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黑燈舞廳古城尋歡記我的享受

2014-9-18 古典淫俠小說 激情小說

五十年不遇的酷熱肆虐古城,而可氣的是我的欲火在這炎熱的季節卻絲毫不 肯有所收斂,無奈之中偷空前往市內一家頗有名氣的黑燈舞廳去尋點刺激,給自 己降降溫嘛。誰知由此卻引發了一件令我擔心了許多天的事情……

只十元錢的門票就步入了舞廳。黑燈舞廳自然漆黑一團,空氣中彌漫著女人 的脂粉味和男人的汗臭味,似乎還有陣陣女人下身的臊氣和男人精液的怪味。可 欲火中燒的我對此卻然不顧,只是在黑暗中睜大色迷迷的雙眼,在那流鶯一般 的舞女堆中搜尋著我的獵物(我的眼睛此時一定閃著綠光吧)。

在我的眼睛還未適應這里的黑暗時,就有人攔住了我「先生,跳一曲吧?」

「不,不,我在找人。」我自然要挑一個可心的女人來陪我,所以并未匆匆 上場。

走了沒幾步又被一女子攔住了,本想再拿拿架子,可傳到我耳邊那溫柔的話 語令我不由得動了心(諸位看倌可能都擋不住如此誘惑的):「大哥和我跳吧, 我的奶子好大的,你摸著一定舒服。」借著微弱的燈光我打量了她一眼:高高的 發髻,紅潤的雙唇,豐滿的身條,陣陣的香氣……特別是那豐胸果然高聳挺拔, 煞是誘人。可沒探虛實,我并未貿然應允(因為有一次我憑直覺找了位胸乳挺翹 的女子陪舞,誰知待我伸手到她的乳罩內時,才發現不僅那乳罩有一層厚厚的海 綿,而且在罩杯里還墊著一團衛生紙,而那女子的乳房小的確實可憐,用手模著 只能感到有微微隆起的乳暈和細小的乳頭。可我當時對她刻意的偽裝并未惱怒, 反而產生了一絲憐憫。不過在黑暗中對她那細嫩的乳頭又捏又擰地發泄一通,而 那女子自知理虧,只有呲牙裂嘴地忍受著的神態讓我感到了虐待的快感,哈哈, 也挺刺激的)。

眼前的女子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抓起我的手按在她的乳房上:「你看夠大 吧?」說著她還伏在我的耳邊悄聲道:「我的皮膚也好細嫩的,大哥到這兒來不 就是圖快活嗎?我會陪好你的。」我那只被她按在胸乳上的手暗暗使勁,只覺豐 盈溫軟,果然貨真價實。

可我并未知足,又得寸進尺地問道:「怎么陪好我?」

「隨你的心意呀」

「哦,我能摸你下面嗎?」

「當然!你看我穿的超短裙,方便的很,隨便你摸。來吧!」說著她便把我 往舞池里拽,到此地步如再推辭,那就不是男人了。于是我便摟著她的腰一同滑 入舞池當中。

隨著綿綿的舞曲,燈光又暗了下來,那女子雙手摟住我的脖子,緊緊貼著我 搓起二步,而我則抓緊時間把手從她的衣襟下伸了進去,迫不及待地要體驗一下 她那豐乳的滋味,我先隔著乳罩揉搓一番,豐滿柔軟的乳房使我的手感頗為真實, 而且她的乳罩并無那層厚厚的海綿,只是一層薄薄的如肌膚般柔滑的絲織品,可 見這女子對自己的乳房充滿了自信。我對她說:「果然奇大無比,看來你沒有騙 我。」

「干嘛要騙你?」我便對她講了乳罩內墊衛生紙的故事,她「咯咯」地笑著 說:「你傻的夠可以呀,眼光也太差了吧。」她緊緊依著我,又悄悄地對我說: 「我不但奶子好玩,下面更好玩呢,一上手會爽的你失魂落魄喲。」

