接吻。

我能感覺到,她剛開始的時候就對我有好感,現在這種感覺更加的強烈了,
很多的細節之處我能看出來,她對我有意思。我們都對對方有想法,但都沒有說
破。但我的好感里面大部分是想占有她的身體,但這種想法衍生出來了對她的愛
。我有時候為我的這種想法感到羞愧,但又忍不住。我想,她對我的感覺也是這
樣的嗎?

直到有一天,因為加班我回來的很晚,剛進門,她就上來了,那時候已經十
點多了。她問我:「加班了?」我說:「是啊,不過明天休假。」她說:「我們
也休假,晚上無聊,沒事,聽見你回來了就跟著上來了。」她坐在我的床上,拿
了一本書看了起來,看了一會兒就趴在我床上看了起來,這倒還是第一次。

那時候我正在洗臉,剛把臉搽干凈,一轉頭看見了她性感的身段趴在我的床
上,依舊是那條緊身牛仔褲,兩條腿僅僅的并在一起,中間稍微露出了一條縫隙
。她的拖鞋已經掉到了地上,她的腳很白,薄襯衣印出了胸罩肩帶的痕跡。我喜
歡她的屁股,她趴在那兒,屁股更加的好看。

〈到這一幕,我的欲望立刻就比激了起來,我真想直接就撲上去狠狠地撕咬
她,讓她永遠在我的身下不得翻身,但理智還是讓我忍住了。

我收拾完之后,出去了一下,進來之后,她坐在我的床上,正默默的看著我
。她看著我有一段時間,眼神里面滿是柔情,我趕緊把視線移開問她:「咋不看
書了?」

她起身坐到我書桌前面的椅子上看著我說:「看不進去,沒什么意思。」氣
氛很尷尬,我知道她也知道氣氛不對,但還都保持著矜持。她問我:「你明天有
事嗎?」我說:「去圖書館。」她說:「唉!本來還說讓你陪我去逛街呢!」

聽到這句再想一下最近我們說的話,越來越像是情侶之間在對話。我對她說
:「那可以啊!沒問題。」其實我并不喜歡陪女人去逛街,覺得那就是在浪費時
間,這方面,我一點經驗都沒有,但她,我拒絕不了。最后,我們都沉默了。過
了好一會兒,她說:「給我拉一首曲子吧!」我說:「這么晚了,影響別人休息
。」她說:「把門窗關起來就好了,小提琴的聲音又不大。」

我聽到她說「把門窗關起來。」總覺得怪怪的。就說:「好吧!」她起身去
關門和窗戶,我把小提琴取出來,她又返回去坐在我的床上。屋子里之后我們兩
個人,門窗都緊閉著,冷空調正吹著,她的薄襯衣被吹得抖動著,乳房部分的扣
子被撐得很開,這是一個很微妙的環境,我看到她充滿期待的眼神,那并不只是
對曲子的期待吧!

我問她:「想聽哪一首?」她說:「隨便。」我拉了一曲《俏姑娘》,之后
還拉了好幾首,曲子間隙,我們總是搜尋可以擺脫尷尬的話題,都期望著能有一
個折點可以讓我們順理成章抱在一起,但這個節點并沒有出現。

一直到凌晨一點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辦了,就對她說:「明天不是要逛街么
,要不咱們早點休息吧!」她的眼神變了。剛開始的時候滿是柔情,中途夾雜著
柔情和期待,現在則是充滿了失望,她嘆了口氣對我說:「那好吧,明天去逛街
,好好陪我哦!」我笑著說:「好的,一定。」

送她出去之后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我知道我睡不著的。過了十多分鐘,
我覺得,我不能這樣猶豫的。拿起手機,給她發短信:「我屋子好熱,睡不著。
」她很快就會過來了:「我屋子挺涼快的,你要不先下來吧,等過會兒天涼了在
上去休息,明天逛街可以晚點去啊!」我回復她:「好,我現在就下來。」

我下到四樓,她的房門半開著,她的襯衣換成了T恤。我是第一次到她的房
間,她的房間要比我的好多了,是一件大房子,房東用石膏板隔開了三間,廚房
、洗手間和臥室。我看得出她很高興,眼神里面有有了剛才那種柔情和期待。但
還是尷尬,我是應該主動點,但卻鼓不起勇氣。

她說:「你坐啊!」我坐在她臥室里的椅子上,四周打量著她的屋子,她的
屋子里有空調,涼快的很。她的床頭貼著我給她畫的那幅素描,房間很干凈,很
溫馨,有她身上的那種味道,一條薄毯被鋪在床上。

我實在是找不到什么話題來擺脫尷尬,或者怎樣能自然過渡到我和她滿懷期
待的事情上。她先開口了:「我剛看從你那兒拿的那本書,上面的一篇文章講道
一個叫周幽王烽火戲諸侯的事兒是怎么回事啊?」

我就對他說這個歷史故事,后面牽扯出很多那個歷史時期的人物和故事,我
一一給她說,炎黃部落和蚩尤部落的涿鹿大戰,大禹治水時的三過家門而不入,
商湯王和夏桀王在鳴條的決戰,周穆王到昆侖山會見西王母,一直從三皇五帝講
到西周周幽王的滅亡。我講的時候她坐在自己的床上,聽得津津有味,不時的問
一兩句,中途下去給我倒了杯水。

她屋子里面的空調終于使我感到有點冷了,我用手摩擦了一下胳膊,打了個
冷戰,她那時候在床上披著那個薄毯被,看到我有點兒冷,她對我說:「空調溫
度是不是低了,要不你上來吧!」聽到她這么說,我一時間不知道怎么回答,但
我還是答應了,我起身向她的床走去,她趕緊挪了一下位置做到了床頭里面,靠
著背靠,我坐在她的對面。

她說你坐那兒干什么,那兒又不暖和,坐到這兒來,把這個毯子蓋著。我就
挪動了身子,坐到她旁邊去了,她把毯被的一部分然給我讓我蓋著。我還是有點
兒尷尬,跟他保持著一點的距離,不敢扭頭去看她,她也覺得很不舒服,身體很
僵硬,我們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好長一會兒她問我:「你剛才講到得國人暴動是怎么回事兒?」

我對她說:「西周后期,周厲王把原來人民自由使用的山林川澤資源一律收
歸王室,平民上山砍柴打獵,下河捕魚都要向王室交稅,老百姓議論紛紛,批評
周厲王,周厲王就派人監視平民的一言一行,誰有不滿就殺死誰。三年之后,國
人終于忍無可忍,公元前841年發動了武裝暴動,把周厲王趕出了王室。」

她聽了之后說:「你把歷史事件的年代記得這么準,不簡單。」之后她還問
了好些問題,至少讓我們之間不再那么尷尬。我和她說話的過程中我們的距離也
越靠越近,終于,我感覺到她的肩膀挨著我了,我感受到了她身體的溫度。我的
手在薄毯被里面碰到了她的手,我趕緊讓開。

那時候已經凌晨三點了,她的手,她的體溫,他身上的味道終于是我的欲望
達到了不可控制的邊緣了,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什么都可以隱藏,但這口唾
沫卻是怎么也隱藏不住的。她聽見了我咽唾沫的聲音,轉頭看了我一眼,叫我:
「魏魏。」我聽到了,但我還是沒有轉頭看她,薄毯被下面的手又無意中碰到了
她纖細的手,我這次沒有讓開,我緊緊的攥住了她的手,她也緊緊的攥住了我手

她轉過身子,另一只手搭上我的另一個肩膀,嘴唇靠近了我的臉,她的乳房
正緊緊的擠在我的肩膀上,我感受到了她呼出的氣體,我的心跳迅速加快。她看
著我說:「你好緊張哦!你的心臟跳的好快。」她把手從肩膀上移到我的胸口,
捂著我的心口。我稍微轉了一下頭,看著她的臉,她的臉沒有任何的化妝品,一
雙杏眼忽閃忽閃的,睫毛很長,我說:「木童,你真漂亮。」她看著我說:「是
么?喜歡我嗎?」我說:「喜歡。」

她再次把我緊緊的抱住,嘴唇更加的靠近了我的臉說:「你這個壞蛋,這么
長時間了才說,害的我好難受。」我對著她說:「我喜歡你。」她聽了在我臉上
親了一口,我發現她的臉有點兒紅了。我再也忍耐不住了,我轉過身子,把她緊
緊的摟住,急切的去尋找她的嘴唇,我的快速的心跳已經轉換成了粗聲粗氣的喘
氣,她的喘氣聲也正配合著我,我們緊緊的互相摟著對方。

嘴唇熱烈的接在一起,我的手不斷地在她的后背摩挲著,感受到了她胸罩的
肩帶。我的手慢慢的下移,摸向了她的屁股,我們都穿著長褲,她的牛仔褲很緊
,她的屁股很挺,很有彈性,隔著牛仔褲,更加的吸引我,我不時輕輕地抓一下