「是嗎?你再挑逗我,小心我吃了你。」

「嘻嘻,來呀……」一邊調笑著,我的手就順著深深的乳溝從她的奶罩罩杯 處伸了進去,一個柔軟的乳頭便納入我的手中。

令我驚奇的是雖然她的乳房碩大豐滿,可挺立在其顛峰的乳頭卻是小巧細嫩 的,真是對比強烈,讓我「性趣」大增。我側著手細細地把玩著她細小的乳頭, 那女子為了讓我的手更爽快地行動,她將奶罩從下面掀起,一直掀到乳峰上面, 使兩只乳房裸露出來,任我揉摸。說真的,這女子的豐乳給了我從未有過的 滿足感和享受。

這對乳房不但碩大豐滿,而且異常柔軟細嫩。當我將她的乳頭揉捏的漸漸挺 立時,竟感到了她那乳暈處也隆起了細密的小肉粒,使我倍覺刺激。趁著黑暗, 我不禁低下頭用嘴唇去拱她的乳房,陣陣肉香撲鼻而來。「吃吧,我昨晚才洗了 澡。」她鼓勵著我并努力把胸乳往前挺,我毫不猶豫地張嘴含住了她的一個乳頭, 猛力地吸吮起來,一股濃烈的乳香和微咸的汗味被我吸入口中。

那女子似乎很享受,她用手托起一只乳房盡力往我嘴里塞,要我用嘴能更多 地去包容。我張大嘴將她送到口的乳房深深吸入,將舌頭纏繞住她的奶頭,用牙 齒在那細嫩處輕輕地啃咬著。那女子顫抖地摟緊我,將她肥碩的乳房緊緊地擠壓 在我的口鼻上,似乎要讓我吞下去一般,直到我覺得呼吸困難地側過頭在張嘴喘 息,她才略微地放松了擠壓,隨即又把另一只乳房高高湊起,將已勃起的硬硬的 乳頭塞進了我的嘴里……

我一邊吸吮著她的乳房,一邊就忍不住地把手伸向她的下身,她扭動著身子 說:「等一會兒再摸」

「為什么?」

「這一曲就要了,等下一支黑曲讓你好好地摸個夠,好嗎?」……

隨著燈光變暗,第二曲開始了。我和她相擁著如同一對熱戀的情人般步入舞 池,黑暗中她伸手解開了我的衣扣,使我裸露著胸膛,然后她把自己的衣襟連同 乳罩一塊高高掀起,將她豐碩的雙乳緊緊地貼在我的胸脯上,隨著舞步在相互揉 搓,給我的感覺既溫暖又刺激。

她摟緊我閉著眼在享受,而我的手則伸到她的裙下,順著大腿滑向她的兩腿 之間,我隔著內褲在她的陰部撫摩著,感到了那里的濕熱氣息,我揉摸了一會兒, 覺得她的褲襠似乎要濕透了,便想將手伸進內褲里,也許是她臀部太豐滿的緣故, 致使那條內褲緊緊地貼在她的下身,沒有絲毫余地容我的手指進入,費了好大勁 從她的松緊褲腳塞進的手指也根本摸不到她深深的陰縫。

我的手在那里忙活了半天也不得要領,那女子似乎覺察到了我的急迫,便動 手將短裙掀起拉倒了腰際,然后把內褲褪至髖下,捉著我的手從她內褲的松緊褲 腰處塞了進去,我的手頓時如魚得水般在她的陰部肆無忌憚地暢游起來……她則 伏在我耳邊悄悄地說:「別猴急成那樣呀,你要慢慢地去感覺,我下面的『妹妹』 可與眾不同呢。」

聽了她的話我便放慢了節奏,剛剛入手就有一股異常的濕熱從她的陰戶傳來, 我用手指試探地觸摸了一下,呵……濕漉漉地如入水鄉澤國。我悄悄地逗著她說: 「小妹妹發大水了。」

她擰了我一下:「你不喜歡嗎?」

我的手撫摸著她肥厚的大陰唇:「當然喜歡,我要游到源頭去探險。」

「你好壞呀……隨你的便,別淹死你!」她在我的臉上吻了一下,有意識地 叉開兩腿,容我的手能在她緊密的陰縫中自由行動我剝開她的大陰唇,用中指的 指肚在她大小陰唇間的溝壑里揉搓著,隨即又去探尋她陰唇上方的陰蒂。一開始 我并未感到它的存在,可隨著手指的運動,那粒神奇的肉球漸漸地浮出水面。隨 著那粒陰蒂的蘇醒,開始還在我耳邊伴著舞曲輕聲哼唱著的女子也漸漸發出了呻 吟聲。