我的嘴唇離開她的嘴唇,移向了她的脖子,她喘著粗氣,對我說:「你好壞
,摸我的屁股。」我回應著她說:「你的屁股真漂亮,我喜歡,愛不釋手。」她
說:「只是喜歡我的屁股嗎?」我說:「哪兒都喜歡,喜歡你所有的東西。」我
的手離開他的屁股,摩挲著她的大腿,之后又移向了她的胸部,我的一只手緊緊
的蓋著她比屁股還有彈性的乳房,不間斷的輕輕地揉著。

她雙手摟著我的脖子,不停地想吻我,我的嘴唇不停地在她的脖子和嘴唇間
游走著,她摟我脖子胳膊越來越緊。她仰著脖子說:「我想把你融進我的身體里
。」我說:「是嗎?你要怎么融進去?」她穿著粗氣不說話了。我們的身體緊緊
的挨著,不停地扭動著,床單和毯被被我們的身體擰成了麻花狀。

我的下面早已經硬的很了,我能感覺到尖端部分已經流出了水。緊繃的褲子
讓我的下面難受。我的嘴離開她的身體,看著她迷離的眼神說:「木童,你既漂
亮又性感,我想干你。」她說:「我不喜歡這個詞。」我說:「那你給我吧!」
她說:「切,才不呢!」我把她的手引向了我的下體說:「感覺到了嗎?」她的
手摩挲這我的下體說:「受不了吧!」說完又吻想我的嘴唇。我把手伸進她的T
恤里面,摸到了胸罩,我對她說:「寶貝,抱衣服脫了吧,我好摸她。」她說:
「你給我脫。」

我爬起來,把她的T恤脫了下來,她粉紅色的胸罩半包著雪白的乳房。我對
她說:「我在我門前見過你的這個胸罩,這個胸罩你總是和內褲一起洗完然后晾
出來。」她用手摸著我的臉說:「你竟然敢私自動我的內衣,就不怕我生氣。」

我聞著她的乳房的味道說:「才不怕呢,你晾在那兒不就是為了讓我看嘛。
」她把我的頭按向她的胸部說:「是的,我第一次知道你在那個屋里住著之后就
想和你好,因此我才不介意把內衣晾在你的門前呢,我有時候期望著你這個單身
的男人能把我的內衣偷走,把臟東西弄在我的內褲上面。」

她說著就去解我的褲帶,她很順利的就把我的外褲退到了膝蓋處,我只留下
了一條內褲,內褲被勃起的陰莖撐出一個包來,她的手伸向那個鼓包,輕輕地揉
著說:「你的弟弟出水了,內褲濕了。」我推開她的胸罩,含住了她的乳頭,輕
輕地吸著,剛含進去,她稍微的顫抖了一下。我說:「是啊,你下面濕了沒?」
她說:「嗯,濕的很,你摸一下看看。」

我從他身子上面爬起來,解開她的褲帶,退下她的緊身牛仔褲,她的粉紅色
的內褲出現在了我的面前,下面濕了一大片。我把我的內褲連同所有的衣服都脫
掉,勃起的陰莖立刻就挺了出來。龜頭前面流出了透明的水。這時候她也把她的
胸罩脫掉了,渾身上下就剩下了一條內褲。

我的手摸向了她的內褲下面,感受著她潮熱的溫度。她把薄毯被拉著蓋住了
上身。我抓著她內褲的兩邊,往下拉,她稍微抬了一下屁股,我順利的脫了下來
。我過去分開她的雙腿,看到了她的陰部。她的陰毛不是濃密,陰部濕漉漉的,
我把她的雙腿曲著分開,稍微壓向她的身體,這樣她的整個陰部都暴露在了日光
燈下,我把臉靠近她的陰唇,聞到了一股騷味,并不是很好聞。

我伸出舌頭輕輕地觸了以下,她的渾身抖了一下。我拉開她蓋在身上的毯被
,看著日光燈下她雪白的身體,我跪著在她的下面,陰莖堅挺的立著。她稍微抬
起頭看了眼我的陰莖,又躺了下去。我爬向她的身子,她閉著眼睛,我的嘴唇靠
近她的嘴唇,輕輕地觸著她的唇部,對她說:「木童,我要插你。」