我一邊揉著她那粒已明顯勃起的嬌嫩的陰蒂,一邊對她說:「舒服嗎?」

她哼哼著伏在我的肩上:「死相……還不是你在圖舒服。」隨即她又悄悄地 說:「怎么樣,摸出什么特別之處了嗎?」

聞聽此言我才想起剛才她告訴我她的下陰與眾不同,于是我的手在她的陰戶 上如雷達般地掃描起來:她的陰阜高高隆起,上面陰毛密布,一直延伸到大陰唇 的兩側,我拽拽她的陰毛說:「好豐盛的水草呀。」

「討厭嘛。」她拉著我的手掌從她的陰戶上慢慢劃過,我只覺的那溝壑起伏, 頗為奇特。

從她深深的陰縫中嬌嫩地探出兩片溫軟的小陰唇,引導著她陰縫的溪水潺潺 流出,我的手逆流而上,在她的陰蒂上揉捏一番,又夾著她的兩片小陰唇對她說: 「你的陰蒂蠻大的,這兩片陰唇也挺長的嘛。」

「你伸進去,還有奇特的地方呢。」

「是嗎?讓我再仔細摸摸。」她又充分地叉開腿,使我的手指很順利地塞進 了她的陰道口里。

果然奇特,一般女子的陰道,只要你的手指塞入,順著溫熱的淫水便會暢通 無阻地深入進去,而我的手指在她的陰道口卻遇到了阻礙。「該不是處女吧?哈 哈,這種地方怎么會有處女呢?」我自嘲著又在她陰道口的那個障礙物上細細揉 摸了一會兒,只覺得是一團起伏不平的溫軟嫩肉,我用指頭按了按,她竟舒服地 輕吟起來,我想她一定是很享受了。「是這里嗎?」她點了點頭,我說:「你這 里果然與眾不同,可我這樣『瞎子摸象』就越發好奇了呀。」

「那你想咋樣?」

「我想看看呀。」

「想的美,在這兒咋讓你看?哥哥,再給我摸摸嘛。」

「摸這里你很舒服嗎?」她又點了點頭:「是,我常常被男人摸的好興奮呢。」

「那要是給你舔舔,會爽死你的。」

「你愿意舔我那里?」

「當然,你呢?」

「我也想吃你的肉棒」

「那我們一定要找個機會玩玩」我一邊和她逗著,一邊用手在她那神奇之處 左突右沖。

她扭著下身呻吟著說:「你可以把手塞進去……手往下……對……唔……」 在她的指點下,我的手順著那肉團往下塞去,果然有一深潭,濕熱無比。我兩根 手指伸進去,立刻被里面的嫩肉包住了,而且還能感到她的陰道在收縮蠕動,我 活動著手指做抽插狀,她即刻又爽得身子發軟靠在了我的肩上,手兒也迫不及待 地拉開了我的褲口前門,很技巧地拽拽我內褲的松緊,那手就伸進去抓住了我的 陰莖揉搓套動起來,我本已堅挺的肉棒在她的手里更加地爆漲著,同時我在她陰 道里抽動的手指也感到了她的淫水如熱浪般涌出,濕滑的陰道容我又塞進了一根 手指,三根指頭在她的玉洞里盡情地掏挖著。

同時我的另一只手從她的腰后伸進去,沿著深深的臀縫直抵她緊縮著的肛門, 我先用中指揉著她的菊花,漸漸地借著她陰道里流出的淫水頂進了她的屁眼里。

當我的指尖塞進她的肛門時,她的屁股似乎是有意地往后撅了撅,「噗」的 一下把我的指頭深深地套進了她的直腸里。「啊——」的一聲,她的手上也加快 了頻率搓動著我的包皮,還不時地用指尖在我龜頭馬眼處刮弄挑逗,搞的我已經 快把持不住了,我一邊對她下身的兩個肉洞瘋狂地夾擊抽插,一邊咬著她的耳垂 說:「別……別給我搓出來了。」

「為啥?」

「想和你多玩一會兒呀,搓出來我就沒有興趣了。」

「好,聽你的,我也想多陪陪你。」這里的規矩是按曲收費,所以她也巴不 得多陪我兩曲,聽我這樣一說,她果然放慢了速度,繼而伸手握住了我的陰囊, 輕柔地揉搓著兩個睪丸……隨著舞曲的結束,我倆的瘋狂也暫時告一段落。可誰 知接下來會有更刺激的事情發生呢……

中場是震耳欲聾的迪斯科時間,我倆都不喜歡,于是我和她相擁著躲在一個 燈光昏暗的角落。我們的手并未離開對方身體的要害部位,一邊相互揉搓一邊無 拘無束地聊起來。那女子告訴我她姓秦,找了個歌舞團的男人,沒幾年那男人就 和別的女人相好而拋棄了她,她也一時無心再找。一是尋點刺激,二是為了糊口, 就干上了陪舞女的營生。

我問她:「每天在舞廳里被不同的男人又摟又摸的,有過興奮的時候嗎?」

「那要看什么樣的人了,象大哥這樣不動粗的男人我就挺喜歡。」

「那我想和你真的做行嗎?」

「行呀,你喜歡怎樣做?站著?躺著?……」

我狠狠地親了她一下:「我什么姿勢都想和你試試。」

「你有那么厲害嗎?」

我揉著她的乳房,又按了按她玩捏著我陰莖的手,對她說:「你覺得我厲害 嗎?」

她握著我堅硬的肉棒,又摸摸暴漲的龜頭,伏在我耳邊說:「你的這個小弟 弟真的好可愛,我好想親親它……」我聞聽此言便把她的頭往我的懷里按,可她 看看周圍的舞客,推開我的手:「現在不行,這么多人。」我也看到有人在注意 我倆,便不再勉強。

此時她又溫順地依在我的懷里,撫摸著我的胸脯說:「哥哥,和我跳到終場 好嗎?」

「那太晚了吧,我下午還有事要辦。」

「不晚,十二點前就結束了。再說你不是喜歡摸我嗎?那就多摸一會嘛……」

「到終場給你多少錢?」

「你看著給呀。」

「那不成,你說個數。」我想事前不把價錢說好,事后她纏上你就不好辦了。

「嗯……這樣吧,等你摸夠了,到最后一曲我讓你射進去,你給一百行嗎?」

我一想還能插進她的陰道,只付一百元,何樂不為呢?……

燈光再次暗了下來,我倆緊摟著擠在人堆里,四只手都不約而同地伸進對方 的下身。此時她的內褲早已濕透了,而我的肉棒也興奮到了極點,我們的欲火都 已到了爆發的邊緣,彼此都不滿足于用手指在對方的性器摳摸揉搓了,我伏在她 耳邊說:「小秦,我要塞進你的洞里……」

她略顯害羞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悄悄地對我說:「你把我的內褲再往下脫一 點。」

我立馬拽著她的內褲褪到了她的大腿上。她則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勢,伸手 握著我發燙的肉棒,順著腿縫的淫水將我的龜頭抵在她的陰道口上。呵——那個 奇特的陰道口雖然早已淫水橫流,可因為有那可愛的肉團在制造障礙,使得我的 插入猶如在刺穿處女膜一般地舒爽受用。當我的龜頭進入時,她竟然夸張地 尖叫了一聲,我逗著她說:「不至于吧?」

「討厭……你的家伙那么大,人家真的有點疼嘛。」切不管她是矯揉造作, 還是為了討我歡心,當我繼續挺進時,確實感到了她的陰道在緊握著我的肉棒, 特別是她的陰道口似乎有一圈肉環在緊緊地擠壓著我的龜頭肉棱。

那份刺激使我差一點就要把持不住地要發射了,所以我未敢隨著舞曲的節奏 去抽插,而是摟緊了她,停留在原地慢慢地挺動下身,使我的陰莖緩緩地向她的 深處塞去。當我覺得被她吞沒時,那份舒爽使我猶如在溫柔的夢鄉里享受, 我正在體驗這難得的夢境,小秦卻急切地扭動起來,并伸出一只手揉搓著我的陰 囊和睪丸,我也回敬地用手去捏弄她的陰蒂,一來二去,她又激烈地晃動起下身, 使我的陰莖不由自主地在她的陰道中做起快速的抽插運動……