她聽了緊緊地把我抱住,瘋狂的親吻著我。她的雙腿被我的腿分開了,我的
龜頭不停地觸著她的陰唇。我用手扶著陰莖,試著對準她的陰道口,卻滑的插不
進去。我對她說:「我插不進去。」她睜開迷離的眼神說:「你真可愛。」說著
把手伸向下面,扶著我的陰莖,對準她的陰道,我臀部用力,很輕松的就送了進
去。她的陰道里面很熱,很滑。她繼續抱著我,緊緊地摟著我的背部。

我動了一下屁股,試著抽插了一下。她沒有什么反應。她陰道里面的濕滑和
熱度終于是我忍不住了,我趴在她的身上,輕輕的抽插起來,速度和頻率越來越
快。她開始并沒有什么反應,只是緊緊的摟著我,不時的尋找著我的嘴唇,當我
抽插的速度快起來的時候,她開始有了輕微的喘息聲,從喉嚨里面發出來的。

我邊插邊問她:「喜歡我嗎。」她邊喘氣邊說:「嗯……好喜歡,我愛你,
魏魏。」我說:「你舒服嗎?」她說:「舒服……」我越插越快,她的喘息聲也
變成呻吟,開始壓低著,最后忍不住了,放大了聲音:「嗯……啊……啊……喔
……」

聽到她的叫聲,我再也忍不住了,狠命的插了幾下就射了。我那時候也管不
了那么多,直接給她內射。射的時候我的龜頭很敏感,不能動,就靜靜的插在里
面,一股股的射精。她的呻吟聲也小了,變成了輕微的喘息。我趴在她的身上,
不停地喘著粗氣。

過了好一會兒,我們都恢復了。我支起身體,看著她笑了一下。她用手摸著
我的臉,滿是柔情的問我:「寶貝兒,舒服嗎?」我說:「太舒服了。我剛才沒
忍住,射里面怎么辦啊。」她笑著說:「沒事的,放心吧,小傻瓜。」我想了一
下,整個過程也就五六分鐘左右。她說:「洗一下吧。」我從她身上下來,她起
身去洗了,我看到她身子下面一大灘的水漬,我喊住她指著那攤水漬對她說:「
你看。」她看到之后,過來錘了我一下說:「討厭死了。」

洗過之后,我們兩個抱在一起,蓋著那條毯被。她對我說:「你終于得逞了
。」我問她:「什么得逞了?」她說:「你不是一直想得到我嗎,你們男人就這
樣,我還不知道你們的那些心思。」我摸著她的乳房說:「你不也一樣嗎。」她
嘻嘻的笑著說:「就算是吧。」我問:「我長得又不帥,又沒錢,你為什么喜歡
我啊。」她說:「我喜歡你這種文靜的男孩子,那天我過去的時候見你在看書,
以為你是個學生呢,最后從房東那兒知道你已經上班了,待人彬彬有禮的,對年
紀大的人稱呼都用「您」。你還會畫畫,懂音樂,字兒也寫得好,不吸煙喝酒,
沒有不良嗜好,這么好的男人現在打著燈籠都難找。」

我問她:「你把內衣掛在我門口是勾引我吧?」她說:「才不是呢!剛開始
我不知道那個屋子換人了,直到有一天,經過你的窗前的時候才知道是你住在那
個屋子里的,我也知道那幾次我的衣服都是你幫我換到雨淋不到的地方的,我第
一眼見你就覺得你好面善,想和你交個朋友,后來就想是不是愛上你了。你知道
嗎?有幾次我都想著我把內衣掛在你的門前,你會不會偷偷的拿走玩,但好像沒
有。有一次,我欲望特別強烈,就想著你正拿著我的內衣自慰,把精液射到我的
內褲或者胸罩上面,我邊想這些邊自慰,那一次自慰感覺好太舒服了。」

我問她:「你也自慰啊?」她說:「是啊,我是個正常女人,有這方面需要
。」她接著問我:「你多長時間自慰一次?」我說:「我幾乎每天晚上都自慰。
」她說:「是不是腦海里想著和我做愛,然后自慰?」我說:「是啊,自從見到
你之后就一直想著你自慰。」她聽了掐了一下我的胳膊說:「天下烏鴉一般黑,
看著你這么老實,原來這么壞。」我說:「你喜歡我壞嗎?」她的眼神又變得迷
離了,緊緊的樓了我一下對我說:「喜歡。」