我感到一陣陣熱浪襲來,似乎要沖開我的精門,我心想這還了得,讓她如此 折騰,那沒幾下我就得丟盔卸甲了,我們周圍的舞伴也似乎感到了她的瘋狂而在 紛紛側目……為了多享受一會,我得趕緊采取措施。于是我用雙手兜住她的屁股, 將她緊緊地擠靠在我身上,使她的下身失去了活動的余地,而我則不失時機地使 我的玉莖插進了她的陰道深處。那顫抖的花心在引導著她的肉體努力吸納迎 接著我的侵入,使我真切地感到我的龜頭真正地探尋到了她的淫水之源。

掌握主動,防止她再度瘋狂,我干脆雙手一用力抱起了她的屁股,使她兩腳 抬離了地面,這樣以來,我們的性器結合的幾乎間不容發。小秦興奮的低聲吟叫 起來,為了不引起他人的注意,我趕忙用唇堵住了她的嘴,她立即開口迎合,我 倆的舌頭瞬間就纏繞到了一起。

女人真是水做的,她的下身不但是春水泛濫,淹沒了我的陽具,而且此刻她 的嘴里也分泌著大量的唾液,通過交纏在一起的舌頭源源不斷地渡到我的口中, 我似乎成了一個溺水之人,不由自主地吞咽著她的香津……同時我兜著她屁股蛋 的手也在暗暗用力,掰開她的臀縫,用一根手指迅速確定了她屁眼的位置,毫不 客氣地塞了進去,這一刺激使得她從那張被我緊緊吻住的嘴里發出了「唔——唔 ——」的迷亂之音。

因為肛門受到了侵入,她的屁股不由得往前一縮,這樣以來我塞進她屁眼的 手指滑出了一截,可我插在她前陰的玉莖卻實實在在地頂進了她的子宮頸里。

「啊……你這前后夾擊……讓我好爽……太刺激了……」她興奮地用雙手摟 緊我的脖子,兩腿竟盤起扣住了我的腰身,使她的身體脫離了地面而吊掛在 了我的身上。如此以來我已無力再去活動下身對她的陰道進行抽插,只能使勁兜 著她的屁股去承受她的重量,同時靜靜地體驗我插入她花心的陰莖被她蠕動的子 宮刺激著的快感……我感到她緊緊吸納著我龜頭的子宮在震顫,猶如一張嬰兒的 小嘴在啄吮……

如此激烈爽快的性交使我難以繼續固守,此時耳邊的舞曲也已近尾聲,我便 示意她放下兩腿:「我要射了……」

「嗯……射吧……」她配合地貼近我,下陰暗暗用力夾緊我的陰莖,只活動 了幾下,我便一泄如注了……

舞曲結束時,我倆也已度過了高潮。當我「貨」款兩清后,她仍意猶未盡地 摟著我說:「和你跳舞真爽。」

「我也是。」

「那你下次來還找我,好嗎?」

「好呀,那你出臺嗎?」

「和別人不,和你去哪里都行。」

「是嗎?」

「我真想和你做二十次。」

「哈哈,那你不是要了我的命了嗎?……」

事后她給我留了電話號碼,希望和我梅開二度。這事到此本已結束,可誰知 事隔三五天后,令我不安的事情發生了,因為這幾日我老覺得陰莖有灼熱和瘙癢 的感覺。回想那天只是貪圖小秦奇特陰戶的刺激,在黑暗中又無法查看她的性器, 插入時又未穿「雨衣」……太可怕了。連日來我坐臥不寧,更不敢與老婆同房。

每日里都要翻開包皮看看龜頭有無異樣。直到有一日發現我的陰莖中部有粒 發癢的小疙瘩,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我有裸睡的習慣,不知那夜被一只蚊子 (我想一定是只母蚊子)在我的陰莖上叮了一口,這才造成了我連日來的擔心… …

現在想起來,這事雖然過去已近兩月,我也安然無恙,可回想起來也確實有 點后怕。試想小秦既然能叫我插入,那不知她已被多少男人干過?……

特別是網上有篇嫖娼一次染上艾滋的消息更使我膽戰心驚……

看來以后可不能為了痛快而忘了安。直到現在每當我看到小秦留給我的電 話號碼,還一直在猶豫該不該再去會她?

文[全篇]