我的手摸向了她的下面,她的下面已經濕了,我輕聲的問她:「想要嗎,寶
貝?」,她說:「想要。」聽到她這樣說我的陰莖又一次硬了起來,她用手摸著
我的陰莖說:「這么快就硬了,我喜歡。」我翻身含住了她的乳頭,輕輕地允吸
著,她的乳頭很敏感,一會兒就有了喘息聲,抓著我陰莖的手套弄的也越來越快
,不一會兒我感到她下面的水已經很多了,就又壓在了她的身子上面。

她順從的分開雙腿,盤在我的腰上,我這次還是要她幫忙之后才順利的插進
去。她的頭向后仰著,我含著她的乳頭,慢慢的抽插著,她的喘息聲也越來越重
。過了一會兒,我爬起來,把她的雙腿呈M形曲起來,跪著插她,我看著我的陰
莖在她的陰道里面進進出出,她的手緊緊的抓著床單。

我抽查的速度變得快了起來,床也發出了吱吱呀呀的響聲,她也發出了呻吟
聲:嗯……呀……哦……」快速的抽插讓我很快就累了,我停了下來。對她說:
「好累!」她只是迷茫的說:「哦!」

這時,我把的雙腿架在我的肩膀上,壓向她的胸前,胯部懸空,自上而下的
插她。這樣插得很深,我插得也很猛,她發出了很大的呻吟聲。過了一會兒,我
對她說:「換個姿勢吧?」她說:「怎么換?」我說:「你跪著,把屁股撅起來
,我從后面插進去。」她說:「就這樣來吧!那樣子我不習慣。」我說:「試一
下吧!那樣很爽的。」

她不太情愿的按照我說的趴著,她的頭挨著床,屁股撅著,我把她的頭抬起
來,讓她的腰部往下壓,這樣她的屁股給人感覺就是翹著的,整個陰唇暴露在我
的面前,我扶著她的腰,挺著陰莖,慢慢的插進了她的陰道。這次我直接就是大
力的抽插,我雙手不停地揉著她的屁股,時而去摸她緊密的著肛門,她的屁股給
我撞擊的啪啪的響。

§速大力的抽插之下,她的呻吟聲很大:「啊……啊……啊……」不停地叫
著,和著床響的聲音。這樣插了有五六分鐘,我趴在她的背上,對她說,換個姿
勢吧,你在上面。她說:「我不喜歡那樣。」我不想勉強她,把她放平,用傳統
的姿勢接著插她。

這次的插了有二十多分鐘之后我感到了爆發的邊緣,對她說:「寶貝,我要
射了。」她喘著其說說:「嗯,射……吧。」我說:「你舒服嗎?」她說:「舒
服……死了,射我……我里……面,我喜歡……被你……的精液沖……擊……的
感覺。」聽她說完,我狠命的插了幾下之后,死死的頂住她的下面,把一股股的
精液射向她的深處。

我們都消停下來的時候已經是早上的五點多了,我抱著問她:「你為什么不
喜歡換姿勢啊。」她笑著說:「不太習慣,總覺得那些姿勢太淫蕩了。」我捏了
一下她的乳頭說:「你本來就很淫蕩。」她打了一下我的手說:「你再說,再說
以后不給你了。」之后我們兩個抱在一起,蓋著那條毯被沉沉的睡去了。中午十
二點多才醒過來,醒來之后又和她做了一次。

以后的時間里只要和她在一起就會做愛,好像永遠得不到滿足,她也越來越
開放,什么姿勢都用。有時候在我屋子里,有時候在她屋子里。我們都喜歡對方
,做愛的時候很瘋狂,但從來都沒有說過雙方是自己的男女朋友,我想,有些事
情其實是不需要說的。

本以為看完第一章后,第二章會繼續寫一下后來的情節,結果直接跳到另一個女人那里了,有一點太突然了。不過作者可以把這女人和男主感情糾葛在后面仔細的描寫下去,并且延伸開來,我想會有不錯的效果,并且會很有內容的哈哈 這個女孩子喜歡上男主角了 所以才會主動進攻啊 不過恐怕是不會結婚的以前住樓上樓下,以后住床左床右樓主的女朋友挺厲害,設計了那么長時間終于把你搞定了,這個女人可不簡單啊。這就是風水輪流轉,誰不一定把誰設計到床上呢!也算是樓主的艷福吧!不說相互是男女朋友,是在給自己留后路,哈哈聰明。挺不錯的,開頭鋪墊,后來就直入主題了,帶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